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迷之石球
    我们又继续走,胖子还耻笑我说:“小哥,不是胖爷看不起你这个七雄当家人,从那些手下的执行力度来看,咱不说霍子枫了,就连红龙那小子说话都比你小子管用,你还牛个什么劲啊?”

    我也不想再理胖子,虽然内心里边承认他说的这句话没错,但是表面上是打死也不认。

    因为我有一套说服自己的台词:霍子枫跟着盲天官的时间比我久,在七雄那就是未来当家人,我就是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根本没法和他相比。

    再说红龙,他本来就是盲天官的左膀右臂,跟着我估计是霍子枫的原因。

    而在七雄当中,不知道多少手下都以他马首为瞻,说不定早已经成为了手下的偶像,而我这个“老板”自然没有他有说服力了。

    终于,我们看到了外界的光,同时一个圆形的门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三个人抓紧时间顺着台阶向上走。

    不出几分钟,我们已经重见“天日”,那血红色的岩浆就在我们的头顶,看样子我们是被关在一个更深的地方了。

    在我们走上平坦地面之后,发现这里并不是我们之前从外面看到的那种有通天高的石头柱子地方。

    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颗颗石球,每一颗的直径有四米,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仿佛是从头顶掉下来的一样。

    每颗石球上面有繁琐的纹路,根本看不懂要表达什么东西,只觉得看的时间长了,会有眼花缭乱的感觉,那种纹路的走势毫无规则可言,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胖子站上一颗石球上,眺望着四周说:“他娘的,这又是哪里?怎么和咱们之前看到的不一样呢?”

    我苦笑道:“别他娘的又是个幻境,到时候又白忙这么长时间。”

    韩雨露说:“这里不像是幻境,但却好像和幻境有关。”

    胖子皱着眉头问:“姑奶奶,您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胖爷听不到您说的话呢?是汉语吗?”我有不知道韩雨露想要表达什么,就好奇地看着她。

    韩雨露环顾着这个场景说:“任何事物的出现都有原因,并不会凭白无故地发生,我不知道你们以为幻境是怎么形成的,但是我觉得这些石球就是世间所有幻境出现的原因。”

    胖子挠着头问我:“小哥,你听那么爱琢磨事情,现在听得懂咱们姑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吗?”

    我想了一会儿,看着韩雨露说:“雨露,幻境是一种假象空间,其实有好像做梦一样,更确切地说就是身体不动的梦游,但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动了。”

    “只不过,有的幻境当中充满了好美的事物,有的里边又充满了恐怖的事情。”

    顿了顿,我继续说:“这些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用幻想空间来形容好像适合一点。”

    指着这些石球,我又说:“你的意思就是这些石球影响我们的意识,让我们进入了一个编制好的梦当中吗?”

    韩雨露说:“就像你常说的脑电波,而这些石球里边也存在着类似的脑电波,这里边的脑电波,影响了我们自身的脑电波,所以我们就会进入幻境当中。”

    “在古代就有文献记载当中,早年有人发现了一颗这样的石球,围着这颗石球祈祷,就会逃避现实,进入一个充满了美好的幻境当中,而把那里边叫做仙境。”

    胖子“哦”了一声,说:“这样说胖爷算是听懂了,你们说的就是这些石球有法力,那些电视里边的石头精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对吧?”

    我苦笑摇头,也不知道胖子这算是什么逻辑,扯得有些太不着边了。

    忽然,地面开始微微地震动起来,胖子直接被从那颗石球上面震醒了,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我也不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眼睛不够用地朝着四周乱飘。

    轰!

    忽然,在我们不远处,一道血红的岩浆柱,直接把一颗石球顶飞了。

    那颗石球飞往了上面,融入了上面的岩浆中,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地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胖子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说:“我靠,这是怎么回事,那颗石球哪里去了?”

    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只是有手指指了指上面,奇怪的是石球穿越了那一道无形的墙,居然没有让墙破碎,这点真的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回事,只觉得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了。

    韩雨露已经走到了那颗消失石球的地方,我们两个也跟了过去。

    而那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坑里有着血红的岩浆翻腾,渐渐地发现一颗红色的小珠子在岩浆中翻腾,然后就像是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不一会儿就有拳头那么大了。

    胖子惊讶地指着说:“这到底是什么啊?”

    我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韩雨露却开口说道:“这是衍生,很明显这些石球都是从岩浆里边生出来的,拥有着某种神秘的能力,它们进入头上的岩浆中,可能会给地面带去某种影响。”

    我问:“什么影响?”

    韩雨露眯着眼睛说:“这个我无法判断,可能是实实在在的影响,也可能是虚幻的影响,或者今晚又会有很多人做着不同的梦,这些梦结合起来,将会形成一个梦中的世界吧!”

    我把韩雨露所说的“梦中世界”这个词斟酌了十几秒钟。

    如果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的话,那么当我们一觉醒来回忆梦中的情景,其实遗留在梦中的思维,是不是也会回忆现实当中的我们。

    当然这也说有些玄妙,简单来说就如同一个硬币有两面一样。

    在你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一面的同时,不借助任何工具是无法把另一面同样看清楚的是一个道理。

    圣人曰:“梦由心而生。”

    那么究竟是什么影响了心神,让人睡着了,反而可以去任何地方(当然,这个地方是随机的),做一些平时会想也可能是不会想的事情。

    还有,古语中的“黄粱一梦”,那就是说一个人在梦里过了波澜的一生,但现实中才是做熟了一顿黄米饭。

    我一直认为,万事万物都会平白无故而生的,以前根本不知道梦境和幻境有什么区别。

    但是,从进入这一行才开始了解了其中的玄妙之处,在遇到现在眼前的这些石球,我觉得好像有一扇门朝我缓缓打开了。

    胖子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醒来,他一个劲地看着头顶上方,好像在担心那颗石球会再掉下来似的。

    不过胖子的眼神中显然有思索的神色,我很少见他有如此的表现,那几乎和发现这个地心世界差不多一样惊奇。

    我拍了下胖子的头,问他:“死胖子,你他娘的裤裆里边塞鸟毛,装什么大尾巴鹰呢?”

    胖子这才回过了神,叹了口气说:“小哥,你说如果按照万有引力的定律,这东西应该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而不是飞上天吧?”

    我无奈地说道:“死胖子啊死胖子,你那二十四k的合金狗眼亮瞎了?没看到那么冲的岩浆,那石球是被直接顶上去的。”

    胖子摇头说:“不对,除非那石球特别的轻,或者屁股下面安装着火箭的喷射装置,那样才可能上那么高的地方去。”

    顿了顿他,说:“可是胖爷刚才敲过了这些石球,个个都真他娘的硬,重量那就更不用说了。”

    我问胖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啊?”

    胖子摸着下巴说:“胖爷想,是不是咱们头顶上有蹊跷啊?”

    我抬头看了看血红的岩浆,说:“能有什么蹊跷,难道这上面还不成有吸力吗?”

    胖子微微点头说:“这也是胖爷现在考虑的,也许只要我们能跳到一定的高度,说不定也能一头栽进岩浆里边去,你说有这个可能吗?”

    我苦笑道:“有肯定是有的,不信你坐在一颗石球上等着,或许有一天正好那颗石球被地下的岩浆顶上去,你也就跟着上去了。”

    韩雨露瞥了我们两个一眼,说:“你们两个打算在这里讨论到什么时候?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

    胖子嘿嘿笑道:“难得胖爷想个问题,还被姑奶奶这样数落了,那成咱们也别在这个问题上究竟了,还是到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吧!”

    我也点头说:“救人要紧,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救出科特勒和艾维克,其他的事情等有时间再说,这里确实不像是个好地方。”

    我们三个人就在石球中间来回穿梭,这些石球的摆设毫无规律可言,就好像随意往地上撒了一把豆子,长出的都是随机性的,有些杂乱无章。

    走出了那些石球的放置的地方,视线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这个地方倒是和我们在外面那时候看的很像,只是少了那些高大的石柱。

    在地面用石板满铺,连一根小草都没有生长,也不知道真的是做工特别好,还是因为有人时常清理而导致这样的。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因为现在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