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娇花箭蛙
    骨头已经出现了类似铜锈的颜色,就好像这骨头是用铜铁打造而成,我见过太多的干尸、枯骨,甚至是湿尸,但是如此的骨头还真是第一次见。

    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并不是这副骨头架子,而是在骷髅头上,正开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粉色花朵,绿色的枝叶。

    那种粉色非常的不正常,是非常粉嫩的粉色,让人有一种想要去采摘的冲动。

    詹姆斯不解地说:“我还是第一次在墓中看到这种植物,没有光合作用这植物到底是怎么存活的?”

    胖子说:“这你就见识短了,在斗里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正常的,胖爷早就有这种觉悟了,说不定是一种新物种,不需要光合作用。”

    詹姆斯反驳道:“不可能,没有植物是不需要光合作用的。”

    我看了看说:“确实你说的是正确的,但是凡事没有绝对,在没有看到事物的真正面目,那只能说明了解不够,而不代表现实中真的不存在。”

    韩雨露说:“这不是植物,而是一种生物。”

    “啊?”

    我们三个人几乎都发出了不可思议地惊奇声,显然无法相信眼前这朵从白骨里开出的话,居然是个生物。

    韩雨露没有太多的解释,她一直保持着实践大于理论的心态,立马用剑尖轻轻地触碰那朵粉花。

    在剑尖刚刚一触碰到花上的绒毛之时,忽然一股肉眼可见的液体从花心中喷出,淋在了九龙宝剑的剑身之上。

    那是一种粉色的液体,顺着剑身滑落的同时,正散发出微微的雾气,就好像把硫酸浇在了地面上一样。

    在液体掉落在骨头和棺材底部的时候,骨头断裂,棺材底出现了孔洞,那种粉色的雾气继续上升着。

    当我闻到那种雾气的味道之后,立马知道这是一种毒气。

    虽然我身体的血液有着很好的抗毒性,但还是能感受到鼻腔里边那种刺痛感,我立马告诉了胖子三人,他们吓得连连倒退。

    这时候,忽然那朵粉色的花开始极快地凋谢,甚至可以说是合拢,最后花和枝叶全部消失,而在骷髅头上面,蹲坐着一只粉色的青蛙。

    青蛙个头只有大拇指那么大,只是非常突兀的颜色非常的吸引眼球。

    詹姆斯皱着眉头说:“确实不是植物,是一种两栖的青蛙,它有着如此鲜艳的外表,就是告诉其他生物自己含有剧毒,这正是剑毒蛙,世界上拥有最美丽外表的青蛙,同时也是毒性最强的物种之一。”

    我也看过关于亚马孙中各种毒物的介绍,不过因为自己并不怕它们,所以也就大概地扫了几眼。

    这种青蛙表现出的色彩多样化,常为黑、艳红、黄、橙、粉红、绿、蓝的结合,在它们四肢可以看到微小的鳞片,其中以粉红、艳红和柠檬黄最为突出。

    这种青蛙的毒液非常的特别,能够破坏任何动物的神经系统,这比其他毒物通过血液发挥作用更加的恐怖。

    中毒之后,人的神经开始紊乱,接着人体很多器官无法正常“工作”,最终导致心脏骤停,在无抢救措施的情况下,百分之百会毙命。

    只不过,虽然剑毒蛙不同通过毒液发挥作用,但是这种毒液也必须经过毒液,再去破坏神经系统,只要不是用有伤口的地方去触碰,剑毒蛙的毒液最多会引起皮疹,而不会致命。

    就以在棺材里边的这只剑毒蛙来看,它必然属于剑毒蛙当中的一个异种,喷射出的毒液居然能够有不亚于硫酸的危险。

    不过在近几年之内,英国专家成功繁殖出一种珍惜的剑毒蛙,它具有极强的毒性和腐蚀性,释放的毒液可以一次性杀掉十个人。

    任何物种都在不断的进行着演化和改变,就连人类自己也发现后代要比自己小时候更加的聪明。

    虽然这并没有明显的过分,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的发生,而剑毒蛙的进化最有可能的是为了适应环境。

    这只粉色的剑毒蛙个头应该算的大的,它在棺材里边蹦蹦跳跳,但是它高估了自己的跳跃能力,根本无法跳出这个棺材,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身陷这里边的。

    胖子说:“我操,原来是只小蛤蟆,胖爷还真以为那是一朵从白骨上开出的花呢!”

    我说:“这也挺奇怪了,没听说剑毒蛙的嘴里还藏着一株植物,看样子是它的舌头。”

    胖子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舌头居然能长成这样,也算是一种奇观了,估计是为了吸引那些采蜜的昆虫吧!”

    韩雨露把九龙宝剑斜着放在了棺材里边,剑尖正好落在剑毒蛙的面前,也不知道是出于生物的本能,还是剑毒蛙比其他同类青蛙聪明,立马开始想要从剑身上爬上来。

    我不知道韩雨露为什么要这样做,等我想要伸手把它抓上来的时候,韩雨露又阻止了我。

    韩雨露什么都没有说,我也没有好意思问,毕竟身边还有个外人詹姆斯在,只能等到事后再问了。

    剑毒蛙无法从光滑的剑身上滑下来,如此周而复始了好几次,最终剑毒蛙喷射了毒液,但是它还是没能爬上来,这时候韩雨露已经收回了九龙宝剑,插到了背后的剑鞘内。

    韩雨露看了看我说:“现在你可以帮它上来了!”

    我一脸莫名其妙,伸手就把这只漂亮的粉色小青蛙抓出了棺材。

    此时,箭毒蛙小小的身体非常的热,那是因为它爬了太多次剑身摩擦导致的身体发热,而且皮肤上还有毒液。

    把它放在了地上,我从石头上擦了擦毒液,发现石头都有明显的腐蚀性,立马就想明白当时欧洲七雄忆莲掌握的那种强效腐石液体,看来这种剑毒蛙的毒液就是重中之重。

    在很早以前,印第安人就把剑毒蛙的毒液涂抹在箭头和标枪上,这样可以在射中猎物之后,使得猎物立马毙命。

    最毒的种类是哥伦比亚艳黄色剑毒蛙,仅仅接触就能伤人。

    毒素能被未破的皮肤吸收,导致严重的过敏,当地印第安人并不杀死这种蛙来提炼毒素,而只是把吹箭枪的矛头刮过蛙背,然后放走它。

    这让我想到韩雨露刚才是在干什么,她可能是在给九龙宝剑淬毒。

    因为有的印第安人用锋利的针把蛙刺死,然后放在火上烘,当蛙被烘热时,毒汁就从腺体中渗析出来,这时他们就拿箭在蛙体上来回摩擦,毒箭就制成。

    刚才韩雨露让剑毒蛙在九龙宝剑上爬,那样就会摩擦生热,同时也就有了用火烤的意思,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给自己的宝剑淬毒,这点是我搞不懂的。

    胖子因为没有看到一件冥器,所以对这个陵墓就兴趣缺缺,早已经把整个主墓室完整地走了一圈。

    找到了出口之后,胖子呼喊道:“你们三个到这边来吧,这里有个能出去的盗洞,最好祈祷这个盗洞没有塌陷,一只破青蛙有屁研究的,又不是冥器。”

    我们走过去果然看到了有一个盗墓贼所挖的盗洞,看样子这里确实能通向外面,所以也没有过多犹豫,四个人一个个地走了进去,想要离开这里。

    走在只能弯腰通过的盗洞,胖子就问詹姆斯:“大鼻子,你和你的人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詹姆斯毫不否认地点头,说:“你说的对。”

    然后他继续说:“我们从你们两个人身上的气味和所携带的装备就能看得出,你们绝对不是普通的游客。”

    我愣了愣,问他:“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救我们两个?”

    詹姆斯说:“我们是富有探险精神的团队,自然更加钦佩两个人就敢闯入亚马孙的勇士,而且早就听闻中国的盗墓者手艺高超,很多东西远不是现代科技可以代替的,这点我绝对不否认。”

    胖子呵呵一笑,说:“你们倒是想的开,还想利用我们帮你们盗墓,这有点想多了。”

    詹姆斯调整了一下身体,继续说:“我们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要和你们合作,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向你们请教一下盗墓的手艺。”

    我听着话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对劲,想着就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说:“这点你们想多了,或许合作还有可能,但是你们可别想从我们身上学到什么,我们不会教给你们,不会再犯老祖宗犯下的错误,把火药技术交给了你们,反过头来打我们。”

    詹姆斯连忙说:“张先生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要你们肯帮助我们,我保证也不会踏入你们中国一步。”

    胖子不屑地问:“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就凭你上嘴唇和下嘴唇一碰,我们就应该相信你的保证?”

    詹姆斯不小心碰了一下脑袋,他捂着脑袋说:“算了,我也不会强求,毕竟这种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但我们做朋友应该还可以吧?”

    胖子又想呛他,我立马给了眼神,示意胖子算了,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毕竟他们真真切切地救过我们,这么一说还是我们欠他们的。

    中国有句老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自然不会对待恩人当成仇人,而且他们也对我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