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要命之处
    看到胖子现在的模样,顿时让我想到他有过被鬼上身的那次经历,这里说的鬼并不是指那种夜晚出来吓唬人的鬼,而是人在临死前会产生强烈的脑电波。

    这种脑电波一直停留在一个空间之中,在某个契机之下,就会影响到后来人,也就是所谓的鬼上身。

    胖子手里拿着那根权杖,轻轻在空气划了一道弧线,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甚至会以为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魔法出现,然后我们会把打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但是,魔法只不过是西方玄幻故事里边的一种法术,类似总中国的仙法之类,并不是实际意义存在的东西,所以这一下胖子并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倒是更像是在向我们示威一样。

    霍子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这死胖子是什么体质,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上身了,上次是他,这次又是他,真是让人头疼。”

    “谁让他跳的那么欢,不上他身上谁身。”

    盲天女不屑了冷哼一声道,不过她的手并没有闲着,开始从背包里边拿出桃木剑、糯米和黄纸符咒。

    盲天官不以为然地笑呵呵说道:“正好,也轮到你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手了。”

    “咯咯,官爷真是过誉了,我那点小手段在您眼中应该不算什么吧!”

    盲天女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还是表现出了她的优越感,毕竟她在对付这类事件还是非常专业的。

    二叔忽然说:“这是西方的东西,你有把握吗?如果不行就换我来吧!”

    “谢谢,不过我不需要。”

    盲天女妩媚地一笑之后,缓步走到了胖子的面前,后者用权杖想要打击她的头,可却被她灵巧的躲了过去。

    接着,盲天女先是一把糯米洒在了胖子的脸上,又是几张黄纸符咒分别贴在了胖子的眉心、心脏、肚脐、双腿之上,然后就用桃木剑对着胖子的要害地方,猛地一拍。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之下,瞬间胖子就是哀叫了一声,整个人也就蜷缩地倒在了地上。

    看着盲天女所打的位置,我发誓绝对不让鬼上了我的身,就算是上了也不让盲天女帮忙,这女人点典型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要人命啊!

    “我操,你这个贱女人,真他娘的毒,疼死胖爷了。”

    胖子显然完全恢复了过来,开始满地疼的打滚,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不过很快他的声音就完全变成了哀嚎,因为盲天女开始用脚踢他。

    看情况已经帮胖子恢复了,现在只不过是因为他骂了盲天女,所以后者才会如此惨无人道地欺负胖子。

    我实在看不下去,就跑过去拉住盲天女说:“够了,你是要把他打死吗?”

    盲天女甩开了我的手,笑的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红玫瑰,但是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玫瑰的美,更多的隐藏在花瓣下的毒针,她还算是给我面子,便不再踢胖子了。

    只不过,盲天女冷笑着说道:“这仅仅是给这个死胖子个教训,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骂我,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贱。”

    我真想补充一句“你本来就不贵”,但是碍于接下来还要合作,所以就冷哼一声把胖子扶了起来。

    我问胖子有没有事,他脸如苦瓜地告诉我,他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可能葬入在盲天女这娘们的手里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是盲天女救了胖子,可又被她打了一顿,这让我对于这女人本来就很差的影响,现在别的就更差了,都有冲动等回去和胖子商量好,找到她的住宅,把这女人好好修理一顿了。

    盲天官走到东南角把胖子点的蜡烛拿在手中,从背包里边拿了一个水壶。

    在打开的时候我闻到了浓重的酒精味,盲天官就随意地往石棺里边倒了一些,说:“既然罗马人最早是火葬,那么我还是让他追求他祖宗的墓葬法吧!”

    说着,他手里的蜡烛往石棺里边一丢,顿时里边燃烧起了一团火焰,看着那些剩余的冥器在火中摇曳。

    我看着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不过冥器不可能会被烧坏,能烧掉的也仅仅是那具骸骨。

    “走吧,古罗马墓葬大体都了解了,遇到的问题也都能解决,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凯撒大帝的帝陵了。”

    盲天官说着,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那模样看起来还有几分黑社会老大的派头,不过这么老还这么吃香的老大,我也是第一次见。

    我们只好跟着盲天官出了这座贵族古墓,甚至连旁边那两个陪葬室都没有进去看看,或许这就是因为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的盗墓贼了。

    而且,这次还有未完成的目标,所以冥器就显得不是那么尤为重要了。

    出了古墓之后,我们步行回到了寄放车辆的那个小村落之中,从踏上马特洪峰到下来,前后也就是不到五个小时,而现在的时间才是午夜两点。

    盲天官说我们五个人还是要和黄妙灵她们分开来走,后者整个大部分作为我们隐藏的策应,而我们还要打入周四那四支队伍之中。

    坐在回去的车上,我问盲天官:“官爷,为什么还要回去?当时说的不是连夜顺着马特洪峰走到白朗峰,就和四支队伍分开,说不定还会先他们一步找到神圣权杖呢!”

    盲天官看着外面的夜景,喃喃地说道:“张文啊,做咱们这一行要学会审时度势,在没有靠近阿尔卑斯山脉的时候,我想着这里也和你们去过的喜马拉雅山脉差不多,要是那样我们肯定就是那样的走法。”

    顿了顿,他回过头看着我笑道:“可是当我见识了这座马特洪峰之后,便决定改变主意,因为从这座山峰来看,整个阿尔卑斯山脉的山势险峻,并不适合我们翻山而行,所以就只好回去,等着他们一起出发了。”

    胖子舞动着他手里的权杖,问我:“小哥,官爷说的没错,你就是缺少随机应变的能力,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呢?”

    我愣了愣问他:“什么话?”

    胖子笑道:“人挪活,树挪死,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看着胖子故意装作深沉的模样,有些像是在模仿盲天官,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活该,盲天女踢你,早知道我就不拦着了,让踢死你就不会这么多废话了。”

    胖子一提起这事就一肚子火,说:“他娘的,那个小娘皮子真够狠的,这口恶气胖爷咽不下去,有机会胖爷一定要报这个仇,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在北京城混呢?”

    我说:“混你大爷,现在在异国他乡,你就省点心吧,别让那些人看了咱们的笑话,怎么说我们还是一起合作过的,想要找她的晦气,等会北京城也不迟。”

    霍子枫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胖子,说:“胖子,看在你是我师弟的瓷器的份儿上,我劝你还是不要招惹盲天女这个女人,老话说的好,这吃亏是福,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那样就亏的更多了。”

    呸!

    胖子摁下车窗吐了一口,说:“胖爷刚才那是没反应过来,这才让她占了便宜,下次可就没有见到了,胖爷一定要把她先杀后……”

    我用肩膀撞了一下胖子,说:“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趁着霍子枫开车,咱们就多睡一会儿,明天又是个长途旅行,你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胖子说:“胖爷可以明天赶路的时候在车上睡啊!”

    “滚!”我白了他一眼,说:“就你们两个会开车,我师兄今天回去开,明天白天不是该你了。”

    “靠,都他娘的忘了这茬了,那胖爷就睡会儿。”

    胖子说完,立马把脑袋靠在了靠背上,然后不出一分钟就“呼呼”地睡着了。

    看着胖子这么快就睡了,我顿时有羡慕了,因为这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还没有睡着,说不定已经到了。

    看着窗外的夜景,我就睡着也眯上了眼睛,这只能算是这次倒斗的一个小插曲,也就是个前期试探性的工作。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早早地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估计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一旦进了山就可能好几天,甚至十天半个月的无法享受这种生活了。

    五辆车先后发动,我们继续开着前往白朗峰的方位,这座阿尔卑斯山脉最高峰。

    在盛产手表的国家以南,根据资料显示,周围有群峰环绕,光四千米以上的高峰就有十座,到时候免不了的翻山越岭。

    路上,我们看着有些旅游的客车,也有自驾游的私家车,期间不时有人停车拍照。

    在一个晚上车里睡了一觉之后,又是一个第二天的上午十点,我们到达了车能到的地方,接下来只能步行翻山了。

    群山耸立之中,遥遥可以看到白朗峰的踪影,它的山形非常的柔美,现如今是梦幻的天堂。

    山脚之下霞慕尼也成了一处高级宾馆林立的欢乐城,但是在当地我们听说了一个关于这座山峰不好的传说,说这曾经是一座受到诅咒的魔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