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人心隔肚皮
    在我们走到盗洞的尽头,并不是出口,而是很明显的塌方,四个人都知道这不是发生了多久的事情,而是就在这几天塌的,可能和那场雨有很大的关系。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从腰间拿下工兵铲开始挖,毕竟是刚塌的,土质还比较松软,所以挖起来对于我们这种专业盗墓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只是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越往上挖泥土的湿度越大,这样反而增加了作业难度,到了最后基本就是泥浆。

    我们停下了手,因为再挖就是地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上面应该有积水,如果水少的话,流进来一下也没上面,要是多就有些麻烦了。

    胖子说:“别管上面是什么了,既然盗洞能打在这里,说明就能出去,这个斗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倒灌就倒灌了吧!”

    詹姆斯说:“不能那样做,说不好这个空墓还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将心比心,如果这是在中国,你们也不考虑这个吗?”

    我说:“你说的不错,我们是会考虑,胖子也就是随便说说,他也不会那样做,我们是专业的盗墓贼,不是那种三流的货色。”

    胖子冷笑道:“胖爷就是那个意思,也没见你们盗我们的墓手下留情过。”

    话音刚落,胖子一工兵铲穿透了泥土,浑浊的泥水开始往盗洞里边流,情况完全失控了。

    詹姆斯立马眼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胖子一边继续挖,一边说:“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去过成吉思汗陵,现在跟胖爷装什么活雷锋,我们也没求着你跟着,不想出去你可以继续留在里边,等我们出去把洞口堵住不就行了。”

    不一会儿,挖出的洞口越来越大,等到胖子能钻出去的时候,他才罢手,然后白了詹姆斯一眼,先是从盗洞爬了出去,我和韩雨露也跟了出去。

    詹姆斯对于自己国家的东西非常的珍惜,他见无法阻止胖子,便用挖出的泥土做了一个简单的小型防洪堤坝,等到他出来之后,快速把盗洞埋掉,这样确实可以保存这个墓不被水淹没了。

    我站在地面上,看着四周完全陌生的坏境,虽然这里有水,但并不像是之前那些小水坑处大量积水。

    而且还属于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之所以因为有水,那是因为水是从背后的山上流下来的。

    放眼眺望,四周的树木比起之前大量的稀疏,偶尔看到几颗大树,那都可以说是参天的存在,剩下的都是低矮的草木,看起来还有那么几分怪异在里边。

    我的脑子里边开始浮现出一幅画卷:草木大树密布的热带亚马孙雨林当中,在这里有着一块非常隐秘的地方,周围一圈是有着寄生鲶的小水坑(在下雨之后,危险更加的层出不穷)。

    那里边一层是由一座座几十米高的山围成第二圈,而这里边才算是进入了陵墓所在的腹地当中,至于里边还有什么,只能边走再看了。

    曾经到过神农架中,大概的情况也就是这样,只不过里边是另一种危险,现在这边完全就是来源于这里千奇百怪的物种,形成了一道天然无形的保护墙壁。

    胖子对詹姆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接下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大家谁也别跟着谁了,行不行?”

    听到胖子下了逐客令,詹姆斯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

    我却是心想他自己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不安全,可是胖子给我打眼色,示意我不要说话,他有自己的打算。

    詹姆斯和我握了握手说:“谢谢你张先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如果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我在华盛顿还是有一些势力的,或许能够帮的上你。”说着,我们松开了手,他将一张烫金的名片递给了我。

    我结果名片看了几眼,发现上面写着是:“世界探险公司,队长詹姆斯。”接着是公司的地址和公司的电话以及私人联系电话。

    看着詹姆斯朝着深处的某个方向走去,我就问胖子:“为什么不带着他一起,这个詹姆斯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咱们的事情啊?”

    胖子叹了口气,用他那泥爪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啊小哥,这人心隔肚皮,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我打开胖子的手,同时也打断了他继续扯下去,说:“你他娘的到底想说什么,能不能说人话?”

    胖子呵呵一笑,说:“没什么,就是胖爷在想,为什么只有他自己跟着我们,而他们的队伍那么多人,其他人又到了哪里?”

    我摇头说:“小爷怎么知道?”

    胖子说:“对呀,正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就是在暗,我们就是在明,说不好他们在偷偷地跟着我们,毕竟他们已经知道咱们是盗墓这方面的专家,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皱起眉头,说:“照你的意思,他们是在变相的利用咱们?”

    胖子狠狠点头说:“对对对,胖爷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给别人当枪使,那样我们也忒被动了。”

    “而且,这次的目的主要也不是倒斗,而是帮助那些汗卫军找到他们,然后怎么样就跟咱们没关系了。”

    说话间,韩雨露已经掏出了信号枪,这枪并不是我们所携带的,看样子是来源巴根他们。

    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射入空中,在大白天依旧看的非常的明显,只要有人存心留意,一定不难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胖子无奈地说:“胖爷总是感觉不对劲,这不是以倒斗为目的地找陵墓,对于我们这些盗墓贼来说,那就是在耍流氓,胖爷甚至都有一种做间谍的感觉。”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就是废话多,我们还是尽快把陵墓的位置定了,然后先赶过去,再给巴根他们发信号,等到他们过来了,咱们看看有机会就下斗,没机会就回家,小爷一会儿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

    韩雨露淡淡地说道:“我一直感觉有人跟在我们身后,所以才把九龙宝剑涂抹上毒箭蛙的毒液。”

    我和胖子恍然大悟,尤其是对于胖子猜想可能有人跟着我们的是没错的,毕竟韩雨露对周围的感觉,比我们两个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她说有那肯定是有的。

    胖子看了看詹姆斯堵住的盗洞口,贼笑着说:“你们说如果咱们三个就在这里蹲点,会不会看到他们?”

    我说:“别没事找事了,这里又不适合休息,还是往里边走走,要是能尽快找到陵墓的位置,我们再在原地藏起来休息,到时候不一样也能看到他们。”

    胖子点头说:“小哥你说的没错,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我们三个人开始在大中午地往深处走去,这里没有那么密集的遮天蔽日树木,却有着一层终年不散的雾气,虽然不是什么瘴气,但是也非常阻碍人的视线,让人浑身不舒服。

    而我们只能依靠罗盘指向灵气最重的方向走去,那里才是目的地,而显然和詹姆斯不是一个方向,这只有证明他走错了。

    罗盘,这种风水探测的专业工具,暗含着“磁场”的规律。

    古人利用罗盘选择风水宝地,或建阳宅,或塑阴殿,算是我们这类学风水的人寻龙点穴最重要的工具,而且没有之一,就是它帮助我找到了所有去过的陵墓,这次也不类外。

    结合罗盘上面的方向、方位和间隔等配合,确定了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在我们所处位置偏东北。

    现在虽然还无法判断距离陵墓多远,但是只要能感知到,那说明已经不出几十公里,再加上这个山体圈起的范围,应该也就是二十公里左右。

    带队人詹姆斯走的是正北方,如果他一直走下去,那么将会越走距离墓道越远,最后只会走到对面山的脚下,一切都会是徒劳无功。

    我们三个朝着东北方而行。

    边走,胖子就说:“现在胖爷把那大鼻子赶走,要是他最后找不到陵墓的位置,我们就和那些汗卫军汇合之后,把他的路线告诉对方,我们就下去摸金,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情啊!”

    我回忆当时和巴根见面时候的情景,说:“我记得巴根曾经说过,这支盗墓队伍是由一个咱们国家的人带队,这次并没有看到那个人,不知道是那个人没有来,还是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

    胖子抽着烟,若有所思地想了十几步,才说:“或许那个人就隐藏在他们的队伍当中,只是乔装打扮,我们并没有发现他,这个人才是最应该担心的存在,毕竟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家伙一定不是好惹的主。”

    我叹了口气说:“能找到成吉思汗陵的主,肯定不会是个白痴,只不过这个人的心术不正,居然带着外国人盗取成吉思汗陵,这一点就让小爷非常的厌恶。”

    韩雨露停了一下,看了看身后,在我们身后是一片白蒙蒙的雾气,根本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只能听到鸟兽的鸣叫之声,我就问她怎么了。

    韩雨露说:“没什么,可能是我多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