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水中巨物
    往前大约走了十几米,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那也是一种独特的气味,传到我脑子中,自己的思维立马想到了那是血的味道,心里立马就是“咯噔”一声,连忙紧走几步之后,立马发现了一滩血迹。

    我用手指抓了抓,发现血在这个地方有一段时间了,已经有些即将要干涸的迹象,同时盗墓贼独特的鼻子。

    在凑上鼻尖仔细去闻,便让我可以闻出,这并不属于人类,而是一种动物的鲜血,其中还带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很快,我又在三米之内的范围找到了枪,枪正是我们这次携带的那种微冲,拿起来看了看,虽然子弹已经上膛,但是却没有打开保险,上膛寓意着这里有危险,而没有打开保险说明危险让人措手不及。

    我估计这是胖子的枪,要是韩雨露肯定不会选择给枪上膛,而是先拔出九龙宝剑,这样就有可能是韩雨露没有找到胖子。

    而胖子却在这里遇到了非常严重的事情,以至于他连一枪都没有开就被制服了。

    再也顾不得想其他的事情,我将微冲挂在脖子上,因为考虑到挂在胸前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开枪,所以又把枪转到了背后,同时开始寻找出现的痕迹。

    在找到枪的地方,有着非常一片狼藉,但是狼藉的范围太小,这说明胖子也没有能挣扎几下。

    我想不出是什么东西能把胖子直接干掉,但是自己知道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能搞麻胖子的,我要是被突然袭击,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又走了几大步,发现了有拖走的痕迹,而且也发现了属于人的鲜血,这鲜血只是星星点点,但可以看的出胖子已经受伤了,甚至可能已经死亡了。

    众所周知,动物进食会选择绝对安静的场所,所以我端起微冲朝着四周扫了一梭子。

    这下可把五只巨獭吓得够呛,一时间大巨獭带着四只小巨獭跑的没了影子,很难想象那么短的小腿居然能跑这么快。

    现在我也顾不得因为没有巨獭在身边害怕,毕竟胖子的小命要紧,而且我现在还有两把微冲,只要我小心点,能够在野兽发现我之前发现它们,那就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也许是心中的急躁驱赶了内心的恐惧和浑身的伤痛,所以我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一心只是祈祷着胖子千万不要出事。

    毕竟这次完完全全胖子都是来帮我的,而且是那种不计报酬的帮忙,说白了这就是依靠着兄弟间的情谊,一旦胖子出了事,那么我余下的一生也会活在深深的自责当中。

    路依旧不好走,甚至更加的崎岖起来,这里居然我们的宿营地也就是五百米的距离,却好像两个地域一般,几次让我险些摔倒,但是我没有因为任何停住自己的步伐。

    忽然,不远处响起了潺潺的水流声,从这个声音来判断,不就有一条小溪流,也就是水流的速度非常的慢。

    但是,四周各种植被茂密,灌木也有些一人高的,除非走到岸边才能知道,所以我又加快的步伐。

    其实也就是走了不到十步,在拨弄开灌木之后,顿时发现了一条水脉,这条不能叫做溪流,因为它要比溪流宽的多,差不多有六米,所以叫做一条小河更加的确切,而河道的水并不深也不浑浊,用手电一照就能照到河底。

    我看着拖动的痕迹,那就是用东西把胖子一路拖进了小河里,开始用手电往犬牙交错的河道内照。

    如此缓慢的水流速度,完全不足以将那么肥胖的胖子冲走,但不排除有东西把胖子拖着走,不过脱动肯定就会留下痕迹。

    照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一道面积很大,但是很浅的痕迹,看得出胖子被拖下河不足十分钟,可能就是因为他太胖了,即便是个什么水陆两栖的生物,也不能很快把胖子拖走,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慢。

    我将腰间的工兵铲拿了下来,结上了一段螺纹钢管,往水下戳了几下,发现加上泥沙整个河的深度也不足以六十公分,再有如此缓慢的水流来看,那么最深的地方也就是一米左右,说白了也就是勉强到腰间的地方。

    在探知好了这些,我没有在犹豫,咬了咬牙就踩进了河水中,如此热的热带亚马孙,在我进入河水中,有一种轻微的凉意,这股凉意让人不由地精神一怔。

    我所走过的地方,河水陷入了短暂的浑浊,但是在我离开之后,不到一分钟又就恢复了清澈,看得到河中有一些小鱼,因为我的闯入,吓得钻入了水草之中,然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最让我奇怪的是,这条河只有两边长有水草,而河的中心是泥沙,虽然这样是一处非常不错的游玩圣地。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职业盗墓贼来说,知道在河床中一定含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物质,就是这种物质让河道中心无法生长植物。

    越走自己的胆子越大,毕竟没有什么危险,这也算是一种习惯,人总是会对于莫名的东西产生恐惧,一旦置身于恐惧之中一会儿,只要不发生什么事情,就会表现出淡定,这样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在河水中行走了十几米之后,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团很大的黑影子,我无法确定那是不是胖子,或者说是不是把胖子拖下河道的东西。

    只不过,我立马端起了枪,准备随时开火,脚步也放缓了。

    那一团东西几乎占据了河道所有的宽度,有明显的胡须状物体在它四周漂浮着,活像是一个黑色的大水母似的,又像是一截巨树掉落的大木头,但是它一直停留着原地,并没有随着水流而行,应该证明它是个生物。

    又向前走了走,在距离那一团东西不足五米的时候,我赫然发现一只有大脚趾那么大的眼睛,猛然睁开。

    同时那眼睛反射出我手电的光芒,是那种令人为之恐怖的淡黄色,吓得我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再动。

    因为,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前遇到的绿色巨蟒,最长的可达九米,它们可以袭击很多大型的动物。

    其中也包括眼前这家伙,只不过绿色巨蟒只能对付中小型的,像是这么大的,它遇到的第一件事基本都是逃命。

    这是一条凯门鳄,足足有将近六米长,它属于亚马孙水域中顶尖的掠食者。

    如果把这里所有生物用一个金字塔来划分,那么这种成年的凯门鳄就是在顶尖上最有发言权的一位,并且没有之一。

    这种大型食肉性动物是河的霸主,只能是活物它们几乎都会吃掉,其中包括令人闻风丧胆的食人鱼、鲈鱼、猴子、鹿和巨蟒等,同样它们也攻击人类,而且这种家伙属于大型食肉动物中最有耐心的一位。

    在2010年,一位生物学家在船屋上被一条黑色凯门鳄袭击。

    虽然幸得成功脱逃,但付出了失去一条腿的代价,而这条凯门鳄已经在船屋下静静等待了八个月,直到抓住了这次机会。

    近年,鳄鱼的数量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减少,并不全是因为自然环境的变化,其中更大程度是因为人类的捕杀,就像是大象的牙长、犀牛的角、虎豹的皮毛等等,鳄鱼的皮也是非常值钱的。

    一张两米长完好的漂亮的鳄鱼皮的价格,少说也上万不成问题,而像眼前这种几乎属于鳄鱼中个头最大的主,估计十几万甚至几十万都是有可能的。

    只是,我没想到在这种已经开发成旅游景点的地方,还是这么一条浅水区域,居然有这么大一条。

    鳄鱼也可以在一定意义上来讲是一种恐龙,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和最原始的动物之一,出现于三叠纪至白垩纪的中生代,距离现在已经有两亿多年,那就是当之无愧的活化石了。

    我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这种生物,光是从它满身的铠甲和那一只充满无情杀戮的眼睛来看,我已经意识到这家伙要比传言中你的更加恐怖。

    从它的外表来看,怪不得它能够从那么久远的历史中存活下来,完全就是和它的凶残离不开的。

    吞了吞口水,我并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心里已经意识到这次这个死胖子可能真的死了。

    鳄鱼可不像是其他食肉动物,它们几乎都是先把猎物咬死,然后没几口就全吞进肚子里,毕竟那么大的嘴可不是白长的。

    现在,我已经没有去想胖子的死活,因为这种巨大的凯门鳄已经发现了我。

    而我连那么一条不怎么大绿色巨蟒都对付不了,更不要说是这种浑身都是鳞片的凶兽,那简直是和不幸掉入海洋中遇到鲨鱼是一个概念,基本是不可能逃得。

    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两边的岸边,这才发现附近静的吓人,连一丝其他的声音也没有,显然有这条凯门鳄的存在,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活物,说不定我是这里唯一还活着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