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人心费解
    我问胖子:“霍子枫和红龙呢?”

    胖子说:“去找岳大少爷了,你放心小哥,只要有胖爷在,这个仇一定给你报了,别让胖爷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要不然非让他们好看。”

    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胖爷已经花钱找了一票老炮儿,找到那些家伙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正想说话的时候,四合院的门被推开了,霍子枫、红龙和岳蕴鹏三个人走了进来,伙计们纷纷和他们打招呼。

    岳蕴鹏走上前问我:“小哥,伤的不严重吧?”

    胖子冷哼道:“狗日的,跟开了瓢差不多了,再严重小命就没了。”

    岳蕴鹏很有歉意地说:“我原本以为那些汗卫军会遵守承诺,没想到他们都是小人,明明说好不再找七雄的麻烦,居然搞这么一个突然袭击,我已经替了报了案了,现在黑白两道都是在他们。”

    红龙说:“岳少爷,当家人是听了你的才会变成这样的,这次你可要给我们七雄一个交代啊!”

    岳蕴鹏点头说:“放心吧老龙兄弟,你不说我也会做的。”

    霍子枫说:“这事也不能全怪柳兄,这都是汗卫军不讲规矩,不给他们来点狠的,他们还以为我们七雄是好欺负的,我看他们是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

    说话间,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很快由巴根带头的一些汗卫军冲进了院子里边。

    胖子直接提起刀,大骂道:“狗日的,还敢亲自送上门来,胖爷弄死你们。”说着就冲了上去。

    不阻拦胖子不是我的性格,而且既然巴根亲自上门,那说明他要不就是来找事,要不就是来谈和,要是真的动手,也不在这一时半刻的功夫,所以即便自己知道这是幻境,还是叫胖子停手。

    胖子没好气地看着我说:“小哥,你傻啊,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他娘的就打算让别人打吗?”

    巴根连忙摆手说道:“误会,这全都是误会,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到时候再决定该怎么处理,可以吗?”

    岳蕴鹏也出面做和事佬说:“那就听巴根先生说说吧,我也想看看他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跟在胖子身后的那些七雄的伙计这才退后,我让巴根坐下说,自己也坐了下来,说实话头上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包,还真他娘的疼。

    巴根说:“关于这次七雄的损失,我们汗卫军有一半的责任,所以我会付起这一半的责任,到时候让人去合计一下,然后所有破坏的东西进行赔偿。”

    “娘的,怎么还是一半的责任,那我们去把你们场子砸了,跟你说一半的责任行不行?”胖子质问的同时,又准备向前冲,七雄的伙计也是气愤难填。

    只不过在霍子枫出手阻拦胖子之后,又狠狠地瞪了七雄的伙计们一眼,这才消停了下来,他说:“让巴根把话说完。”

    巴根说:“那些砸你们铺子的汗卫军,已经不是我们汗卫军的人了。虽然因为大汗陵墓的事情,我们存在过矛盾,但是经过上次的合作,我们的矛盾已经化解,但是里边还有一些顽固不化的汗卫军,所以就做出了这么极端的事情。”

    顿了顿,巴根继续说:“我之所以说是一半的责任,毕竟他们曾经是我们的汗卫军,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所以跟我们也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此一来我付一半的责任,应该对得起你们七雄了吧?”

    红龙冷哼道:“这怎么可能?不会是你们玩的手段吧?”

    巴根说:“你可以去内蒙古边界打听打听,现在我们汗卫军内部的矛盾非常严重,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只能怪他们不懂得识时务为俊杰,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我们绝对不会插手。”

    听到这么一说,我看了看霍子枫,后者微微点头,又到我耳边轻声说:“师弟,确实我们也收到了风声,这样还算巴根这个人比较讲义气。”

    我内心冷笑,自从知道巴根的所作所为,我打心眼里看不起他,说他卖主求荣也好,说他见利忘义也罢,哪一个栽在他头都不污蔑他。

    巴根这孙子要是讲义气,就不会把成吉思汗陵当中的陪葬品卖个科特勒那个探险队所属的公司了。

    想了想,我说:“既然巴根都这样说了,我们七雄再较真就是我们的过,只不过那些动手的人不能放过,我们会全都找出来的。”

    巴根说:“我已经帮你们找出了一小部分,这算是我的诚意。”说完,他一招手立马有人拖着十几个麻袋走了进去,打开麻袋一看全是浑身是血的蒙古人。

    这些蒙古人的眼神凶狠,即便被打成这样还是不服输,嘴里嘟嘟囔囔用蒙古语说着什么,应该是在咒骂巴根,要不然巴根的人也不会开始对那些人拳打脚踢起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打下去也没用,我直接阻止了这种暴力行为继续下去,对着那些伙计吩咐道:“你们找些人把他们送给雷子,我不想让人觉得咱们七雄有什么黑色性质。”

    “知道了,当家人!”立马走出了二十多个人,把那些麻袋里边的汗卫军搀扶出来,半拖半拉地带出了四合院。

    在和巴根他们寒暄了几句之后,巴根带着他们的人离开的院子,岳蕴鹏也随后告辞了,我又驱散了聚集在院子里边的七雄其他门人,然后把胖子、霍子枫和红龙迎进了屋子里边。

    我们四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胖子还骂骂咧咧地说一些非常嚣张的话,虽然我早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做事风格,但是不知道被他吵的,还是被打的,脑袋一个劲地“嗡嗡”直响。

    终于,我忍不住说:“死胖子,你能不能把嘴闭上,小爷被你吵的脑仁都疼了。”

    胖子的声音戈然而止,他用非常诧异地眼神看着我,说:“小哥啊,这话可是胖爷经常说你的,怎么今天反过来变成你说我了?”

    我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当中有什么漏掉的地方。”

    其实我哪里会有这种意识,完全是因为自己知道这是在幻境当中,要是这么快就完事了,那这一场幻境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霍子枫甩了甩头发,露出他那一双雪亮的眼睛,在眯起来之后说:“师弟,你也觉得有蹊跷对吗?”

    我点头说:“当然了,这里可是北京城,俗话说是天子脚下,那些汗卫军既然胆敢明目张胆打砸咱们七雄的铺子,那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红龙站起来,说:“坐在这里答案不会自己送上门来,老子去好好打听打听,看看巴根他们是不是有别的打算。”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在关上门的之后,院子里边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霍子枫轻轻地摇头,忽然他想到了什么问我:“师弟,你最近有没有见韩雨露啊?”

    我愣了愣,不管是现实当中,还是幻境里边,自己确实见过韩雨露,也不知道霍子枫这是什么意思,但很快点了点头,告诉他自己前不久还见过。

    霍子枫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她的病怎么样了,毕竟一个千年以后醒来的女人,能复活已经算是一个天大的奇迹了,没有病痛那是不可能的。”

    我听这话里有话,就问霍子枫:“师兄,韩雨露到底是什么病啊?”

    霍子枫说:“很长见的两种老年病,‘动脉硬化’和‘心肌梗塞’,还有其他的小毛病,真不知道她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是怎么生活的。”

    我知道霍子枫内心是喜欢韩雨露的,在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只是没想到韩雨露会有这两种病。

    虽然就现代的医疗技术不算是什么大病,但是这病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医治,只能通过药物延续生命。

    顿了顿,我问霍子枫:“官爷的身体最近怎么样?”

    一问到这件事情,霍子枫的脸色明显颓废了不少,我以为自己又问错了,难道这个幻境当中盲天官已经死了?

    不过再霍子枫告诉我,盲天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看来从神农氏墓中摸出的那颗丹药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难逃那种怪病的魔爪啊!

    又闲聊了一会儿,霍子枫让我多休息,最近铺子里边的事情让我不用担心,一切都有他和红龙在,我把他送到了门口,霍子枫一步一个脚印地离开了。

    再次回到了屋子里边,也就剩下我和胖子两个人,胖子地给我一支烟,然后对我说:“小哥,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吕爷那病也不是你害的,更不是你能治好的,这件事情只能送其自然吧!”

    我叹了口气说:“胖子,你看咱们前前后后下斗的事情,大半都是因为这种怪病,其实摸冥器只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罢了,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枚棋子,人家把我放在什么地方,我就在什么地方起到应有的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