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生死时刻
    一时间,两边都有一种头若悬剑的感觉。

    因为这时候才想到,如果这两道横着的墓道很快就到了尽头,而每边四座雕像继续往前推移,那么我们都会被杀掉。

    胖子吞了吞口水问霍子枫:“哎,四座雕像你能从他们的头顶跳过去吗?”

    霍子枫很肯定地摇了摇头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成功率估计比买彩票高不了多少。”

    周四他们也着急了,因为看不到,只能听到周四微微颤抖的声音:“官爷,小哥,现在怎么办啊?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即便盲天官不说,我也知道这才是这个机关真正的威力,等到我们走到了岔路口,机关就启动了,即便我们害怕会往回去跑。

    但是,小爱神丘比特的雕像也一定会阻拦我们回去的路,而只要我们退到这左右两边的墓道,不管是任何一边,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此刻,我不知道该害怕,还是应该赞叹设计者的聪明,看似开玩笑的一场游戏,其中蕴藏着如此多的机关陷阱和阴谋算计。

    这还是护陵,那主陵到底有多么恐怖,我现在都有些不敢去想象了。

    不得不承认,西方人确实聪明过人,他们能把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学到的东西,加以改变成更加厉害的东西。

    这就好像把我们用来炼丹和放烟花用的火药,制造成了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武器一样,这点确实应该和他们学习。

    其实,很多人都会注意到,我们国家又重新走上了像古代西方人学习中国的一样的路。

    说什么中国是什么山赛大国,其实就是一个学习和改造的过程,总有一天我们会把失去的东西连本带利地拿回来。

    只是,此刻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处境已经是岌岌可危了,不过相比较之下,我们四个人这边,还是要比周四他们那边强上一些。

    因为之前这边有韩雨露斩断的缺口,而且大多铁刺上面也有要断裂的痕迹,希望是大那么一点点。

    胖子说:“小哥,其实姑奶奶才是咱们当中最聪明的那个。”

    我一愣,问他:“为什么这样说?”

    胖子咬着牙说:“胖爷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周四他们有特制腐石水,虽然这些铁刺非常坚硬,但也不是不能融化的,刚才狗日的居然没有用那种液体救胖爷,现在想起来胖爷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我有些木讷起来,因为胖子说的是对的,从特制腐石水来看,确实应该有那样的能力,但他们就是没有拿出来救胖子,难道他们也跟我当时一样忘记了还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可是虽然这样想,但是也无法说服自己,因为欧洲七雄倒斗用的都是那种液体,这就好像看风水要拿出罗盘一样,他们又怎么可能忘记呢?除非是真的不愿意拿出来。

    我想也许周四他们是因为那种液体不多,所以用起来非常的谨慎,只不过我们还曾经救过他们,胖子还为了就周四的人掉入那种深坑,双臂也脱臼了。

    这人是可以现实,但这样也太过了吧?

    就在我和胖子气愤难填之际,带头的暗夜女神像又一次地开始动了。

    我们心头的怒火,瞬间被眼前的危机所吓灭,已经来不及回忆之前的种种,而是死死地盯着缓缓移动的暗夜女神的雕像,开始往后退去。

    但是只有我、胖子以及盲天官在退却,而霍子枫则是朝着暗夜女神的雕像快速跑了,到了雕像的面前,他用早已经拿出的石工锤,开始在上面的铁刺上猛砸。

    我们清晰地听到一锤锤落下的声音,同时也能听到有零星的物品掉落之音。

    有人用手电照去,就发现在霍子枫的锤锤砸落之下,那些坚硬的铁刺开始不断地掉落。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很快就意识到那并不是霍子枫的力量有多大,而是因为之前暗夜女神像上的铁刺,已经把黄妙灵轮番用九龙宝剑斩了太多下,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坚固,所以才能砸掉一些。

    在把外围的铁刺砸掉之后,便出现了一个勉强可以容纳两个人的空间,很明显在雕像的侧身并没有设计铁刺。

    但是,这两个可以避免被扎的空间,也就是我、盲天官和霍子枫任何的两个,胖子却需要占据一个半的地方。

    在雕像步步紧逼之下,霍子枫随着其移动的速度而移动,钻进那个逃生空间里边继续用石工锤去砸。

    可是,后面的雕像并没有遭受到九龙宝剑的攻击,所以锤子只能勉强把铁刺砸弯,却再也不可能会掉下去了。

    即便是这样,霍子枫还是能把砸弯的全部砸了一遍,顿时里边的空间也稍许大了一些,这样就是我和胖子躲进去,也差不多可以了。

    只不过很快,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在我们往墓道里边退去的同时,发现这条墓道也仅仅只有三十米长,很快尽头就出现在我手电光照射范围之内,让我浑身就是一紧,因为现在最为严重的问题来了。

    我们有四个人,但不管怎么样那砸出的空间只能藏两个人,如果进去三个人,一旦到了尽头,三个人就会把彼此活生生地挤死。

    胖子本身有伤,即便他没伤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无法解决,就开始提议用炸药去炸,那样说不定我们还能用一线生机。

    不过,我很快就否决了他的办法,毕竟这道墓道是直的,而且现在我们距离尽头也就是十几米,这么点范围一炸的话,雕像不知道能不能炸塌,但是我们肯定会被波及到。

    此时此刻,胖子怀念地说道:“他娘的,要是红龙那小子在就好了,他绝对有把握让炸药的直径不超过六米,以前还没有看出这小子能耐,现在胖爷可是真的服了。”

    顿了顿,他问我:“小哥,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我看着胖子一脸镇定,这可比刚才他一个人困在两座雕像的中间要轻松不少,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出于什么心理,难道是因为有能活两个人的空间,所以他才没有之前那么沮丧吗?

    我摇了摇头,又看向了盲天官和霍子枫,说:“官爷,师兄,我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得到。”

    霍子枫忙问:“什么办法?”

    我说:“等到我们到了尽头的时候,那不是有两个墙角嘛,你们两个人的身手都那么好,蹬着两边的墙壁上到顶部,我和胖子就藏到雕像的侧身内,那样我们不是都能暂时保命嘛!”

    霍子枫用手电照了照尽头的两个墙角,但是脸上却又一些为难之色,他说:“师弟,短时间我和大哥在上面都没问题,可是时间稍微一长我们就会掉下来……”

    胖子抢着说:“那总比直接先死两个人好吧?”

    霍子枫说:“那要不你和我上去,让我大哥和师弟到雕像的侧身躲藏。”

    胖子立马摇头说:“不行不行,胖爷刚受了这么重的外伤,加上之前双臂脱臼过,再说了就胖爷这体格,上去都费劲,这点没的商量。”

    盲天官说:“好了,都不要争了,既然韩雨露给我们留下了一条活路,而她自己却没有到这边来,一来说明她可能想到了那些人能化险为夷,二来或许是她认为四个人在这边还有办法生存,要是五个人应该就不行了。”

    胖子挠着头说:“可是官爷,当时姑奶奶走得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虽然她就是这种性格的人,但是现在让咱们去猜她的意思,那真的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我点头说:“这女人心海底针,其实她应该有个提示的,而不是让我们去猜。”

    眼看着雕像把我们逼的剩下不到八米,气氛愈发的更加紧张起来,霍子枫说:“你们不要想得那么复杂,可能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只是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而言。”

    “再简单不知道也不是白瞎嘛!”胖子已经把身子贴在了墙壁上,看来他打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什么尊老爱幼的都管不了了。

    看似缓慢的雕像,每分钟能够前行一米,看得出这些雕像十分的沉重,以至于推动它们的动力都是勉强在执行原本设计好的机关。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何尝不是设计者对于我们这些盗墓贼的精神摧残呢?

    忽然,盲天官摸着胡子一笑,说:“我知道要如何躲避了!”

    我们都愁的脸如苦瓜,他居然还能笑出来,不过看得出他是真的有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乐观。

    刚才虽然盲天官不怎么说话,那是他在考虑如何避免发生有两个人被刺穿的悲剧,我们就问他到底要怎么做。

    盲天官说:“小胖子,你和子枫沿着墙壁蹲下,然后我和张文站在你们的肩膀上也蹲下,这样我们的身高最多也就是平常一个人那么高,只不过蹲在下面的人要吃点苦。”

    听闻之后,霍子枫毫不迟疑地在右手边的墙角蹲下,然后盲天官也就上了他的肩膀,这样确实还没有普通人站起来那么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