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疯狂开拔
    夏老简单地打量过我们二十五个人,说:“车是门派给你们准备好的,怎么开出去的就怎么开回来,如果出现损坏要照价赔偿,当然这对于你们来说并不算什么,我只是提一嘴。”

    顿了顿,他继续说:“我已经把大体的方向昨夜发短信告诉你们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出发吧!”

    我们都和夏老客套了几句,然后下了楼上了车,发现车钥匙就在钥匙孔里,这不是那种一键启动的越野,也不是自动挡的,而是手动高配的suv,价格在五十万左右。

    将装备放进了后备箱之中,胖子就坐在了驾驶位上,嘴里嘀咕道:“搞这么便宜的车,这要是胖爷自己掏腰包,至少也搞个上百万的。”

    我苦笑道:“没让咱们自己雇车就知足吧,反正到了阿尔卑斯山下也得弃车,这只不过是这一段的代步工具。”

    霍子枫问胖子:“这些车的驾驶位在右边,你会开吗?”

    胖子说:“加油就走呗,反正也没有车牌,不用担心违章什么的。”

    霍子枫冷笑道:“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当地的雷子,虽然表面上是在聊天,但目光时不时往我们这五辆车瞟。

    胖子愣了愣,说:“我靠,不会现在就开始这么刺激吧?”

    我说:“要不然我师兄为什么问你会不会开国外的车,你如果不会就交给我师兄,说不定一会儿要上演真实版的速度与激情了。”

    胖子问霍子枫:“你会开?”

    霍子枫一笑说:“我也是加油就走,和你差不多。”

    “那还是得了吧,胖爷信不过你的技术。”

    胖子说着已经扭动了钥匙,整个人车开始启动,其他的车辆也相继启动,在一个身穿黑夹克的男人伸出了三根手指,然后逐一地缓缓递减。

    在最后一根手指缩回去的同时,黑夹克男人拳头猛地向前一冲,瞬间四辆越野车如闪电般地射了出来。

    而胖子看到这种场景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也挂当加油,尾随在他们之后。

    前边四辆越野车并排飞驰,路上的其他车辆一边让道一边把头伸出车窗谩骂。

    胖子也将档位挂到了最高,加油踩到了底,我们四个人忍不住地找东西抓住,我甚至连眼睛都吓得快闭住了。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跑的快,而是飞的太低了,也不像是在开车,更想是在玩命,接着身后就响起了警笛声,不下十辆车跟在我们的身后。

    我连忙对胖子说:“你他娘的慢点,咱们这是去倒斗,又不是赶时间去投胎,开这么快干什么?”

    胖子一边开车,还一边回答我:“这叫不蒸馒头争口气,胖爷才不会让前面那些假洋鬼子看轻咱们地道的中国人,即便追不上也不能让他们甩太远,要不然胖爷的脸面还往哪里放啊?”

    “我操,前面转弯啊!”我看着前方的路出现了九十度转弯,连忙提醒大放厥词的胖子。

    “我靠!”

    胖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开始快速打方向盘,几乎瞬间我们的车尾就撞在了马路旁边的护栏上,我被撞得有些眼冒金星,胖子却大喊了一声爽,接着加大油门继续去追。

    一路上,我们从罗马开车直奔阿尔卑斯而去,身后有紧随的警车,不过等我们出了城之后,那些警车放慢了速度,明显不打算再追了。

    看着窗外的优美景色,再看看我们开的车,完全就是大煞风景。

    胖子已经把这辆新车磕碰的不像个样子,回去肯定要掏修理费了,不过他也渐渐地适应了,并且扬言如果再重新跑一遍,他一定会是第一名。

    和喜马拉雅山脉相似,阿尔卑斯山脉也是以横跨国家众多、高山林立著称,而且欧洲很多大河如多瑙河、莱茵河、罗纳河等均发源于这座山脉。

    而且我查到这里的地质组成是由石灰岩、黏土、岩页和砂岩组成的,所以给我们打盗洞增加了很多的难度。

    随着我们逼近阿尔卑斯山脉,遥遥看去这座山脉整体呈现一个巨大的弧形。

    以风水知识而言,这条山脉藏风聚水,属于难道的风水宝地,即便这边的墓葬不一定会如此注重风水格局,但出于我的职业习惯,还是以风水师的这种目光去打量了。

    我提醒胖子等人尤为注意的是,这里有活火山和死火山,死火山自然不列为我们要提防的范围。

    因为一般情况死火山是不会喷发的,但是活火山就很难说了,从一些国外的影视剧看到,一旦火山爆发那可是能吞噬万物的,我们遇到的话就会立马被烧成炭灰。

    我们到达的时间正是傍晚,前边的车已经在一个小村落中停下,胖子只好也跟着停下。

    我们花了钱住在了当地人家之中,毕竟大晚上爬这种高峰一个是危险,另一个就是身体和精神都会吃不消的。

    当地人很热情,请我们在外面吃了烤牛肉和烤全羊,一些本地姑娘都拉着我们跳起了异域风情的舞蹈,看着胖子摇动着他的大屁股,我胃里的牛羊肉都快吐出来了。

    一个三十多年的当地青年,指着阿尔卑斯山脉的一座高峰让我们看,白天的时候我也曾注意过。

    因为这山峰实在是太高了,几乎和珠峰差不多高,大部分上半部都是白雪皑皑,看的令人生畏。

    通过介绍,得知这是一座山峰名叫马特洪峰。

    此刻一眼望过去,我立马发现漆黑的山峰之上,有着一道像是曲曲折折的闪电状的红色圆点,看起来非常的奇妙,我不禁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问周四:“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在资料上看过这样的景象?”

    周四嚼着口香糖说:“哦,当地人说这些都是魔鬼的眼睛,魔鬼都是通过这些眼睛看我们这个世界,但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已经出现了很多很多年了。”

    我皱起眉头继续追问:“如果说出现了那么多年,按理说肯定有关这种现象的资料和传说,可是我并没有查阅到马特洪峰有这种景观。”

    周四说:“当地人说这是一个禁忌,所有西方人都知道,但是却不会记录下来,说那样就是打破了这个禁忌,被这座山峰镇压的魔鬼就会出来,到时候就会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我呵呵一笑,说:“世界末日早就过去了,那是最原始的萨满教的语言,这个萨满教不是蒙古族人和满族人信奉的那个宗教,早期是在追求天人合一,认为人的死亡是与自然相互融合,因此把死亡看成一种神圣的过程。”

    虎子就说:“小哥,其实在西方世界末日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它叫诸神黄昏,是玛雅人的预言所指出的。”

    我说:“我个人理解的世界末日,是人类自己将地球一点点的毁灭,指的是资源的不断开采和使用,最后导致地球无法居住,事实已经证明,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这天,太阳照常升起,这个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胖子把我拉到了一旁,悄悄说:“小哥,你觉不觉得这座山中有陵墓啊?”

    我皱着眉头仰望了片刻,说道:“从风水学说中很有可能存在墓葬,可是西方和咱们国家的风水是有差异的,所以这也很难说了。”

    胖子目测了一下我们距离马特洪峰说:“我们距离也不过一百公里,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要不然咱们五个人今晚去见识见识。”

    我怔怔地看着他,说:“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的目标是白朗峰,这也只会耽误工夫。”

    胖子摇头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盗墓贼,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又不知道以前的风水知识是否有用,那我们就上去见识见识,要是有那我们不就好找了,要是没有咱们只能跟着周四他们那些人了。”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霍子枫走了过来,说:“师弟,我大哥的意思是想要连夜出发,反正只要多走走也能到白朗峰,就当是积攒经验了。”

    胖子本来就想去,对于新鲜的东西他的兴趣特别浓,说:“就是,丫的咱们这叫笨鸟先飞,这人生地不熟的,一定要去好吧!”

    我再度仰望马特洪峰的高耸程度,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要开始玩命了。

    等到款待客人的聚会散了,我们先是回了自己的住处,稍微停留了片刻,然后悄悄开着车朝马特洪峰出发了。

    一路上,我一直盯着整座山峰上血红的圆点,随着我们的不断靠近,那些红色圆点也逐渐被放大,并且也没有远处看的那么圆。

    这样反而更像是一只只的血色之眼,正在丝毫不眨眼睛地注视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盲天官睡醒了一觉,大概是看我在发呆就笑着说:“怎么一直盯着那些红色的斑点再看?你听了那个传闻就害怕了?”

    我摇了摇头,说:“官爷,我并不是害怕,而是好奇,您知道这是怎么形成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