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北斗护龙阵
    我猜科特勒应该是想说,其实现在在地球内部的岩浆,以前可能是一个小太阳,因为距离生活的地心非常的接近,这个太阳不要特别的大,有那么一点儿就完全可以发光发热。

    在中国风水学有一种说法叫做“天圆地方”,如果说这个说法最早并非是来源于生活在地球表面的人类,而是生活在地心内部走出来的玛雅人,或许这样也就说得通了。

    那么现在我们所在的这座古墓,可能并非是一座单纯每个人的陵墓那么简单,很可能就是通往地心的路。

    所以,走了这么久还不到头,说不定再走下去,可能就到了另一个世界,以前的玛雅人世界,也会是一个现实存在的地狱。

    说到了地狱,这个存在于宗教观当中的场所,它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这样认为的,像世界很多的宗教都有这样说法,认为地狱是为了囚禁和惩罚生前罪孽深重的亡魂之所,也是轮回之地。

    在汉族文化当中,地狱的掌控者是十殿阎罗,而西方认为是魔王撒旦,而玛雅人也是信奉这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他们眼中的地狱,那和轮回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一种充满未知危险和超乎人类想象的恐怖之地,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

    那么照如此看来,如果玛雅人之前是生活在地球内部核心,在他们的家园遭受到毁灭的时候,他们把他们的家园看待成人间地狱,在他们把这个观念带到现在的世界当中,所以久而久之就有了地狱的传说。

    我们盗墓一般在走着朝下的墓道,立马就会联想到那是通向地心或者地狱的路,但是走到最后才发现还是在地下,并没有看到地狱或者岩浆什么的,就算有温泉出现,那也算是深入的最深的地方了。

    不过,现在也就是因为我们一直走着平行的墓道,要不然我这个想法说不定还是真的,即便没有玛雅人的家园,那也可能吧这个陵墓修建到特别深的地方。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因为我们开始考虑的并不是这条墓道到底有多长,而是我们是否在走平行的墓道,是不是这里独特的空间中,因为引力小了很多的原因,我们对于朝下走的观念已经变得模糊了呢?

    科特勒说:“你说的这个,确实值得引起注意,如果我们这是朝下走,而坡度又不是特别明显,加上现在的奇怪小引力空间,说不好真的会是这么个情况。”

    胖子有些着急地问:“胖爷不管这是直走还是朝下走,我只关心这到底他娘的是不是一个陵墓,要不是的话,我们趁早往回去走,要不然等到看到岩浆的时候,那还倒个屁斗,直接被毒死得了。”

    海莉问科特勒:“亲爱的,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验证一下?”

    科特勒摇头说:“没有,因为这里的引力这么奇特,一切的验证方式都显得太过拙略,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胖子就对我说:“小哥,你平时不是这个那个的主意挺多的吗?怎么到了如此紧要关头一句有用的话都说不出了呢?”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就像是科特勒先生说的那样,因为我们从未到过如此怪异的地方,加上这墓墙又是用天外陨石打造的,真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巴根就看向韩雨露,问她:“听张文他们说你在搬山派的地位很高,那应该懂得很多东西吧,对于我们现在的情况,你有什么想法吗?”

    其实韩雨露的眼睛一直死盯着墓道的更深处,而且现在发现眼黑已经变红,特别的圆,就像是议论满月似的,并且有一种令人不敢长时间直视的感觉。

    此刻巴根问她,她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忽然她说道:“你们跟我来!”说完,她居然用非常快的速度朝着深处跑去。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坚信韩雨露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要不然以她的为人绝对不会如此的超快反应,所有人在微微一愣之后,跟着就往前跑。

    过了一会儿,韩雨露忽然停了下来,等到我们到了她的身后,她用手电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我定睛一看,心里便是一喜,因为终于走到了这条墓道的尽头。

    但是,随即心里就“咯噔”一声,尽头是个古怪的祭祀台,在里边有着很多之前所见的那种悬浮珠。

    而且还有很多粉碎的东西,如果我没看错那应该是被尸解了的尸体,仿佛是被什么撕咬过似的,看来血腥味就是那边传来的,看到让人作呕。

    胖子惊讶地问:“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

    韩雨露微微皱眉说:“应该是有七具尸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一个阵法,而那个粽子被尸解阵法自然破掉,它们守护的是一件无法估量的东西。”

    阵法,在各国是一种行军打仗所使用的作战队形,也称之为布阵,往往一个阵法可以克敌制胜,甚至以少胜多的战事也是数不胜数。

    最为有名的便是现在各**事专家都在研究的《孙子兵法》,其中不但蕴含了一些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手段。

    一定基础上有带兵和治兵之道,所以即便是冷兵器的时代的产物,到现在还广为流传。

    在韩雨露说这是一个阵法的时候,我立马就开始回忆风水中有没有类似的,而且很快还真的就在脑子中找到了一个类似的阵法,叫北斗护龙阵。

    这个阵法就是依照北斗星座的方位,七个人虚位而站。

    其中一个人为天枢,一个人为天璇,一个人为天机,一个人为天权,四个人组成了斗魁;另外的三个人分别为玉衡、开阳和瑶光,这三个人组成斗柄。

    要想破这个阵法,便是要抢占北极星位,便能以主驱奴,制得北斗阵缚手缚脚,不得自由施展。

    如果不知道这个弱点的话,那么一旦攻击任何一位,都会被七人一同联手击杀,原本我以为那就是一本颇为神棍的书,可现在亲眼见识了,也就不得不信了。

    从地上的那具被尸解的尸体以及其他六个女粽子所占的位置来看,我还是看出闯入阵内的人,一定是抢占了北极星位置,显然是暗通其道,要不然不可能发生眼前的事情。

    各国有很多东西都是相同的,有些是某些国家从一个国家学习过去的,有些则是无法去定论,就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个像是女娲的大神,是她把那些东西传授给最早人类的。

    眼前的六个白衣女粽子,个个长相俏丽,属于一代佳人的角色,但此刻如同六座雕像似的,完全站立不动。

    我们也不会去招惹它们,对于这种千年的大粽子,要是被我们惊醒的话,那估计我们四个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韩雨露又打量了一下六具女尸,说:“看情况,只要我们不去触碰它们,它们是不会再起尸的,去她们后面看看,如果没有发现继续前行的路,那我们立马就退出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韩雨露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但是碍于现在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情,所以我们还是不得不走到棺椁处看看。

    从女尸之间的空隙穿过,我又忍不住打量了其中的一具,发现女尸不但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而且皮肤还保持着一定的弹性,真有种想要上去摸一把的冲动,不过我还只控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走到了祭坛的后方,发现了一口棺材,因为年代实在太久远了,棺材有些掉漆,从里边的木料,我立马就看出那是用金丝楠木打造而成的,至少也在几千年之上。

    我顺着手电光继续打量,只见棺材盖大头向上延伸出一块,上面雕刻着怪异的龙头,就像是电影里西方的那种蜥蜴龙似的。

    龙头居然还吐水,四周捡起浪花,而整条龙的身体,盘绕了整个棺材四周,乍一看就好像这口棺材真的盘踞着一条龙似的。

    棺材大头正面是两扇木门,之上有飞檐,飞檐下有两盏宫灯,再往下是一朵金盏花,旁边是雕刻着两盏长明灯。

    之后,再往下就是一小段阶梯,旁边雕刻着和那墓室中正方体石头的人一模一样。

    从这个棺椁的整体而言,更像是一座缩小版的皇帝寝殿,每个细节都雕刻的栩栩如生,连一丝的瑕疵都找不出,堪称我所见过的所有棺材中的极品,很多地方都有汉族的文化色彩。

    做古董这一行业,我可以说是什么物件都经手过,毕竟这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不要说是棺材,就连古尸都有人要,而且价格还不菲,从这口棺材而言,里边的棺主必然是个大人物。

    胖子如获至宝地吞了口唾沫,问我:“小哥,要不要打开看看?”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好不容易脱离了那怪异的墓道,现在看到一口棺材,自己也忍不住想要打开看看,或许里边隐藏着很多秘密也说不定,所以我就点头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