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跨越千年的夫妇
    其实换句话来说,只是玛雅部落的地下世界早已经形成有上千年,而且还在特别深的地心,加上自成一种体系,所以即便地面荡然无存,他们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波及,只要地球不爆炸他们就没事。

    在那场灾难过后,已经是几年的时间了,从那个时候起玛雅人消失了,古国也跟着消失了,很多国家遭受到了毁灭,很多文明也跟着永远消失在了地球。

    那真是自己管自己,谁能活下来谁的能耐就够大。

    至于为什么古国最后会灭亡,这个连罗列也不知道,因为他在灾难发生之后,已经带着人逃回了地心。

    当时他也让韩雨露和自己一起走,可是韩雨露说她是古国的女王,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国家和子民,所以两个人就天各一方,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随着后来,地球表面休养生息,幸存下来的人又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很快春秋战国开始,大地上面一片的混乱,而各大洲也是这般景象,所以玛雅人就再也没有回去。

    听到了这里,我估计罗列说的差不多了,就说:“你说你不知道古国最后是怎么灭亡的,但你怎么知道韩雨露吃了丹药?你们这地心中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呢?”

    罗列仰面看着神像,叹息道:“因为每一位尊特不罗列都会被西王母大人赐予一颗丹药,这颗丹药吃了可以陷入很长时间的睡眠,是用来躲避死亡的。”

    顿了顿他说:“至于你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那就给我来吧!”

    我看了一眼韩雨露,此刻的韩雨露眉头皱的从所未有的近,或许她已经开始相信罗列的说辞,甚至还可能想到了什么。

    不过,我是相信了,因为如果他不知道的话,不可能说出这么多的细节,显然他是真的经历过一样。

    玛雅人固然神秘,但那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的不知而造就的,其实一切的秘密,当公布于众的那一天,也就不再神秘了。

    大多数人情况,听完的人只是“哦,原来是这样”的恍然大悟,任何事情都有解释,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这个解释是什么,所以才会变成一个谜团。

    罗列走到了神像的背面,不知道怎么捣鼓了一下,神像便自动开始挪动,露出了一个口子,下面是阶梯,他先带头走了进去,然后我和韩雨露也跟了下去,不知道他要我们看什么。

    等到沿着阶梯走到了底部,这只是这座金字塔中心地心,里边随处可以看到死亡了很久,且穿着铠甲的骸骨。

    其中还有一些锈迹斑斑的兵器,显然在这里边发生了一场旷世的大战,这一场战争导致了大量的玛雅人死亡。

    我看着那一层压着一层的骸骨,脚下踩的也都是骸骨,瞬间想到这金字塔果然还是用来葬人的,只不过这里不同于埃及的金字塔只有国王和法老,这里差不多有所有的玛雅人吧!

    韩雨露开口说:“战争总有一方会胜,不可能全部死亡。”

    罗列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说:“继续跟我走。”

    我们就跟着他继续走,他边走边说:“战争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因为大量的战士死亡,尸体得不到处理就会腐烂发臭,同时病菌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活着的人杀了别人的同时,其实也就在杀自己。”

    我很赞同地点头,说:“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挖坑掩埋,或者焚烧掉尸体呢?”

    罗列说:“挖坑需要的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当时战后已经精疲力竭了,还有谁能顾得上挖坑,而且这里的温度这么高,尸体的腐烂速度远远超出所料,我们只能选择了焚烧。”

    韩雨露说:“我知道了,这里是地下,不同于地表那样,焚烧后的气体无法很快散掉,要等自动恢复太慢了,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得了一种怪病。”

    我问:“什么病?”

    罗列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人会先极快衰老,然后又有几天恢复原本的模样,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亡。”

    一下子,我和韩雨露都愣住了,因为这种病我们两个再熟悉不过了,盲天官他们也都得了这种病。

    那时说是到过一个古墓中沾染的怪病,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找到源头,看来他们所下的墓,应该和这里有某种联系。

    我急忙问道:“从发病到死亡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

    罗列有些奇观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个无法估计,因为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还有接受不同的治疗来看,短的1个月,长的也不出10年,其实我原本也是该死的人。”

    我皱起眉头问:“什么意思?”

    罗列说:“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逃得过这种梦魇,我选择了吃下西王母大人赐予的丹药,所以才在5年前醒来。”

    说着,他看向韩雨露:“比她早醒了2年。”

    我和韩雨露都沉默了,这确实不亚于一场核辐的影响,甚至还有厉害的多,战争就是这样,在你杀死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变向在杀死自己,和平才是人类生存的唯一真理。

    只不过这太难了,现在世界上还经常有因为各种利益战争发生,幸好我是生活在中国,这个最棒的国家里。

    想到这里,我就问他:“罗列,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战争吗?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罗列没有回答我,因为我们走到了一个地方,这里也都是尸体,只不过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利器造成的伤口。

    只是,骨头上面全都是密集的小窟窿眼,仿佛被虫子蛀过一般,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罗列这才开口说:“你们看,这就是得了那种病死亡后的情况,当时我看到直接失声痛哭起来,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边,只剩下我自己了,这种孤独感还不如当时就死了。”

    我看了看罗列,又看了看韩雨露,他们两个才是一种人,有着差不多的经历,而且还有过差点成为夫妻的关系,只是想不到再次见面,已经是千年以后了。

    韩雨露也相信了这一切,她说出了我想知道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让这场战争爆发的?”

    罗列苦笑了起来,说:“说出来你们都可能不相信,是一块石头。”

    我虽然被无视了好几次,但还是忍不住问:“什么样的石头,这石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值得发动这么大的战争?”

    罗列说:“你想的不错,这块石头它确实有些不同,因为它不仅是球体的,上面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纹路,更重要的是它来自天外,是伴随着那场火雨降下的。”

    我说:“照你的意思是说,那块石头是你们玛雅人从地上搬下来的?”

    罗列摇头说:“不是,是它自己穿透了地面,直接落到了这里的,也可能是我们玛雅人太多聪明了,所以得到了天的惩罚,才会有这么一颗灾星降落,直接掉进了我们的世界当中。”

    我表示不解地说道:“这不可能吧,就算流星的穿透力再强,也不可能穿透地球表层那么多,直接落到这里来,你说的这不科学。”

    罗列说:“没错,如果有那么强大的穿透力,那么整个地球都会炸掉,毕竟岩浆本身就带有爆炸性的,我想可能是它掉入了水中,然后顺着水流飘到到了这里。”

    他非常严肃地继续说:“或许我现在说你们不相信,这块石头真的非常的诡异,它不会因为任何的外界力量有磨损,而且质量非常的轻,可体积却非常的大。”

    韩雨露说:“我想去看看。”

    罗列这次居然拒绝了,他拼命地摇了摇头说:“你还是不要看它了,它里边有一种非常神秘而诡异的力量,但凡看到的人都会为它发狂,我认为那可能是把内心中的贪婪无限放大,可这个世界谁又没有**呢?”

    韩雨露冷盯着他问道:“如果我非要看呢?”

    罗列说:“没有我的话,你是不可能看到的,你们应该在外面看到了那个半球形建筑,其实那是一个球体建筑,是我这两年前设计的,是不是很完美?”

    我不相信地说:“韩雨露也说过那是一个球体建筑,但是我看上面的岁月痕迹,也不像是最近几年设计的,而像是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这点你是骗不了我的。”

    罗列特意地看了我一眼,说:“想不到你的眼光还不错,原本那里是我居住的地方,也是我自己设计的,两年前我又做了一些改动。”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哦,对了,还有那些野兽的帮忙,它们我驯化的。”

    我看着罗列,就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这个人还能称作是人吗?把他当做神也一点儿不为过,因为他能把那块特殊的球形石头放进去。

    那么照他说的来看,他应该是一丝**都没有了,这还不是神,那什么又是呢?

    韩雨露一转身说:“走吧,我要去那球形建筑里边看看,你出去不要跟着我,去找那个胖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