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七雄开会
    我听到这话,觉得有些想老爸常跟我说的一样,有些觉得厌烦,又有些心里发暖,也就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

    接着,我开始问韩雨露关于她口中秘术是如何修炼的,有些秘术需要从小就开始,而有一些半路出家也可以,有些需要刻苦修行,有些则可以速成。

    盲天官先行下了楼,只留下我和韩雨露两个人,她开始传授我如何学习这一门秘术。

    其实,这门秘术就叫“生魂术”,可以把周边的游魄聚集到自己的身体里边。

    魄与魂不同,道家认为魂是有智慧的,而魄却是没有,完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这就好比,一台有人控制的机器和一台没有人控制的机器,魂是有人控制的机器就好比现在的我,而魄就是没有人控制的机器。

    如果我能掌握这个术,那么就可以把这个无形的机器控制住,完全一个魂魄完整的人。

    虽然这样比喻有些不恰当,但我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例子,幸好这个生魂术并不是特别复杂,大概和我曾经自己领悟的有些类似。

    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修炼的是精神,后者修炼的是身体。

    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至于韩雨露和周笔仙提起的瑶池仙术也没有真的出现,所以我就在家里埋头修炼了好几天。

    旁边的铺子老板问我的伙计,我是不是生病了,他们一律回答说是,而且是那种需要静养的病。

    其实,我就是躲在铺子的二楼修炼生魂术。

    毕竟如果我这样走出去,那就跟没穿衣服走在大街上一样,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掌握这一门术,可以让我和正常人一样。

    在略有小成,那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

    期间,胖子带着人去找过周笔仙,那老家伙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出租房也去过了,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收拾,显然走的非常的匆忙。

    胖子一气之下就把里边砸了,临走时候给了房东一笔钱,他仅仅就是为了给我出一口气。

    盲天官也去找张黑龙,而两个人以前只是有一些利益上的合作,并没有太深的交情,所以谈的很不愉快。

    而且,我还得知了消息红龙他们出事了,盲天官用钱把红龙他们从号子里边捞了出来。

    很显然,张黑龙也是一只老狐狸,他知道我们可能会棋行险招,所以事先报了警。

    红龙他们刚刚一到五环下了车,立马就被一群雷子抓住,以他们携带武器的罪名逮捕,还判了了三个月。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张黑龙事先设计好的,等到我们全都明白了,那我们已经在对方的套里边钻着。

    这种窝囊气别说整个七雄没有受过,就连我这个老好人也一样没有,一时间大家都恨不得和七星派来一场硬碰硬。

    唯一让我还算比较满意的一个人,那就是张桐山。

    张桐山因为在事发那天晚上想要过来提醒我,可没想到和人撞了车,脑袋上被碰了鹅蛋大的一个疙瘩,我就让胖子代表我去探望了他,毕竟我并不是那种不分是非的人。

    在七天之后,我在掌握了生魂术便由韩雨露给我护法,找了一个北京城有名的坟场,那就是八宝山。

    我在八宝山使用了聚魂术,聚了七个陌生的魄,也同时看到了一些灵异现象,这次让我的世界观又有些崩溃,原来世界上海真的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第十天,我着急全体的七雄各铺子的老板,其中包括霍子枫和红龙,聚在我的本铺开了一个会,到场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盲天官和胖子。

    盲天官基本是作为“太上皇”到场的,而胖子则是新的老板。

    胖子是携带着自己的铺子加入七雄的,这是其他所有老板都没法比较的,所以他提了一些条件,也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反对。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就我们两个那关系,再加上人家是带着丫鬟做陪嫁的,自然不能喝其他人一样。

    胖子的要求就是,他的铺子可以挂出七雄的名号,隶属于当家人的管辖。

    但是,在上缴赢利的时候,胖子就有了不同,其他铺子都是五五分成,而他的铺子只给当家人两成。

    而且胖子还要保留他摸金校尉的名号,说这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他不能忘了本。

    还有一些比较小的要求,也就不必多说,我一律都批准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君主,也不搞那种集权制,胖子这样算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而我们则是多了一小部分的经济来源。

    说完这些之后,盲天官就咳嗽了两声,所以人的注意力都到了他的身上。

    盲天官才说:“我本不应该再出现在这个七雄的聚会上,但是这次的事情有所不同,所以我是不得不来。”

    立马,其中一个铺子的老板薛江开口了,他说:“官爷,您是老当家人,虽然我们尊敬张爷,但是更加尊敬您,这点张爷在这里是这话,不在这里我虎子也是这话。”

    另外一个叫赵山也说:“虽然我和薛江不对付,但这次他要说的,那就是我想要表达的。”

    其他铺子的老板也纷纷响应,好像生怕我这个后来人不让这个老一辈人说话似的。

    我敲了敲桌子就说道:“各位,我什么都没有说,而且我对官爷也非常尊敬,所以大家不用这样说,我是官爷一手提拔起来的,自然一切听他老人家的。”

    盲天官说:“好了,我知道大家的好意,但是张文说的也没错,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为了我的事情,近几年他也是东奔西走,所以他能成为现在的七雄当家人,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顿了顿,他说:“现在我们就来商议一下,看看接下来怎么对付七星派吧!”

    盲天官所说的,这次聚集各个铺子老板的主要目的。

    我见没有人说话,心里就有些想骂娘,刚才狗日的还拐弯抹角地把我数落了一遍,现在换成让他们说说该怎么对付七星派,居然变得连一个人开口的都没有。

    这个圈子说大也大,说不大也小,就我们七雄和七星派这件事情而言,那虽然不能说闹得满城风雨,但是在业内还是沸沸扬扬的。

    现在,谁都知道我们两家起了矛盾,但是具体事情的经过知道却不多。

    薛江终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是多少听到一些风声,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今天把我们叫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商量对付七星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胖子一上来就说了一句套话,接着他冷笑着说道:“虽说胖爷是刚刚加入咱们七雄,但是整件事情的原委那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赵山白了他一眼,说:“有什么话就快说,卖这个关子有什么用?以显示你的重要性吗?”

    胖子可不是那种吃的了软刀子的人,他立马就回道:“哎呦,你那个窝窝头知道个屁啊,胖爷也要不绘声绘色的说个经过,你们能知道小哥受了多大的委屈吗?”

    赵山仗着老资格,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胖子说:“注意你的言辞,别以为你和张爷经常穿一条裤子,老子就会怕了你。”

    胖子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说:“像你这种人,压根就不配在七雄待着。”

    薛江就冷笑道:“他是不怎么配,我看你也是一样。”

    胖子瞥了薛江一眼,说:“你也别得意,话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趁着官爷和各个铺子的老板都在,胖爷就把当年王家人,花钱雇了一伙流氓的事情先给大家讲讲,然后再说七星派的事情。”

    一听胖子要说以前的事情,赵山立马就说:“你他娘的是个娘们啊?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张爷这个当家人都没有追究我们,你凭什么?”

    胖子不屑地笑道:“胖爷什么都不凭,就凭现在是七雄的一份子,以前你见胖爷提过半个字吗?胖爷从不爱管别人家的事情,但是自家的事情不管还像话吗?”

    这时候,另外一个铺子的老板李茂说:“胖子,在场的也都算是你的老朋友了,有什么话就痛快的说,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

    胖子呵呵一笑说:“当年那伙流氓砸了咱七雄多少铺子,我想在坐的各位也都没有忘记吧?他不就是因为王家花了钱,所以才那样做的,可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赵山和薛江才说:“就是这两位老板,居然把我和小哥丢在大马路上,胖爷当时就怀疑是他们两个出卖了我们,胖爷倒是不打紧,就是不知道咱七雄对待吃里扒外的人,有没有什么惩罚呢?”

    一下子,场面就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毕竟当时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关于胖子用假雷管吓退了那些人,也算是一段佳话,所以现在一说起来,所有人都有一些印象。

    赵山和薛江相视一眼,两个人显然玩了这么多年的勾心斗角,其实就是在给所有人演戏,现在被胖子这么一搅合,看得出他们有些演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