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蛇体毒虫
    此刻,我又没有选择退后,再加上人是眼见为实的动物,对于自己没有亲看看到的东西,自然保持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霍子枫回答道:“这条蛇动的有些不对劲。”

    胖子就说:“怎么你还能看出蛇怎么样就是动对的?你对古墓有研究,可没有听说对蛇也有,难不成这条蛇就是想换个姿势重睡?”

    霍子枫说:“好像在蛇的身体里有其他的东西,而且还活着。”

    我们听得更加奇怪了,众所周知蛇在吃掉猎物之前,毒蛇会选择把它的毒牙注射进猎物的体中。

    而蟒蛇也会把猎物勒死,即便两者都没有死,那无法再动弹了,绝对不可能还能在蛇的肚子里边活动。

    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侧着身子挤上前去看,大概是因为前面有蛇的关系,秦甜并没有跟上,而是待在原地没动,有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胖子的一条胳膊。

    等到霍子枫给我让开一个空间,我们两个人就是勉强的侧身而立,他用手电给我照着那条他口中所说的黑蟒,也就是此刻我才看到了这种的黑蟒真实面貌。

    就我眼前的这条黑蟒而言,它有三米多长,通体一片的漆黑,整个身子把丛峰中的一座小峰盘了一圈。

    同时,一颗拳头大的脑袋耷拉在它自己的身躯之上,脑袋上面还长着两只类似小耳朵的东西,又像是一对凸起的小角。

    如果以为我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走过去,等到了那个小峰的旁边,自己的脑袋正好就处于蛇头所在的地方。

    不知道这是生物的本能,还是碰巧无意为之,总之就像霍子枫之前说的那样,这条黑蟒很可能是有毒的。

    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就大部分而言,可以称之为蟒蛇的一定是又粗又长没毒的,而普通的蛇类又分为有毒和无毒两种,但不可否认会有一种异种的存在,它既有着蟒蛇的样子却又有剧毒。

    就我所知道,黑色的蛇类,有黑脊蛇(无毒),还有一种叫绿水蚺(无毒巨蟒),但是一般黑色是蛇类的掩饰伪装色,是用来恐吓它们的天敌“说”自己有毒的,而这两种蛇类和眼前这种都对不号。

    因为我们所遇到的这些蛇的黑色是那种纯黑色的,有些类似得了白化病的动物,只不过它们可能是得了黑化病,而且这种病要比白化病更多的多一些。

    那我就有理由怀疑这种蛇类是黑曼巴蛇,这是一种非洲最长、最可怕的眼镜蛇,平均的长度可以达到两米多,最长的将近五米。

    这种眼镜蛇是含有黑并不是身体黑,而是口腔里边是黑色,这种蛇大部分都是灰色或者棕色的。

    如果说这是一条得了黑化病的黑曼巴蛇,而这里又有那么多,那我们真的有些麻烦了,即便我这个特殊体质的人也不类外,虽然不怕它的毒,但是这个头和数量,就是压也不能把我压死。

    霍子枫说眼前这条蛇在动,我过来却没有发现,他说刚才是真的动了一下,而且是那种它身体里边蠕动,就好像在里边有什么活物似的,可是我没有亲眼看到,却有些不敢相信。

    既然蛇吞下去的动物不可能是活的,应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现象。

    我知道,蛇的血液里边蕴含着大量的寄生虫,一些影视剧和小说里说人喝蛇血,然后增加了几甲子的功力,其实是无稽之谈,这些寄生虫完全就不是人的肠胃能消化了的。

    话又说回来了,这些寄生虫的体积极为的小,动静是不可能用肉眼观察的到的。

    霍子枫再次强调说:“我刚才明明看到它动了一下,而且是身体中部往上顶了顶,就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想要钻出它的身体,所以我才想要继续观察观察,想不到又不动了。”

    我有些怀疑地问:“师兄,是不是你的精神一直处于长时间的紧张状态,刚才是你看眼花了?”

    霍子枫苦笑道:“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毕竟也算是经常走在队伍的前面,我的神经早已经和普通人不同了,就像是老龙说的那样,别看咱们是盗墓行业,但是一点儿也不比军人更具有危险性,所以久而久之就锻炼成了这样。”

    我又想说别的可能性的时候,忽然自己的余光也看到了在蛇的七寸处动了一下。

    懂蛇的人都知道,蛇的七寸是在距离蛇头一段的地方,根据蛇的长短不同,七寸的位置也有变化,捉蛇人会根据都长度瞬间推算出蛇的七寸位置。

    所谓七寸,一把指的就是蛇的弱点,其实就是蛇的心脏所在之处,也有说那是蛇脊椎最为脆弱、最容易打断的地方。

    只要打断那个地方,蛇头沟通神经中枢和身体其他部分的通道就被破坏了。

    因为自己也看到了,所以自然相信霍子枫说的话是真的,只是非常奇怪为什么会在七寸的地方动。

    如果是蛇自身的活动,根本不可能像看到的这样,我也算是和很多蛇打过交道的人,知道眼前的事情有些不符合常理。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还是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但是后面的人非常迫切想要看看前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反倒是往前挤,自己愣是又被挤回了原地,不由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同时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阵阵凉飕飕的,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朝着我吹凉气。

    胖子急不可耐地问我:“小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往后退个什么劲?要是这条冬眠的家伙醒了,你就先下手为强啊!”

    我说:“不是醒了,这条蛇有异常,不能轻举妄动,最好就是避开它。”

    忽热,霍子枫说:“快看,有东西从蛇的身体里钻出来了。”

    我在愣神的功夫,眼神已经看了过去,就是在蛇的七寸之处,爬出了一条奇怪的虫子,大概小拇指那么大,浑身呈黄褐色,又有点像大个头的蛆,是个平头。

    这东西出现在蛇的体表之后,就好像用不知道是尾巴还是头转着画圈圈,就像是一个大自然的小电转似的。

    “什么东西?”

    我不禁问了一声,可是并没有人能回答我,反倒是都是问我和霍子枫看到了什么的声音。

    根据我的经验而言,这种不知名的虫子在蛇的体中,而这个地方又非常的寒凉,它的体内一定有炙热性的物质,才可以和这里的环境抵抗,所以也可以说它必然是有毒的。

    紧接着,这条黑蛇的身体中不断有这样的怪虫钻出,整条蛇就变得千疮百孔起来,我也就逐渐看清楚了。

    其实这条蛇已经成为了一个空壳,就像是蛇蜕一样,但它必然是被这些怪虫吞噬了内部的血肉骨髓,而非自然脱下的一层皮。

    这时候,其他地方也传来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那就好像是有着无数个微型的小电转在转动着身体,并且从声音来说有着向我们靠拢的苗头,而面前的那些怪虫已经从蛇身上直接掉在了地上,朝着我们缓慢地爬行着。

    说是缓慢,其实速度对于同等体积的生物,那也算是不慢了,估计也就是和蚂蚁平常爬行的速度差不多,从它们爬行的方向来看,必然就是向着我们了。

    霍子枫立马说:“快退,这些怪虫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连行动那么敏捷的蛇都能吃掉,更不要说我们了。”

    胖子就叫嚣道:“怕它个屁,不就是几只小虫子么,都给胖爷让开,看胖爷怎么过去把它们一片片地踩成板片,看你们吓得那样。”

    可是没有人理会胖子的话,我们已经开始快速往后退去,胖子也只能跟着退,但是最后的韩雨露冷声说道:“后面也有,我们被包围了。”

    我们都大惊失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主要就是担心这些虫子含有剧毒,毕竟是从这种黑蟒身内钻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盲天官说:“不要退了,让张文带头,我们一起冲出这丛峰,只要速度快一些,说不定我们还不会有事,就算不幸被它咬了,也有张文能为我们解毒。快,都别犹豫了。”

    我们互相对视一眼,我也是一马当先地跑到了前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掌握了带头的能力,这只能怪自己身体里血液具备了不怕毒素的关系,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觉得自己倒霉。

    不过,很少让我带头的情况下,偶尔带头一次还真的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奋感。

    我们就一路小跑踩着那些怪虫子,脚下不断发出轻微的“噼里啪啦”作响声,朝着丛峰的尽头跑去。

    对于走起来都费劲的这种丛峰结构的地形,真的想跑起来就变得非常困难,弯弯曲曲的通道,时不时可以看到在一些小山峰上盘着的黑蛇。

    而这些黑蛇均为千疮百孔的模样,有些怪虫刚刚从里边爬出来。

    由此可见,这些怪虫也许和蛇有着一样捕猎的方式,应该是利用了趋热性的原理。

    当然我觉得很可能比蛇更加的恐怖,说不定还会找到有温度的地方钻进来,动物的体内是最佳,不但可以保暖,还不缺少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