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恐怖身影
    我说:“你早就该这样想了,咱们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你们两个都是我张文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再也没有第三个人能够超越你们两个。”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没有变化。

    食物吃完了,我刚开始无法适应,饿得天昏地暗,但过了这几天之后,人体自动转入体内消耗,逐渐就精神起来。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时间好像凝固了,没有小说当中很多痴男怨女都会被困于绝境,等他们重返外界,回忆过去,往往会发现,绝境内的时间,才是最快乐和安详的。

    然而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手电光越来越弱,四周只有不断的水声,微弱的手电光的岩壁呈现非常暗的死黑色。

    身在这个沙漏洞穴中的封闭感,让人无时无刻不觉得焦虑,我得不停地看着手表,看着秒针、分针和时针的转动,才勉强可以熬得下去,否则非疯了不可。

    虽然我也有过胖子那样的奔溃,但是有胖仔在身边,他每天都会想着新花样来逗我开心。

    我们两个还玩石子棋,而且胖子还教会了韩雨露斗地主,他说等以后出去我们三个人一起玩,玩那种一百万、两百万和三百万的。

    我很难想象韩雨露坐在桌子前和我们两个玩斗地主的样子,那估计会让熟悉韩雨露的人完全傻掉。

    不过,我们还是把整个空间里边的无形墙体就检查了一遍,希望从中找到裂缝。

    在某一天,胖子高兴地告诉我们,他的一个重大发现,他在无形墙体上发现了一处裂痕。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韩雨露都是为之一怔,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比摸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冥器都要给我们的鼓舞要大的多。

    我们看到那条裂痕了,要是不仔细看,一定会以为那是岩壁上的,但之前肯定是没有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这总归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三个人就开始砸,希望能把这条裂缝砸开。

    只不过,虽然有裂缝,可用砸根本没有用,裂缝一点都没有延伸放大的迹象。

    我们砸了一会儿也就放弃了,不过就守着这条裂缝,甚至还要让人轮流看着,生怕它会消失一样,毕竟它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在发现裂缝的第二天,韩雨露把我们叫醒,我们看到了裂缝又自然而然地放大了一些,已经变得有一个人形那么大了。

    韩雨露说这不是逐渐形成了,而是某一瞬间有点变化,她是亲眼看到的。

    胖子就说:“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不出三天可能整个无形墙壁就会自己奔溃,到时候那就是咱们出去的日子。”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等到重出天日的那一天,胖爷首先要大吃一顿,然后找到关我们的家伙,直接弄死!”

    我说:“能出去就不错了,别想那么多了,赶快抓紧时间睡觉吧!”

    可是要真的去睡大觉,我们谁都睡不着,可是谁又不愿意出声,只是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在手电也关闭了,因为那点光亮打开和不打开基本是一样的,最多就是用来照一照裂缝又没有再变延伸放大。

    就在这样兴奋的心情和平静的环节,一直持续到发现裂缝的第4天午夜一点半,因为我一直都在看表和裂缝,那是我坚持下来的精神寄托。

    我醒来看了一眼胖子,又看了一眼韩雨露,却发现韩雨露不再了,一下子我完全清醒了。

    在我四处去找寻她的身影,却发现她贴在那裂缝的好像打碎的玻璃,好像在注视着什么东西似的。

    我心说:这韩雨露不睡觉看什么呢,反正不是人力能破坏的,我们就等着自然破裂,然后大摇大摆地从门走出去就行了,这样不是耽误睡觉嘛!

    可是当我看到碎裂的地方,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之时,浑身的就好像过了一股电,惊讶地叫道:“我操,这他娘的是人吗?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韩雨露看了看我说:“我们把事情想的太乐观了,真正的麻烦现在刚刚才开始。”

    那岩壁已经变得模糊一片,就好像一面超级大的玻璃,而且这玻璃当中没有丝毫的瑕疵。

    更确切地说,是那种钢化玻璃,被猛烈撞击过后,就成了现在这样样子,裂痕比蜘蛛网还要密集,类似好几年没有下过雨的龟裂地面似的。

    就在这密集的裂缝的一边,站着我和韩雨露,我用微弱的手电光照着这破裂的无形墙壁。

    在墙壁之内有着一个看不清相貌的人,只看的出那是一个人形的轮廓,至于究竟这是不是个人那还不一定呢!

    听到韩雨露说麻烦才刚刚开始,沉寂的好几天的神经,开始忍不住地紧绷,浑身的汗毛不站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我的脑海中,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

    我凑近那破碎的无形墙体上,想要看清楚对面站着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根本无法用肉眼去分辨,自己就急的好像只猴子似的,开始东蹿西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问韩雨露:“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韩雨露淡淡地说:“就好像这些裂缝一般,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在我睁开眼睛之后,这东西就在这里了。”

    我问她:“你确定这是个活物吗?说不定只是一个雕像呢,我醒来也有好几分钟了,可是这家伙一动都没有不动,估计是死的吧!”

    韩雨露摇头说:“不是,我刚刚发现它在动,而且如果不是活物,我也不会有被窥视的感觉,这东西肯定是活的。”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轻声再问韩雨露:“你说这是人吗?”

    韩雨露没有任何的表示,而是把目光再度移动到了对面的人影上,就像是老僧入定了似的,死死地盯着对面。

    而对面的那东西也在死死地盯着我们。

    可能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太过安静,只有流水的声音,加上我们三个早已经没有什么心思说话。

    所以,胖子被我和韩雨露的对话吵醒了,本来这些天也休息的差不多,甚至休息的都有些超了。

    一醒来,胖子就眯着双小眼睛,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他肯定是在骂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有这点自信的。

    在我给胖子指了指裂缝后的人影,胖子起初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好几次眼睛,然后大骂道:“我操,不会吧?这家伙是从石头缝里边蹦出来的吧?他以为自己是大师兄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别扯这些没用的,对面那个家伙的定力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我想就是韩雨露也无法保持那么长时间站立不动的姿态,韩雨露说的没错,我们的麻烦可能才刚刚开始。”

    胖子就不信这个邪,他认为只要是活物,那肯定就会动,这点他和我刚才看到的想法是一致的。

    但是,想法永远比不过现实,那家伙就是一动不动,胖子也说是个石雕,但是我把韩雨露告诉我的话又告诉了他,这样胖子也不得不相信了。

    终于,那人影动了一下,从刚才站立的姿势,改成了盘腿坐在了地上,并且用一只手托住了脑袋,就好像在想什么问题似的。

    我们三个都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当发现人影只是换了个姿势,这才长出一口气。

    在这种环境当中,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让人吓一跳,更不要说人影如此大的改变。

    回了回神,胖子说:“我靠,这下胖爷完全相信姑奶奶说的话了,这家伙真的会动,肯定就是个活物了?”

    我麻木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而韩雨露却说:“活物只有哪些思想超高的生物才会如此,而且长时间不动,那说明这个人影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长时间不动,那让我立马联想到佛道中那些修行极为高深的老者。

    一般情况下,这种人都会被世人称作老神仙或者活佛,不管是小说里边的情节,还是现实中真的,那都是有大修为的人,要不然韩雨露也不会这个人影不好惹。

    我们的睡意全无,起初担心这个人影会随时穿过那道破碎的裂缝。

    但是,对方并没有那样做,就好像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正在观察几只蚂蚁的行为,虽然我看不到人影的眼睛里边的情绪,但却有着这种深深的感受。

    渐渐的,我和胖子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用胖子的话来说,既然我们出不去,人影可能也无法进入,所以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坐下来好好研究研究。

    这叫知己知彼,等到能接触到的时候,也不会被打个手足无措。

    从夜里,我一直盯着这个人影到天亮,期间发现对方变换姿势的次数,绝对不超过五十次。

    而我和胖子倒是像变驴似的,不知道换了几千种姿势观察这个人影,就连韩雨露也有上百次的动作变换。

    注意到了这些,说明我的精神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变态,谁没事干会盯着别人怎么换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