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旁观者清
    赵雅儿说:“小哥,你不用这么快就否认,如果你能静下心来想想,或许你才会把你的爱情搞清楚。”

    我心有所思地看向了外面的庆祝场面,问她:“赵雅儿,就以你一个局外人来看,你觉得这五个女人哪一个更加适合我?韩雨露排除在外,她是我师兄喜欢的女人。”

    赵雅儿说:“一个人专注地喜欢上一个人那是常事,但是有一部分人会在一段时间同时喜欢上两个,甚至更多,这并不代表这个人的人品会怎么样,抛开道德伦理的束缚来看,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顿了顿她说:“这好比一个邪恶的人,难道他天生就是魔鬼吗?我想不是,或许他也曾经善良过,只不过因为现实把他逼到了那种地步。”

    我叹了口气,说:“你说的没错,人生下来是平等的,只不过有些人眼睛是黑的,心就是红的,而眼睛一红,心就变得黑了。”

    赵雅儿说:“咱们言归正传,我倒是觉得盲天女这个女人,从她的性格来说,她倒是非常适合你。”

    “啊?”

    我差点从长椅上滑下去,因为自己想过她可能说任何一个,但是却没有想到她说的会是盲天女。

    对于这个盲天女从狡猾和美貌都像是一只成精千年的狐狸精的女人,我是恨不得对她避而远之,怎么可能会适合我呢?

    回了回神,我问赵雅儿:“为什么说是她,而不是别人?”

    赵雅儿说:“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就从我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盲天女这个聪明而现实的女人最适合你,我想小哥你一定看过《西游记》吧?”

    我点头说:“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是看着这部电视剧,或者这部书籍小说长大的,难道你是想要猪八戒为例子?”

    赵雅儿点了点头说:“你还是非常聪明的嘛,就我们女人来说,如果非要嫁给师徒四人,那肯定是里边负责搞笑的丑角猪八戒,因为他才是最为现实的男人。”

    我苦笑道:“如果让盲天女现在听到你拿她和猪八戒比较,我想她会连夜坐飞机过来找你的麻烦。”

    赵雅儿说:“我相信小哥你的为人。不过,你现在应该给她打个电话,都说患难见真情,你看看她是怎么说,至于那个黄妙灵就不用打了,她明知道你喜欢她,现在你遇到了难处,她却不闻不问,即便你认为她是你生命中的女主角,但是现实生活告诉你她显然不是。”

    我看了看放在一旁的手机,心说真的要听这个漂亮女导游的?

    但是。我还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或许是因为无聊,或许又是病急乱投医因为一些其他的东西,总之这是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对了。

    拨通了盲天女的电话,我听着盲音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心里暗暗祈祷着她可千万别接起来,甚至在自己打出这个电话的一瞬间,我已经有些后悔了。

    但是,因为赵雅儿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一旁看着,我为了面子只能硬着头皮等着。

    对面每响一声,我的心就跟着跳一下,这样就有一种上不来气的感觉,就在我等的实在不耐烦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忽然对面响起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好像是刚睡醒似的。

    “谁呀?这么晚怎么还打电话呢?不知道这样对我的皮肤不好吗?”

    听到盲天女的声音,我知道以她那么精明的人,绝对不会不看是谁的号就接的,这显然就是故意的。

    我尴尬地笑着说:“天女姐,这才不到十一点,我不记得你睡觉怎么早啊?”

    “你好像知道我每天几点睡似的。”

    盲天女打了个哈欠说:“小哥,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啊?”

    我支支吾吾地说:“没事,就是,就是,就是……”

    盲天女笑道:“就是什么呀?放心吧,你的铺子还和以前一样,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效果,所以我就没给你打电话,要是有最新情况,姐姐肯定会是第一个给你打电话的人哦!”

    我说:“那,那就是好,要不然你接着睡?”

    盲天女迟疑了一下,问:“干什么呀你?把人家的美梦吵醒了,就想这么快打发人家睡觉,聊一会儿呗!”

    我深深吸了口气,说:“那个天女姐,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盲天女颇为纳闷地说:“就那样呗,姐姐和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为人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当然主要是你那张有点小帅气的脸庞,非常让姐姐愿意和你亲近亲近。”

    我干咳了几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接话。

    这时候,赵雅儿就故意轻声地说:“小哥,你别这么害羞,直接问她对你的感觉怎么样,反正你们现在相隔十万八千里,就算说了什么不对的话,你回去可以说自己喝多了嘛!”

    盲天女问我:“小哥,你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而且好像还是个女人?是黄妙灵吗?”

    我呵呵苦笑道:“我现在在美国,黄妙灵人家在西安,根本八竿子都打不着,怎么可能是她呢?”

    盲天女笑着说:“我懂了,看来小哥你也不老实,这肯定是那个死胖子把你教坏了,你可千万不要跟他学,那家伙破罐子破摔,你可是纯情的小男人,要是堕落了可就不是你了哦!”

    赵雅儿动着嘴型,问我:“她能听到我说话?”

    我捂住了手机的话筒处,轻声和她说:“她的耳朵可灵着呢,有什么话你就用口型说,不过我觉得是不是该挂了?”

    赵雅儿颇为着急道:“不要啊,你还没有问她对你的感觉呢,这个可是最重要的。”

    我真的把自己搞的有些下不来台,毕竟面对一个如此漂亮的美女,总不能说自己不敢,那样岂不是太丢人了,这种事情我肯定做不出。

    这可能一切都和胖子有关,这家伙看面子要比看自己的命还重要,北京人好面儿大家都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或多或少也被传染了。

    盲天女有些不耐烦地问:“小哥,你干什么呢?能不能好好打个电话?难道你三岁啊?还需要让你教你?”

    我连忙把手机放在耳边,干笑着说:“没,没有,我就是点了支烟。哦,对了,其实我打电话主要想问你一件事情。”

    盲天女说:“问吧,知道你在那边也不习惯,只是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姐姐今天就舍弃一晚浑身白皙的肌肤来陪你,不过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帮我带那边的化妆品哦,而且我要那种最好的,行不行?”

    “行,这不是问题。”

    我胡乱地满口答应着,其实脑子里边乱成了一锅粥,由于自己性格的缘故,我居然觉得这样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黄妙灵的事情,居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偷腥的感觉。

    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我问:“你对我的什么感觉?”

    电话另一边的盲天女明显愣住了,过了好几秒之后,她才用哭笑不得的声音说:“小哥,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想家了?要不你就回来吧,只要你宣布自己不做七雄的当家人,估计事情就没有这么糟糕了。”

    我所幸已经豁出去了,接着说:“你别说那些,我就是问你这个问题,你直接回答就行。”

    盲天女又问我:“你是不是喝酒了?还是打错电话了?不会是给黄妙灵打,摁到我这边来了吧?”

    我非常郑重其事地告诉她:“不是,我就是给你打的,你也不要多想,就把你对我最真实的感觉说出来就行。”

    “刚去了美国,怎么忽然间变化就这么大呢?”

    盲天女非常费解我的说法,或许她认为我肯定一辈子都不可能问她这种问题,这就好比忽然她问我这个一样,我估计自己的反应绝对比她还大。

    许久之后,盲天女非常认真地说:“小哥,我喜欢你。”

    噗!

    我刚把准备要喝下去压惊的红酒喷了出来,而赵雅儿就在我的对面,这一下全喷在她的身上了。

    由于赵雅儿穿着比基尼,被红酒这么淋,顿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香艳展现在我的眼前,尤其是那一对中间的沟壑,依稀可以看到滴滴红酒在缓缓地滑落。

    “哈哈……”

    盲天女立马好像阴谋得逞似的娇笑起来,而我放下电话手忙脚乱地把浴巾递给了赵雅儿,后者也是一脸无奈地接了过去,自己开始仔细地擦拭着身上每一处的红酒。

    我定了定神,说:“盲天女,不带你这样玩的,我就问问你对我什么感觉,你怎么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盲天女说:“好了好了,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嘛,我对你的感觉一直挺好啊,虽然你笨笨的,但却又一副好人的心肠,不怎么适合在倒斗这行混,但是绝对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这样你满意了吧?”

    我慌忙说:“相当满意了,那要不您就息了吧?”

    盲天女微微地叹了口气,说:“好吧,那本宫就睡了,记得要想本宫哦,我的陛下。”

    挂了电话,我感觉自己的脸非常的烫,而且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