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鬼凶兔子
    韩雨露从建筑后面缓步走出来,说:“这不是一个半球体,而是一个球体,就好像天降火雨似乎掉下的一颗大石球,在这里深深地砸了一个坑,一半露出外面,另一边藏在地下。”

    我知道韩雨露说的这些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从之前有人想要挖盗洞进去,但是无功而返的迹象表明,下面肯定是无法进入的,现在韩雨露这么一说,那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了。

    可是,我现在哪里有心情顾得上这个,一心只是想着胖子的安危。

    毕竟没有人的地方,可要比有人的地方更加的危险,但凡出现点什么意外,就胖子一个人的话,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说:“你先在这里慢慢研究,我回去看看胖子那边的情况,这家伙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胖子微微点头说:“把枪带上,小心点。”

    “知道了!”

    我应了一下,也没有去背背包,直接往兜里装了几把子弹,把枪挂在脖子上,急匆匆地朝着原路返回。

    而且为了更快能找到胖子,我走的是大路,并没有再从那个药铺穿过,也可能是我害怕面对那些骸骨吧!

    这么一走确实近了不少,可我还是觉得走的太慢了,心中那种异样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甚至我都开始后悔没有把韩雨露一起叫上,

    虽说那样可能折损我作为男人的面子,但是比起个人的小命来说,面子大多时候还是屈居于下的。

    因为我这个人的记性还算不差,所以即便只是走过一次,也能够把周围的建筑物记个差不多,所以还没有用十分钟,我居然到了那些石球的区域,很快就找到了入口。

    再次进入那个入口,我心怀忐忑。

    因为之前的牢笼式的封闭空间,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如果不是胖子迟迟不回,我肯定这辈子也不想再回来了。

    头顶岩浆的光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往下走时候墙上放置的小团岩浆,像是一盏盏点亮修罗地狱的冥殿。

    那种血红的光芒,让我浑身都开始不对劲起来,没有当时刚出来时候的那种新鲜感和奇特感。

    端着子弹已经上膛的枪,每往下走一步心都是悬在嗓子眼的,自己的脚步声显得那么的清晰,甚至连呼吸和心跳声都历历在耳。

    吞了吞口水,我硬着一下下“簌簌”发麻的头皮,加快了脚步。

    等到我们下到了那些牢笼的过道中,那些铁门有开有合,我都记不得那些是我们之前三个人一起打开的,那些是胖子下来重新打开的。

    甚至连我们之前被关在那个铁门里边也完全记不住了,脑子里边是一片的浆糊。

    啪!

    我在自己的脸上甩了一巴掌,让自己镇定一些,有时候这种看似犯傻的做法,但却特别的有效。

    这就好像考试时候特别紧张,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扭一把一样,那真是百试不爽,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从小就有受虐的倾向了。

    我脑子里边把事情简单的过了一遍,先去检查那些打开的铁门,看看里边关着的野兽是不是还在。

    同时要特别注意上面有没有窟窿,如果有胖子肯定就在里边,没有那他可能就不在,如果还是找不到,那只能把剩下的铁门一个个全都打开了。

    这样想的,我也是这样做的,把这条过道两边的打开的铁门都扫了一眼,看清楚了里边只有那些被关押的“奇珍异兽。

    那些家伙也都用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着我,那种感觉真的糟蹋透了,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和这些家伙了。

    结果,正如我不愿意看到,却有那样的思想准备,没有一个里边有胖子的身影,但有一个是无形的墙壁破碎的非常厉害。

    很明显那就是之前困在我们的那个,此刻里边已经破碎的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大量的仿佛碎玻璃的东西,全部掉在了地上。

    我捡起了一块巴掌大的看了看,这东西确实和玻璃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脆,一样的锋利,稍微用点力就会把我手掌划出一道印记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就完全看不到,难道说完好的这种东西,就可以无形,就可以那么坚硬吗?

    甩了甩脑袋,我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连忙把那块东西丢掉,捡起一块拇指大小的放进了兜里,想着拿回去慢慢地研究。

    然后,我就走到了整条走道的尽头,发现在转弯的地方,又是一条走道。

    不过这条走道是能看到尽头的,也就是说这个用来关押生物的牢笼,是一个“7”形的,所有的铁门加起来有一百多扇。

    但是,每个铁门之间的距离却不是太远,而里边的空间却那么大,这点就有些违反物理定律了。

    我只是在转弯的地方站了一下,便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将那些卡子打开。

    看着铁门后面关押的奇怪生物,每个长得都不像是一个种类,所以只要打开一个就吃惊,不过头皮麻到了一定的地步,早已经不可能再怎么麻了。

    在我不断打开门的同时心越凉,因为一直都没有胖子的身影,只不过这边走道中的铁门是有打开着的。

    而我们三个之前却没有来过这边,那说明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这些铁门都是胖子打开的,他像是在菜市场买菜的大妈,大概是在挑选可口的食材。

    我一拍自己的脑袋,直接奔着最后一个走去,看来刚才自己确实已经吓的够呛,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最后一个铁门应该就是胖子的终点,他要出事也就是在那个出的事。

    在我快步朝着那个敞开的铁门走过去的时候,心里早已经认定了胖子出事了,因为如果他不出事,不是拖着野兽回去了,要不然就蹲在那个门口发呆,想办法该怎么进去。

    我觉得自己走的太慢了,就扯着嗓子喊道:“胖子,你在哪里?胖子!”

    可是空荡荡的走道中,只有我的声音在回荡,没有任何的响声。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那种无形的墙壁居然还有那么高的隔音效果,只能看到有野兽的咆哮的模样,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当我走到最后一个敞开的门,因为铁门是朝外开着的,所以阻挡了我的视线。

    我一走到便发现了胖子的背包,已经掉在一旁的枪,在墙壁上还有几个很明显的弹坑,可就是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那怕是尸体……

    我整个人就傻在了原地,因为自己太了解胖子的性格,他丢了什么也不可能丢了自己的背包,里边多少都会有一些冥器。

    冥器对于胖子那家伙来说就是他的命,而且胖子更加不会放弃防身的家伙事,显然正如我所料的那样,胖子是真的出事了。

    在我反应过来之后,开始朝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所以只能去看这个铁门后面关着的东西。

    那是一只兔子模样的生物,只不过个头要比陆地上的大的多,至少有一只狼狗那么大,而且只有三条腿。

    此刻,这种三条腿的大兔子,贴在了无形的墙壁上,那一双血红的眼睛正诡异地盯着我看,仿佛要把我生吃活吞了一般。

    这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说这应该是地球上最凶的兔子了吧!

    在被关在无形墙壁后面的兔子,个头远超乎我的所料,只是关于三条腿的兔子,我倒是在潘家园听人说过。

    当时那是一个摆地摊的老大爷,年纪和我爷爷差不多,只是面相要比我爷爷看起来大一轮,但是通过聊天我知道了他的真实年龄,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

    随着我倒斗见识了太多的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也信一次天命,就去找人算卦,看命运也卜姻缘,那次对我的思想的冲击实在太大了,甚至说可以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那老大爷不知道真有两下子,还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我那段时间就是特别的痴迷,尤其对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各种玄学术数,非常想要去了解。

    没有几把刷子的,那是绝对不敢在潘家园摆摊的,毕竟我们那些古董铺子里边的老板们,可以说个个都多少懂那么一点。

    这老大爷倒是把我的一些事情,大概地说了出来,最后说我财源不断,但姻缘多坎坷,不过最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那段时间,我确实财源不断,摸出的冥器个个都是珍品,有一些甚至超过了上亿的价格,所以自己就专心去问姻缘,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破掉这个坎坷。

    我并不是那种忍受得了感情折磨的人,我想大多数重感情的人都是这样的心里吧!

    两张大红票子给老大爷一塞,老大爷就告诉我,说我命中犯兔子,而且还是三条腿的“鬼凶兔子”。

    我当然不怎么相信,那时候怎么会想到真的有三条腿的兔子这个说法,所以就让他给我讲讲这个所谓的“鬼凶兔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根本算卦老大爷的说法,人死了有鬼魂,其他有生命的动物死了也有直接的魂,而鬼凶兔子就是死的特别冤屈的那种兔子,这种兔子一般很少见,但只要跟上了就很难摆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