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忐忑万千
    秦雨说:“毕竟你人生地不熟,如果我们提出来很可能有之前去过的嫌疑,我看你和盲先生商量商量,决定哪个陵墓就通知我们,到时候大家同时从这里出发,这样也公平。”

    胖子这时候就说:“我在这里转悠了好几天,看到了一个经常出现的名字,他叫什么斯什么撒的,好像和咱们中国的秦始皇有一拼,要不然咱就盗他的墓?”

    我被胖子这什么斯什么撒说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历,怎么又和秦始皇有一拼。

    可是,当我看到在场所有人都完全傻眼的时候,很快就意思到,其实胖子说的是“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

    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他是谁,就像外国人不知道嬴政和秦始皇就是一个人似的。

    而胖子说的这个人正是古罗马帝国的奠基者,被当地人称作凯撒大帝的独裁者,相当于中国的君主集权制一样。

    夏老也皱起了眉头,看着胖子问:“你知道他的墓葬所在地吗?”

    胖子笑道:“既然他这么有名,想来你们肯定知道一些消息,而且胖爷初次来这里也不知道别的人,所以就是他了。”

    我看到话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有句老话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且看他们如此的紧张,说明这个斗肯定非常难盗。

    那也正是我们展现身手的机会,毕竟有了那么多皇陵的经验,多少也比这些只是盗一些欧洲贵族墓的人强的多吧!

    仝电冷笑道:“你这个胖子,他的墓也是我们能染指的,估计来冥殿都进不去,全都给凯撒大帝殉葬了。”

    胖子根本不吃这一套,故意呛他说:“敢就去,不敢就老实在这里等着,胖爷一个外来客都不怕,你怕什么?”

    一瞬间,仝电的脸红了,他憋红了脖子说:“去就去,我们也没什么怕的。”

    夏老干咳了一声,说:“小仝,不要意气用事,这可不是普通的贵族陵墓,而是欧洲最为著名的帝王之一,即便没有见识过,也可以想象里边的危险。”

    夏风却是说:“好,咱们都赌凯撒大帝的陵墓,传说随他陪葬的有一根神圣权杖,拥有神秘而强大的力量,谁要是能拿到这根神圣权杖,那么所有人都要尊他为七雄当家人,不许有任何的意义。”

    说完,他看了看徐雷问:“雷叔,您觉得呢?”

    徐雷嘴角一扬说:“我当然没意见,完全可以。”

    夏风又对着我说:“张兄弟,咱们定好为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你无法得到神圣权杖,那只好请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以后也别再掺和我们这边七雄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我说:“可以,只是如果你们一个月也没有得到,那该怎么算?”

    夏风说:“那我们还是四个堂口,而且那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胖子叫嚷道:“不公平,这明显就是欺负我们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

    薛含凌冷哼说:“这由不得你们,你们要分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跟你们设下这个赌约,已经算是我们够给你们面子了。”

    霍子枫摁住了胖子的肩膀,因为这死胖子还扯皮,这样也就不再说话,坐在长椅上生闷气去了。

    夏老说:“事情就先这样吧,给你们三天的准备装备的时间。”

    “哦,对了,你们把自己的名片留下,在后天晚上十点的时候,我会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通过短信告诉你们,到时候一起从这里出发。”

    说完,他起身站了起来,对着我很神秘莫测的一笑,又再人搀扶着离开了。

    接下来,就有一个人开始收名片,但是我哪里有那玩意,只好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纸上交给了,期间自然惹来一些人的讥笑,但我们很快便随着徐雷等人离开了。

    回到了徐雷的家中,他跟我们大概地讲述了一下凯撒大帝的生平。

    凯撒大帝,是古罗马末期最为杰出的统帅,他出身与贵族,曾经当过很多手握大权的官位,在八年内征服了高卢全境,还袭击了日耳曼和不列颠,集中大权于一身,实行了独裁统治,却在五十八岁的时候,遭到元老成员的暗杀身亡。

    但是后来,其外甥以及养子屋大维击败了安东尼开创了罗马帝国,尊他为罗马帝国的第一任皇帝,并且给他重新修建了陵墓。

    地点大概就是最有名的阿尔卑斯山埋葬,至于具体地点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徐雷猜测可能是在阿尔卑斯山脉的最高峰白朗峰上,这也是西欧的最高峰,著名的旅游胜地,深受广大探寻队和极限挑战者的青睐。

    回到了下榻的酒店之内,我打开了电脑查阅了关于古罗马、撒旦大帝以及阿尔卑山脉的相关信息,虽然网络上的东西和现实天差地别,但是总有一些参考性。

    在周四帮我们准备装备的时候,我还去了一趟附近的图书馆,整个在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把相关的书籍大体过了一遍。

    这也算是我习惯性的前期工作,至于有没有用那就另当别论,争取做到有备无患。

    时间飞逝,在两天后的晚上,也就是我们出发的前一天,胖子他们已经开始检查周四送来的倒斗装备,而我则是开始等待夏老所要发的短信,毕竟这也是尤为重要的。

    在这个时候,我喝着啤酒,开始怀念有黄妙灵、盲天女和阿红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如果她们也能过来帮忙,加上她们三个人的身手,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我们七雄的内部问题,而且这里充满了太多的未知,如果她们来了反而丧命于此,那岂不是我害了她们。

    而且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来,中国还有很多未曾挖掘的陵墓,她们何必要千里迢迢的来以身犯险呢?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震动,当我打开看到里边的短信,整个人就有些傻眼了。

    因为短信是这样写的:“时间,明天早上八点出发,为期一个月;地点,阿尔卑山脉,可能性最大的是白朗峰;人数:每支队伍五人,仅因来客人数为基准;目标、冥器,凯撒之墓,神圣权杖;补充,一切以生命为贵,人为本,各位好自为之。”

    我把短信让所有人都看了,大家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胖子就撇着嘴说:“早知道狗日的不会把什么重要信息给我们,这年头什么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了。”

    霍子枫笑道:“难不成你还想那个老头子给你一张详细的地图,然后我们导航过去?”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你丫的这不是抬杠嘛,他是不是至少也要把我们会遇到什么环境大体说一下,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霍子枫说:“周四已经准备的比较全面了,只是我们人数有限,有些装备是带不过去了。”

    胖子挠着头说:“确实,以往那都是十几个人甚至还有上百人盗一个皇陵,这次仅仅五个人,不但装备背不进去,就连冥器也被不出来,想想就他娘的憋屈。”

    盲天官说:“我们这次要带的东西大体分为这么几样:食物,饮用水,照明设备,防毒面具,武器弹药以及一些必需品,其他的一律从简。”

    胖子问:“有没有强效石液啊?这东西可是好使的不得了。”

    霍子枫摇了摇头说:“这种东西是不会给我们的,毕竟徐雷为首的那些人也会参加,这就你别想了。”

    盲天官说:“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他们不会按照规定做事,明面都是五个人,但肯定会有其他人半路加入,到时候吃亏的就是我们。”

    我着急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盲天官摸了摸胡子笑着说:“在这行当混了这么多年,我是不会让他们牵着鼻子走的,我已经有安排了。”

    胖子问:“听官爷您的意思,我们还有帮手啊?都是谁呢?”

    盲天官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翌日一早,我们都准时在到达到了昨天开会的那个会所之中,外面已经停了五辆崭新的suv连牌照都没有。

    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万一出了问题要是被雷子顺着牌照查到整个七雄,那就不好了。

    就像是昨天准备的枪没有用到一样,我也没有能把秦雨母女两人拉到自己一边,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千变万化的事情发生,所以即便你觉得自己准备的再充分,一旦面临事情的走向出了问题,一切就有些徒劳无功了。

    单从表面而言,五支队伍都是五个人组成。

    我们是一支,风堂的夏风是一支,雨堂的秦雨母女是一支,雷堂的周四等人是一支,电堂的仝电等人也是一支。

    里边我能叫出名字的也就是带头的人,七周年还混合了一些老外,黑皮肤、白皮肤的都有,再加上我们多数黄皮肤的,世界最有名气的三大人种聚集齐了。

    光是从这些人的眼神来看,便可以知道他们都不是好惹的主,说不定个个都身怀绝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