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处理冥器
    只是,韩雨露这位大神不知道跑哪里了,霍子枫跟着黄妙灵和小兵在外兴安岭足足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

    我这才松了口气,没有死人就好,不就是一把九龙宝剑,再有价值的东西,那始终是一件东西,在我眼中是不能和人的生命作比较的。

    尤其九龙宝剑没有到付义的手中,所以在几天之后,我收到了一条群发短信,大体内容就是说这次倒斗失败,没能带回原定的冥器,所以剩下一部分的佣金也就没有了。

    看着这条短信,坐在铺子里暖气旁边的我忍不住地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道:“这次的冥器早已经超过了那点点的佣金,不给就不给吧,我看其他人和我的想法也是一样。”

    但是,不出三分钟胖子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足足在电话里骂了付义一伙儿十几分钟,我想不到这家伙贪财到了这种地步,只能劝他息事宁人,毕竟东西确实没有拿到。

    可胖子不服气地说:“他娘的,狗日的付义玩这种把戏,下次要是再找胖爷下地,胖爷打死也不去。”

    我嘲讽他说:“快得了吧你,你就是和女人生孩子似的,生的时候喊着再也不要了,但是不出几年又一个,典型的不了不了又一回,到时候你他娘的照去不误。”

    胖子干笑了几声说:“知胖爷者,小哥也。对了,冥器是不是还交给岳家拍卖?”

    我说:“难道你还能在北京城找到第二家吗?再说了,岳蕴鹏那小子一直给咱们的价格不低,自然还是他们岳家了。”

    说着我就看到自己的手机又来了一个电话,一看正是岳蕴鹏的,就对胖子说:“你看,说曹操刘备就来了,岳蕴鹏已经给我打电话,看样子他知道咱们回来了。”

    胖子说:“这小子的消息真是灵通,你要不然让他帮忙找找咱家姑奶奶啊?说实话,胖爷对韩雨露现在还有点不放心,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听胖子的话音,我知道这家伙又在惦记那把九龙宝剑,也就没有继续跟他扯,就挂了他的接通了岳蕴鹏的。

    我们两个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岳蕴鹏便直奔主题,希望代替我们拍卖这次盗回到的冥器。

    我自然立马答应了,虽说拍卖行从中抽取的拍卖佣金不低,但也比我们私人买卖的价格高,而且这些冥器有一些国宝级别的物件,那样的风险会非常的大,所以这也是我这么痛快答应的原因。

    我和胖子约定好时间,一起把冥器送到了岳家庄园之中,得到了岳蕴鹏的盛情款待,毕竟还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

    因为还有周四一行人,这一次数量之多,岳蕴鹏一边抱怨没有带他去,一边眉开眼笑地打量那些冥器。

    周四他们之所以没有把这些冥器带到国外,一个是我不许可他们这么做,另一个就是他们要走私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还是换成钱,让这些属于中国人的东西,留在中国给自家有钱人收藏吧!

    忽然,我就想起胖子说的找寻韩雨露的事情,再想想岳蕴鹏还一直对其用意思,我请他帮这个忙,我想他肯定会立马答应。

    在我把事情一说,岳蕴鹏放下了手里的一件玉器,皱着眉头问我:“小哥,雨露怎么会不见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等我说话,胖子就原原本本把韩雨露失踪的事情说给岳蕴鹏听。

    后者听完之后,眉头皱的更紧了,纳闷地问我们两个:“就是因为一把九龙宝剑?”

    我点头说:“没错,你说她现在会在哪里呢?”

    岳蕴鹏叹了口气,说:“雨露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亲人,她自己连张身份证都没有,想要找一个这样的人,那无疑是大海捞针,要是回咱们国家还好,可从外兴安岭要是到了国外,我也是鞭长莫及啊!”

    迟疑了片刻,他说:“不过你们放心,我会动用自己的一切关系寻找韩雨露的,她手里提着一把古剑,只要有人见过肯定影响会非常深刻,而且她还是一个美女,像是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子,这样的人全世界也没有几个。”

    胖子不耐烦地说:“别说这些没用的,动用你的关系快找吧,她手提九龙宝剑,要是被抓了,加上还是一个黑户,那肯定下场会很惨的。”

    我瞥了他一眼,说:“你也不用把事情想的这么悲观,以韩雨露的身手,一般人是不可能抓的住她的。”

    胖子说:“好女架住大汉多,十个八个抓不住,一百个一千个总能吧?而且她还是冷兵器,人家现在玩的都是枪,一旦她动手伤了雷子,那可能会被当场枪毙。”

    被胖子这么一渲染,我倒是更加提韩雨露担心了,胖子说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这次如此担心韩雨露的原因。

    要是放在以往,韩雨露该怎么走就怎么走,他根本就不去理会,说白了在一起时间长了,自然也会有了朋友之间的情谊,不要说我看重,胖子也是一样的。

    岳蕴鹏立马打了几个电话,开始通过关系全国寻找韩雨露的下落,并且谁能够提出有用的线索,立马奖励一百万。

    即便我身处岳蕴鹏庄园之中,也能感受到外界因为这一百万,不知道多少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岳蕴鹏就给我们各自的冥器贴标签,他看了周四几个人一眼,疑惑地问:“这几位是谁啊?怎么看的这么眼生呢?”

    我立马介绍道:“他们也是七雄的门人,只不过是生活在欧洲,这次是专程来找我的。”

    岳蕴鹏一愣,问:“欧洲的七雄?好像听说过有一支庞大的七雄是活动在那边的,你们找小哥干什么?”

    周四嚼着口香糖说:“听小哥和您的对话,看来您也是自己人了,那我就不瞒您了,我们是来找他到欧洲出任七雄的当家人。”

    顿了顿,他看向我说:“小哥,冥器也出手了,现在您是不是跟我们回去呢?”

    岳蕴鹏不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地收拾冥器,但是我用眼睛的余光瞟我,显然他还是有些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作为一个外人,他不好多问罢了。

    我也不瞒岳蕴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岳蕴鹏才“哦”了一声表示他明白了,只是碍于周四等人在,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给我一个提示,让我先支开他们。

    我让胖子带着他们在岳家庄园转悠转悠,大家都心照不宣,胖子也就同意了,不过他用眼神告诉我,事后一定要跟他说岳蕴鹏跟我谈了什么。

    在胖子带着周四等人离开之后,我直奔主题说:“岳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岳蕴鹏点了点头,给了我一支雪茄,相互点燃之后,他说:“张兄,欧洲那边的七雄非常的混乱,内部几乎不亚于中东那边的,所以我劝你还是别去,以你自己根本就应付不了。”

    我说:“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这是他们一路跟着,在斗里还帮了不少的忙,所以我良心过不去,就打算跟他们走一趟。”

    叹了口气,我继续说:“其实,我过去和那些人说清楚,自己并不想当整个七雄的当家人,即便现在这个当家人的位置,那也是官爷赶鸭子上架,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当家人。”

    岳蕴鹏说:“七雄和蒙人世代都有间隙,这次你可算是彻底得罪他们,最后这笔账都会算在你的头上,以你现在的势力来说,根本不能与其对抗。”

    我愣了愣,问他:“你怎么又想说这个了?”

    岳蕴鹏一笑道:“你我是朋友,也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所以我才跟你说句实话,你以前没有在北京待过,也就没有经历过官爷和蒙人之间的事情,要不是官爷身怀绝技,有八十条命都没了。”

    我皱起眉头说:“你的意思是官爷,在我还没有来北京城之前,就已经和蒙人有过一次恶斗了?”

    岳蕴鹏点头说:“说是一次,其实前后有五年,当时我也不大,还是听我爷爷和老爸谈论的,你知道我家这两位,肯定是站在官爷一方的,说的势力一些,其实就是因为有利益之间的往来。”

    难得岳蕴鹏会如此推心置腹地跟我说话,毕竟我以前确实不在北京城,所以说发生过什么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一听岳蕴鹏给我讲了讲当年轰动一时的七雄和汗卫军之间的事情,听得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

    想不到现代社会之下,还能发生那样的事情,甚至惊动了上层的大佬们,只是被压了下来,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也就是有了故事,而盲天官曾经就算是两个门派之争中的男主角,最后自然是主角惨胜。

    不过,我听到了一个盲天官从未告诉过我的事情,那就是他曾经和陈文敏有一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就是这场争斗中众多牺牲者的一位,所以陈文敏才和盲天官分道扬镳,并且一辈子记恨盲天官,觉得是他引来的这场灾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