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羽神蛇像
    “什么?”

    我们几个差不多同时发出略带撕裂的疑问声,因为根本没有想到会有水,最主要是没有听到水流的声音,也没有感觉到湿度,只有无尽的干燥。

    胖子一马当先挤过我跑上前去看,他照了一下就开始揉眼睛,然后好像神经病似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后面的三个被他的笑声搞得莫名其妙,但心里也是忍不住一喜,一个比一个着急地往前去看。

    在韩雨露所处的位置之前,大约也就是二十几米的黑暗当中,有着一个非常怪异的建筑物,那像是一座小型的玛雅金字塔,大概也就是六米多高,正挡在我们前进的路上。

    在金字塔的石阶上,有着清晰可见的潺潺流水,水是中塔上的庙宇中流出来的,顺着四边的阶梯留下,没有流到墓道当中,而且这么热居然没有蒸腾的迹象,这都非常的奇怪。

    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五个人一路狂奔向了这座金字塔下,发现在塔下有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水槽,水平平地在水槽里边摇曳,但没有丝毫溢出的迹象。

    看到了水,胖子根本不管这水是从哪里来,会流到哪里去,也不管这水适不适合人引用,他就蹲在身子用双手捧起了水,放在嘴巴前用舌头尝了一下,然后开始如同饮老牛似的,“咕咕”地喝了起来,喝的那叫一个香啊!

    我吞了口唾沫,既然胖子能这样喝,说明这水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味,而且加上我体内的血液不畏惧一般的有毒物质,所以我立马也效仿胖子,水一入口有一股冰凉的感觉,喝起来居然还有丝丝地甜味。

    也许是太过口渴,也可能是科特勒他们见我们两个人喝了都没事,也就开始蹲在饮用起来,而胖子更是把脑袋都塞进了水槽当中,一连串的水泡从的脑袋两旁冒了上来。

    等我们喝好了之后,各自洗了一把脸,那种因为喝了太多水而涨肚的事情,我只有在喝啤酒时候才会有,喝水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但是,这个时候喝到这里冰凉的水,那真的比什么琼浆玉液都要好喝的多啊!

    胖子擦着脸上的水珠,笑道:“哈哈,这真是大难不死啊,看来咱们五个人的福气不是一般的大嘛!”

    科特勒就疑惑道:“这水看样是从地下来的,但是现在这里已经这么热了,为什么水还如此的凉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胖子立马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跟我们家小哥一个毛病,什么事情都要心怀疑虑,胖爷看这是一种病,你们两个有时间找一家权威的医院去治治。”

    我苦笑道:“你懂个屁,这是作为整个队伍中灵魂人物的职业病,要是整个队伍都像是你一样,那就不能叫倒斗了,直接叫闯墓多好。”

    “我呸”

    胖子奢侈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小哥,不吹你能死啊?怎么就有脸说自己是灵魂人物了呢?胖爷才是整支队伍的核心,要不然怎么每次都是胖爷摸出的冥器最多呢?”

    我说:“那是因为你贪得无厌,别的没什么好说的。”

    科特勒打断了我们两个喋喋不休的争论,他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里虽然有水,可以给我们解渴,但这座金字塔也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顿了顿,他说:“我之所以要研究这水为什么这么凉,那就是在想怎么通过这座金字塔。”

    我看了看金字塔直接顶到墓顶,两边虽然是从上到下不断增大,但也有着很大的空间,只不过从这里可以看到金字塔的空隙处后是墙壁。

    胖子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理论者,而他是当之无愧的实践者。

    在我们装满水壶之后,他就蹚着水,踏上了阶梯,从左边绕了过去看情况,不一会儿他又水花四溅地走了回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显然另一边是墙壁,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座小型的金字塔像是一个门,也可以说是一个锁,把前行的路堵住了这里,也幸好这里有水,否则我们在想怎么进入的时间当中,已经活活渴死在这座金字塔的脚下了。

    我们没有携带潜水装备,只要防毒面具,起初感到气温升高的时候,我已经知道防毒面具一定会派上用场。

    不要说是他们,就是我遇到岩浆挥发出的火毒也不敢去嗅,这种毒可不一定和寻常的气体毒和液体毒相同。

    少数人亲眼见过岩浆,大多数人在电视上看过,尤其是在纪录片当中看到的火山喷发,那喷出来的都是岩浆。

    这岩浆的的成分都是一些酸性物质,还有很多的金属物质,其中不乏含有剧毒的东西,直接吸入可能会导致身体内部器官溃疡,甚至严重会在短时间出现腐烂。

    可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有这么两个问题。

    第一个,怎么进入这座金字塔里边?

    第二个,金字塔里边有水,如果进去了能不能短时间找到出口?

    韩雨露将金字塔每一块的石头都仔细打量了一遍,发现表面并没有什么入口,最后只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上面的庙宇当中,我们也跟着走了上去。

    看着塔顶上的庙宇,非常的四四方方,有些像万里长城上烽火台的构造,长宽高各是两米,勉强能容得下三四个人,水都是从这庙宇里边流出来的。

    当我们用手电去照庙宇的方形小门,发现里边有着一尊雕像,那正是之前提到过的羽蛇神,有人说玛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时期的中国人带过去的中国龙。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其中所说的玛雅人,首先应该改成中美洲人。

    因为,中美洲的许多民族都有对羽蛇神的崇拜。

    而且,与中国龙有关的雨水纹图案也可以在中美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古迹中发现。

    雕像并不是人形或者半人半蛇,而是一条盘成一个饼子的蛇,蛇身上雕刻着清晰可见的羽毛,在蛇的脑袋后面有着一个方形印记,好像是在铸融时候用玉玺一类的东西印上去似的。

    但是,显然这是一个手工雕刻,水从蛇的口中流出水非常的冲,好像里边装着高压水枪那样的压力泵似的。

    在水落到蛇前面的一个脑袋大的圆形坑中,而坑中的水再分四个方向均匀地流向台阶。

    科特勒看着说:“这羽蛇神的雕像下面应该有一眼喷泉,加上这里深入地下这么多,压力自然会很大,我估计也是下面有什么减小压力的设计,要不然这水估计会更加的急。”

    胖子就诧异道:“我靠,不会吧?这水已经粗成这样了,再粗咱们直接就被顶上天了。”

    我苦笑道:“能顶上才怪呢,你不看看我们现在深入地下多少了。”

    科特勒说了一个大概的数值,连我直接都吓了一跳,可是胖子却不以为然地说道:“胖爷下斗从来不考虑有多深,越深说明东西越好,要不然也不可能投入这么多的精力,这点常识胖爷还是有的。”

    我说:“如果不是科特勒先生有探测仪器,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到了这么深的地方,现在世界上公认的最低点是西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东南侧的马里亚纳海沟,深度为一万多米,经常有海中火山喷发和地震,想不到这里居然已经超过两万了。”

    科特勒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通常我们所说地球的半径是6000多千米,但是大部分都是岩浆,这个深度已经相当可观了,换做一般地方我们早就置身于岩浆当中了,所以我们真的很有可能见到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胖子就说:“我操,这次可亏到姥姥家了,丫的没几件有价值的冥器,反而可能到达一个诡异的世界当中,不过要是有美女也行,胖爷也就勉为其难接受这残酷的现实了。”

    我说:“你他娘的想得美,万一那种美女都是浑身带着火焰的,我看看你还怎么接受。”

    “不会吧?”

    胖子一脸不相信说:“既然和咱们人类有些区别,也不可能区别那么大,要是浑身都是火焰再美也碰不得,那不就成了摆设了。”

    在我们说话间,艾维克已经在照整个羽蛇神的雕像,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开始扭动了整个羽蛇神像。

    那雕像少说也有上百斤的重量,他居然用一只手就能转动整个雕像,一下子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科特勒问:“发现什么了?”

    艾维克心不在焉地说:“这羽蛇神像就如同现代保险柜上的密码锁一样,可以随意的旋转,但还是没办法打开,我想我们应该还缺少一把钥匙。”

    这话一出,我们开始四下打量,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和钥匙有关的东西,甚至可以说这个庙宇当中除了羽蛇神像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我就对胖子说:“死胖子,你不是找钥匙高手嘛,还记得在神农架那一次,不就是你找到了一把特别大的钥匙把咱们两个陪葬棺打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