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仙乐魔音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有很多现在各国都还存在的古老建筑类型,在这里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胖子爬到了我身边,用头撞了一下我的胳膊,和我并排而爬,轻声说道:“小哥,你说一会儿咱们看到玛雅人,他们会对咱们怎么样啊?”

    我说:“如果传说中的玛雅人,也就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外星人,他们可能会对我们进行研究,然后把我们的记忆清除掉,再把我们送回地面。”

    “然后呢?”胖子追问道。

    我苦笑道:“哪里还有什么然后,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一段的记忆就断片了,我们不可能再记得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也不会记得有过这么一次历险了。”

    胖子皱了眉头,过了一会儿问我:“小哥,你带笔了吗?”

    我一愣,旋即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了,说:“你他娘的记了也是白记,到时候人家肯定把你记得东西拿走了,这些都没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被他们抓住,不被删除记忆。”

    “你别管了,胖爷自然有妙计。”

    胖子说着朝我伸手,但是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倒斗是从来不带笔的,而胖子又和其他人要了一圈,最后还真的让他从科特勒手中借出了一支。

    胖子往后退了退,说:“你们谁都别看啊,胖爷这是为了咱们以后的会不会记得这里的事情而想办法,谁看谁就是耍流氓。”

    我们一阵无语,身后穿来胖子脱衣服的声音,我可以想象到他把这里的事情在自己的身体上简单地做了记录,但是不知道他记在了什么地方。

    当然我也没有故意去看,因为还一直观察着这一带的建筑。

    过了一会儿,胖子穿好衣服把笔还给了科特勒,语重心长说:“这下保证没问题了,最好咱们是不被删除记忆,就算是删除记忆胖爷也会有记起来的那一天。”

    我们在草丛里边爬了二十多分钟,但是没有看到建筑里边走出一个人,四周也静悄悄的。

    只有,偶尔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鸟兽的叫声,而这一带却安静的要命,好像从来没有过人似的。

    胖子就开始抓耳挠腮的不耐烦地起来说:“我靠,这是什么情况?里边的人不会是死光了吧?”

    我说:“看脚印是走了进去,说明至少也有一个人,只是很难判断现在是不是这里边居住的人睡觉时间,要是正在睡觉,那我们就有的等了。”

    胖子啧啧着嘴说:“不行,胖爷可没有那个耐心,最多再等上10分钟,要是还没有人出来,那胖爷就悄悄摸进去看看情况。”

    “到时候,要是没事你们再跟上来,要是突然冲出来一群玛雅人,咱们就撒丫子跑,跑回到刚才准备休息的地方集合。”

    我们都点了点头,这也算是最好的办法了,毕竟我们才只有五个人,如果对方人多的话,硬拼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说不定到时候就不是删除记忆那么简单了。

    无聊的十分钟还没有到,胖子就忍不住了,他朝着前面爬了一段。

    刚想站起来的时候,胖子的脑袋就“砰”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疼的他再度低下头,双手捂着脑袋龇牙咧嘴。

    我一直看着胖子的一举一动,所以知道他脑袋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胖子那刚才肯定不是撞的,心里就有些犯嘀咕。

    虽然意识到可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往前爬了爬,用手去摸什么东西。

    果不其然,我摸到了什么东西,但是从视线来看是空气,这让我立马想到了曾经在一个皇陵当中遇到的那个无形墓墙。

    当初是所有奇人异士联手破掉的,而那里的无形墓墙并不大,如果这里存在的话,很可能就会笼罩这一片所有的地带。

    我再度抬头去看天空上艳红的岩浆,没有流下来,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种无形的墙壁在作怪呢?

    这无形的墙壁到底又是什么呢?

    我对于第一次遇到“无形墙壁”的事情,回去之后做了大量的查阅。

    但是,现实资料中对于这种现象提的很少,大部分出现了于一些小说情节里边,最多的解释就是认为是鬼打墙。

    可要是我也遇到过鬼打墙,鬼打墙一般表现为困在某个区域内。

    但是呢,那个区域是有一定的活动范围的,并不像这种无形却存在的墙体,如此直观的困住人或者感受到其的存在性。

    最后,我在网上询问了一些网友,很多人对于我的经历表示不相信,但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真的有人给我一些可供参考的意见,让我觉得有那么一些可能性。

    比如说一个网友说:这是视觉错误,就是原本那个地方是有墙体,只是因为视觉反馈给大脑的景象是没有的,但是手又能触摸的到,也就是像魔术似的欺骗了观众的眼睛。

    还有一个网友说是玻璃墙体,那可能是一种特俗的玻璃材质的墙,所以我能够透过玻璃墙体看到很远的地方,但就是过不去,他说那种玻璃可能是外星人设计的参物。

    很多五花八门的我已经记起来了,这也是我苦苦想到的,刚看到这些信息我也觉得网友真的天马行空。

    可是,现在看来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有这种可能,尤其是把上述两个说法结合起来看,也许就非常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由于担心被里边的人发现,所以我们的活动半径就大大的缩小,但也是把周围一代的地方都勘察了一遍,更加确定了确实有无形墓墙的存在,便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开始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胖子靠在一棵树上,唉声叹气道:“他娘的,胖爷以为此生只会遇到那么一次,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又遇上了,幸好咱们没有被困在里边,要不然有再多的冥器也拿不出来啊!”

    我说:“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想着怎么进去。”

    顿了顿,我问胖子:“不是让你跟着那人的就脚印往找通道吗?怎么没找到呢?”

    胖子说“别他娘的提了,胖爷就是抓住了这条线索寻找进去的路,可是谁知道跟着脚印走也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上,胖爷是怕你们笑话,所以也就没声张这件事情,丑闻啊!”

    我们都苦笑不已,眼下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的棘手,明明能够看到里边的建筑,说不定还藏着许多的宝贝和秘密。

    可是,现在却无法进入,那真让人抓心挠肝,就连我都开始上火了,嘴里起了个泡,更不要说胖子了。

    胖子看了一眼里边的建筑,其实他是在看那无形的墙壁,因为他这样说:“他娘的,你们说那人是怎么进去的?在这里不会真的有‘穿墙术’这种法术吧?”

    我想说肯定没有这类的话的时候,韩雨露忽然说:“可能真的有。”

    “啊?”

    我们四个男人都张大了嘴巴,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来,同时一起看着韩雨露,希望她能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解释。

    韩雨露说:“所谓的‘穿墙术’并非指的就能从实体的墙中间穿过去,这里的墙是无形的,说不定居住在这里的人和我们有所不同,或者他们携带着什么东西,才可以从这墙穿越而过。”

    胖子的领悟能力比较强,他说:“胖爷知道姑奶奶说的意思,她指的比如我们身上带着辟邪的东西,一般的邪气就不容易侵入身体,而这里居住的人携带的是能够回去的东西。”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直接说人家带着家门钥匙不就行了。”

    胖子立马点头说:“对对对,胖爷就是想要这样说,看来还是小哥有学问。”

    我去看韩雨露,希望也得到她的认可。

    可是,当我看到韩雨露忽然站了起来的时候,那真是太过突然了,我都以为有什么敌袭,也跟着站了起来,胖子他们也是一样。

    科特勒急忙问:“怎么了,韩小姐?”

    韩雨露微微皱起了眉头,反问我们:“你们有没有听到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

    “声音?”

    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可是刚把头摇过之后,忽然每个人的身体一怔,因为我们也听到了非常奇怪的声音。

    那真的是特别的奇怪,我活了二十多年还没有听过这种声音,想要找一个形容这种声音的词语都没有,我不知道仙乐魔音是什么样的,可能这就是吧!

    韩雨露紧握了左拳,右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抓到了九龙宝剑的剑柄,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们四个跟着也是非常的紧张,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过了不足三秒钟,韩雨露“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我一下子浑身的汗毛都站立了起来,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装的,因为韩雨露的双耳开始流血了,她什么时候耳朵流过血,我根本不记得她有这种毛病。

    胖子的反应最快,立马捂住自己的双耳说:“我操,这声音有问题,不要去听,快把耳朵捂住上,我们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

    可惜太晚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胖子、艾维克和科特勒先后倒在地上,然后自己的耳膜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刺穿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