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以火破之
    我无奈地笑着嘲讽他:“你个死胖子,这么扯淡的想法都能想的出来,就现在还没有水陆空三用的交通工具,那时候怎么可能呢?

    “要不然咱们在街道上应该会看到废弃的这种东西啊,你他娘的说的太扯了,小爷都不敢往下听了。”

    胖子啧啧着嘴说:“你先别这么快否定胖爷的想法,虽然这听起来有些天马行空,但是胖子给你把一些事情对上一对,你就会相信了。”

    我说:“那快说吧!”其实,我的思想一直还停留在白丝线外面的那个人身上,要不是和胖子被困在里边无聊,而且不说话就会胡思乱想,我才不听这个死胖子胡咧咧了。

    胖子清了清喉咙,说:“还是那句话,他们的时代一样,而我们在古国遗址里边看到的那些现代化的雕塑,你说如果没有原型的话,他们是依照什么雕的?总不能也出个什么米开朗、达芬奇之类的雕刻高手吧?”

    我无语道:“你他娘的还知道的真多,居然能叫出两个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人物,你说的那两个加上建筑大师拉斐尔,被称作文艺复兴后三杰。”

    胖子诧异的声音传来:“啥后三杰?难道还有前三杰啊?”

    我说:“这不是咱们要考虑的范围,你继续接着那些雕刻说。”

    胖子“哦”了一声,才继续说道:“当时咱们在古国遗址中除了雕刻并没有看到实物,你说会不会就是姑奶奶的祖先照猫画虎搞出来的,当然这也不排除古国的人也是从这地心当中走出去的。”

    我从不相信,变得开始半信半疑起来,因为胖子说的确实是对上了。

    可是我的判断和直觉告诉自己,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

    这里距离昆仑山那么远,就以历史记载的文明来看,那是不可能千里迢迢那么远的,要是真有飞机之类的东西,那史书上也有记载啊!

    胖子大概是听不到我说话,以为我被他说服了,便又开口说:“不管古国的祖先是不是从这地心里边走出去的,但总归是有着一种联系。”

    “我们先不考虑是什么样的联系,这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影响,重要的是姑奶奶可能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我下意识地摇头说:“不会吧?我看她在这里没有任何一点熟悉感,说明她也是第一次来,跟你说的那些没关系。”

    胖子就问我:“小哥,胖爷问你,一个人睡了上千年的时间,你觉得会怎么样?”

    我白了他一眼说:“肯定骨头都烂的不成样子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胖子呵呵笑道:“胖爷指的是姑奶奶那种特殊情况,死了那肯定腐烂的什么都不剩了。”

    我直截了当回答他说:“小爷不知道。”

    胖子叹了口气说:“你他娘的傻啊,那肯定会失忆了,你没有通过一般植物人偶然发生奇迹醒来,那都会得一种病,你也知道是失忆症。”

    “但是,在熟悉的环境待上一段,加上家人的帮助,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当然也有忘记了一切重新开始认识的。”

    我忽然间想到之前韩雨露说的,她只有一有时间就会回到昆仑山去,待在死亡谷里边的古国遗址当中,还会帮助一下昆仑山附近的人。

    那么换句话来说,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几年都没有丝毫的岁月痕迹,肯定会有人因为是那种昆仑山中的女神,迷信一些的人就会叫天女什么的,那古时候是不是也如同这样呢?

    可是我就问胖子:“你说韩雨露有失忆症和这里有毛线关系啊?”

    胖子就在我的身边,其实两个人就隔着几层丝线,可能是这一段时间那只兔子没有咬人,加上我的血发挥了作用,胖子就有了轻微的动作。

    这一下胖子没有和我再说下去,而是说他去摸他自己身上的打火机,烧个窟窿来慢慢地再说。

    很明显,我听到了点亮打火机的声音,渐渐一股烧烤布料的味道扑鼻而来,呛得我连连咳嗽,胖子笑呵呵地说:“小哥,你忍着啊,胖爷马上就搞好了。”

    在胖子话音刚落,我便看到了丝线被烧的自然弯曲起来,别看这种丝线有麻绳那么粗,而且还带着粘稠性密密麻麻这么多。

    可是一碰到火,那就跟点棉花似的,也幸好并非一点一个火球,那些粘液还是起到了一定的阻碍作用的,要不然我们可能就会自己把自己给烧死。

    胖子那张欠揍的脸从烧开的窟窿里边探了过来,对着我嘿嘿地笑了笑,然后丢给我一个打火机,并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别等着胖爷这个伤病号伺候你啊!”

    “谁他娘的说让你伺候了!”

    我骂了一声,接住了打火机,立马“啪”地一下子点燃,开始先对着自己身边的粘稠丝线烧,果然正如我看到的那样,一点就好像有生命似的自然弯曲了,但并不会引起大范围的跟着燃烧。

    我和胖子终于是“会师”,虽然那个人还存在,但我们两个跟拉家常似的盘腿坐在地上,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我也把枪交给了胖子,毕竟这家伙的枪法确实比我好,而自己拿着从丝线堆里边摸出的工兵铲,死死地握住安装在上面的一节螺纹钢管。

    我们两个从背包里边取出纱布把被那只兔子咬的伤口包扎了一下,胖子还是显得特别虚弱。

    毕竟胖子在这里边先前困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和我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算是个好人躺着不动,那也会全身麻木,更不要说是中过毒的他了。

    “没事吧?”我问胖子。

    胖子摆了摆手说:“还死不了,不过咱们两个还得在这里坐一会儿,外面那家伙肯定不知道咱们已经脱困了,等到胖爷恢复的差不多,一起出去把丫的放倒,你一个人估计是够呛。”

    我也不逞强,说:“不过先吃点东西、喝点水,补充一下……”

    说到这里,我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哪里有食物,胖子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食物,但是水源相当充沛,我们两个就喝了几口水。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哥,胖爷现在看到水都有些反胃,你呢?”

    我点头说:“谁喝一个多星期的水都会反胃,不过你的多喝点,尿几泡会更快派出身体里边的毒素,这点常识不用我教你吧?”

    “操,自以为是的小哥,这已经不算是常识了!”

    胖子笑骂着说:“胖爷知道,多喝点就算不尿出去,一会儿反胃也会吐出来。”

    说完,胖子还真够狠的,完全是不给我们两个留后路的做法,就像是灌汤药似的,“咕咕”地仰头喝了下去。

    果然,不出一会儿就开始撒尿,起初尿出的都是有些发黑的,不过很快就变得清了。

    胖子一手短枪,一手拿着打火机蹲在地上说:“小哥,整吧,姑奶奶是靠不住了,咱们两个出去把丫的放倒,让他教我们怎么进那个建筑里边去。”

    虽然这种办法我并不怎么想用,可是一想到之前被困那么久,现在又被困了一个小时,那火就直往脑门上窜,咬了咬牙说了一个字“干”,我们两个就开始拿着打火机往前烧。

    打火机很多烧到了塑料,还把我的手指烧了一下。

    灭了之后,我再度打着继续烧,毕竟这丝线太过的厚了,不是一下两下就能烧穿的。

    可就在这时候,我们忽然两个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那是那家伙要离开的声音。

    胖子大骂了一声:“狗日的,这就想跑,有本事你给胖爷在外面等着,打的你不叫爷爷,胖爷就跟你姓。”

    胖子的谩骂一直都没有起到作用,这一次也是一样,我们只能听着那脚步声消失,着急也没有用。

    等到我们出来的时候,那已经是五分钟之后,那个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地上却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脚印。

    胖子非常的果断,他这个人有仇肯定是必报的,用打火机往头上一照,发现那只三条腿的兔子,甩手就是一枪,直接打在了兔子的脑袋上。

    然后,胖子把枪往他的肩头上一抗,对我说:“小哥,咱们快追,也许还能追的上。”

    我没有报任何的希望,毕竟虽说只有五分钟,但是如果一个人存心要跑的话,那么这五分钟完全可以离开这里,然后以对方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来说,那肯定早就没影了。

    不过,我也不想继续在这地方待着,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过那个人形的窟窿,贴着墙壁走到了铁门,到达了走道当中,还能看到明显的脚印。

    毕竟刚刚那家伙是踩在那些粘稠的丝线上的。

    “他娘的,这回那家伙可藏不了,小哥你跟紧胖爷啊!”胖子挽起袖子,把枪往咯吱窝一夹,大步流星就打算顺着脚印去追。

    可是胖子刚迈了两步,我还没有走,他又退了回来,问我:“小哥,你听到这么异常的声音了吗?”

    我摇头说:“没有啊?”

    不过,说着就有些紧张起来,因为之前就是被某种奇怪的声音搞昏迷的,现在不会又是故技重施吧?

    想着,我就连忙死死地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生怕再着了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