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胡思乱想
    岳蕴鹏说完,端起一旁的茶水说:“张兄,虽然我不同意你去参与西方七雄的事情,但是通过上次那场事故,加上这次的事情,我想七雄和汗卫军又会有一场腥风血雨,也许你要是也能当上那支七雄的当家人,那就会是你的一张王牌。”

    我说:“你刚刚不是说我不能去吗?现在怎么又改口了?”

    岳蕴鹏苦笑道:“我这也不是为了你在考虑嘛,很多事情能依靠别人的只不过十之一二,更多的还是要看你自己,所以去与不去,那还是你自己定吧,反正那边是乱的可以。”

    我说:“被你这么一吓唬,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去,这次去有利也有弊,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岳蕴鹏说:“那就要看你的魄力了,去了一旦成功了,那对于你以后的发展,估计不会逊色我们岳家。”

    “不去的话,也许也能应付汗卫军,我们岳家还会向上一次一样鼎力相助,只不过七雄的主人公换成了你,而岳家的主人公换成了我。”

    我被岳蕴鹏说的心里很乱,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毕竟我自己也不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人,但是一想到那些汗卫军对我们七雄痛恨的模样,我觉得岳蕴鹏所说非虚,很可能随时就会上演一场我亡命天涯的故事。

    我说:“我回去和官爷、我师兄商量一下,毕竟这是个大事,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岳蕴鹏点头,说:“这是应该的,那你抓紧吧!这些冥器一旦拍卖,我会亲自给你把支票送过去的,或者打你卡里也行,到时候给你发个每件冥器的成交价格,你再给胖子他们。”

    我说:“那行,我就先走了。”

    两个人说了再见之后,我有些心烦意乱地出了房间,在大院子中找到了胖子他们,也没有跟他们说什么,只是招呼他们离开。

    晚上我们一起吃的饭,吃完饭周四他们回了宾馆,我和胖子就到了我铺子的二层之上。

    看着胖子一脸渴望的表情,我裹了裹衣服,说:“你他娘的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小爷?小爷可不是弯的。”

    胖子推了我一把说:“放屁,胖爷也不是。胖爷是想问你和柳大少爷聊了一些什么!”

    我“哦”了一声,这才把自己和岳蕴鹏之间的说的那些跟胖子一说。

    胖子立马就叫嚣道:“那些汗卫军要是敢来北京城闹事,胖爷让他们见识一下胖爷的手段。”

    我白了他一眼,说:“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万一他们玩阴的,到时候你我的家人可是要跟着我们倒霉了,盲天官那个英年早逝的儿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胖子很快想到了他的老娘,一时间也就沉默了。

    抽了一根烟之后,胖子说:“小哥,我们去欧洲吧,去试试那边水深水浅,万一你一不下心成了他们的当家人,那么我们就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了,甚至可以直接找出那个汗卫军的组织,然后……”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说:“小爷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以前只是听说七雄和蒙人不来往,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而且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要不然我们去了成吉思汗陵,那也不用担心这种事情。”

    胖子则是比我果断他说:“事情既然做了,那就别他娘的后悔,这开弓是没有回头箭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不是你常跟胖爷说的嘛!”

    我说:“让我再想想,明天我给霍子枫打个电话,顺便去看看盲天官,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我靠,你现在可是七雄的当家人,连这么点都决定不了,说出去让别人笑话。”

    胖子语重心长地说:“放心,胖爷跟你一起去,即便成不了欧洲那边的当家人,你也能完好无缺地回来。”

    “睡吧,明天再说。”

    说完,我就蒙住了被子,一晚上的梦到被蒙人追杀,这一夜比在斗里睡得都不踏实。

    第二天一早,我便给霍子枫打了电话,两人约定好一起去医院看望盲天官,然后就和胖子出去吃了早点,在大概刚刚八点的时候,开车到了医院。

    盲天官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此刻他正坐在红龙的病床旁边,两个人不知道在唏嘘什么,一脸的感叹之色,旁边就是黄妙灵和小兵,她们在照顾同样受伤的老魁。

    我和胖子提着慰问品到的时候,霍子枫还没有来,进去先是打了招呼,问询了红龙和老魁的情况,然后把自己的心意送上,然后就坐着聊了起来。

    问询了黄妙灵最后见韩雨露的时候,黄妙灵说她和小兵追出去墓之后,韩雨露就钻进了树林之中,再想找也找不到了。

    不过,黄妙灵两人一路沿着我们来的路找寻,也没有发现韩雨露的踪迹,很可能韩雨露没有回来,而是去了其他国家。

    不一会儿,霍子枫就来了,我让胖子陪着红龙,然后把盲天官和霍子枫叫了出来,我们到了盲天官的独立病房之后,我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他们两个人说了。

    在我提起岳蕴鹏说以前七雄和汗卫军就有过一次争斗的事情,盲天官明显是一怔,眼神中不由地流露出一抹杀机,只是又被他很快地掩饰了下去。

    霍子枫也是知道的,因为他也是亲生经历者,对于那一次现在说起来还历历在目,同时也提到了盲天官的那个夭折的儿子,说着就杀气都爆了出来,根本就不加掩饰。

    盲天官说:“有因必有果,这件事情我没有完成,把机会给了你们,所以你们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什么机会?”我诧异地问。

    “当然是统一咱们七雄的机会。”

    盲天官有些苦口婆心地说:“之所以让你们去盗成吉思汗陵,除了那口棺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这个位置,既然现在欧洲那边主动找了过来,那一次你们一定要去。”

    霍子枫说:“要不要把那谁也带上?”

    盲天官重重地点头说:“就此一搏,成与不成都看天意,到时候我也去,杀子之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要不然也对不起我那苦命的孩子。”

    我不敢接盲天官的话,因为感觉他的杀气太浓,而我就是他手中尖锐的矛头似的,立马岔开话题问霍子枫:“你说的那谁,是谁?”

    霍子枫说:“当然是韩雨露了。”

    我完全愣住了,怎么听他们这话的意思,好像知道韩雨露在什么地方似的,而且好像韩雨露就是我们七雄的门人一样,也不知道这里边有没有什么玄机。

    盲天官看着我说:“你放心张文,韩雨露早已经是我们的人了,只是对于外界我一直不承认,这样做起事情来也方便,要不然她也不会处处帮着你。”

    我苦笑着,以前还一直以为那是因为我心地善良,所以韩雨露才会出手帮忙,而且还会搭理我,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层,老狐狸果然就是老狐狸啊!

    不管盲天官出于哪个方面考虑,我已经嗅出了阴谋的味道,所幸我就一直听着他交代一些七雄需要注意的事宜。

    我原本以为这都是二十一世纪了,而且我们要去的还是西方,那必然是相当的开放,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些。

    听完这些,我的脑子是一个头两个大,那真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很多老的都快掉渣的忌讳,他都一丝不落的说了出来,我估计霍子枫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胖子问我都说了些什么,我跟他说了我们的谈话内容,在我说起那些忌讳的时候,刚说了不到十条,胖子就叫嚷着要下车,说他要回自己的铺子。

    我知道他嫌我啰嗦,可是我听了一共有不下几十条呢!

    我回到自己的铺子伙计们跟我打招呼,我只是应了一声,他们或许感觉到我心里有事,也就各忙各忙的去了,估计我上了楼不知道他们会在背后说什么。

    可能会说是关于我和黄妙灵之前感情的事情,但我这次可真的不是因为那个。

    坐在自己的床上,我点了支烟,将从我成为盗墓贼之后的事情,大体整理了一遍,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搞得我都有些精神分裂了。

    起初做盗墓贼,那是因为我自己的铺子快黄了,也正巧祖上就是做这个的,而爷爷传授中风水,在结识了盗墓贼胖子之后,时隔一年才开始了第一次倒斗。

    在第一个斗被我们盗了,因为出手冥器才认识了盲天官这个大主顾,直到他听说我爷爷的名讳,才起意要拉我入伙。

    在之后的时间里边,不管是我们七雄发起的倒斗,还是其他势力的,总之所有事情都有他的参与,很直白的就是在背后指使我们做了那些事情。

    盲天官不断告诉我,盗这个墓是为了这个,盗那个墓是为了那个,但是纸始终抱不住火,他不断地把真相一点点的透露给我。

    先是说因陈文敏的得了怪病,接着又是各个势力的当家人都得了那种病,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可是真相又变了,直到我们盗了成吉思汗陵之后,知道了汗卫军这个组织的存在,也就结下了这个梁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