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怪异死亡
    面前,有着很多一人高两人宽的门洞,而最先进来的那两个人就昏迷在门洞的出口。

    在他们的四周并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显然并不是别的东西在搞鬼,可能是下面有某种含有剧毒的气体。

    后下来的两个中的一个,指了指再往下走的阶梯说:“继续往下走就就到那两个兄弟的地方,我看其实不管进这个主陵的哪一个房间,都会那些门洞出来。”

    夏风微微点头说:“看样子是设计者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而我这个人有非常喜欢开玩笑,还真的有缘,这样看来的话神圣权杖就是我的了!”

    胖子撇了撇嘴说:“你的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小哥,该你过去品味一下空气的味道了。”

    我点了下头,正准备下去,韩雨露就抓住我的肩头,说:“我跟你一起下去。”说着,她就戴上了防毒面具,跟着我顺着旋转的石阶往下走去。

    在韩雨露走在前面,我就和她保持不到一臂的距离,脑子中想到并不是在想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觉得在个地下主皇陵之下的这个庞大建筑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要知道,我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距离自己的国家这么远,更是第一次到欧洲,所以这里的风土人情自然也是头一次见到,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感觉,那么只有两种解释。

    首先,可能是我在图书馆那段时间了解当地的建筑太过深处,见识了很多诸如此类风格的建筑,所以才会有这种莫名的熟悉感。

    其次,或许我亲身前往过这种建筑的场所,那里边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而我又特别喜欢这类的东西,所以就特别留意,现在才会有这种重返现场的感觉。

    又走了几步,我真有一个类似的场景在自己的脑子赫然闪过,怎么感觉这里好像是一座建在地下的古罗马角斗场。

    没错,这确实有那么七八分相似的地方,而我也去过角斗场里观看过,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特别像。

    大概是因为我想到这件事情,愣在原地不动了,而韩雨露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我的异样,便停下来转头看向我,她淡淡地问:“怎么了?”

    我回了回神,说:“雨露,你还记得我们刚到欧洲哪几天过去的那个罗马角斗场吗?”

    韩雨露微微点头,说:“记得,你是想说这里和那里是一样的?”

    我点头说:“根据我所知道的,古罗马角斗场建于公元前七十二到八十二这十年之间,也就是说距今有大约一千九百四十年的时间,而凯撒大帝是死于公元前四十四年,也就是说这里建造的时间可能更早,要比古罗马角斗场早上至少三十多年。”

    看着我兴奋的劲头又来了,韩雨露皱眉问:“你想证明什么?”

    我吞了吞口水说到:“雨露,你觉不觉这座陵墓的设计者和古罗马角斗场的设计者是一个人?”

    或许是担心韩雨露不耐烦,我就马上又说:“那我们是不是就能参考一下角斗场里边的设计来倒个这个斗呢?”

    韩雨露无奈地轻轻摇头说:“地面建筑和地下建筑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不过你说的也不错,确实可以参考着来,还有别的吗?”

    我一愣,说:“没了。”

    韩雨露“哦”了一声,说:“那么去看看情况吧!”

    胖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说:“你们两个不下去看看,还站在里边干什么呢?这里可不是干坏事的最佳场所,等回到北京,胖爷掏钱给你们两到五星级酒店开个总统套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这算什么事嘛!”

    我无奈地骂道:“你个死胖子,怎么一天总是想着这些龌龊的事情,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胖子说:“胖爷这已经算是很正经了,你们两个倒是快点啊!”

    我看了一眼韩雨露的背影,她已经走到了第一批下来的两个人晕倒处,先是用手电左右照了照,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蹊跷,便蹲下去看那两个人的状况。

    看到这一幕,我连忙跟了上去,走到韩雨露的身边,自己也是习惯性地左右打量了一圈,确定是真的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也就学韩雨露那样蹲下,同时问她:“怎么样了?”

    韩雨露没有理我,而是把那两个人的防毒面具摘下,然后又把脸先后转了过来,顿时我就发现两个人的七窍流出了黑血,我探了探他们的呼吸,又摸了摸脖子的颈动脉,发现已经死亡。

    因为我们这里胖子他们上面也可以看得到,所以在我看到这两个人惨状的同时,胖子他们也隐约看到了。

    胖子说:“得,胖爷看这两个家伙是凶多吉少了,这七巧流血肯定是死了。”

    阿红就反驳道:“很多人都有过七巧流血的经历,这并不能说明人已经死了。”

    夏风略带悲伤地说道:“胸口已经不动了,看来是停止呼吸了。不过,这两位兄弟死的值,我肯定不会亏待他们的家人的。”

    盲天官问我:“张文,人究竟怎么样了?”

    我说:“七巧流的都是黑血,已经没有气息了。”

    黄妙灵问我:“小哥,是不是空气质量有问题啊?”

    大口地呼吸了几下,我非常确定地说:“虽然有一股霉潮味道,但并没有什么太过强烈的有害毒气,我看并不是因为空气中毒。”

    盲天女问我:“你相比较一下,下面的空气和上面的有什么区别吗?”

    我又吸了几鼻子之后,说:“还真有,在咱们进来之前有股巧克力甜品的味道,现在就变成了一股淡淡的臭味,这种臭味不像是尸体腐烂造成的,更像是下面藏着几大缸发酵的臭豆腐。”

    韩雨露已经把两具尸体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口,说明并不是皮表造成的,看样子还真的和这里的空气有着某种说不清楚的联系。

    我说:“他们也戴着防毒面具,如果真是空气的原因,那你们要是下来也会中招的。”

    这时候,我听到夏风说:“这不可能,既然你们两个没事,说明就不是空气的问题,你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话出了之后,我听到有个人不情愿地应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我们下边走来,这人的脚步声非常的拖沓,说明他也害怕自己送了小命,但是又因为自己堂主的命令,所以又不得不这样做。

    等到这个人走到我们的身边,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就纳闷地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然后蹲下去检查了起来,刚刚站起来想要报告情况的时候,忽然他的身子一僵,愣是没能说出话来。

    夏风问:“怎么了?”

    那个人再也没有回答他,而是整个人朝前爬去。

    我连忙抱住他的腰,这样才避免他没有直接栽到下面去,等到我把他的防毒面具摘掉准备做心肺复苏的时候,发现这家伙已经死了,死相还是和之前那两个人一样,七巧流着黑血。

    霍子枫问我:“师弟,他怎么样了?”

    我皱着眉头说:“死了,也是七巧流出黑血而死,这前后还没有三分钟,这种死亡速度让我有些不舒服。”

    夏风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死了,为什么死的人都是我的人,他们两个却没事呢?”

    顿了顿,他说:“不会是你们两个人在下面玩什么花样吧?”

    胖子就说:“没事,就是他们两个把你的人干掉的,你又能怎么样?有本事下去杀了他们啊!”

    我知道胖子是在激他,就对夏风说:“之前你的两个人不是也这样了,这跟我和雨露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你们上面距离这里也就是四米多高,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别血口喷人。”

    盲天官就说:“那是因为我这徒弟和雨露姑娘的身体特殊,以我看这是一种混合性的毒气,除了他们两个,谁下去都是死。”

    盲天女问:“官爷,这话怎么讲?”

    盲天官说:“你们应该也听说过蘸着糖精吃鸡蛋会中毒这个典故吧?”

    胖子说:“这和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有毛关系啊?”

    盲天官说:“古代皇帝娶了一个迫不得已要娶女人,因为这个女人的家族势力庞大,皇帝担心自己的江山会出问题,就给这样女人送一盆来自西域的曼陀罗花,再赏赐一些特制的熏香,那么这个女人就永远不会怀孕。”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点也就透了,盲天官的意思是可能我们之前吸入的空气里边蕴含着某种气体。

    这种气体并不会中毒,但是再闻到另外一种气体之后,两者就会产生反应,所以就会中毒,这也为什么他举出这两个例子的原因。

    我很快就联想到之前进入这里时候闻到的巧克力甜品味道,如果说正好和这里这股类似臭豆腐味道混合,那么说不定就有可能中毒。

    防毒面具虽然可以过滤掉大部分有毒气体的,但是凡事都有类外,说不定这种气味就无法过滤掉,所以才会一连死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