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开锁难题
    我已经被这种目光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以前非常在意别人的目光,自己做到无愧于心,至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也包括整个汗卫军组织,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胖子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说:“好了,这些家伙就不用管了,咱们就剩下这个主棺没开了,摸完之后咱们就该打道回府了。”

    此话一出,大家的目光从我和那些汗卫军的身上,立马移动到了那口主棺之上。

    清代皇帝的棺椁,自然也保持着五重椁两重棺的墓葬之法,所以说我们眼前这口个头不小,而且隐藏在一个气势磅礴的棺罩中的貔貅为大头的棺椁。

    那自然是第二重椁了,那棺罩也算是一重椁。

    黄妙灵很熟练起扣动一个机括,顿时整个貔貅棺椁被机关从棺罩中缓缓地退了出来。

    即便我对于机关的研究一般,也知道在棺椁下面一定有滑轮推动,之前黄妙灵却没有这样做,可能算是留了后手吧!

    这口貔貅棺椁被推出了之后,我更加仔细地大量了一下,发现整个棺椁长五米五,宽有将近三米。

    除了大头是雕刻成貔貅之外,棺椁小头还被雕刻成了龙尾,棺身之上贴着一片片密集的鳞片,整个看起来真的就是像是个龙生九子之一貔貅木雕似的。

    在我仔细看了看鳞片,发现那不是鱼鳞,也不是铜铁打造出的鳞片,而是用金黄的玉石雕出的,然后再一片片贴在棺身之上。

    这是模仿着古代瑞兽貔貅的模样,虽然这并不是我见过价值最高的棺椁,但却是工艺最为繁琐的。

    设想一下,除了和大部分棺椁一样的设计之外,还要手工巧妙的雕刻师傅,将原本的玉石雕刻成鳞片状,如果按照道家以及我大体估计这上面的玉石鳞片,那应该是有三千六百五十片,象征着一个大周天,也就是风水中说的大圆满。

    虽然看不到棺底,但我估计应该是一整片和田玉作底,毕竟这么繁琐的工艺都做了,既然要让这个貔貅棺惟妙惟肖,那白色的肚子肯定就是新疆产量最大的和田玉打造而成。

    棺盖上面并不是全都是鳞片,而是做出了一个类似剑刺龙背上的东西,露出的木质便能发现,用的是血龙木,也就是整个棺材是用血龙木打造而成,除了棺底是个例外。

    因为之前大家都大概地看过这口貔貅主棺,所以再次看来也没有什么太过惊奇,不过还是有人会赞叹这口棺椁的设计之巧妙,做工之精细,是一口当之无愧花了大功夫打造出的帝王之棺。

    在中国古代不论是真正意义上的五爪金龙,还是龙生九子中的任何一位,那都是帝王和皇亲国戚的装饰物,普通平民只能仰望,即便是朝中大臣也不会用这些帝王之物作为装饰。

    不过,凡事都有类外,大臣们好像现代的公司里边的总监、经理,而皇帝就像是董事长。

    但是,偏偏会有一些赚外快的职员抽着和董事长一样的烟,喝着和董事长一样的酒,穿着和董事长一样牌子的衣物。

    只不过,在上班的时候为了防止董事长知道,所以就打扮的非常普通,这就和古代的那些富商巨贾似的,他们可以悄悄佩戴这种龙生九子的装饰。

    当然,这个比喻可能不恰当,古代除了龙之外,并没有这么的严苛,但是在特定的时候,却要比想象中的严重。

    比如说想要害一个人,正巧他带了一块螭吻玉佩,被人举报说他有谋反之心,那麻烦可就大了。

    帝王会宁可杀错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这就是一些古人的封建统治思想就是这样。

    话扯他娘的远了,大家已经开始商量该怎么打开这个貔貅棺椁,而霍子枫也找到了棺锁。

    这个锁也不是简单的主,乃是被我们七雄誉为十大神锁之一的昆仑锁,也有人把它叫做西王母锁。

    并不是因为这个锁和西王母有特别大的关系,而是因为发明这个锁的人,是在一次昆仑山游行寻仙中,观摩了昆仑山的睥睨风光之后,设计出这么一个非常难开锁。

    这种昆仑锁别看没有旁边两口陪葬棺的锁那么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边设计了有九道机关,想要打开这个锁并不是那么容易。

    不过,这一次霍子枫也是有备而来,他在之前经历了一些难开的锁之后,在盲天官住院期间,他好好请教了十大神锁的特点,以及破解的方式,经过他自己的参悟和研究,终于把我们甩到了八条马路之外。

    当然,并不是说他研究会了这类神锁,其他的锁就能轻而易举的打开,凡事都有一个类外,就像是陪葬棺的锁一般,即便我也能打开,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根据霍子枫所说,那个研究出这个难开的昆仑锁之人,传说不仅仅是因为见到了昆仑山那么简单,还有人说他看到了十大神器之一的昆仑镜,这锁都是他通过昆仑镜感悟出来的。

    可是,“传说”是什么东西?传说就是你听她说,她听她二大爷说,她二大爷又听邻居说的,至于邻居听谁说的,这又怎么会知道呢?

    这就是不管影视剧还是小说中都会用到的一个词,直接就可以说那是无从考证的消息。

    九道机关,在我们这个开棺锁行业又可以称之为九曲连环,也就等同于设计了九个密码,任何一个都不能出错,错一个都打不开。

    我对于此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依靠霍子枫自己来了。

    这九曲连环其实最早应用于形容华夏母亲河黄河的,这里边这样设计,有着一语双关的作用,毕竟昆仑又被称之为万山之租,有着母亲的意思。

    不过,我看来这是古人的把戏,无非就是要告诉世人,自己设计的这个昆仑锁有多么多么难打开。

    我也不否认,这个昆仑锁非常难开,要不然它也不会号称神锁,但是古人的手艺招架不住后人的专研。

    经历了这么个世纪之后,神锁已经不像是封建社会时候无法打开,只能强行破坏,将里边的棺材一同破坏。

    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东西旧的再被新的替代,除了少数诸如风水知识这些不会变之外,就连我们使用的工具,都在不断改变着。

    这说明了即便是倒斗这种传统的手艺活,也逐渐向着现代化发展了。

    而开启这种棺锁,就目前来看还是老办法,靠的还是手艺,没有特别好的处理办法,当然如果非说搬一台激光切割机来,那还用我们这么多人下地干什么,最多有五个人就能解决一个皇陵。

    当然,这还涉及到一个搬运冥器的事情,所以人是必不可少的,总不能开一辆卡车来外兴安岭来,不说能不能过边境线,事实上地理环境的因素,导致根本就开不过来。

    言归正传,霍子枫开始研究这个昆仑锁,我在一旁帮忙,周四等另一批的七雄也跟着出谋划策,其他人只好休息。

    胖子还是不放心身后的那些汗卫军,去过估计看看有能行动的,他会立即把他们赶出这个斗去。

    昆仑锁的难处在于九道机关的排列顺序,只要搞清楚这个瞬间,用极小的钢钩子进入逐一钩动,那这个锁也就开了。

    但是,其中的繁琐,不比计算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简单,这也就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的原理。

    这确实是一门技术活,不是说随便进去挨个试着钩就行,那种顺序乱了虽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也就是棺椁打不开。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把身上的消耗品吃的用的差不多了,时间再长那只能非常遗憾的离开了。

    霍子枫对我说:“师弟,一触三碰,三碰一磕之后是什么?”

    我愣了愣,他怎么连这个口诀都记不住,不过我还是马上回答他说:“四歪一斜,二扣二摁。”

    霍子枫“哦”一声,继续皱着眉头在地上写写画画的,回来的胖子正好听到我们两个对七雄开棺锁的口诀,他就笑着说:“我靠,你们两个说的是什么玩意?胖爷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懂呢?”

    我说:“是开棺锁的口诀,你要是能听懂,那你就不成我老爸的徒弟了?”

    胖子怔怔地看向了周四问他:“那你听得懂吗?”

    周四苦笑摇头说:“我们在那边早就把这些东西遗失了,而且西方的棺锁跟咱们中国的不一样,如果遇到无法打开的棺锁,我们一般都是用手拉式电锯,一点一点把棺材锯开。”

    胖子立马对我说:“你看看人家,果然是发达国家,连倒斗用的都是电锯,再看看咱们,刚以为自己是小米加步枪换成了王八盒子,没想到人家都他娘的飞机大炮了。”

    “滚滚滚,滚一边去,没看到我们正在研究开锁呢,你一个外行人凑什么热闹,只会他娘的捣蛋。”我推了胖子一把,不耐烦地骂道。

    胖子不以为然,笑呵呵说:“得,那你们研究吧,胖爷已经把还能动弹的那些汗卫军赶出去了,现在正好美美地睡一觉,醒来你们肯定已经鼓捣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