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高手支招
    古鬼青冥看向我的那一瞬间,我也和他对上了,他的眼睛特别的亮,仿佛任何秘密都无法逃过他这双眼眸。

    总之我感觉古鬼青冥已经看到了我的内心深处,而自己就像是个没穿衣服的孩子,赤条条地站在他的面前。

    不由地,我不敢与他继续对视,古鬼青冥大概是又多看了我几眼,他问:“你就是张文?”

    我连忙回答:“正在晚辈,古鬼先生。”

    古鬼青冥说:“想当年我曾与你太爷爷学过风水,算起来他还是我的师傅,只是后来因为时局动荡,我才不得已远离他回到故乡,想不到这一别竟然是生死两茫茫,你爷爷应该也故去了吧?”

    我点头说:“我太爷爷已经死了十五年了。”

    古鬼青冥摸着胡子说:“他死时也八十有八,如果现在活着也就是一百多岁了,正如我走时候给他卜算的一样,那一劫他始终没有逃过去啊!”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因为关于我太爷爷死的年龄,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不过,一想盲天官也能推算出,有可能是他告诉古鬼青冥的,毕竟没有见到真正的本事,我们也是懂风水之人,那肯定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胖子就问:“古鬼先生,您知道小哥他太太爷爷是多大岁数死的吗?”他这是试探性地问,因为这件事我没有跟他说过,连盲天官一样不知道。

    古鬼青冥笑道:“不要试探我了,我们这种人都知天命,自己什么时辰死早已经算的清清楚楚,他太爷爷故去的寿数是六十有二,这点在我跟他学风水的时候,已经算过了。”

    胖子眨巴着眼睛看向我,我微微点了点头,因为我爷爷跟我说过这件事情,我太太爷爷确实是六十二那年去世的。

    在我爷爷的父亲还说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岁数已经算是不小了,毕竟那时候人活七十就古来稀了。

    胖子还是有些不相信他转了转眼珠子说:“古鬼先生,晚辈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

    古鬼青冥笑道:“问吧!”

    胖子说:“咱不说远的,就说说今天我们拿来的这些东西,你算算里边最为珍贵的是什么?这个要是能算出来了,那我胖子就服气了。”他指了指我们脚下的那些礼品盒。

    古鬼青冥看都没看,他说:“赤玉现在已经不少了,如此上等的赤玉,那更是不多见,这应该是张文店里的镇店之宝吧?”

    胖子立马伸出了大拇指说:“神,真是太神了,您现在就算是自己坐在贡台上,这也不为过啊!”

    古鬼青冥看了看香案上说:“人再怎么修炼,永远不可能超远天与地,天是万物之父,地是万物之母,人毕竟还是人。”

    胖子说:“那您给我算算吧,看看我以后有什么灾难没有?要是有请您给破破,我胖子愿意拿一件不亚于小哥这块南红玛瑙的古董过来。”

    古鬼青冥说:“无灾无难何必破,过的今日再明日。”

    他说完,笑着看向我说:“张文,你三魂少了七魄,现在体内用了游离之魄,这可不是长久之计,时间短了还好说,时间一长各种麻烦就会接踵而来。”

    我手举过头顶抱了抱拳,说:“还请古鬼先生指点迷津,晚辈感激不尽。”

    古鬼青冥说:“今日即便你不来,我也会过去找你,关于你的事情,我已经都听小官说过了,毕竟你是故人之子,与我颇有渊源,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

    我立马感谢道:“那晚辈先谢过古鬼先生了。”

    古鬼青冥朗声叫道:“童子,来。”

    很快,那个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地叫道:“师尊。”

    古鬼青冥说:“去摘一个院子里边的葫芦进来。”

    “弟子遵命!”那童子嘴上答应的很快,但还是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好像我把他最喜爱的东西抢走了似的。

    不过,童子也没有再犹豫,出去摘了一个葫芦,立马走进来双手送到了古鬼青冥的面前。

    古鬼青冥从贡台上取下一把二尺长的刀,直接把葫芦一刀两瓣,然后再把里边的瓤挖掉,嘴里还不知道念念有词说着一些什么。

    不一会儿,瓤挖空之后,他再把葫芦合上,又念了几句,就把葫芦交给了我。

    我接过葫芦一看,胖子和红龙也凑了上来,我们三个人惊讶地连嘴都合拢不上,因为刚刚我们明明看到葫芦被破开。

    但是,现在连一条裂痕都找不到,这如果不是用事先准备好的葫芦替代了,那就是真的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胖子抢过去敲了敲葫芦,里边发出“空空”的声音,显然里边是真的已经空了。

    而古鬼青冥好像见怪不怪,已经只顾地去擦拭自己的手,盲天官在一旁是苦笑连连,显然对于我们三个人的举动,他感觉有些尴尬。

    “真是神了!”胖子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毕竟古鬼青冥不是魔术师,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备受各种人士的尊敬,这已经说明他是有大能耐的人。

    现在看到这些,那更加是毋庸置疑了,就差跪下磕头打呼“活神仙”了。

    古鬼青冥说:“张文,本来我是想亲自去的,但是因为要见一个大人物,所以就不能陪你一起过去了。”

    顿了顿,他说:“明日呢,你就带着这个葫芦过去,只要张黑龙拿出你七魄的时候,不管他是用什么器皿存放着,你要马上掰断上面的葫芦把,那时候你的七魄就会进入这葫芦里边。”

    说着,他交给我一个塞子说:“这个塞子是桃木的,等到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你立马用桃木塞塞住葫芦,那样你的七魄就会到你的手中。”

    胖子赶忙接过那个塞子,问道:“然后呢?”

    古鬼青冥说:“然后就随身携带着这个葫芦,等到你身体里边的游离之魄散去,你的七魄自然而然就会回到你的身体当中,当时候你就没事了。”

    我站起来鞠躬说道:“太谢谢古鬼先生了。”

    古鬼青冥说道:“这没什么,本来我是想亲自去治治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现在只有由你代替我过去了。”

    说着,他又用贡台上的朱砂笔在黄纸上写了一道符咒,说:“今晚子夜,把这张符贴在你上身内衣之上,到时候自然会让张黑龙吃苦头。”

    胖子又连忙接过去,问:“古鬼先生,贴我身上行吗?”

    古鬼青冥点头说:“只要是明天一起去赴宴的人都可以,不过记得张黑龙一杯敬酒,杯子一定要和他的杯子碰上。”

    “行,这点晚辈一定办到。”

    胖子如获至宝地把符咒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对着我嘿嘿地傻笑着说:“看看胖爷明天怎么整丫的。”

    古鬼青冥的所言所行,无疑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对于明天的宴席,我基本有了七八成把握。

    而胖子就有些像是得了宝一样,回去的路上手都没舍得离开兜里,还不停地跟我确定时间,让我提醒他。

    当天夜里,其实也就是平常说的午夜12点,胖子迫不及待把那张符贴在了他的背心上,那是用胶布粘了好几下,生怕会掉了似的。

    第二天一早,我和胖子穿的体体面面,虽然不可能像那种谈生意人穿的西装革履,但也是崭新的唐装。

    年轻人穿唐装其实也非常的提精气神,只不过胖子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像是暴发户的感觉了。

    本来打算让盲天官跟我们一起去的,但是请帖是下给我的,我带着自己的人那是正常的,带一个比自己辈分高的就有些显得突兀,所以他就让红龙和我一起。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说不定到时候出现什么变故,有他和胖子,不仅是盲天官放心,连我自己也比较心安。

    东皇阁,北京城业内有名的酒店,到这里大多是一些倒腾古物的人,而且都是一些比较成功的老板级人物,因为这里边的消费出奇的高。

    胖子说他来过,里边也没什么好吃的,就是装修的非常豪华,几乎不亚于五星级酒店。

    到了东皇阁,却发现门脸一般,按理说饭店讲究的就是个气氛,但这里居然仅仅是一个小门,上面“东皇阁”三个字已经掉漆了。

    那门宽能勉强进一辆重型皮卡,两辆车进出只好有一辆车躲一下了。

    胖子摁着玻璃,看着外面的风景说:“常言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可是人家这东皇阁就是外表看的不怎么样,但是里边豪华的惊人,进去就知道了。”

    我苦笑道:“真正有内涵的饭店都是这样,要不然也不敢叫东皇阁,在神话传说当中,东皇阁是东皇太一的宫殿。”

    “其实最早咱们中国人信仰的天帝,最高神就是东皇太一,后来帝王为了自己受到天帝的庇佑,所以不准民间祭祀东皇太一,只能他们自己祭祀,所以导致了东皇太一这位大神在民间没落了。”

    胖子对着开车的红龙笑着说:“老龙,你听到没有,原来这地方就是天宫啊,胖爷可是来过一次了,这次你有福气跟着来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