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蝠鼠
    大部分人都和我一样,看到的就是一团灰色的东西,有的说是老鼠,有的说是蝙蝠,但是让形容一下谁说不能准确地说出来。

    毕竟,当时掉下来的时候太过紧张,甚至都想到了死亡,哪里还顾得上看那是什么东西。

    盲天官说:“在这种溶洞之中,最有可能的就是一种名叫蝙鼠的东西,它有着类似蝙蝠的翅膀,但是整个身体却和老鼠一样,有着一条长尾巴,属于一种吃钙化物的生物。”

    我们都表示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过这种生物,我倒是知道在风水法器中有一种叫做“蝠鼠吊金钱”的东西。

    蝠鼠吊金钱主富贵,一般用于现代家庭当中,悬挂在大门之上,属于很简单的改变家运风水的法器。

    还有一个用处,这种蝠鼠吊金钱也有运于其他行当之中。

    比如说那种专门负责受欠款的人,他们就会把一串蝠鼠吊金钱挂在欠债人家的大门上,懂这一行的都知道这表明一种先礼后兵的意思。

    这也就是说,蝠鼠只是存在于装饰物之中,好比龙一样,虽然人人都知道龙,但却没有见过活物,我以前也一直认为蝠鼠也是传说中的生物,难道真的存在现实当中。

    霍子枫说:“如果照大哥这么说,这种蝠鼠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威胁对吗?”

    盲天官说:“在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爬在绝壁之上就是属于特殊情况了,我想那些钙化后的窟窿应该就是蝠鼠的窝,里边说不定还有它们的幼崽,这样就是我们侵犯了人家蝠鼠的地盘,它们下意识以为我们要攻击幼崽,才会不顾一切地咬伤我们。”

    我说:“幸好这种蝠鼠没有毒,要不然你们全都中毒了,我再摔下来昏迷过去,等我醒过来一切都晚了。”

    盲天官又说:“不知道这些蝠鼠是先天就生活在这里,还是人故意把它们放在这里的,要是后者那就不得不佩服设计者的想法,这里有着蝠鼠的食物,那些孔洞正好能做巢穴,不管任何人想要下这绝壁,必然都会被攻击的。”

    周四说:“我觉得应该是后者,因为之前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溶洞地形,但并没有发现这种蝠鼠,也就是说这确实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秦甜看着自己满身的白色钙化物,便皱着眉头说:“这东西些什么啊,真恶心。”

    胖子就说:“混血大妹子,你这话胖爷就不爱听了,要不是这些东西,你现在估计已经香消玉殒了。”

    秦甜瞪了他一眼,说:“你才香消玉殒呢,你的嘴巴里边就不能说一句中听的,真是讨厌。”

    胖子呵呵一笑,本以为他会继续呛秦甜,可谁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性格乐观的死胖子,居然二话不说握住拳头直接就砸在了周四的脸上。

    周四猝不及防,一下子摔进了地面沉积的钙化物当中,所有人都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估计也只有我和两位当事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胖子脸色一变,说:“狗日的,刚才居然想要摔死胖爷,不打你还以为胖爷是好惹的。”

    忆莲立马杏目立起,说:“死胖子,你凭什么打人啊?”

    虎子也说:“干什么打周哥?他哪里做得不对不能好好说吗?”

    另外一个雷堂的男人更是把手摸到了枪上,显然老话说的好,会叫的狗不可怕,不叫的狗才应该小心,因为那才是咬人的狗。

    “你想干什么?”

    我自然站在了胖子一边,毕竟是周四有错在先,那要不是霍子枫的话,我和胖子现在已经进了阎王殿了。

    毕竟,胖子第一次被咬的时候我们还距离地面太远,即便现在没有钙化物,一样也会凶多吉少。

    周四满脸是钙化物,一边用衣服擦脸,一边将那个人拦住,说:“胖子,我老周从认识你,一直就觉得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当时的情况我想你也知道。”

    “而且我知道霍子枫就在下面,放开你们两个我们都可能活,要是死拉着你的腿,到时候我们全部掉下去,霍子枫一个人能拉的住六个人吗?”

    此言一出,立马获得了秦甜的支持,她说:“周哥说的没错,你这个死胖子就不能过过脑子,你打了人一定要道歉才行。”

    胖子这个人我太了解,他典型的就是那种吃软不硬的家伙,而且在他没有理的时候,他就会完全不讲理,他冷哼道:“老周你别给胖爷说什么大道理,混血大妹子你也别说什么道歉,胖爷没有错,即便错了也不会道歉,不服就像个男人打一架,少来那些老娘们的行为。”

    秦甜一叉腰,说:“哼,你说谁是老娘们呢?”

    胖子冷笑一声说:“谁是就说谁呗!”

    霍子枫说:“好了你们,反正大家都没什么事情,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是继续赶路吧!”

    可是,这次显然没有人听他的,而且虎子还质问我:“师傅,我非常尊敬您,但是大家都是文明人,总要讲道理,我认为周哥说的没错,您觉得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胖子已经不屑道:“胖爷告诉你小子,我们家小哥不是你的师傅,还有胖爷也不是什么文明人,都是他娘的盗墓贼,装什么大尾巴狼,不服气你们就一起上,胖爷保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我说:“胖子,扯远了,大家都是中国人,现在的目标就是倒外国的斗,不要瞎说。”

    盲天官咳嗽了一声,说:“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就当是卖我一个面子。”

    “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我也不想说的太过直白,相信你们心里都清楚,既然要一起倒斗就在一起,如果觉得不适合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做对手也没什么不好的。”

    很明显,看似公平的劝解,但盲天官的话中还是像着胖子的,这让我非常的自惭形愧,因为自己也希望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但是,往往到判断谁是谁非的时候太过较真,或许这就是遇到事情的圆滑,想要做到这种软硬兼施的地步,我还差的太远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闭嘴了,胖子也不是那种不知好赖的人,深刻地明白见好就收这个道理,而周四和秦甜还要利用到我们,不管是我们的风水知识,还是像韩雨露和霍子枫的身手。

    盲天官说完又给了我一个眼神,显然他是让我说,而我不可能像他那样说话,很快就明白他是让我以各人的风格说一下这件事,给每个人一个台阶下,我便是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我说:“死胖子,小爷要先说说你,你确实也有过激的地方,当时的情况太过紧急,老周也是形势所迫,你要去理解,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动武力。”

    顿了顿,我又看向周四说:“老周,当时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既然已经反应了过来,那么就应该提醒一声,至少也提醒一下霍子枫,如果他也没有反应过来,我们两个人完了。”

    霍子枫说:“好了,大家都是大男人,喝顿酒就没事了,还是继续赶路吧!”

    虽然我们尽力想化解这桩心事,但显然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而且以后还因为这个事情,差点就让胖子送了命。

    当然这是后话了,因为我们算是暂时和解,又开始在这个巨大的天然溶洞系统中继续寻找主陵。

    走在这种地下溶洞系统,随处可见各种坑坑洼洼的地形,满目全都是早年成形的钟乳和石笋,虽然走起来是深一脚浅一脚的,但是里边的千姿百态的碳酸钙构造,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只不过,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心情去欣赏,一来是为了找寻主陵所在地,二来就是因为刚才胖子那一拳,导致了气氛非常的尴尬,所以也就没有人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这个人就是喜欢胡思乱想,一会儿想到万一再打起来自己该怎么办,一会儿又想我们遇到危险周四那些人会不会落井下石。

    毕竟,秦甜和我们认识了也没有几天,之前还非常的讨厌我们,要不是救过她一命,估计现在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但就从刚才的事情来看,秦甜就和盲天官的做法差不多,虽然她表面是在劝架,向着自认为完全有理的周四。

    很明显,她就是站在了周四一方,毕竟他们在欧洲生活了很长时间,以后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自然是凡事留一线。

    而再看看我们,如果我无法做成这个当家人人,那么就要滚蛋回国,到时候此生也就不会再相见了。

    从我观察来看,秦甜看问题还是非常透彻的,毕竟她老娘有意培养她成为下一任雨堂的接班人,甚至还可能在窥视当家人之位。

    我有些开始怀念和黄妙灵她们一起倒斗的时候,大家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不会这么明显的勾心斗角,更不可能要了彼此的性命,看来这野花虽然是新鲜,但还是不如家花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