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七星拜帖
    我一直都知道,这两个家伙一直倾向于霍子枫当当家人,所以霍子枫当时才会让他们两个帮我。

    可是那么关键的时刻,他们居然动了歪心思,当时要不是胖子早有准备,很可能那一次我们那些人就死了。

    当然,我也一直想要把他们赶出七雄,并非是因为他们倾向霍子枫,而是因为他们既然会出卖我,那一定就会出卖整个七雄,留着他们始终是个祸患.

    只不过,当时我刚刚成为当家人,一切的根基都不牢固,所以就一直没有动他们。

    胖子现在的所作所为,我是默许的。

    虽说现在强敌就在眼前,不应该内部发生矛盾,但是一个心怀鬼胎的自己人,远远要比强大的敌人更加可怕,万一他们再出卖我,那么七雄真有可能会被七星派吞噬掉。

    盲天官在一旁默不作声,其实他这个老人精,早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毕竟没有抓到这两个家伙的把柄,所以才一直忍让着他们。

    这两个家伙毕竟也是众多老板之二,而且在这些老板当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这点我也不否认。

    胖子又笑了起来,说:“怎么了?刚才一唱一和不是挺好的吗?现在怎么一个都不说话了?理亏了是吗?”

    薛江就一本正经地说:“那件事情我们也和霍七爷说过,他让我们尽力而为,当时我是尽了自己的全力,这样诬蔑我不好吧?”

    赵山也说:“老子也是赴汤蹈火了,当时那么多人持刀围攻,我可没有做一丁点对不起七雄的事情。”

    胖子就说:“再狡辩也有事实摆在那里,难道你们当时被那伙流氓吓破了胆,连我们都不敢往家里送送,直接丢在大马路上面,那也叫尽力了吗?”

    薛江就看向盲天官和霍子枫,说:“官爷,霍七爷,您两位听听这话,这让人听得多寒心啊!”

    “毕竟,在当时张爷也是刚刚继承当家人之位,说实话我们确实替霍七爷抱不平,相信在坐的各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们才那样做了,这不算违背江湖道义吧?”

    霍子枫的眉头紧皱,他说:“这件事情是你们两个做得不对,至少也应该和我师弟说一句自己的难处,现在就趁这事说开了,还不给我大哥和胖子道歉!”

    盲天官拍了一下霍子枫的胳膊,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要他们能诚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够了,咱们七雄不识那一套,还是说说眼前的事情吧!”

    说完,他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不要继续追究下去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霍子枫说:“师兄,道歉就没这个必要了,现在主要是说对付七星派的事情,我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追究什么,毕竟大家都是自己人。”

    赵山立马抱了抱拳,说:“那谢谢张爷大人不记小人过,也希望您能理解我们当时的心情,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咱日后的路还长着,您就看好我的表现吧!”

    薛江也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薛某人也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对,可就是拉不下这个脸来,毕竟怎么说我们都算是早入了这一行业几年,当时就是有些瞧不起人了,还希望张爷不要放在心上。”

    胖子冷笑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就算是瞎子在这里,也能听出这话里有刺。

    而且我们这些明眼人看得出,这两个家伙的眼神里边没有一丝悔意,反倒是有些不服气。

    盲天官就示意站着的人坐下,他说:“七星派的事情,那一点儿也不怪张文,而是他们欺人太甚,甚至还用卑鄙的手段想要害他。”

    “在我过去的时候,对方一点儿以往的情面都不讲,显然他们已经决定和我们为敌了,我们也不能认怂是不是?”

    薛江就说:“官爷说的没错,不管有什么恩怨,也不该用卑鄙的手段,这点让同行都会替他们七星派感到羞耻,我第一个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做初一,咱们就做十五。”

    赵山还把红龙捎上说:“连龙哥他们都敢那样对待,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还回去。”

    红龙瞪了他一眼,说:“少他娘的带上老子,老子的事情用不上你小子管。”

    在所有铺子老板当中,红龙可以说是最有威望的一个,有时候他说一句比我和霍子枫都可能好使。

    因为盲天官在做当家人的时候,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红龙一手操办,所以正应了那句老话,叫“县官不如现管”,所以赵山只是笑了笑,连个不满的情绪都不曾有。

    盲天官说:“就是以下这么几点,大家一定要注意了。”

    “第一,但凡与七星派还有联系的铺子,从此刻起一律断绝来往。”

    “第二,不再接受七星派邀请或者他们申请加入咱们的盗墓活动当中。”

    “第三,欠七星派账的一律还清,他们缺我们的都给我要回来,不给就走法律程序。”

    “最后,排挤一切和七星派有关的其他门派,一经发现就用以上三条来对付,而本派中人互相监督,一旦发现有悖我今天说的话的人,后果你们自己知道,我就不多说了。”

    胖子悄声在我耳边说:“看看人家官爷,你要是有他一半,也就不会有着破事了。”

    我轻声回道:“那不是小爷没底气嘛,等再过几年,小爷把这七雄都换成自己的人,到时候我敢保自己比他还要威风。”

    盲天官看了一眼红龙说:“红龙啊,监督各铺子的任务又要交给你了,还是以前不变的话,放心大胆地去做,不要害怕得罪任何人,出了事我替你兜着。”

    红龙点了点头,说:“官爷,我知道了。”

    接着,他扫过所有的老板,说:“我老龙的为人大家都清楚,一经发现关系再好也不行,所以在这里给大家提个醒,回去照着官爷说的办,否则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众位老板几乎忍不住都哆嗦了一下,然后一起应了一声:“是。”

    我对于盲天官的安排相当满意,任何时候你想要制裁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并不可能带着另外一群人用暴力的方式去以牙还牙。

    这种情节只要在小说当中才会出现,所以这算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再说了,我们双方都见不得光,也不会和雷子打交道,不可能通过什么合法的手段去处理这件事情,他们用他们的秘术,我们用我们的现实手段,一切就是这样。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内,七雄中各大铺子的老板,开始对七星派施行经济压力,加上盲天官的老脸面。

    这整个北京城的所有铺子,多少都会给我们七雄点面子,所以不但是催着七星派要钱,还让他们的门人无法继续摆摊算卦。

    试问,一个算命先生到公交站旁边摆脱,又有几个人会去算卦,估计就算有人会去,也可能被执勤的大爷大妈赶跑了。

    这世间,做任何买卖都会有一个地段的考虑,可以说我们古董铺子,那也算是算命先生的赖以生存的之地。

    如果用生物界的话来说,这就是共生系统,也不知道张黑龙的脑子里边是怎么想的,他有什么本事来欺负我们这类人。

    当然,如果他能把我搞垮,那么七雄可能会发生一段时间的混乱,那样就是同行中人也会有人去找他的门人去算命,毕竟盲天官还活着,这点我就搞不懂了。

    在我去银行提了钱,在交给韩雨露之后,她由胖子送往了五环,至于她有没有用钱买到她自己需要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总之胖子说韩雨露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拿钱,这说明应该是买上了,只不过东西并不大,可以随身藏起来。

    之后,韩雨露就离开了北京,不用说她也是回了昆仑山,可这次她并没有多余的钱,也不知道她回去是做什么。

    不过,这也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因为在一个月之后,张黑龙让张桐山拿着拜帖,到了我的铺子。

    进门之后,我就看到张桐山脑袋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了,他先是把帖子双手送上,然后非常郑重地说道:“张老板,这是我师傅给您的帖子,还希望你到时候一定要如期赴约。”

    我接过了红色的帖子,看了看上面写的黑字是邀请我赴宴,说的话相当的恭敬,如下。

    七雄当家人张文亲启。

    鄙人见当家人之威,欲与当家人交好,未敢唐突登门造次,特意以帖请之,还望当家人不计前嫌,三日后前往“东皇阁”赴此一宴。

    先前是鄙人所做之过,特想在宴席归还当家人所失之物。

    七星派当家人张黑龙拜之。

    在我把帖子合上之后,朝着张桐山拱了拱手说:“回去告诉令师,我一定前去赴宴。”

    张桐山无奈苦笑说:“小哥,真是对不起了,那一晚要不是我路上出了事情,也不至于搞到今天这个地步,虽说我是七星派门人没错,但绝对没有想要和小哥你交恶的心思。”

    我给他递了支烟,邀请他坐下,说:“桐山兄,这件事情我一直看的很清楚,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有劳您挂心了,还差点出了事情,说起来我还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