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有惊无险
    这时候,绳子再度像我甩了过来,因为霍子枫两人已经平安上去了,我连忙抓在了绳子,整个人也就开始被他们往上拉。

    在身体离开水面的那一瞬间,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看样子自己没事了。

    可就在此刻,水中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黑影,抵得上一辆越野车那么大,同时蓝色的水变得更加的血红,接着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影子从水中跃了出来。

    我心里暗骂:我靠,小爷怎么感觉自己为什么这么像鱼饵呢?

    但是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在我脑子里,顿时一个大型的怪物就一口咬到了我的腹部,下半身全部进入了它的血盆大口之战。

    在这个大家伙咬住我时候,它身体的重量完全像是个千斤坠似的往下拉自己。

    我往下看了眼,赫然发现这是一条类似蛇一样的水怪,只不过又和蛇完全不同,因为它现在的长度完全不符合蛇应该有的粗度。

    这个怪物约莫两米五长,但是却比胖子的腰还粗,浑身长满了波光粼粼的鳞甲片,有着一双眨巴眨巴的眼睛。

    而且它的整个身体一吸一吐地呼吸着,并且我发现了哺乳动物的特征。

    最奇怪的是它并没有牙齿,而是用它那两片肥的不像话的嘴唇,死死咬合在我的腰部,却没有任何的牙齿,要不然先前被咬住的秦甜和我,都难逃被咬成两截的命运。

    照这样看来,一切这正如我所料一般,特殊的水域有着特殊的物种。

    因为在之前我们遇到过形形色色的水生动物,所以我回去大量查阅了有关世界各种发型疑是水怪的动物,有些只是拍摄到一个虚影,有些是见到了死了以后的尸体,还有一些道听途说的类型。

    总之,在这个看似我们人类已经非常熟悉的世界中,每天都会有新的物种被研究者所发现,而我们这也算是发现了一种。

    整条绳子已经被绷的死直,都能当作琴弦、弓弦来看了,而我的手也几乎到了要松开绳子的时候,因为这个怪物太重了,差不多有三百多斤。

    这短时间我还能坚持,可是稍微过一会儿就开始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了。

    霍子枫再度把身子扑了出来,大声喊道:“师弟,快松手,时间一长就会脱力昏迷的,到时候掉进水里会出事的。”

    听到这一声叫喊,原本大脑已经开始严重缺氧的我,如释负重地松开了绳子,整个人就以极快地速度往下坠落。

    就在我脑袋被水淹没的前一秒,我下意识用余光往上瞟了一下,只见一道身穿白衣的靓丽身影一跃而下。

    同时那身影手里还抓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像极了一位古代女侠的风姿,那一刻我整颗心都放回了肚子。

    在我再度被冰凉的水激的浑身打了个摆子,原本几乎模糊的意识瞬间也清醒过来,就想着拼命往上游,但是想法很天真,现实总又是那么残酷,下面巨大的力道在把我往下拖。

    水里一片的水泡翻滚,我肺里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氧气。

    在我这么一挣扎之下,全部都被消耗光了,好几口水连续灌入我的口鼻,我都想到了自己可能要死了。

    这时候,那道白色的身影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直接从我的身边一掠而过。

    我眼睁睁的看到韩雨露在水中停顿了一下,然后挥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接着我就感觉那种巨大的力量变得小了太多。

    我开始双手游动,脚虽然还在怪物的嘴里,但是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束缚感,很快我就出来水面,大大地呼吸到了第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

    等我把肚子里边的水吐了出来,这才有心情去观察现在的水面。

    原本整个小蓝洞像是一只碧蓝的眼睛,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血红的眼睛,一颗怪物的头颅正漂浮在水面上,那平滑的切口把我看呆了。

    这完全就是一剑造成的破坏力,如果放在以前我会觉得那绝对不是人力可为的,但是见识了韩雨露的身手,再加上一把传说中的九龙宝剑,那这一切必然就是真的了。

    而韩雨露也是全身湿透,她把九龙宝剑插回了剑鞘,整个人快速游动到了我的身边,然后一把搂住了我的腰,接着一条从天而降的绳子被她抓在手里,我们两个开始像是飞一般地离开水面。

    我看着韩雨露冷冰冰的表情,像极了武侠小说中武功高深的女主角救男主角的桥段,她就好像从古墓里边走出的小龙女,而我却不是杨过,只是被她救起的路人甲而已。

    在我们回到了岸上的时候,顿时被人搀扶到早已经点燃的篝火堆旁边。

    此刻,秦甜和她的四个成员都围在火堆旁烤火,这里的气温确实不高,加上我们全都湿了,即便不会很快冻死,感冒发高烧的小病肯定会有的。

    但是,现实却不许我们有一点点的病症,否则只能退出这次倒斗行动。

    黄妙灵她们一直在不远处好奇地看着,也许是她们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见有其他的人走过来问我们情况,她们也就随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黄妙灵从背包里边掏出了感冒药,装作一副不认识我们的模样,先是给了我、霍子枫和韩雨露,接着也给了秦甜五个人,我们也是一样装作不认识,还跟她道了谢。

    “快些吃吧,等到感冒了就麻烦了。”

    黄妙灵说着,就像是好奇者一样,把小脑袋深处断层边缘去看水中,然后一脸吃惊地回过头问:“那是什么东西?死了吧?好像很恐怖的样子。”

    盲天官说:“我只记得资料中提到,在一九二二年,南非出现过一只类似的怪物,据报道当时有很多人都是目击者,那是一只披着白毛的海兽,似蛇非蛇,身体短而肥硕,当时没有人敢靠近,十多天后它又自己消失了,所以被资料中称作南非海怪。”

    二叔就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哥,你说这是一只类似南非海怪一样的怪物,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淡水湖中呢?”

    盲天官看了他一眼,回答道:“这可能是它的近亲,就好像很多动物其实本就同一祖先,但是因为生活的地域不同,所以在适应当地环境下也就会呈现出不同的样子。”

    二叔继续说:“那您能举个例子吗?”

    盲天官笑道:“那就拿我们都最熟悉的人来说吧,在人类出现以前,可能只是有那么一小部分是由自然演变过来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人的数量增多逐渐出现了纷争,便开始分开居住,所以便有了现在三色人种,更详细来说有了各国人。”

    一听完,我们都是恍然大悟,尤其是我之前还查阅过水怪的资料,更加知道他说的南非海岸上出现的那只海怪,仔细想想那只和水中这只,还真的有那么一些相同之处呢!

    周四和仝电两支队伍一直走在前面,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后面发生了这种事情,现在早已经看不到踪影了。

    但是,因为我们两支队伍都有人落水,一时间衣服干不了,只能远离水系一些露营等待。

    等到我们把衣服烤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收拾帐篷再度出发,用不了两三个小时又该找地方休息了,还不算收拾的时间和重新寻找安营扎寨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即便走也走不了多远了。

    胖子给了我一支烟,他用篝火的树枝给我和他自己点燃,然后看了旁边的秦甜一眼,抱怨道:“小哥,都是你他娘的多管闲事,要不然现在咱们说不定已经走出好几十里了,这一天功夫就这你这么白白给耽误了。”

    我苦笑道:“就当是休息了嘛,再说这里有猎物也有水源,说不定上了山之后就没有了,这也算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胖子叹了口气说:“我也不太反对你这样的做法,但是你即便这样做了,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知恩图报,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咬你一口,到时候有你丫后悔的。”

    这时候,秦甜终于忍受不住胖子的冷嘲热讽说:“死胖子,想要骂人你就直接点,这么拐弯抹角的干什么?我最看不上你这样的人。”

    胖子猛吸一口烟,说:“你看不上胖爷,胖爷他娘的还看不上你呢,你不就是一个什么堂主的女儿,不就是什么黑手套的女儿。”

    “但是,胖爷可完全不吃你这一套,混了个血就觉得自己是什么欧洲贵族,别忘你身体里边的一半血液,那可是我们中国人的。”

    我本以为秦甜这个含着金钥匙的大小姐会发飙,但是没想到她把小脑袋放在了两腿之间,一头柔顺的金发随意滑落,仿佛一道金色的小瀑布一般,看的让人不由有些心疼。

    胖子愣了愣,然后就挠着头看向我说:“小哥,胖爷是不是话说的太重了?”

    我微微点头说:“好了,我也不是那种喜欢记仇的人。这人都是公平的,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最多就是有些人出生的家庭条件好一些,有些人差一些,但是只要肯努力的人,一定会超越自那些认为自己很优秀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