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难搞的装备
    岳蕴鹏不悦地说:“巴根先生,话不要说的太满,如果你能做到就不会坐在这里,大家谁都不要太强势,没有张兄的帮忙你根本就找不到真正的罪魁祸首。”

    在巴根身边的一个人,用蒙语和他说了几句什么,很快巴根的情绪缓和了下来,他直接对我说:“张文,虽然一切都是因为你引起的,但是你们偷的东西并不多,现在岳先生又承诺还回来,那么我可以代表整个汗卫军对于你们的行为既往不咎,但是前提是你必须帮我们一个忙。”

    我并不是那种愣头青,能和谈自然不想继续在这异国他乡飘荡,便也顺势说道:“如果你这样保证,那只要在我能力的范围的事情,我会帮这个忙,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巴根举起酒杯说:“成交。”

    我犹豫了一下,说:“你先把酒杯放下,我想听听究竟让我做什么?”

    巴根执意说:“放心,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并不难,既然我来谈说明你就能办到,这杯酒你喝不喝?”

    “喝!”我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个人仰起头一饮而尽。

    我说:“现在你可以具体说说是什么事情吧!”

    巴根说:“我们收到消息,盗墓的那些人打算在美国盗一个叫普特希的墓,三天后就会出发,而你需要帮我们找到那些人,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们来处理。”

    我说:“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以盗墓贼的手法找到那些人?可是对方又不是中国人,他们的手法和我完全不同,找到他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巴根说:“这点你放心,他们带队的是一个中国人,要不然也可能找到大汗的陵墓,所以他们的手法也就和你差不多,只是找到他们,对你来说应该不算难吧?”

    我问:“地点是哪里?”

    巴根说:“亚马孙森林。”

    我斟酌了好久,才说:“那行,只要他们确实是三天后出发,我们到时候也就出发,我估计在他们找到陵墓位置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原地等着他们了。”

    巴根站起来伸出手,我也是一样,两个人握了握,他说:“我们蒙古人最讲诚信,只要这件事情完成了,那么以后虽然不可能合作,但大家各走各的,谁也不干涉谁。”

    我点头说:“最好是这样。”

    在离开拉斯维加斯的时候,胖子这家伙死活都不肯走,因为他不但把赢得输了,还把之前的本钱也输了一半,他想要再往后捞捞,说什么捞足了本钱就回去,让我和赵雅儿先回去。

    我心情非常的忐忑,而且也不是明天就出发,也就没有继续纠缠胖子。

    我不好赌,但是对于赌徒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反正现在的胖子也不可能出什么大差错,所以就带着赵雅儿先离开了。

    赵雅儿开着车,问我:“小哥,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苦笑说:“因为我们聊了那么多,我觉得你是个可以深交的朋友,对于朋友我这个一般不会存有什么戒心的。”

    赵雅儿呵呵一笑说:“你还真是单纯,幸好也就是我,如果是有人故意在你身边安排一个人,那么你回到咱们的国家,你可以要一辈子在牢房里边度过了。”

    我笑了笑,问她:“有没有兴趣跟我回国,你可以帮我打理很多生意,赚的肯定比这里多,我保证。”

    赵雅儿说:“为什么不呢?反正我爸妈早就催我回国,正好有你这么一个好老板,那我就答应成为小哥你的员工了。”

    我说:“那行,在这次我回来之后,你就跟着我一起回国,外面再好,也没有家好!”

    赵雅儿笑道:“我也就是这个意思,说不定我还能成为你的贤内助呢!”

    我顿时无语,但是心里真是红星闪闪发光芒,想不到小爷这么抢手,看样子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和黄妙灵的关系了,人这一生不可能只有过一个女朋友,然后两个人就百年好合,那是小说,并不是现实。

    第二天醒来,赵雅儿已经侧卧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隐约听到胖子的房间传来打鼾声,我推开一道门缝看了几眼,胖子睡得正香,也就没想打扰他。

    赵雅儿发现了我,笑着打招呼:“老板,早啊!”

    我说:“还是叫我小哥吧!对了,胖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雅儿坐直了身子说:“五点多,是我给他开的门,然后把卧房让给了他,然后就起床把早餐做好了。”

    我纳闷地看着赵雅儿,心说怎么昨天回来之后就断片了,难道是因为酒喝的太多,好像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

    看着赵雅儿走进走进厨房里端出了面包和牛奶,这就是总统套房的好处,里边配备了厨房,供一些尊贵客人带着私人厨师现场烹调。

    吃着早饭,赵雅儿就问我:“小哥,今天你想去做什么?”

    我说:“没心情出去玩了,大后天早上就要出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赵雅儿说:“我可以帮你,你把需要的东西列出一个清单来,我去买。”

    我摇头说:“赵雅儿,我需要的东西都必须要自己去买,毕竟要买用的舒心的,不过你倒是可以和我一起去,有个私家车总比到什么地方都打车来的方便。”

    “那好吧!”赵雅儿笑了笑,继续开始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

    指望胖子肯定是没戏了,其实买探险用的东西,一定要懂行的人去买才行,要不然买的不合适反而会成为累赘。

    只不过,我不好意思告诉赵雅儿,她算是第一天和我出去办事,估计很多东西她连认都不认识。

    很多东西在美国还是没有的,我只能找一些比较合适的替代品,但是有两样东西不仅仅我这个游客无法买到,就连赵雅儿也不行。

    虽说这边的枪支弹药和炸药管理的相对不严,可是也需要一系列的手续,外国人肯定是不行的。

    忙了一天,晚上我和赵雅儿背了两大背包回了酒店,正看到胖子坐在落地阳台前吃着香蕉,他看到两个大背包,就诧异地问我:“小哥,里边装的是什么?难道是好几天的吃的?”

    我白了他一眼,问他:“昨晚输了多少?”

    胖子嘿嘿笑道:“不多不多。对了,背包里边到底是什么?”

    我叹了口气说:“是装备,而且很多都是新装备,一会儿你适应适应。”接着,我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胖子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胖子开始思考整件事情,过了一会儿他说:“小哥,事情就如你说的这么简单?仅仅是让咱们给他们带带路?”

    我说:“差不多就是这样,如果你想要往回捞捞本钱,我不介意陪你进去盗个墓,反正都过去了,装备我的买好了,你说呢?”

    我原本以为胖子会特别的高兴,毕竟一听到在这边还有冥器可以摸,他不可能不会淡定,可是他就是反常的安静,眉头也皱了起来,他说:“事情不会仅仅是这样的,小哥你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

    “哦?什么细节?”

    我不解地问胖子,同时自己的脑子开始把整件事情过了一遍,并没有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有疏忽大意啊!

    胖子说:“你不是说岳蕴鹏岳大少爷愿意被吃进去的那些冥器都吐出来,而且你推断他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但你忽略了他怎么样获取这个更加的利益,或者说是从谁身上获得,是那些汗卫军身上?还是我们身上?”

    赵雅儿说:“虽然你们有很多行内的词语我不懂,但是我觉得胖哥说的没错,人不可能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接着她说:“而生意人更是做的都是关于自身利益的事情,如果不搞清楚对付如何获得利益,那么你们两位哥哥很可能掉进对方事先设好的陷阱里边。”

    我开始挠头,这都是因为我太过于轻信身边的人,对于那些曾经给予过自己帮助的人,自然是一点儿最坏的打算也没有,如果不是胖子提醒,那么我还真的想不通这一层关系。

    “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岳蕴鹏问问?”我试探性地问胖子。

    胖子摇头说:“没这个必要了,他要是想告诉你就不会等着你去问了,现在就算是问了,他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实情。”

    “眼前,最好的办法就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不过仅有我们两个人是不够的,必须找个身手好的老朋友过来,万一出个什么事请也好有个照应。”

    我说:“我正打算给官爷打个电话问问,一方面是找个帮手,另一方面就是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搞到枪和炸药。”

    胖子说:“那成,你现在就打吧,确定一下要过来多少人,胖爷再去多买几套装备。”

    说打就打,打通了盲天官的电话,简单了寒暄了几句,我便直入正题。

    我先是把昨晚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然后又希望他找个人过来,同时看看缺少的两样东西,他有没有办法帮我们搞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