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互相熟悉
    胖子叹了口气,说:“真是可惜了,本来胖爷还等着小哥当了当家人在欧洲威风威风,看来现在是不可能了。”

    我说:“你还不了解小爷,小爷才不是那种把权利和金钱看的那么重的人,而且我会告诉虎子让你在欧洲威风的,这不也是一样嘛!”

    胖子笑了笑说:“也对!”

    在进来之后,黄妙灵一直走在前面,以防里边设计什么机关,有她在我们就放心了很多。

    而夏风等人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的手电光,看来他们真的是把我们当做扫雷的工兵了,不过我们也无所谓,反正只要先找到东西一切都好说。

    当我们,走到一座雄伟的二层大理石建筑的门前,看着门上小雏菊的雕刻,黄妙灵确实了门没有机关之后,她就缓缓地把门推开了。

    门开之后,一股特殊的味道先从里边释放而出,所有人一起退后。

    并不是说这个主陵之前没有什么怪味,什么潮湿味和腐烂味,以及长时间空气不流通的死气味,但因为这股味道太过特别,所以才把我们吓了一跳。

    味道是类似混合了巧克力牛奶的香味,可又好像是什么甜品在里边放了很长时间,随着腐烂味道不断在里边挥发,让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胖子就用手扇着鼻子,说:“我操,这西方人就是味大,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重。”

    阿红说:“这又不是什么狐臭味,好像你多爱干净一样,你闻闻你自己身上,现在的味道还没有里边的味道好闻呢!”

    “是吗?”

    胖子一脸怀疑地闻了闻自己的咯吱窝,立马皱着了眉头苦笑说:“嘿嘿,确实有点味,胖爷记得上次洗浴是在一个月以前,这次回去一定找几个妹子,好好给胖爷搓搓泥儿。”

    胖子的口头描述并不怎么惟妙惟肖,但是我就是可以联想到一个场景。

    这个场景就是,胖子一坨肥肉躺在浴池当中,一会儿水变黑了,下水道的出口堵了,他爬上浴池走进桑拿房里边蒸,一会儿走进两个模样不错的妹子,然后给胖子开始搓泥,一卷又一卷,一层又一层……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战,估计那两个妹子以后再也不会干洗浴这活了,要是多遇上几个胖子这种人,那真是他娘的恐怖了,无疑就像是一场噩梦。

    霍子枫拍了拍我说:“师弟,进去猫一眼看看情况。”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不是让我进去看,而是让我试试有没有毒,只不过霍子枫说的委婉了一些,我愈发觉得自己像小白鼠了,不过这也算是我的殊荣,微微点头便打着手电准备要走进去。

    这时候,身后的传来密集的跑步声,我们转头一看,发现正是夏风等人,带头的夏风笑着说:“还好我们赶得及时,要不然还真的让你们捷足先登了。”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明明就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让我们给你们探路,现在还说这种不要脸的话,这确实也忒他娘的不要脸了!”

    夏风不以为然地说:“我最喜欢有话直说的人,确实是你们在前面开路,我们在后面跟着,可这又怎么样呢?最后谁能找到神圣权杖才算是真正的赢家。”

    胖子立马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来,那请爷您带着人先进,这次我们在后面跟着。”

    “可以。”

    夏风这话一出,显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要脸,还是多少有点底线的,他一招手就让两个人先进去探路,而他和我们在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儿,里边没有丝毫的动静,夏风示意身边的人喊几嗓子,立马就有人朝着里边喊进去的两个人,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里边从来就没有进去过人似的。

    夏风立马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在里边出了事情了?可是不应该啊,怎么也要有个动静才对吧!”

    然后,夏风又指了两个人说:“你们两个人进去看看,如果发现刚才进去的那两个兄弟有什么不测,不要着急过去查看,马上通知我。”

    “是,堂主。”又有两个人走进了里边。

    夏风就看向黄妙灵说:“美女,我记得刚才一直是你在给队伍带头,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黄妙灵说:“我叫黄妙灵,一个普通的盗墓贼。”

    “我叫夏风,很高兴认识你。”

    夏风说着就把手伸向了黄妙灵,然后两个握了握手,他接着说:“早就听闻国内盗墓者个个神通广大,擅长各类机关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黄妙灵笑道:“夏先生抬举了。”

    夏风环视了一圈问:“想必你们当中还有其他门派的同行吧?”

    阿红说:“阿红,摸金派当家人。”

    夏风立马伸出手说:“失敬失敬,想不到是中国摸金派的当家人人,那么一定也有搬山派的门人吧?”

    阿红跟他握了握手,用眼神示意了盲天女等人说:“她们就是搬山派门人。”

    夏风又和盲天女握了手,开始一个劲地吹捧其他三派的倒斗技艺是如何如何高超,说什么七雄已经没落了,早已经失去了当年以卸岭甲号令群盗的能力,不过幸好有他在,他一定会让七雄发扬光大的。

    听着夏风又如此的吹捧自己,不但是我,连盲天官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夏风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非常的刻板,做事应该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人物,决然不可能如此的喋喋不休,要不然也不会成为风堂的堂主。

    但是,此刻夏风给我的印象就完全颠覆了自己之前那种感觉,开始觉得这个人有些太过于磨叽,当然我更是有些发自内心的不舒服。

    因为一般这样的人物,正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你根本就把不住他的脉,不了解他的脾气秉性,这是最让人头疼的。

    如果把我和夏风同时去一个公司里边应聘,虽然我有工作经验,但是他就这个模样,我想那个公司一定会招聘他,而不是我。

    这样的人太适合生意场了,甚至是官场上也没什么问题。

    这时候,里边传来第二批两个人进去的声音:“堂主,他们两个昏迷了,我们怎么办?”

    夏风说:“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进去再说。”

    然后他对着我们很帅气的一笑,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非常的迷人,他说:“既然是你们先到这里的,我的人也给你们先探了路,现在就等于是扯平了,那么一起进去好吗?”

    盲天女婉然一笑,说:“既然夏先生邀请,那自然是一起最好啊!”

    胖子看了看盲天女,对我说:“小哥,这娘们发春了,你看出来了吗?”

    我说:“不用看,就是听也听出来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老天爷真他娘的不公平,为什么不给胖爷一个迷人的容颜,那胖爷就把北京城的那些小美女,一个个地泡个遍。”

    我语重心长地回答他:“所以说老天爷是有眼睛的,要不然那还了得啊!”

    阿红问盲天官说:“官爷,您看我们是不是和他们一起进去?”

    盲天官摸着胡子呵呵笑道:“一起就一起吧,总比谁都担心谁在背后放冷箭的好。”

    顿了顿,他说:“黄妙灵,你和张文带头,你负责观察机关,他负责查探毒气。”

    黄妙灵和我对视一眼,然后我们两个点了点头,便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其他人也陆续跟了上来。

    但是,我知道双方都在暗中放着彼此,明白上的其乐融融,只不过是一种迷惑人的假象,这点谁都能看得出。

    在我走进之后,我发现里边确实并不是外面看起来像住人的地方,也不像是平常陵墓中的那样,而是一个旋转向下的石头阶梯,也看不到下面有什么,只是觉得只要走到尽头一定就能看到凯撒的棺材了。

    身后的夏风和霍子枫并肩而行,两个人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感觉,正在讨论之前打斗比试的过程。

    霍子枫说夏风没有尽全力,而后者却说他尽了,只是他从小练习的功夫和一般人不同,在所有武功中属于省力的一种。

    但是,夏风也不否认,如果刚才那是一场生死较量,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短时间两个人是能打成平手。

    只不过,打到最后能活的一定是他,因为他的身法属于那种巧妙闪躲,不怎么消耗体力的那种。

    霍子枫不管夏风怎么说,总是觉得这家伙一本正经的时候也透漏着不老实的表情,有时候不老实的时候,反而却显得非常的正式,搞得人是一头的雾水。

    夏风确定了后进来的那两个手下的位置,我们就顺着石头阶梯往下走,当然因为有人探了路,所以我们也没有担心有什么机关陷阱,而且里边虽然那种奇特的味道又浓了一些,但并不像是毒气。

    等到我们走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正看到他们两个拿着手电往下照,通过他们的手电光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是一个巨大的环形深坑,一层比一层低,具体也有个十几层,总面积和整个主陵上面建筑的面积差不多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