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相似之处
    胖子根本不管其他人是什么意见,见我同意之后,便从背包摸出了一支蜡烛,我看着他放在东南角点燃。

    这个特殊的小癖好,这是在寻求墓主人的同意,但现在基本就是他的习惯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胖子二话不说,直接从背包里边逃出了开棺钳。

    我们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先是撬开一个缝隙,然后把黑驴蹄子塞进去,看看里边是不是有粽子,要来那就来直接的。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并不是因为有多么害怕,而是特别的兴奋。

    其他人也纷纷上去帮胖子的忙,很快七手八脚就把棺盖拿掉了,然后几乎同一时间把手电照进了棺材里边。

    这口棺材从里到外的汉代风格非常的强烈,如果不是这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祭祀坛,我几乎会以为自己还深处中国某地的地下进行倒斗,而不是在南美洲的亚马孙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当然,这里本身就有很多难以用言语去解释的东西。

    这主要生活在墨西哥、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等地的玛雅人,在那里有他们遗留下来的文明并不奇观,但是在亚马孙当中就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在国外很多人一说到中国古代的历代皇帝,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京,甚至很多外国人还认为满清一直生活在北京,并不是从关外进入北京,执掌了二百多年的满族人。

    所以,当我们看到棺材里边有着一具保存更加完好男尸的模样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处于一种目瞪口呆当中,估计也只有胖子才会去注意旁边的陪葬品和尸体身上的装饰品。

    男尸约莫一米八左右,从外表来看很难说他是那一地域的人,既像是中国人,又像是外国人,如果非要个这个人定一个区域,那么他应该说是新疆人。

    这个男尸高鼻梁,有着不白也不黄的皮肤,双眼的眼窝深陷,穿着一身犹如鱼鳞编制成的衣服,有些像是中国古代的女将所穿的燕鳞甲,脚上是一双银白色的战靴。

    最为奇怪的是,这具男人没有出现一丁点的腐烂,甚至连自然一块尸斑都没有,仿佛就是一个人正在里边睡觉一般。

    这样的情况我算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就是在韩雨露的身上,这时候我感觉时光又倒退回了到古回国遗址的时候。

    胖子最为着急,他看到那些陪葬品,立马手都开始痒痒,虽然顾及这具男尸的奇观现象,但是还是忍不住用开棺钳,悄悄地把里边的冥器夹了起来,然后送进了他的背包当中。

    看到没有任何的变化,胖子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很快一件件地用开棺钳去夹已经不能满足他,他把钳子往背包里边一塞,戴上手套就开始了三件两件地摸了起来。

    我提醒胖子,说:“死胖子,你他娘的差不多就行了,这具尸体这个样子,说不好随时可能起尸,你要是中了尸毒,小爷可不帮你。”

    胖子嘿嘿一笑,说:“小哥,你这句话可就说到点子上了,胖爷正是因为有你这道护身符,所以才敢这么大胆子,在斗里那还是咱们兄弟的天下,你说是不是?”

    我被气的也没话再说了,反正他已经眼疾手快地摸了不少,其中虽然也都是一些金银玉饰,但和以往不同的地方非常明显,那就是这些冥器上面都有波浪般的奇怪纹路,还雕刻着异族风情的浮雕。

    其中最有玛雅人代表性的是一种人物的雕像,那是应该是玛雅人当中的战神,他们穿着简单的战甲,整个身子直挺挺地站立着,双手完全举了起来,像是即将要膜拜的动作,又像是在号令众生。

    最让我感到奇观的就是,这个人物雕像的胳膊很短,就拿正常人类来说,每个人举起双臂至少臂弯处已经到达了头顶,而手要高出脑袋很多,但是这个雕像的手才刚刚超过头顶一点,完全和人的比例不相同。

    而且如果从整体来看,这个人物雕像的身子中段很长,胳膊和双腿非常的短,很难解释这是玛雅人按照自己的原貌雕刻出来的,还是说这就是他们心目中崇拜的天神。

    不过,我回想了中外的神话当中,大多数神都是和人类不相同,只是绝大部分都是比人类要庞大。

    从另外一种意义就是说,神比人更加有力量,能做到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才称之为神。

    现在这些冥器上的人物雕像,显然比例严重失调,而且没有丝毫威武的意思,反而还有一种很难说明白的讥讽在里边,至于真正是想要表达什么,我是一点儿都搞不懂。

    我把这个问题和科特勒讨论,他被人尊称为教授,显然并非徒有虚名,他很快就说出这是玛雅文明当中的陶器模样。

    这就类似于中国古墓当中的灯奴一般,双手举高是对于人的尊敬,让人喝掉杯中的酒水之类。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赞同地点头,正如我最初想象的那样,这是一种想要膜拜的动作,只不过拜的不是神而是人。

    很显然,这玛雅人已经把自己想象成神一般的存在,用人形的器皿来饮酒水,这样完全就说得通了。

    我完全可以想象当玛雅人从他们辉煌的文明走到现代的世界当中,那时候人类说不上未开化,但也过着非常贫穷落后的生活,说不定正在进行最为原始的为了领地搏斗当中。

    就拿中国五千年前的灿烂文化来说,玛雅文明距今约为四千五百年前,那么当时的中国正是三皇五帝的时候,可那时候的玛雅人的科技已经相当发达,如果真的存在宇宙飞船之类的,那么玛雅文明几乎和现代文明相差无几,甚至更高超前一些。

    科特勒提到了现在发现玛雅文明在四千五百年前,在英国发现了“地下巨石阵”。

    英国人通过遥感雷达对地下进行侦测,在巨石阵附近的历史遗迹“达灵顿墙”边上发现的这些埋在地下的巨石。

    达灵顿墙位于巨石阵东北不到三公里的地方,是一处呈半月形的巨大土墙,其所围圆圈的直径约五百米,它的年代在约4500年前,与巨石阵的时间相差不多。

    雷达发现,土墙边的地底埋有约九十块巨石,其中一些巨石的大小体积为“4.5乘以1.5乘以1米”,与巨石阵中的巨石排成圆形不同,它们的位置大致呈一条线。

    那这些巨石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人们发现巨石阵符合一些天文规律,比如夏至日和冬至日太阳升起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射在其主轴线上。

    达灵顿墙也有类似特点,其部分墙体的方向与冬至日太阳升起时阳光的方向一致,于是有人猜测新发现的巨石阵也与玛雅人的天文观测有关。

    我听完之后有些出神,英国既然也有发现玛雅人的踪影,那是不是就可以说玛雅人可能曾经出现于世界的各个角落,甚至连中国也有他们的痕迹。

    只不过,也许是我们用另外一种人来称呼他们,只不过在世界上被称作玛雅人。

    在我和科特勒的探讨之中,后者对于这方面研究的确实有独到的见解之处,他认为世界古文明之一的美洲玛雅人和中国人五千年前是一家,首先是玛雅语和汉语方面的对应程度。

    这里的古汉语是上古汉语,为语言学大师王力所构拟,主要是《诗经》里的词。

    玛雅语是中古语,也有的是上古语、原始玛雅语的词。

    由于玛雅人和中国人之间隔着浩瀚的太平洋,所以这些相同或相似的词不可能是互相借用的,而只能是共同语言的遗迹。

    在玛雅地区考古发现的最早陶器制造于四千五百年前,已相当成熟,中国也是一样。

    玛雅古文献把历史、历法开始的时间定在公元前三千一百多年,也就是大约5000年前,中国也有着5000年的文化历史。

    在学术界认为,玛雅人是最晚从亚洲到美洲的,而古代亚洲人到美洲的最晚时间是五千年前。

    玛雅人传说远祖从西方来,或是从北方乘船来,从中国到美洲大方向是自西而东,如果乘船顺太平洋洋流从福建、台湾、琉球,沿日本、千岛群岛、阿留申群岛,再沿美洲海岸向南,到达中美洲,就是从北方乘船来。

    玛雅人的天人合一思想表现于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且很多都和中国人一样。

    玛雅人管诗人叫“阿风”,诗等于风,中国最早的诗歌《诗经》里各地方的民歌也叫风。

    中国古时候有一种用来占卜丢失的东西或人的方法叫做圆光,让天真的孩子在镜子里看,据说能看到所丢失的东西或人在什么地方。

    玛雅人同样也有这种习惯,如果丢了东西就让小孩在一块透明的晶石片里看,说出看到的情况,玛雅人和中国人在娱乐活动形式方面也有共同的特点。

    还有很多的相似之处,这里就不一一说明。

    总而言之,在科特勒所知道的研究当中,发现了文字结构的相同之处,一样树碑立传和宗教思想以及一样的人种历史交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