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异类的追求
    胖子下意识地朝着水下看了看,苦笑着说:“多谢小哥提醒,胖爷刚才就是习惯了平时洗温泉时候和那些大妹子玩闹,根本没有想这么多。”

    我看韩雨露有意再往后走走看,就催促胖子说:“快点洗,这个地方可不是用来洗温泉浴的,差不多我们就该上去了。”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这他娘的下来总共还没有五分钟呢,怎么可能洗好啊!”

    “再说了,你不觉得现在浑身越来越舒服了吗?多洗一会儿又能怎么样,放心这不是还有胖爷在你身边呢,让姑奶奶自己逛逛去吧!”

    我说:“想洗你自己洗吧,小爷已经差不多了,搓泥等回自己家再说。”

    说着,我就爬上了岸,胖子吆喝了几声,见我去意已决,也只好作罢,跟着我爬了上来。

    穿好衣服之后,大裤衩还湿漉漉的,有些不舒服。

    但是,这里的气温很高,也不会冻成个真操裤,对于我们的行动没有丝毫的影响,而韩雨露早已经离开了这里。

    我和胖子背起背包追了上去,等我们到了更后面,发现那是一个院子。

    这院子和常见的四合院不同,它的墙体是有曲线的,就像是一个巨人用两条胳膊环绕而成的一个院子,看起来还有那么一些新奇的感觉。

    在院子里边生长着一些杂乱的草,但是我的鼻子训练的相当不错,也许只比狗鼻子差了一些。

    不过,我一闻就知道了,这些草当中,混合着一些草药,而且这种草药在地面上根本不存在的。

    胖子辨认了几株草药,虽说他无法说出这些药材的名字,但他可以说出大概是治疗什么病的。

    而且这药效要比普通的药材更加温和,甚至可以说是奇特,几乎可以说是一种特效药。

    看着这些,胖子若有所思地对我说:“小哥,你还记得当时咱们两个受了伤,韩雨露去找巴根那些汗卫军去联络。”

    “当时,胖爷清楚地记着,那科特勒他们携带的药就把我们一下子治好了,你说那个和这个有关系吗?”

    我也有些疑惑起来,虽说国外的医疗手段一直挺被推崇的,但是也不可能那么有效。

    当时,我完全也是出于高兴和担心,才忽略了这个细节,现在胖子提出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

    我吞了口口水问他:“死胖子,你想说什么?”

    胖子微微点着头说:“小哥你也不是糊涂蛋,肯定知道胖爷想说什么,你不觉得这种巧合那是需要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的吗?”

    他重重地继续说:“甚至可以说,这个条件必将让整件事情有一个巨大的转折性变化。”

    我说:“小爷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说科特勒他们之前可能来过,对吧?”

    胖子点了点头说:“只有这个可能了,这点胖爷已经敢给他们打保票的,那些狗日的家伙,居然还装着没来过,这不是典型在玩弄我们三个人啊!”

    我有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说:“胖子你先等等,如果我们的推测是对的话,那么泰森和艾薇儿他们也就没有必要走。”

    “你忘了,巴根说不定也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他才肯付出成吉思汗陵当中那么多的珍奇异宝,为的就是进入这里,对吗?”

    胖子“嗯”了一声,说:“狗日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全他娘的是杂碎,亏得胖爷还对他们推心置腹,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韩雨露说:“他们把我们引到这里,不可能就是给我们提供一个秘密,说不定还有更加大的阴谋隐藏着。”

    我说:“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但最后肯定会把我们永远的留在这里。”

    胖子就郁闷地挠着头,说:“那胖爷就有一点儿搞不懂了,那个科特勒老外的妻子海莉死了,这也是他们故意演的戏?”

    我想了想说:“那倒是不像,可能只是一个意外,不过科特勒虽然十分的悲伤,但这一切如果成立的话,那么他有一多半是装的。”

    “我觉得,这很可能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令死者复活,所以科特勒才那么坚决地要继续走下去。”

    顿了顿,我说:“各国都有隐藏的东西,需要一些探险家去探索,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了这个探索而牺牲掉自己的生命,我想这可能是他们把我们领这里来的一个原因吧!”

    韩雨露说:“或许是,但这可能不是最为主要的,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大到我们可能再怎么天马行空地去想,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背后隐藏的东西。”

    胖子握紧了手里的枪,说:“不管是什么,等咱们看到不就全明白了。”

    “不过,接下来要特别小心了,尤其是那个奇怪的人留下的脚印,那个人在这种地方不穿鞋,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类。”

    我说:“现在的疑惑点还很多,光靠我们去猜测,肯定是猜不出的,即便自己有个大概的推测,那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结果,一切只有等到亲眼目睹了才能确定下来。”

    胖子问:“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环顾了一下院子,找到了一个门,同时也死死地钉住这个门,说:“离开这里,找到这个建筑群最为中心的建筑物,说不定一切谜题的答案,全都在里边。”

    胖子点了点头,又看向韩雨露,问她:“姑奶奶,您怎么看?”

    韩雨露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朝着那扇门走去,她就是这么一个行动多于言辞的人,比起她来说,我和胖子那简直就是话痨。

    可是,这要是放在那些古董商人同行的眼中,我们两个反而就跟个没怎么说似的。

    毕竟做生意都会白话,把自己的想要卖出的东西,白话的好像全世界只有这一件似的,而且还是最好的。

    不过,我们也算是耳濡目染,自然也就有点废话连篇的意思。

    胖子一脚踹开那扇门,我们到了一条小巷当中,没走几步又上了宽阔的大路上,凭着感觉开始找寻这个建筑群当中的核心之地,探寻最终隐藏的秘密。

    若干年之前,这个建筑群当中,即便没有现在的三线城市热闹,但也抵得上一个城镇规模,而且再加上四周没有什么其他的建筑群所联系。

    当然这只是也可能有,只不过我们没有看到,

    那这里人与人的交集,就会像现代农村那样每个人都彼此认识,说不定还沾亲带故,没不像现代都市的人情冷漠,即便住的门对门,楼上楼下也老死不相往来。

    此刻,整个建筑群当中只剩下了我们三个来外人,漫步在这永远不会有黑夜的地方。

    对于我来说,确实很难适应,但自己也不想适应,就像这里并没有要求我去适应一样,说白了我只是一个过客,此生仅此一次到达这里。

    胖子擦着头上的汗,说:“这地方可真他娘的热,胖爷走几步就全是汗,刚才那一澡算是白洗了。”

    我说:“小爷就不出汗,这只能证明你胖,别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胖子忽然问我:“小哥,你觉得咱们这一趟值得吗?”

    “你怎么想问这样的问题了?”

    我表示有些诧异,继续问他:“按理说这应该不是你胖子该想的事情,只要有冥器,你不就觉得值得吗?”

    胖子说:“那是以前的胖爷,现如今胖爷的境界也提升了不少,自然考虑的也不仅仅是冥器了,当然没有冥器那还来个屁,你直接回答问他就行。”

    我说:“对于我自己来说,那肯定是值得的,毕竟这化解了七雄和汗卫军的矛盾,不管我的结果如何,我想汗卫军再也不会找七雄的麻烦了。”

    胖子摇头说:“胖爷可不这么看,如果你活着,或许还真能解决,可你要是这么一死,说不定巴根那家伙不遵守之前的约定。”

    “那家伙很有可能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到时候还会给七雄造成麻烦,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七雄群龙无首,说不定就会因为你死了而散掉。”

    我苦笑道:“小爷既然都死了,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你没有听说过人死如灯灭,两眼一合两腿一瞪,逑事也不管了。”

    胖子摆了摆手,显然不赞同我的说法,他又问:“那你说胖爷和咱家姑奶奶又是为了什么啊?”

    我说:“你他娘的肯定是为了冥器,至于韩雨露嘛……”

    说到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韩雨露是为了什么,但肯定不会像胖子那么肤浅,只是为了冥器。

    胖子看我回答不上来,他就直接去问韩雨露:“姑奶奶,咱们一起倒斗也这么长时间了,可胖爷连你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会想明白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韩雨露走在我们两个的前边,她头也没有回,我都以为她不会回答胖子这种发牢骚似的问题。

    可是,这次韩雨露却开口说:“你们是为了更好的活着,而我是为了追寻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