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别有洞天
    胖子一边继续打量棺材一边说:“这棺材既没有棺材钉钉着,也没有在里边设计棺锁,从痕迹上来看,倒好像是推拉式。”

    我一时间没有领会到其中的含义,但是胖子已经把自己的身体重心都放在了绳子上,然后两只脚也踩在了墙壁上,用力想要把棺盖顺着棺身拉下来。

    本来我想跟他说没有他这么开的,但在棺盖忽然动了一下,我愣是把即将要从嘴里说出的话,又从嗓子眼咽了下去,就等着看棺盖落地的情景。

    可是刚刚拉了不到一半,忽然在身后就有一个声音说:“不能打开,里边可能有丧尸。”

    我们三个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背后还有人,便不由地看了过去,这才发现是个满身水淋淋的家伙,再仔细一看,这才看清楚居然是詹姆斯,此刻他正仰视着头顶的玉质棺材。

    我有些疑惑地说:“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詹姆斯耸了耸肩,用蹩脚的汉语说:“我和其他人走散了,只能跟着你们,想不到被你们带到这里来了。”虽然他说的轻巧,但我看的他的脸色并不好,应该是受伤。

    “当啷!”一声,也不知道是胖子粗心,还是怎么回事,棺材盖忽然就从下面掉了下来,要不是我们站的远了一些,估计现在自己的脑袋就在自己肚里了。

    我大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干什么呢?想要了我们的命吗?”

    胖子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棺盖会发生突然脱落的事情,正想要解释的时候,也不知道他看到棺材里边有什么,整个人连忙将手里的绳子一松,就滑了下来。

    我忙问胖子怎么回事,他说棺材里边有两个人,我再问他确实不是两个粽子?

    胖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说可能有一个是粽子,但还有一个是活人。

    詹姆斯爬了上去,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背上有一道不深但是很长的血口子,看的非常骇人,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疼痛。

    詹姆斯下来告诉我们,这口玉石棺材只有一具尸体的,也许以前确实是棺材,但现在被人挖通了,他发现里边是个棺材盗洞,不知道通往哪里。

    由于我们现在被困,所以这无疑成了我们逃离这里的希望,在原地休息了也就十分钟,我们四个上到棺材中,里边除了那具完全腐烂的尸体什么都没用,看样子是被人光顾过了。

    不过,我们发现果然有个盗洞,便顺着盗洞走了进去。

    盗洞宽约一米,但里边的路越来越难走,四周的坏境复杂到离谱,所以我们行径就变得艰难起来。

    有时候詹姆斯蹲在地上去观察,时而还要抓起一把土来闻一闻,感觉他就和军犬差不多,显然他也属于专业的盗墓贼。

    又是十几分钟的行走,詹姆斯举起拳头示意我们停下,我问他怎么了,詹姆斯蹲在地上一边观察一边说:“没有路了,而且那个人的踪迹在这里消失了!”

    “消失了?”

    我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说:“找,快找,说不定墓的入口就在这里,那个家伙肯定进墓了!”

    胖子说:“小哥,这是不可能的,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这是不可能的,肯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了,你也别他娘的废话,快找。”

    胖子和詹姆斯不断拨开四周的石头,而我点了支烟静静地等着,刚抽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詹姆斯叫了一声:“找到了!”

    我将烟头往地上一丢,踩灭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顿时就看到草丛中有一个不规则的入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个入口比起狗洞大不了多少,勉强能够通过一个人匍匐进入,我毫不犹豫地用手电往里边照。

    里边有微弱的风吹出,非常的幽深和黑暗,手电光居然找不到底部,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而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进过这样的地方。

    光是现在看几眼,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浑身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我说:“你们看看,这是不是盗洞?又是什么时候挖的?”

    詹姆斯抓起洞里的一把土,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又舔了舔才说:“挖这个洞的时间不超过三天,至于是不是盗洞进入才能知道。”

    胖子不屑地说:“你不是这方面的高手吗?怎么连是不是盗洞都看不出?”

    詹姆斯说:“这盗洞一般不会挖的这么小,但又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我也说不好是到底是不是盗洞。”

    我心说:“娘的,刚从还装的人五人六的,现在居然说出这么不专业的话,看来还是我们技高一筹。”

    顿了顿,我问:“那总能看出刚才有人通过的痕迹吧?”

    詹姆斯说:“是不是人不敢肯定,但肯定是有东西刚刚进入里边了!”

    “我操,不是人还能是什么?”胖子问道。

    詹姆斯看了看胖子,说:“可能是野兽或者蛇类,这痕迹太不寻常了!”

    说着,他指给我们看,原来在入口的地面上,有着非常杂乱的痕迹,有些确实不像是人能制造出的痕迹。

    我想了一下,就让他们动手把这个入口挖大,比较说不好里边有什么东西,万一有一条巨蟒在里边,这么小个入口进去连退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候只能被蛇果腹了。

    说干就干,胖子和詹姆斯拿出工兵铲,开始扩大这个入口,由于在这种地方,也不用作土,所以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半人多高,两人多宽的入口。

    我们三个人轮流挖,韩雨露就跟着往里边走,一直挖到了十米多深的地方,这下詹姆斯就断定这就是一个盗洞。

    因为整条盗洞宽阔了起来,人已经可以直立行走,他看到了里边有盗墓贼很明显作业的迹象,毕竟盗墓贼的手法都是大同小异的。

    胖子说:“我们还是把防毒面具戴上吧,以防这个墓里的空气有问题。”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自己完全用不上,也没有向詹姆斯解释什么,等到他们都拿出的防毒面具,戴上之后便朝着里边走去。

    在不断深入的过程中,我闻到了一种很潮湿的味道,不过这也是因为空气流通了很久,要不然估计更加的难闻,更加确定这是一个被人光顾过的陵墓,

    当我们进入墓道之后,发现墓道的墙壁上有着绘画,只是腐蚀的太厉害了,只能看出一个轮廓,却无法看清楚上面画着什么东西。

    等看到主墓道侧面的墙壁出现一扇墓门的时候,胖子的声音透过防毒面具问我:“小哥,我们是先到陪葬室,还是直接进入主墓室?”

    我说:“直接主墓室。”

    胖点点头同意地说:“这里边空气已经流通很久了,里边的陪葬品几乎是全部损毁了,不看也罢!”

    我们一边顺着主墓道往里边走,主墓室很快就到了,依照詹姆斯的推断,这里应该是个五百年左右的贵族,显然并不是他要找的那个陵墓,所以有些失望,但已经到了门口自然是要进去看看了。

    虽然詹姆斯并非是我们自己人,而且说不好还心怀鬼胎,但是我这个人就是心肠软,在进入主墓室之前,看到他背后的伤口,就问他:“你的伤不需要包扎一下吗?”

    詹姆斯摇了摇头,说:“没事,只是一点儿皮外伤,现在不是已经不流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这墓里边各种气体混乱,很有可能会感染,我劝你还是处理好了再说吧!”

    詹姆斯笑道:“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以前受过比这个还重的伤也没有去管它,现在这点更不用放在心上了。”

    胖子就不耐烦地对我说:“小哥,人家既然说没事了,你他娘的还死乞白赖地管那么多干什么,管好你自己吧!”

    詹姆斯看了看胖子,又看向了我说:“真的谢谢,我没事。”

    我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或者说自己什么都不说,反而惹人抱怨,还被胖子说的这么无地自容,好像是多管闲事似的。

    韩雨露将九龙宝剑插到了门缝里边,向上一抬,便听到“咯噔”一声,里边的反扣石闩被打开了,两扇冥门自动缓缓展开,整个主墓室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主墓室的空间仅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虽然比起普通墓室算的上中上等,但是和我们见过那些皇陵的冥殿来比较,这里就跟巴掌大的地方差不多。

    四个人走进里边,发现主墓室里边空荡荡的,连个一根线头都没剩下,显然这里边不是被一个规模不小的盗墓队进来过,就是被盗墓贼三番五次地光顾过。

    总之除了剩下一口不知道何年何月被打开的棺材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当然,墙壁上以前是用绘画的,可是这个主墓室早已经通风,氧化的程度已经太过严重,连一个完整的人物图像都没有。

    根据我的经验估计,这里被盗的时间至少在十年以上,甚至说是长的时间。

    我们四个走到了棺材的旁边,看到里边有着一副骨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