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灰毛小怪
    前后就是二十米的落差,按理说下落的时间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是由于我们所下的一路上都爬着人,然后就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

    那一刻,几乎都是上个人抓住下个人的腿,我们就像是一串蚂蚱似的下落,惊叫完全已经变成了惨叫。

    直到我们掉在韩雨露的身边,她猛地把九龙宝剑戳进了绝壁之内,一伸手就把第一个掉落到她身旁的盲天官抓住。

    而我们上面的立马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空中翻滚,所有人都朝下栽去。

    而我因为是最上面的胖子掉下来抓住我的脚踝,这时候就成了我在最下面,头朝下的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边灌。

    我估计在几已经脸红脖子粗了,在半空中开始像老座钟的摆秒针,左右晃悠了好几下。

    我努力地大叫着:“死胖子,千万别松开小爷。”

    可是我们这串蚂蚱除了我和胖子之外,还有周四、秦甜和盲天官,整整五个人,而韩雨露一条胳膊抓着九龙宝剑的剑柄,另一条胳膊要抓住我们五个人,两条芊西的胳膊,怎么看都不可能把我们拉住,但是她就是办到了。

    正在我又一次因为得救了而庆幸,还没有把那股喜悦的之情洋溢到脸上,但是下面接着就是一个跌宕,我整个人又往下落了几十公分。

    胖子吓得连忙问:“我靠,什么情况?”

    韩雨露咬着牙说:“太重了。”

    话音落地的刹那,我最担心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在我朝上看去,只发现周四松开了胖子,又是只有我们两个往下掉。

    看在韩雨露抓着盲天官、秦甜和周四在上面摆动,胖子又是骂了一句,但是事情已经不是我们两个能控制了的。

    我心里虽然有些怨恨周四这一举动,但是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要不然只会全部送命。

    在我们两个即将要放弃能活着的希望,这时候最下面的霍子枫出手了,他不但一瞬间把我们两个人拉住,而且还直接把我们提了起来,说:“自己先找地方抓住,我再去帮你们。”

    其实我们也不用他说,早已经各自找地方抓住,毕竟此刻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不像之前那么手足无措。

    接着,霍子枫就攀爬着帮我和胖子扶正了身子,不用再担心时间再长一会儿会脑充血。

    我吓得浑身发抖,胖子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上面的人问什么情况,霍子枫回答说都没事,让他们小心点,这种地形看似容易攀爬,实则要非常小心才行。

    胖子喘着气说:“狗日的老周,居然敢把胖爷松开了,等一下到了地面,看胖爷怎么收拾他。”

    我就一边揉着鼻子,一边劝道:“算了吧,当时人家也是迫不得已,要不然不但我们会出事,连韩雨露都难逃,而且毕竟是你他娘的先出的问题,要怪也怪你才对。”

    胖子自知理亏,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是这家伙的眼神已经表示了,他下去至少也要和周四打一架。

    毕竟,胖子这样的事情他并没有少做,至少后来大家都是熟人,而且女人居多,所以他才收敛了,想不到又来这一套。

    我们又开始小心翼翼地往下爬,毕竟没有人愿意一直待在这种危险环境之下。

    想起来之前的胖子掉下的时候,我就问胖子:“我好像听到你说有什么东西咬你,是不是真的?”

    胖子说:“当然是啊,你自己看……”说着他就把左手伸给了我,同时嘴里还抱怨着怎么什么倒霉事情都让他碰上,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看到胖子有些臃肿的手,那并不是他的手肥胖,上面有一拍清晰的小牙印,不是野兽的那种尖牙,而是类似小孩儿咬的一样,只是刚刚出了点血,血的颜色也正常,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

    我问:“你看到是什么东西咬的你吗?”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你这脑子就是摆设,咬胖爷手的时候,胖爷的脑袋可以距离那窟窿眼有半臂的远,眼睛又没有长在手上,能看到个毛线。”

    我看着自己手要移动到下一个窟窿眼的时候,心里就有些发毛,要是真有东西咬我,我是咬着牙让它咬我,还是会和胖子一样惊慌失措脱手,我想应该是后者居多吧!

    但是,路还要继续往下走,不过心里多少有了些防备,而且看胖子的情况来看,那东西并不是像食肉动物,也没有毒,这点是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

    以前我觉得爬一百米的山真他娘的高,现在反而觉得自己是驼子,完全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不但处处小心那些钙化的孔洞,还要提防未知生物,这算是有生以来最为煎熬的一次了。

    霍子枫早有到了我们下边,他的意思是如果再发生像刚才的突发事件,他好伸手帮忙,所以我们还是保持一条线的方式继续向下。

    这也就是为什么胖子掉落会连累了那么多人的关系,凡事都是有一利就有一弊嘛!

    又下了一段之后,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虽说溶洞体系当中可能居住着一些“原住民”,但是不可能随处都是。

    显然,那真的是胖子运气不佳,而我这个倒霉蛋还透着那么一点点小幸运。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下面的霍子枫又传来了捷报,说:“大家加把劲,从我这里有最多十五米都到底部了。”

    在他的话音刚落,我的嘴刚高兴地要咧开,虽然还是咧开了,但那是疼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两只手上各咬了一口,疼的我眼泪都下来了。

    本来,我是想要把手抽出来,但是因为有了之前的心理暗示,居然硬生生地挺住了。

    胖子在我上面,见我不继续往下爬了,就奇怪地问我:“小哥,这都马上要到底了,你丫的一个人原地不动的龇牙咧嘴是什么意思啊?”

    我疼的说:“他娘的,有东西咬小爷。”

    胖子一愣,忙问:“是不是很疼?疼的都快想把手抽出来了?”

    我朝着唾了他一口,骂道:“还不赶快来帮忙,问你大爷个冒险啊!”

    胖子苦着脸说:“小哥,同是天涯沦落人,你让胖爷去帮你,可谁又能来帮帮胖爷呢?”

    一听这话,我立马意识到胖子也中招了,接下来就听到霍子枫叫了一声:“这是一些什么东西?”接着就是闷哼一声,然后很快就又东西摔到地的声音。

    那种疼真的很难形容,就好像被耗子夹夹住了手,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即便我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掉下去,毕竟这里还有二十五六米高,掉下去摔不死也能摔个半死。

    可是我也不能就这样一直强忍着,因为那种疼感在加倍的增长,已经感觉到有牙齿咬破了自己的皮肤,沾染到了我的血,最终我还是拔出了双手。

    而拔出双手的同时,也看到那两团灰色的东西,还死死地咬在我的手上。

    这时候,因为失去了支撑,我整个人几乎就是面朝上躺着掉了下去。

    在我算是第三次掉落的时候,自己也意识到不可能有人再来救自己了,因为下面的霍子枫已经掉了下去,看样子难逃摔个断胳膊断腿儿的经历了。

    如果就这样掉下去,我的内脏可能会把从身体里边的各个窟窿眼中拍出来,而且还不能让脑袋先着地,脑浆出来更没救了。

    想到这里,我立马就抱头,在那一瞬间也看到上面的人就好像天女散花似的往下掉,同时也有很多的那种咬在我手上的灰色生物。

    没有任何的阻碍,那就是在我的几息之间,整个人下意识地抱成了一团,狠狠地拍在了地上,几乎把我拍的都快昏死过去。

    但是,已经感觉到有人把我快速地拖到了一边,接着又是一声接着一声“啪啪”之声。

    十秒之后,我甩了甩脑袋,感觉全身的骨头就好像碎了似的,但是却一点儿断裂或者脱臼的迹象,反倒是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层白色的粘稠物。

    因为我现在也就站在一片白色的泥潭之中。

    在不远处找到了摔在一旁的手电,发现电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快消耗光了,马上就从背包里边拿出备用手电,把旧手电放了进去,因为我着急看其他人的情况。

    等我看到霍子枫已经把人逐个拖到我之前被拖到的地方,而我们坠落的地方却留下的一个又一个的韧性印记,看的就好像是把人甩进了一大片白色的橡皮泥里边。

    大家都相安无事,都和我一样连个脱臼的都没有,这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有没有再发现那些灰色生物的身影。

    这让我非常的纳闷,难道那些家伙都长着翅膀飞起来了不成?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两只手的双指上都有牙印,和胖子之前的那种牙印如出一辙。

    看来就是这种东西袭击的胖子,难怪他会疼的松开,毕竟连霍子枫和韩雨露都是一样。

    霍子枫问:“大家都没事吧?”

    胖子拍拍屁股说:“事倒是没事,就是搞了一身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这些人去谁家里的墙上偷墙白去了!”

    我说:“你们有看清楚咬我们的是什么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