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出手打斗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了我,也许是我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所有人都把我当成好欺负的软蛋,现在这样一说反而把他们都镇住了。

    “呵呵……”周四忽然不屑地笑了起来,指了指我说:“也行,你和我来过两招吧!”

    对于周四的挑衅,我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他典型就是让我出丑,而我是真的没有什么身手,要是打起来一点儿胜算都没有。

    到时候反倒是被人耻笑,那样我就算得到神圣权杖,也不会有人真正尊敬我。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胖子就站了出来,揉着手腕就说:“你还真会挑软柿子捏,正好之前咱们两个有矛盾,就借着这个机会比划一下吧!”

    周四冷笑道:“想不到也算是一个小当家人居然连这么点魄力都没有,你还谈什么做我们整个七雄的当家人呢?”

    盲天官说:“做当家人不一定要身手有多好,我想雷风也不一定是打的了你,可是他确实雷堂的堂主,而你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喽喽。”

    周四指着盲天官的鼻子,说:“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这话刚一落地,我就感觉自己的身边一阵疾风闪过,不出三秒就看到霍子枫站在了周四的面前,而周四已经踹到在地上,其他人还愣神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霍子枫盯着地上的周四说:“告诉你,我是我大哥带上这条路的,最痛恨那些叛徒,这一脚是因为你骂我大哥的,仅此而已。”

    那个白皮肤的青年已经摸出的腰间的匕首,说:“你敢打周哥,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霍子枫一甩头发,冷声道:“老子面对上百个汗卫军都没有怕,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白皮肤青年骂了一声,猛地跳到了霍子枫的面前,用匕首直接扎向后者的胸口。

    盗墓贼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些更是黑道出身,打架的事情常有发生,全当是锻炼身体了。

    霍子枫说的没错,他曾经独自一个人扛着一口棺材面对那么多汗卫军都不曾畏惧,更不要说一个小老外。

    只见,霍子枫顺手抓住了白皮肤青年的胳膊,一扭就听到”咯嘣“一声,同时匕首也从白皮肤青年的手中脱落。

    在白皮肤青年疼的大叫的时候,同时也是匕首落地之前,霍子枫一勾脚就把匕首勾到了他自己的手中,然后直接扎到了对方的大腿上,疼的那小老外直接晕死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行云流水,前后发生了不足十秒钟,等到白皮肤老外倒在地上之前,霍子枫已经用对方的衣服把匕首擦的铮亮,说:“来,有谁不服气上来试试。”

    忆莲皱着眉头,不管怎么说这个人都是雷堂,霍子枫一下子几乎把这家伙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也就是说倒斗会少了一个人,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但是,现实又无可奈何,显然这个白皮肤青年是支持周四的,所以她才什么都没有说。

    “妈的,让人欺负到头上了,这点老子不能忍。”

    之前替忆莲说话的那个男人骂了一声,就招呼其他说:“兄弟们,不管咱们内部怎么闹,也不能让外人欺负了,一起上剁了他。”

    忆莲连忙说:“阿狗,你这么不看情形,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而是要把周四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阿狗说:“我刚才都说了,不管咱们怎么打,也不容不得外人欺负,等到把他弄死再说别的。”

    霍子枫甩了甩头发,说:“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有能耐就上来。”

    这时候,韩雨露从背后拔出了九龙宝剑,缓步走到了霍子枫的旁边,微微地一偏头,示意霍子枫闪开,接下来让她来。

    大概是因为韩雨露破坏了她们的计划,秦甜说:“兄弟们,阿狗说得对,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咱们欧洲七雄自己的事情,而且也不能让外人欺负了,你们也上。”

    精致的九龙宝剑提在手中,韩雨露瞬间被十多个拿着匕首的男女围在了一起,看到这种场面我还真的有些替她担心。

    毕竟身手好不代表无敌,这些人一看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老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的背后又没有长眼睛。

    韩雨露很有目标性地把秦甜队伍中的人扫了一遍,然后不等那些人先出手,她便是先动手了。

    在看到剑锋上出现了一串血珠的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的担心还是多余了,因为韩雨露在杀人方面简直就是个怪物。

    剑锋所指之处,必然会有一人倒在地上,不一会儿就有三个人被割断了喉管,脖子处不断往外冒着鲜血,已经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时间的问题。

    单单就是这么一手,其他人来韩雨露的衣服都没有碰到,便已经吓得散开了,因为谁的命都是命,摆明他们是小看了这个高冷而美丽的女人,想不到她的身手会这么好,而且出手也是如此的毒辣。

    期间,夏风和仝电在我背后不远处一直在谈论,当看到韩雨露的身手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声音消失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以韩雨露为话题来聊天,显然我们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插手的。

    九龙宝剑上鲜血顺着剑身流淌,剑尖滴答着猩红的血,韩雨露一双眼睛里边丝毫没有喜怒哀乐,仿佛杀人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对于她没有丝毫的感觉。

    这种感觉即便我看着,也是不寒而栗,仿佛又回到了我第一层见到韩雨露的时候。

    胖子就吆喝道:“喂,你们倒是上啊,我家姑奶奶正等着呢!”

    阿狗咽了口唾沫,说对韩雨露:“算你厉害。”

    然后,他对其他人说:“兄弟们,还是算了吧,明知道打不过还要打,只会丢了自己的命,咱们都是为了钱,犯不着这样。”

    阿狗在给其他人找台阶下,同样也是在给他自己,那些雷堂的人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红着脸七手八脚地帮那个白皮肤青年止血。

    这时候,虎子悠悠地醒来了,他看到这个场面非常的吃惊,连忙问忆莲发生了什么事情,忆莲就把大概的情况和他一说,虎子就让背着他的人把他放下来。

    阿狗等人看到虎子醒来,都跑过去献殷勤,个个都嘘寒问暖起来,不排除有人是真心的,当时更多都是因为虎子是雷风的儿子,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未来的堂主,所以就借助一个机会开始巴结。

    虎子让那些人让开,他说:“秀姐说的没错,是周四想要害我,这点我可以证明,如果你们还承认自己是雷堂的人,那么我也不用你们把周四怎么样,只要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爸就行。”

    这话一出,要比任何人说的再多都要管用,一时间雷堂的那些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都走到了忆莲和虎子的地方,而周四身边只剩下了两个人,看来这两个人属于他的人,也是知情人。

    阿狗苦笑着说道:“忆莲姐,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周四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雷爷那么看重他,这家伙居然想要害虎子,那咱们雷堂可以人人得而诛之,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其他人就附和道。

    胖子就纳闷地问我:“小哥,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种呢?不上去把周四那家伙干掉,反而废话不少。”

    我说:“可能是周四这家伙的身手很好,他们都见识过,所以才不敢上去,毕竟只是盗墓贼,又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要不然也不会让韩雨露吓退了。”

    胖子说:“难以理解,要是胖爷肯定不行。再说了,周四家伙身手也不怎么样啊,之前被胖爷甩了一巴掌,刚才又被霍子枫一脚踹飞,难道说只是一个三脚猫不成?”

    我说:“你甩那一巴掌应该是周四不愿意展现自己的实力,而霍子枫那一脚是因为太过突然,属于奇袭,我想他的身手至少应该和霍子枫在伯仲之间吧!”

    周四在被踹了一脚之后就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看着周围的变化,现在他的事情已经败露了,自然和秦甜站到了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

    忆莲站出来质问周四:“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周四笑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就没什么说的,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知道呢?”

    霍子枫说:“那是因为我听到你和秦小姐在帐篷里边的说的话,然后告诉了我们的人,经过商量之后,就在第二天你们两个假装吵架的时候给了忆莲暗示。”

    忆莲说:“就是这样,开始我还没有理解,但是走在路上越想越不对,直到在丛峰当中遇到那种怪虫,而韩雨露先是救了我,然后她直接告诉了我真相,所以我才意识到你要害虎子。”

    周四想了想,终于想到那个秦甜的派出去守夜的人不见了的事情,当时他还郁闷那个人跑哪里去了,后来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对于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也就没有放在心,毕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