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昂贵的丹药
    这时候,黑暗中响起了水声,我们两个人都是一愣,不一会儿就听到拉拉链的声音,瞬间意识到有人在不远处撒尿。

    还不等我们问说是谁的,那个人就说:“行了,你们两个说的话胖爷都听到了,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想要丹药就找胖爷来买,价格就是一颗一百五十万,这多了没有,二十颗还是有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胖子笑嘻嘻地走旁边走了出来,说:“胖爷刚才热水喝多了,要不然还能再听一会儿,真是好像一部小说似的。”

    秦甜并没有理会胖子的调侃,而是很认真地问他:“你真的有吗?”

    胖子点头道:“当然,胖爷下斗看到什么东西都会摸一些的,那次看到丹药也就随手抓了一把,不信你问问小哥是不是!”

    我呵斥胖子说:“你个死胖子,那些丹药你怎么自己不吃,现在还一百五十万一颗,你去抢劫好了。”

    胖子笑道:“胖爷可不想活一千二百多岁,再说了,那些我只卖没有后期维护,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别让你老子跑到中国把胖爷给杀了。”

    秦甜非常坚定地说:“你放心,我是不会和第四个人说的,只要你把丹药卖给我,回去我就让我母亲全力支持张文当当家人。”

    “呵呵,这感情好,真是一箭双雕。”

    胖子笑着说:“那些丹药其实胖爷也没多大用处,只要你和你老妈支持我家小哥,胖爷就白送给你。”

    我踢了胖子一脚说:“你他娘的够了,别祸害人行不行?”

    胖子没有理会我,反而对秦甜说:“等到这次倒斗回去,胖爷从中国给你邮寄过来,如果你还想要的话,等以后遇到了都给你带上,你看看怎么样?”

    秦甜很快点头说:“那最好了,我需要大量的丹药,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顿了顿,她想看眉头紧锁的我说:“张文你放心,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傻,这点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以前胖子都说我天真白痴,没想到这个高傲的女人居然比我还厉害,这件事情我一定要阻止胖子做,即便我没有能力从愧疚中救出她,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胖子害了她。

    又闲聊了一会儿,我们三人回到了营地的帐篷中。

    胖子躺在睡袋里对我说:“小哥,你不要把那个娘们想的那么愚蠢,我看她的意思是不会直接服下丹药的。”

    我看向他问:“死胖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胖子说:“那娘们肯定就像是你师傅他们那样吃丹药,最多也就是洗洗胃,不可能发生毙命的事情。”

    我还是不明白,胖子就没好气地说:“白痴啊你,难道你不懂现在科技可以研究丹药的组成,然后再通过同等比例的药材进行炼制,没有人会真正吃从墓里盗出的丹药的。”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只是不知道胖子怎么知道这个事情。

    在我百般追问之下,他才告诉我是红龙跟他喝酒的时候说的,这属于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让我千万可不要告诉任何人。

    听完我长出了一口气,其实自己本该想到的,只是太过于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所以才会走入那种直接吃丹药的误区。

    以前还以为盲天官他们不吃,是因为担心墓里出来问题无法洗胃,看来这才是真相啊!

    怀着一夜的各种混乱夹杂的梦醒来,走出帐篷看到了篝火上已经穿着几只新鲜的大肥兔,韩雨露坐在一旁出神,其他人开始收拾装备,显然吃了饭我们就该继续前进了。

    用凉水洗了把脸,我就回去叫醒胖子,也开始收拾帐篷和行礼,等一切收拾妥当了,便一些人围在篝火旁吃兔肉,。

    肉虽然有些木,但还是比压缩食物好吃的多,毕竟在前期一定要节约食物,这已经是我们这种人的常识**情。

    吃了了饭之后,我们把温暖的篝火灭掉,然后一行人背起各自的背包继续朝着白朗山进发,沿路发现了很多的脚印,显然那是其他三支队伍以及像黄妙灵她们那样隐藏的队伍留下的。

    看了看那些脚印,我们继续往前走,因为之前去过大兴安岭那边,所以这也的坏境我们这些人就很好适应了。

    即便是秦甜她们看起来也不怎么吃力,看来这些人都是老手,要不就是经常在外面自己训练。

    我们一直跟随着那些脚印而行,但却没有看到人,看样子他们是超越我们太多了,而身后再也没有人的影子。

    这说明我们十个人就是最后的两支队伍,不过现在称作一支也可以,因为秦甜已经答应帮我坐上当家人之位,所以她的人照目前来看是可以当做自己人的。

    这次倒斗,我们五个人可以说是完全一条心,不存在任何利益纠纷,而且就算是加上黄妙灵她们那些人,大家都是劲往一处使的,目标就是那根仲裁之棍,目的就是为了我能够成为当家人。

    所以,沿路我就提醒胖子,这次不要起内讧,如果有什么好冥器是别人先摸到的,他就不必再抢了,损失多少我补给他,这是一次特殊的倒斗。

    胖子自然是满口答应了,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就没底,这家伙看到冥器之后说不定又会原形毕露,只能希望他不会像那次那样的作风就行,否则这次可不是几句话能解决的,那是真的会出人命的。

    环绕着几座高峰而行,巍峨高耸白朗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在傍晚时分,我们便到了白朗峰的山脚下,这里冰雪覆盖面积就更大了,草木也就稀少了很多,一种不安笼罩着每一个人。

    抬头望向白朗峰,发现这个高耸入云的高峰之上,已经有着很多小黑点在攀爬。

    虽然速度非常的慢,但是一直在向上爬,要不是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估计这些人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能到达人可以到的地方了。

    头顶的黑色云层非常的低,显然很快就会有一场降雪,盲天官的意思是我们也往前爬一段,然后找到落脚处休息,要是在下面休息,很可能明早已经被风雪活埋。

    我们都同意他的说法,毕竟像我也去过珠峰之上,也同样经历过暴雪,知道不上去不一定就是安全,最好能找到个避风挡雪的凸出岩石来,那就是最佳的躲避的地方。

    没想到,在我们攀爬了两百多米的时候,一个自然的洞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而这时候也雪花也开始从天而降,如同是个个六角天使一般,纷纷落在四周也落在我们的身上。

    一行人高兴不已,等我们钻进洞穴的时候,发现里边还有人待过的痕迹,而且不是十个八个人,有着很多杂乱的脚印,至少也有几十个人待过才对。

    我们开始在洞穴里边重新扎帐篷,但是四周都成了白色的世界,没有木柴再给我点火,只能点燃无烟炉进行取暖,看着外面不断的飘着雪花,而且越来越大,估计这场雪必然是小不了啊!

    我们队伍中除了盲天官之外,那都是走过类似的雪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自然有着自己一套生存法则,但是我丝毫不怀疑盲天官对这里的环境的熟悉感,我敢说他肯定也到过比这更加险恶的坏境。

    反倒是作为在欧洲生活时间最久的秦甜她们就有些害怕了。

    毕竟秦甜只是倒过一次斗,而且还非常的不成功,再看其他四个人也不像来过的样子,因为从她们担心地不断问我就能看得出来。

    之前和胖子吵嘴的那个女人忽然问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万一大雪把洞口盖住怎么可好啊!”

    我说:“放心吧,这山的陡峭程度不足以让积雪封住出口,堆积到一定程度就会自然掉落的。”

    另一个女人问我:“你说会不会有雪崩啊?”

    我说:“下雪天是很难出现雪崩的,这个问题是雪停止之后需要担心的,毕竟浮雪容易坍塌。”

    一个男人问我:“那些爬在我们上面的人会死吗?”

    我叹了口气说:“不会的,我们既然会找地方藏,他们一定也会的。”

    最后一个男人问我:“这雪要下多久?明天能停吗?”

    我苦笑道:“这就不好说了,天气不是我能预料的,不过就以风水知识来说,这场暴雪来的这么快,去的应该也会很快,可能明天就能继续前进了。”

    秦甜瞪了那两男两女一眼,四个人便不敢再说话,反而她说:“张文,我在中国上学的时候老师也讲到过风水学,可是没有听说过风水学可以看天气啊!”

    我想了想说:“风水学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一门玄术,用深沉一点的话来说,这是研究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微观物质和宏观物质的学说,而微观物质就有空气、水和土等,所以对于环境的变化也能看出大概的端倪。”

    胖子白了我一眼,骂道:“我操,不就是个风水知识,让你丫说的这么深奥,胖爷都还以为是在听天书,其实一句话就能概括咱们盗墓贼对风水的研究,那就是用来找古墓的最好教科书嘛!”

    霍子枫笑了笑说:“这次我同意胖子的观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