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五行转换
    在盗神双手抓住我的肩头,我没有任何挣扎,即便这一刻他想要我的命,我都不会再去反抗了。

    我已经真正地感受到“生无可恋”这句话的含义,与其回到现实中苦苦挣扎,还不如就这样死在这个幻境当中,这何尝也不是另外一种人生的终点呢?

    一股巨大的力道从我的双肩传遍全身,自己整个身子被推的朝后退去,本来我就靠在了屋子里边的墙上,但是却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反而像是背心朝后掉进了一滩深水当中。

    我闭上了眼睛,但却能看到四周真的有水波在荡漾,如果自己是个美女,那么这样的景象一定非常吸引男人的眼球。

    可惜我不是,而且我也不想让谁知道这一切,或许这一生也就是这样了吧!

    忽然,我的浑身打了个哆嗦,刚才还像是在寒冰水潭之中,一转眼仿佛又掉进了烈火之内,在火中开出了一朵耀眼的红色奇花,把我托出了水火,破开泥土到了地面,好像还能闻到花草的香味。

    在我忍不住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金色的三角塔当中,和埃及的金字塔很相似,不过多少还有一些不同,因为它是透明的,像是一个有形的护罩把我罩在了里边。

    我又闭上了眼睛,因为又掉入了寒冰水潭之中,这一切都是五行的转换。

    只不过,由水居于首位,分别是水、火、土、木、金……像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永远的不停息,永远的无休无止。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的光线非常的晦暗,整个人的脑袋晕晕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个包已经消失不见了,同时也意识到这种晕好像是喝多了导致的。

    我心想,难道自己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幻境当中,如果按照五行“金木水火土”而言,那么这种幻境说不定有五重,刚才那是第四重,说不定还有一重。

    可是显然想法和现实不符,地面上散落的狼眼手电,在手电的光芒中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人,其中也包括倒在我身边的胖子和韩雨露,两个人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熟睡,又像是失去了知觉一样。

    我揉着昏沉沉的脑袋爬了起来,这时候才知道是真的回到了现实当中,四周一片黑暗,但有些手电光照到了所有人的周边,发现那具男尸和六具女尸依旧直挺挺地站在,并且深处手结出了奇怪的手印。

    在这种情况下,我浑身的汗毛自然竖立起来,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同伴都昏死在地上,只有自己一个人醒来,周边还有一男六女七只粽子,在棺材旁边还有刚刚凝固不久的鲜血,能不吓得叫出声来,这已经算是见识够多,心性够坚定了。

    定了定神,我开始摇晃胖子,但是胖子根本毫无反应。

    探探鼻息、摸摸颈动脉,发现这家伙生命特征正常,只不过身体有些微微发烫,好像有点高烧的症状,再去看韩雨露的情况,也基本是一样的。

    我试着叫醒韩雨露,觉得这些人如果有可能醒来,那除了现在的我,也就是韩雨露了。

    可是,韩雨露根本没有反应,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像是陷入了深度睡眠,不会那么轻易被我叫醒。

    既然无法叫醒他们,那我只能试着去破这个阵法,而且这也不算难,很明显这七只粽子是通过手印连接整个阵。

    那么只要我走过去推倒一个粽子,这个阵法不攻自破,到时候即便面对七只粽子的攻击,而胖子和韩雨露他们也能醒来帮忙。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朝着其中的一个女粽子走去,或者是心里作怪的原因,觉得直接去碰男尸可能会出事。

    而且,男尸只这个阵法的核心,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破掉,只能从其他六处算是薄弱的环节下手。

    在阵法的研究,我们七雄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手法,而破阵就都差不多了,就是找阵法较为薄弱的地方,再坚固的牢笼也有破绽,要不然世界上那些有着“地狱”的监狱,也就不会有人能够越狱了。

    北斗七星一类的阵法,比不过奇门遁甲,后者最初有四千三百二十局,几乎都是几个阵法环环相扣。

    而眼前的这个阵明显只有这么一套,破了就能就醒所有人,只是贵在它拥有幻术攻击和实体攻击两方面。

    我算是从幻术攻击里边逃了出来,本来应该还有一重幻境,那一重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而我算是死里逃生,接下来肯定就是实体攻击了,不知道是等到其他人中招之后,还是很快就会马上应验。

    我小心翼翼走到了一具女尸的面前,如果她还是个活人,虽然不能说倾国倾城,但也必然是一代佳人,只是现在面无血色,仿佛是纸扎的一样。

    刚要伸手去推,可是一抬手就缩了回来,自己不怕尸毒,但不代表自己的脖子能架得住粽子的一掐,即便有特殊能力也不靠谱,所以我就从腰间摘下工兵铲,接了两个螺纹钢管,有六七十公分多长。

    我抓住工兵铲的把,把铲头顶在了女尸的胸口,一用力猛地去推,发现这女尸站的比军姿还他娘的笔挺,我的劲虽然不大,但对方只是个不到一百斤的女尸,按理不应该推不倒啊!

    又推了几下,发现自己跟推着石头上一样,只是铲头刺穿了衣服,没有戳到了皮肉的感觉,也不像是石头,反而像是戳在钢铁上似的。

    试过了其他五具女尸,累的我气喘吁吁,可是每一具尸体都纹丝不动,最后我只能把目光放在了男尸的身体,心说:“他娘的,难道破绽是在男尸的身上?可是按理说这家伙是整哥阵法的核心,不可能轻易撼动的。”

    但是现在已经无计可施,我只能去戳男尸,可是铁铲刚刚一触碰到男尸的身体,瞬间一股类似电流般东西窜了过来,一下子我就把工兵铲脱手,整个身子都麻的要死。

    因为工兵铲的铲头和螺纹钢管都是不锈钢的,所以导电性非常强,这年头不可能带木头把的,如果尸体真的有电一类的东西,那么我肯定就会中招。

    一下子我就挠了头,女尸撼不动,男尸还有电,这可让我无计可施了。

    随后,我又试着对开枪,不论打在男尸还是女尸的身上,子弹都犹如泥扭入海一般,只打出个肉眼刚能看到的孔洞,没有再能起到其他的作用。

    如此这般的折腾之后,显然我只能用炸药了,可是自己无法控制炸药的量,万一伤到胖子他们那还不如不救他们,脑子里边忽然闪过一道灵光,既然无法破阵,那把里边的人拖出阵外不就行了?

    我有些生自己气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立马就去拖胖子,可是拖了几下发现这家伙太重了。

    我又无法知道这些粽子什么时候会发难,现在完全可以说是争分夺秒了,所以就放下他去拖韩雨露。

    韩雨露倒是非常轻巧,我也不好意思拖着她往外拉,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韩雨露抱在了怀里,很快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进入了我的鼻子当中。

    我还是第一次闻到韩雨露身上有这种味道,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化妆品,还是说这就是她的体香。

    来不及想那么多,我从两具女尸的中间一跃而过,可是刚刚跳了出去,背后就有一阵恶风袭来。

    我立马意识到不好,可是那风来的太快了,一把就把我提回了七具尸体的圈子当中。

    只不过,不知道我是下意识的,还是因为自己有意的,直接就松了手,韩雨露正好落在了阵外。

    在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摔的我龇牙咧嘴的时候,韩雨露已经轻轻摇着脑袋坐了起来。

    我心中大喜,连忙对韩雨露叫道:“韩雨露,快出手啊,我们被这些粽子困住了!”

    很快韩雨露站了起来,她扫了一眼周边的情况,直接从背上拔出了九龙宝剑,看到这个的时候,我暗骂自己一句没长脑子,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用九龙宝剑破坏尸体。

    看着韩雨露朝着男尸走去,我提醒她说:“别去动男尸,他的身体有电,先随便找具女尸劈了再说。”

    韩雨露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点头,直接就近朝一个女尸横着斩去,九龙宝剑的寒芒一闪而过。

    我没有看清楚剑锋是怎么划过脖子的,但却亲眼看到了一颗女人的脑袋掉了下来。

    正巧,我和这具女尸距离不到三米,这时候女尸的脑袋直接飞向了我的怀里。

    我下意识抱住了这颗脑袋,女尸的脖子处没有一点鲜血流出,而我怀里的脑袋却睁开了眼睛。

    我完全愣住了,看着女尸脑袋睁开眼睛是两个黑窟窿,根本一时间就反应不过来,在我反应过来的瞬间,直接就把怀里的脑袋丢了出去,吓得我浑身直出白毛汗。

    “出来!”韩雨露对我喝了一声,我也连滚带爬地逃出了阵法的圈子。

    这一次并没有再被提过去,而没有了头颅的女尸身体,仿佛失去了平衡感,缓缓地倒在了地上,并在这寂静的环境当中,发出了“砰”地一声闷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