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事态转变
    胖子就白了他一眼,说:“不行就快滚,早就知道你是个三脚猫,还来这里装什么金钱元宝派的当家人,说起来胖爷就气不打一处来。”

    周笔仙皱着眉头说:“胖老板,您也是有名有响的人物,但也不能说话这么刻薄,毕竟老朽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这一点丝毫没有隐瞒您吧?”

    我递给胖子一支烟,再给周笔仙的时候被后者婉言拒绝。

    抽了口烟,我说:“死胖子,这也不能怪周老,我不也没有想到张黑龙会这样做嘛,还以为只是他那个徒弟。”

    顿了顿,我对一个伙计说:“你去柜子里边拿两千块钱出来,毕竟周老也忙了一晚上,前两次要不是因为他,说不定我根本就挺不到这一次。”

    那伙计应了一声,就打开柜子取钱,而周笔仙说什么都不肯收,最后还是我硬塞给了他。

    毕竟,我不想让人说我张文欺负一个算命的,这对整个七雄都影响不好,现在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看天意了。

    在伙计送走了周笔仙,我们几个人就开始看时间,虽然对于如何破解瑶池仙术还没有任何眉目。

    只不过,但凡学过风水的人都知道,阴气和阳气交界点,那就是在天即将放亮的时候,那时候西边的那颗启明星就是最好的标志。

    胖子郁闷地抽着烟,追问韩雨露:“姑奶奶,这瑶池仙术到底可怕在什么地方?或者胖爷换个说法,小哥接下来会怎么样?”

    韩雨露犹豫了一会儿,才说:“瑶池仙术是个大术,那时候只有西王母大人一个人会,至于后来是如何传下的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中了瑶池仙术之后,不出三天必死无疑。”

    阿红就说:“你怎么说都是七星派的祖师,难道连你都不知道如何破解?那现在的七星派是如何学到的?”

    韩雨露看了阿红一眼,说:“这个瑶池仙术可以说和我们七星派没关系,至于他们是如何学到的,这只能去问他们自己。”

    胖子就分析道:“可能是无意中得到了,就像胖爷祖上也是无意间成了摸金校尉一样,但又和你们有不同。”

    “虽然,咱从根源来说是一个祖师爷,但是总有分开的那些老辈,他们有学了别的,所欲导致听起来是同门同派,却又有一些诧异。”

    就在我们说话家,殊不知张桐山就在来的路上。

    张桐山作为七星派的首席弟子,对于他那个师傅太了解不过了,表面对人是笑呵呵的,但是暗地里心胸狭隘的要命,所以他在看到了师傅起坛做法,就开始往这边赶。

    虽说午夜以后的北京城交通,也变得宽阔了很多,但是他太过于着急了,不小心和人撞了车,后来醒来就在医院当中,所以根本没有能过来帮忙。

    这都是张桐山后来说的,也许这就是人的命运吧!

    张桐山没有到,但是盲天官却是赶了过来,基本在周笔仙走后没有半个小时,他就带着霍子枫到了我的铺子,看到我没事,就长长地叹了口气。

    霍子枫打量我几眼,说:“师弟,听我大哥说你惹了七星派了?”

    我没办法,肚子里边全是苦水,听到霍子枫这么一问,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盲天官也在一边听着,期间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听完之后,霍子枫看了一眼韩雨露说:“我上午就听我师弟找韩雨露,还跟我说要是韩雨露借钱就借给她,原来就是因为这事,这个张黑龙也太娘的不是东西了,不就是吵了几句嘴,他至于这样的吗?”

    胖子说:“霍子枫,你他娘的快别马后炮了,要是等你们来处理这件事情,那黄花菜都凉了,小哥命里就该有这一劫啊!”

    霍子枫没理胖子,而是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对盲天官说:“大哥,您看看您能不能舍一次脸面过去,让张黑龙别再给我师弟下术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商量商量。”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我已经给那老东西打过电话了,可是没想到这次他那么的坚决,扬言不把张文整死绝对不收手。”

    “不过,我已经派红龙带人过去了,既然他玩阴的,就别怪咱们跟他真刀真枪地干。”

    胖子立马就笑道:“还是官爷有魄力,这老小子早就该这样治治他了,只是红龙那家伙怎么还没有动手?小哥已经受了不少罪了。”

    我摇头说:“这没什么,只是心里有股怨气,没想到堂堂一派当家人就是这么点肚量。”

    盲天官说:“虽说七星派没有多少产业,但是他们的人也不少,只不过一直隐藏着不容易认出,有可能你到大街上随便找一个算命的,他就是七星派的人。”

    一听这话,我们都面面相觑,因为周笔仙就是算命的,而且他还说了一个我们根本都不知道的门派。

    我立马就问盲天官:“官爷,您知道有个乾元派吗?”

    盲天官一皱眉头说:“我从未听说过,怎么了?”

    一下子,我们都知道坏了,那个周笔仙有可能就是七星派的人,只不过他给自己改头换面了,所以才瞎编了那么一个名字,那之前做的一起,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呢?

    人老为人精,老是糊涂神。

    此刻,盲天官就是存于为人精之时段,他一眼就看破了我们诧异的表情,同时再加上之前问他的是否知道乾元派,立马就知道我们可能中计了。

    盲天官说:“你们到底还都是年轻人啊,难道就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吗?”

    胖子就闹着头说:“官爷,这个人我们还是比较熟悉的,他经常都在潘家园这一块摆摊子,而且小哥很早之前还让他给看过前程,你说他要是七星派安插在这里的人,那得深谋远虑到什么程度啊?”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如果你们要是找这方面的能人,大可给我打电话,据我说知在咱这北京城当中,只有一个卜算门派不属于他七星派,那就是周易派。”

    阿红就说:“官爷,照您这么说,我们都上当了?”

    盲天官点头说:“十之七八,听你们刚才说的,此人能够破解两大术,显然也绝非等闲之辈,而且加上他年过七旬,那么此等人物我必然认识,可在这潘家园的这行能人我却不认识,这已经相当说明问题了。”

    盲天女脑筋转的比较快,她说:“如果照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周老头不仅没有在帮助我们破解所下之术,说不定他还在跟小哥下某种术,你们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吗?”

    盲天官说:“看看,果然还是你反应的快,这也是我接下来想要说的。”

    他顿了顿,问我:“张文,你把他给你破解两大术的过程,再给为师来个情景再现,咱们就像是雷子办案那样,我来给你看看其中的猫腻。”

    胖子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对了官爷,我听那个周老头说下这瑶池仙术的时候,必须有三个条件,最主要是需要来自昆仑山的太岁。”

    盲天官皱起眉头,问:“什么是瑶池仙术?”

    虽然我们比较诧异他的反应,但是毕竟不同行当有着不同的东西。

    常说的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我只好把之前关于瑶池仙术的一些理论一字不落地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盲天官笑道:“原来这就是瑶池仙术,想不到韩雨露姑娘也知道,只不过你们放心,肯定不是这如此厉害的瑶池仙术,而是另外一种术。”

    霍子枫也比较奇怪,问:“大哥,您为什么这样说?”

    盲天官呵呵笑道:“因为那太岁并不在七星派的手中,而是在我手中。”

    “更确切地说,它现在和文敏在一起,这种灵物也可以防止尸体发生变化,我怎么可能让它落于他人之手呢?”

    阿红就是一愣,问道:“官爷,您是说那个花了六个亿买下太岁的买主居然是您?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时只要您说一声,我那个太岁就会给您送过来,毕竟您也都是为了我师傅啊!”

    盲天官摆了摆手说:“在文敏弥留之际,我们谈了很多,她嘱咐我说了,你是个苦命的孩子,从一出生就失去了父母,后来又婚姻又不顺,她嘴上虽然骂你,但是内心却是心疼你。”

    “所以让我好好照顾你,如果你有什么危难,让我一定不要袖手旁观。”

    哗啦……

    没有丝毫预兆,阿红的眼泪已经流到了脸颊,她直接就原地跪了下去,对着天空叫了一声:“师傅。”

    我们听得都是鼻子一酸,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的人,一定以为这只是荧幕里边桥段,但是真正到了谁的身上。

    我想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住如此多的打击,确实相比较之下,阿红属于这孤儿当中最可怜的一个。

    阿红幼年失去了父母,成年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孩子,而且连养育她的再生父母陈文敏也撒手人寰。

    这任何一样对于任何人来说,那都是最为沉重的打击,而她仅仅只是一个女人,她也需要找个肩膀,也想有个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