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关门弟子
    院子里边,已经放置着几个花圈,上面的挽联个个写的妙语绝伦,比如最左边第一个,写着:“高风亮节万古存,英明美德千秋在”,横批是:“驾鹤西游”。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上下联是:“瑶池来位贵客,佛国添座金刚。”

    横批:“仙佛之喜,世人之哀。”

    胖子推了我一下,说:“小哥,看不什么看,人家天女不是着急找你嘛,这花圈胖爷一会儿替你也出去订做一个,保证写的比他们都霸气。”

    我们继续跟着年轻人往里边走,我就问胖子:“你打算写什么?”

    胖子的眼珠子一转,说:“胖爷可没有那么麻烦,直接就写它个‘永垂不朽,流芳百世,遗爱千秋,含笑九泉,天人同悲’。”

    我立马就乐了,说:“我操,你他娘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采了?”

    胖子白了我一眼,叹着气说:“当然我老爹走的身后,大部分都是这样写,胖爷没事干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所以就记下来了。”

    我苦笑道:“那还霸气个屁,这叫大众化。”

    胖子说:“得得得,那你说一个,胖爷一会儿就按照你说的写,反正胖爷打算就那样写了,那就是个形式,你写的再好死人也不能活了,最多就是你出出风头。”

    我说:“话虽然没错,但我怎么说都是七雄的当家人,写的太过俗了会遭人耻笑的。”

    想了想,我说:“你就写‘人间未遂青云志,天上先成白玉楼’吧!”

    胖子挠了挠头,问我:“什么意思?”

    见我笑而不语,他就不耐烦地说:“行,那横批呢?”

    我说:“英魂永垂。”

    话音刚落,胖子就给我比了个中指,说我这也没有比他的强多少,这样写才会辱没了七雄当家人身份之类的话。

    等到我们走到了房门,敞开的房门中长板凳上停着一口棺材,虽然用油漆漆成了暗红色,但我还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楠木味道,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品的楠木打造的。

    不过,以周生的身份,想来这口棺材的价格不菲。

    我和胖子行了礼上了香,然后盲天女等崂山派门人跪谢过之后,便由那个年轻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客厅里边,在这里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但是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

    我们两个喝着茶,嗑了一会儿瓜子,盲天女便一身孝服走了进来。

    那些人一看都是长辈级别的人物,盲天女先和他们打了招呼,随便寒暄了几句之后,才到了我和胖子面前。

    胖子冷笑着说道:“看看这崂山派的新任当家人人,果然泪光中带着喜悦啊!”

    盲天女白了胖子一眼,轻声说:“叫你们两个来,不仅仅是为了让你们在这里嗑瓜子,而是希望你们能帮我坐着这个当家人的位置。”

    胖子一听就啧起了嘴,说:“天女,你这不是开玩笑吗?这崂山派里边你是大师姐,你师傅现在没了,于情于理也应该是你当这个当家人人啊!”

    在他们说话间,我已经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盲天女的师妹俏媚。

    可是就我对这个女孩儿的了解,她不可能和盲天女争夺什么当家人的位置,以为她不是那种性格的人。

    胖子拍了一下我,问:“没听到胖爷和天女商量对策吗?你他娘的魂不守舍想什么呢?”

    盲天女笑道:“我看他是在想我师妹呢!”

    “我,我是在想俏媚。”

    我的话刚一出口,立马就意识到不对,连忙解释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是想说是不是俏媚和天女你争夺当家人啊?”

    盲天女白了我一眼说:“你快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胖子也附和地说道:“就是,谁不知道咱家小哥倒斗界第一花少,一言一行都牵动着多少小姑娘的心啊!”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点?我确实没有胡思乱想。哎,对了天女,你师傅走了,你为什么一点儿悲伤都没有啊?”

    盲天女说:“悲伤不一定要摆在脸上,再说了,我师傅这个年纪,那也算是喜丧。”

    “虽然我很是想他,但是人早晚都有这么一天,师傅他老人家走的没有一丝痛苦,睡觉中就离开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替他高兴呢?”

    胖子说:“没错,像咱们这种人,哪个进斗里不沾染几分尸气啊,老了以后尸气在体内发作,几乎个个都痛不欲生,这样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不想和这两个人再讨论这个问题,就问盲天女:“你刚刚说让我们帮你坐上当家人的位置,这又是为什么啊?”

    盲天女说:“你们不知道,其实我师傅还有一个小师弟,早些年去了国外,现在我师傅刚一走,他就打电话说要回来,这摆明了就是要争夺当家人的位置嘛!”

    我苦笑道:“一个位置有什么好争的,再说你师傅故去的时候没有留下遗嘱啊?”

    盲天女摇了摇头说:“师傅他好回首,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确认让谁当这个当家人的。”

    “而以我们崂山派的规矩,那就是让剩下辈分最大的人当当家人,所以我才想请你们七雄帮帮忙。”

    胖子就对我说:“当家人小哥,咱们跟天女这关系,你他娘的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我说:“那还用说,这点不用你提醒,能帮的我张文一定会帮。”

    顿了顿,我问盲天女:“天女,你打算让我怎么帮你?”

    盲天女说:“我这师叔在国外有自己的势力,好像还是个什么公司,这次他回来就是想名正言顺地成为崂山派当家人,然后将我们崂山派和他的公司合并了。”

    我问:“怎么个合并法?”

    盲天女说:“就是要把我们崂山派所有的资产都归于他的账下,然后将所有门人带到国外去发展,我这个师叔一向是崇洋媚外的。”

    胖子立马就说:“这怎么能行呢?那样崂山派不就是全全消失了吗?”

    我说:“这听起来怎么好像还有阴谋在里边啊?”

    盲天女苦笑道:“这已经不能说是阴谋了,事情已经摆在这里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贪恋当家人人这个位置?”

    我尴尬地笑了几声算是默认,因为刚才她给我的感觉并不好,那么迫切想要当这个当家人,而且以往她的所作所为,虽大过但非常的狡诈,没想到她会这样问。

    胖子的性子直,他说:“天女,你可不能忽悠我和小哥啊?怎么说咱都是一个战壕爬过的,有话咱就直说,我们肯定是帮你不会帮别人,但不能隐瞒我们什么啊!”

    显然,就连胖子也有心理阴影。

    盲天女有些生气地说:“你们不相信我,那就去问问我师妹吧,她你们总该相信吧?”

    我说:“不用了天女,其实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这不是你平常古灵精怪习惯了,我和胖子也逗逗你,看看你这个小模样。”

    盲天女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她朝着我眨了眨眼睛,说:“小哥,你这可不是逗我,而是挑逗哦,而且我对你可没有多少制止力的。”

    胖子立马哈哈大笑起来,惹的那几个人都禁声看了过来,他这才转为了低声笑,我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盲天女还会这样,整个人就有些反应不过来。

    过了片刻,我红着脸说:“天女,咱们还是谈正经事吧!”

    盲天女问我:“怎么?好像我不正经似的?”

    我苦笑道:“不是,天女你是装的不正经,不像我们都在装正经,还是说说关于你师叔的事情,咱们看看怎么个处理方式。”

    胖子就说:“那还有什么说的,直接让他哪里来回哪里去,既然他喜欢国外,那就让他在国外呗!”

    盲天女说:“我不想和这死胖子对话,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说关键在哪里。”

    我叹了口气说:“胖子,你要不要外面转一圈去?哦对了,你不是说还要去买花圈吗?那赶快去吧,这是我们高层之间的谈话,你屁也不懂。”

    胖子直接站了起来,说:“胖爷也不想懂,确实该给前当家人去买礼物了,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扯吧,反正这事跟胖爷也没关系。,这**的可别出了事,以后哪天都行,不要寒了前当家人的心啊!”

    说完,他笑着就扬长而去,我是彻底的无语,这家伙以为我们两个在谈情说爱,不过也许他是这样希望的。

    盲天女勾了勾手说:“小哥,你跟我来。”

    我还真的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四周扫了几眼,仿佛觉得在场的人都在看我似的,就硬着头皮跟这儿盲天女离开了客厅,到的地方居然是她的闺房。

    “天,天女,你们这里就没有别的地方了吗?”

    我有些紧张地看着四周,说:“这要是让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还以为咱们两个真的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盲天女往房内的椅子上一坐,然后环顾了一下,居然不接我的话,而是问我:“小哥,你觉得我的房间怎么样?”

    我心里暗骂:我操,这不会要出事了吧?要是有人来了小爷能解释清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