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费解亦易解
    一听到这话我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可是还不等我说什么,罗列直接就走到了韩雨露的面前,非常坚定地说:“你是进不去的,就算你进的去,我也不会同意你去的。”

    韩雨露怔怔地看了罗列一眼,说:“进不进的去是我的事情,同意不同意是你的事情,我不希望你能同意,就像我要进去你也阻止不了一样。”说着,她已经摸向背后的九龙宝剑的剑柄。

    我一看这架势可能要打起来,从这个人之前的种种来看,他是想要干掉我和胖子,所以一直都避开韩雨露来进行各种事情.

    但是,罗列却一直没有主动动手,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观,这点我现在是明白了。

    之前,我们三个人被关在那个牢笼当中,罗列主动破开无形的墙壁把我们放出来,之后胖子回到被困的地方找食物,又被他打昏,然后差点被一只三条腿的兔子毒死。

    当时要不是我回去,估计现在的胖子就已经没命了。

    我问罗列:“我能不能问你最后几个问题?”

    罗列一愣,问我:“你还想知道什么?我说的应该已经够全面了吧?”

    我点头说:“你确实解开了很多谜团,但是我想问你几个细节,不知道愿不愿意告诉我?”

    韩雨露把伸到背后的手缓缓放下,有些不解地看着我,或许她也是知道了大体的事情,甚至很多都触摸到了她的记忆,所以一时间还没能完全消化,所以现在并不再想知道什么了。

    我总结了一下自己心里的几个疑点,就问道:“问的太乱怕你不回答我,那么咱们就这么几条,你就回到这么几个,然后就再说!”

    罗列忽然摇头说:“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

    可是韩雨露却开口说:“回答他!”

    罗列整个人都是一怔,那种口气连我听得都有一种威严在里边,就好像是上位者正和自己的下人说话一样,本以为罗列会做出什么反应,可没想到他却点了点头。

    我问:“为什么当时你要把我们三个关在一起?既然你有心要我和胖子的命,何不把我们分开,不去救我们两个,我们不就死了,这是为什么?”

    罗列回答道:“把你们关起来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至于是谁我无法告诉你,但你们只要知道并不是我关的就好,相反却是我救了你们。”

    我继续问:“既然不是你,那你为什么又想要胖子的命?”

    罗列回答说:“因为到过这里的人,早晚都会死,我不想有人把这里的秘密公布出去,引来更多的人丧生,其实我非常热爱和平。”

    我本来还想往下问自己想的,可是听到他这样说,就皱起了眉头问:“为什么到这里的人早晚都会死呢?”

    罗列说:“因为病菌一直都存在,你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野兽了吧?其实它们原本都是你们生活空间当中的生物,后来被我带到了这里,死了很多,但活下来的就发生了异变。”

    我开始若有所思,问他:“你的意思是说,这种病还有这样的情况?”

    罗列点头说:“起初就像是我说的那样,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是先衰老再年轻,然后再老而死去,只不过现在这种病毒有了变化,你看看我的模样就知道了。”

    我说:“你的牙齿难道也是……”

    罗列不等我说完,立马点了点头说:“没错,在我沾染了病毒之后就是这样了,神话其实也就是以讹传讹,后人不知道所以才会把我当成一个天神。”

    “其实所谓的神也是人,只不过给他附加了一些令不明真相的人认为的神之能力罢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和我想的还是没有太多出入的,想到这里我说:“最后一个问题,你见过西王母吗?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一听我问起了西王母,罗列明显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从他的神态和迟疑来看,我认为他肯定是见过的,而且韩雨露一定也见过,只不过后者忘了。

    过了一会儿,罗列才叹了口气说:“我确实有幸见过一面,但是在我们玛雅人的记载当中,那几乎就是你们东方的一位女神,所以我不好发表太多的意见。”

    “现在只能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当权者没有一个像神话传说的那么慈善,权术不是慈善能够玩的转的。”

    韩雨露看着罗列问他:“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说现代的话,难道你和地面上的人类还有接触吗?”

    罗列丝毫没有犹豫地说道:“没错,我确实有接触,只不过是少数那么一些人,这些人在地面上现在权力很大,他们的名字就不便说了。”

    “但是,我想不到他们会出尔反尔,派人来探测这下面的遗迹,怎么说这里也算是他们祖先的埋骨之地啊!”

    我立马觉得他的话当中有破绽,说:“我所知道,到这里来的都是一些西方人,可你却会说东方话,虽说你曾经去过昆仑山,但那时的话和现在的也是不同的,难道说你说的这些人当中里边,也有中国人?”

    罗列没有再说话,但是他用点头来回答了我的问题,这让我陷入了沉思。

    因为我还记得,在泰森他们的队伍当中,曾经有个中国人,那个人肯定是我们的同行,现在看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韩雨露扫了一眼四周的满目疮痍和骸骨,然后顺着原路返回。

    罗列还真的就像是个仆人一样,紧紧地跟着她的身后,而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边怪瘆的慌,只好也跟上这两个人。

    在往回走的路上,我觉得这一年一直游走于国外的陵墓,先是去了蒙古国,又到了欧洲,现在又来到了美洲,是不是应该把视线转回国内,找寻一个西王母的陵墓所在地。

    虽然西王母也有好多位,只要我能找到一位的陵墓,我那师傅盲天官不就有救了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本应该是霍子枫的责任,悄无声息地到了我的头上,可能这是因为我成为七雄当家人人的缘故,一直觉得欠盲天官的。

    盲天官一个无儿无女的老人,现在想想也够可怜的,这件事情我这次回去必须要去办,而且是刻不容缓。

    现在,我知道了这种病是来源于这个地心世界,从盲天官的情况来看,他还没有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这可能是因为神农氏墓中的那颗丹药所致,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事了,有可能只是这种怪病潜伏下来了。

    我想,如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霍子枫和红龙,那么他们一定会跟我一起去,而且就连黄妙灵和盲天女也是一样。

    因为大家都是为了各自的关心的人,而且我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私心,那就是可以再看到黄妙灵了。

    我和黄妙灵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不看好了,他们觉得我和韩雨露、盲天女、阿红,甚至是俏媚都要比和她好。

    但是换个位置想想,如果身边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你和你现在的对象,而你认为她并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问题,你会愿意放弃吗?

    显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我想要做最后一次的努力,这一次将决定我和黄妙灵的关系。

    如果真的能在某位西王母的陵墓当中找到丹药,那么我第一个要给吃的不是盲天官,而是付义,这样他就会沉睡,不再会干扰我和黄妙灵的关系了。

    我们三个人走回了庙宇,出了庙宇的瞬间,那座神像又回到了原位。

    等到我们站在了金字塔外面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在喊,因为距离太远,根本不知道在喊些什么,但我知道那是胖子的声音。

    远处,一个小黑点不断地朝着这座金字塔靠近,同时我也看到了胖子在招手。

    等到我们下到地面的时候,胖子就有不善的眼神看着罗列,问我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把罗列的身世和胖子简单地说了一遍,又把在金字塔里边的所见所闻也告诉了他。

    胖子大骂我们不义气,为什么这种事情不叫上他,他刚才醒来还以为我们两个被狼叼走了,害的他找了老半天。

    我并没有告诉他,不带着他是韩雨露的意思,因为我开始觉得任何人都不再那么可信,有时候自己保留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这些事情又不会伤害到其他人,那我不说也就没什么了,说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胖子看着罗列说:“你就是玛雅人?”

    罗列点了点头,他的笑容很难看,这大概是因为没有牙齿的关系,让人觉得他就是个七八十岁的疯老头儿。

    这人要是没牙在现代人的审美观来看,那绝对是个很丑的模样,即便长得再漂亮也不行,再说他也没有一点漂亮的地方。

    胖子看着那个球体建筑说:“原来这不是个半球形建筑,而是一个球体,居然还是这个没牙佬设计的,这真有点人不可貌相了啊!”

    我看着韩雨露,她也在看那个建筑,就说:“韩雨露,要不咱们还是不要看了,万一里边真有点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那我们都会中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