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眼中之神
    胖子试探性地双手扶住地面,然后又双膝也跪了起来,但还是一如既往摔了个狗吃屎,在他的哀叫声中,可以很直白地看出,这并非是我们犯神经病,而是这里的磁场根本对于韩雨露没有影响,即便有也不像我们这么大。

    “姑奶奶,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你能站着走,胖爷就不行呢?”

    胖子一脸无奈地看着韩雨露,又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窍门啊?赶快交给胖爷一下,胖爷实在不像继续这样走下去了。”

    韩雨露看了胖子一眼,说:“不知道。”

    胖子小声地骂了一声,看到韩雨露瞪他,立马吓得脖子一缩,不敢再有只言片语的微词,整个人趴着地上装死狗。

    等到周四和背着虎子的忆莲到达我们之前那个位置,他们也是脚下一滑,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摔了个四脚朝天。

    忆莲可能由于担心她自己压坏了受伤的虎子,顾不及自己身上的疼痛,连忙爬起来,但又是一跤,摔的她花枝乱颤。

    胖子立马哈哈地笑道:“看到了吧,并不是胖爷喜欢这样往前走,是他娘的迫不得已,现在知道这片地方的厉害了吧?哈哈……”

    韩雨露说:“把所有人的绳子都接起来,我可以拉着你们通过这里。”

    我们都是一愣,但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虽然我搞不明白为什么韩雨露不怎么受到磁场的影响,因为这世间万物都到这里都是一个样子,即便韩雨露真的是个怪物,那也不会排除在外。

    那么,如果我现在不是做梦,那韩雨露要不就是神,要不就是她身怀一种我们都不知道的特殊能力,而这种能力恰巧可以克制磁场的影响,也可以说她是个磁场绝缘体。

    一根根地绳子接起来,但是不管我们怎么想要拉直,绳子都是弯弯曲曲的,而且这种弯曲程度还是不断地变化着,又一次地说明磁场还是在的。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很小很小部分身怀异能的人,有着能吃铜铁,有的触碰高压线也不会被电击中,有的只需要吃饭不需要喝水,有的一生中每天只睡觉三个小时就已经达到了充足的睡眠等等……

    或许,在其他行业里边见到这些人并不容易,但是在我们倒斗界里边,确实不乏这类人才,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独特的能力,在同行中出类拔萃。

    只不过,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有些又是后天锻炼出来的,而我们统统把这些称之为特殊能力,或者是超能力。

    所谓超能力,并不是传说中的仙法道术,因为世间不可能拥有那些东西,而超能力就是带有神秘色彩的能力,就算是会者肯教你,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学会的,至于先天就有的那些人,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传授更是不可能的。

    久而久之,在被外人误会的情况下,就有了“特殊能力”四个字,其实就是一些常人所不能掌握的东西,所以才显得特别的附有神秘色彩。

    韩雨露拉着绳子的一头,而我们其他人就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因为钙化地表比冰面还要光滑的原因,她以一己之力把我们十几个人拉着往前走,即便我们时不时感觉到来自四周的无形压力,但也丝毫不影响韩雨露前行的脚步。

    等到韩雨露走出钙化区域,她就站在了边缘像是拔河似的把绳子不断往她一边拉。

    我们已经快被拖成狗了,每个人表面的狼狈模样,却不及内心的万分之一,这真是太丢人了,不说是倒斗这几年,就是从小到大我想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我自己肯定是第一次。

    在我们走出钙化区域,瞬间那种无形的滑感消失了,过来一个连忙爬起一个。

    这场面要是被外人看到了,那我们的名誉一定扫地了,幸好唯一不用这样的只有韩雨露一个人,而她肯定是不会和外人说的。

    我们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背心已经卷到了胸口,只能扯开皮带收拾,而忆莲几个女人背过我们男人那样做,显然是她们内衣出了问题,要比我们的更加麻烦,而且由于身体构造的不同,我想此刻已经非常难受吧!

    盲天官望着我们走过的这片区域,叹气道:“想不到倒斗这么多年,在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还能见识到如此的奇观,真的不白跑这一趟啊!”

    我问他:“官爷,对于这种情况您有什么见解吗?”

    盲天官瞟了我一眼说:“既然都说是奇观了,那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这种解释估计你找个这方面的专家,说不定他还能知道的比我们多一些。”

    我“哦”了一声,想着回去一定要把这种奇特的现象记录在笔记上,然后抽空去打听一些这类专家。

    我想即便不用花钱,对于在这方面特别痴狂的专家来说,他也很愿意给我一些他所知道的答案,毕竟我也可以给他讲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我心里,回去时候实在不想再从这条路回去了,即便没有什么危险,这种情形在自己的自尊心作怪也受不了,更不要还有那种毒虫。

    我想其他人也不会再想往前走了,当然就算是想也是白想,我们不可能再爬上那么高的护陵了。

    在原地休息了片刻,我们继续深入,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见到任何和主陵有关的东西。

    只是在这片钙化区域的边缘,看到了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只能说这里有人来过,主陵很可能就修筑在前方的某处,但也无法特别的确定。

    在周四三人的又一次加入,我们并没有说什么别的,从忆莲的表现来看,她多少得知了霍子枫的暗示,又被韩雨露救了一次。

    虽然这和周四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但对于我们表现的非常信任了。

    我问忆莲:“虎子他怎么样?”

    忆莲叹了口气说:“晕过去了,韩雨露已经给他的伤口放了血,应该没多大的事情了。不过,这事也怪我,当时一阵慌乱之下,我和他分开了,要不是韩雨露救了虎子,他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这件事真的要谢谢你。”

    我一愣,说:“谢我什么?不是韩雨露救的人嘛,你应该去谢她才对。”

    忆莲苦笑道:“我听韩雨露说了,虽然她的话不多,但是已经完全听明白了,是你担心我们过丛峰时候有危险,所以才让韩雨露回去接应我们,谢谢了。”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没什么,大家都是同行,又是拜同一个老祖宗,这点忙并不算什么,而且知道我的都清楚,我是做这一行心肠最软的一个,怎么能明知道你们有危险,而我们又能帮忙,却不回去帮呢?”

    胖子就故意问她:“哎,忆莲大妹子,当时周四在哪里?他不会做了缩头乌龟吧?”

    周四立马反驳道:“不要他妈的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当然我也身陷重围,要不然我还能不去帮忙?”

    胖子不屑地地冷哼道:“就从你放开胖爷的那一刻,胖爷就知道你不是个好鸟,在这一点儿上,你连我们家小哥都比不上,太他娘的不仗义了。”

    秦甜微微收缩了一下瞳孔,本来还想说的周四立马改为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胖子,关于之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还有小哥,都是我做事欠考虑,对不起。”

    我说:“没什么,我这个人不记仇,过去就算过去了,只不过我们又救了你们一次,希望你们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说的好听点叫随机应变,说的难听点就是心怀鬼胎,要不是当时霍子枫出手快,我和胖子已经摔成肉泥了。”

    我们都在说谎,周四不可能是真心道歉,而我们也不会信以为真,这就是真话不一定能换来真话,但是谎言一定会换来别的谎言。

    忆莲对我说:“小哥,你能不能把你的血喂几滴给虎子,那种毒虫的毒液,一时半刻人体很难化解,麻烦你了。”

    我点头,其实就算是她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毕竟,这算是救了又虎子这小子一次,即便是周四和秦甜那样的谋划,他们还说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害我,看来做善事还是会有善报的,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在我给虎子喂过血之后,我们便开始继续往前走,而此刻我们大概从发出,到进入这里有,已经足足有五天时间了,可是即便这么长时间,却也只是进了个护陵,可见凯撒之墓藏得确实非常好啊!

    之后的路上,虎子悠悠转醒,忆莲给他喂了水他又睡着了。

    周四几次提议他来背虎子,可全被忆莲拒绝了,她以自己没有照顾好虎子为由,而周四也大概是因为做贼心虚,所以也就没敢过多的争辩。

    再后来,霍子枫提出要背虎子,忆莲却居然同意了,这一下子已经看得出,忆莲已经开始对周四起了疑心,不再相信雷堂这次派出来的这个领队。

    一个多小时之后,在峰回路转之下,我们到了一个更加开阔的空间,这个空间大到离谱,同时一座找寻了许久的辉煌地下宫殿的轮廓,也映入了我们的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