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棺中冰冻
    我看到有胡子的人的胡子上也有了冰雪,虽说外兴安岭地处偏北,也非常的寒冷,但是也不应该这么冷。

    我们穿的这些衣服已经足够了,而且陵墓在地下这么深,那肯定要比地表接近地心的多,所以说应该暖和才对。

    而且,有左边那个陪葬棺作为参考,这边这个两者相聚就是那么几十步远,没理由会这么冷的。

    我是非常的纳闷,其他人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个个冻的就好像穿着夏天的衣服,走在冬天的大街上似的。

    “到这边来。”

    这时候,韩雨露的声音从寒气中的一个方向传了过来。

    我们顺着声音找了过去,走了足足有十米多,这才看到她的手电光一摇一摆地照着,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在我们继续顺着他的手电关走,很快就发现了除了她之外,在寒气中还有很多大小人影的轮廓。

    我的心微微颤动一下,当看到无数的冰雕人堆积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仿佛又好像是看到自己猜测正确的希望。

    韩雨露看了一眼那些冰雕人,便站起身来说:“你们看,这些并非是真正用冰雕雕刻成的,而是活人冻死成为这样的。”

    我仔细一看,确实就是那样,而且从那些人的衣着打扮来看,并不像是皇家之人,但也不像是普通百姓,而是更想是一些官员一类的。

    只不过这些官员的衣服我不曾见过,有些像是太监装,又更像是御前带刀侍卫的打扮。

    看了一会儿之后,霍子枫开口说:“这应该就是监造这里的工匠吧!”

    我一愣,问他:“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可能是样式雷一族的人?”

    霍子枫点了点头,说:“从打扮看起来应该没错,我见过太多的陵墓建造者的死亡,帝王为了让自己的陵墓地址不被外人知道,几乎都会把工匠弄死,只留下一个或者几个忠心的近臣,甚至有的这些近臣也会服毒自杀。”

    胖子颤颤巍巍地指了指一处冰雕人云集的地方说:“你们看,有三个人好像是其他人围攻而死啊!”

    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有三个人躺在了地上,此刻也成了冰雕,其他人则是做出一副拳打脚踢凶神恶煞模样,估计这三个人死的肯定要比其他的冰雕人更惨,先是被人打个半死出气,然后又被冻死了。

    黄妙灵问我:“小哥,你说这里边为什么这么冷呢?”

    我不敢特别肯定,但是心里是有想法的,不说又憋的难受,就给自己留了一些余地缓缓说道:“可能是里边有什么万年玄冰之类的,如果你看过金庸老爷子的《神雕侠侣》,就应该知道在小龙女所处的古墓派之中,有一张万年寒冰床,是取之北极深层的寒冰打造。”

    黄妙灵说:“我看过电视剧,只是那太过不科学了,人力是不可能到那边取出那么大一块寒冰再带回来的。”

    “而且,电视剧里边只有那么一块,只有睡上去才会寒冰刺骨的冷,可这里只是看到这些冰雕人,就已经冷成这样了,要是找到了‘罪魁祸首’,那还不把咱们冻死!”

    胖子显然也看过,吸着大鼻涕说:“他娘的,这估计是把北极搬进这个陪葬棺里边了,胖爷想要出去。”

    我知道,胖子是因为里边没有冥器,只有这些冻死的死人,加上确实太冷了,所以他已经开始惦记主棺里边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着急离开。

    说实话,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爬过雪山的,对于恶劣的冰雪天下也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还不至于像胖子表现的和说的那么冷。

    只是因为外界的气温和这里边的相差了三十多度,还没有完全适应罢了。

    说话间,韩雨露已经朝着更深处走去,我们也只能跟在她背后。

    在这些人中,穿的最少的当属韩雨露,可是她却没有表现出像我们这么冷,反而还是一脸的淡定,仿佛这里就是她这个冰山美女的栖息之所似的。

    往里边走着,看着更多的冰雕人蜷缩在一起,更加让人通体生寒,如果这时候有人把棺盖合上,那么我估计不等自己冻死,心里的压力就能先把自己逼疯。

    这可不仅仅是困住那么简单,时间稍微一长这些冰雕人就是我们的效仿的对象。

    走了差不多大半个陪葬棺之后,终于我们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冰,那些冰不断地散发着寒气,但是没有丝毫要融化的迹象,地面也就不可能有一滴水的存在。

    只是我们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被冻住了,心脏都快骤停了。

    这些冰全是晶莹剔透,透光度特别的好,用手电照上去就像是一块透明的大玻璃,而且还能够看到中间有个人能通过的窟窿,更多的寒气进入那了个窟窿之中。

    二叔说:“很明显,这个窟窿也是通往主棺的,要是我们能够钻进去,那就不用再开棺了,直接就能到达主棺了。”

    胖子说:“他二叔,你别说没用的,这冰一看就不像是能砸开的,就算是有炸药也不行,还是从哪里进来,就从哪里出去,开了主棺咱们回去和酒,冻死胖爷了。”

    我用工兵铲在冰上敲了一下,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反倒是震的我虎口发疼,旋即我们就往会反,即便这冰堆之后有再好的东西,我们也是无法过去的。

    等我们走回来下来的地方,而走在前面的霍子枫忽然说:“不好,棺盖合上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最怕什么来什么,红龙和老姜就在外面,他们两个病号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也不会这样去做,难不成他们两个在外面出事了?

    可是,我在为别人担心的时候,再看看自己的处境,瞬间就没有心情去想红龙二人的命运,他们在外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毕竟两个重病号很难构成威胁,反倒是如果想要从他们嘴里知道一些想要信息并不难。

    我已经意识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人,不知道是不是又来了汗卫军的人,估计也只有他们会这样做。

    毕竟身在这个巨型冰棺中的我们,曾经都染指过成吉思汗陵,还杀了他们的老首领,估计连死在墓中的哈呜德他们的账,也必然会算在我们的头上。

    我们每个人都不由地浑身打哆嗦,如此困境中的恐惧,伴随着寒冷一并吞噬着所有人,大家出现了烦躁。

    因为傻子也知道开锁那么难得情况下,只要外面不打开,我们绝对是不可能有办法从里边打开的。

    胖子哭丧着脸抱怨:“你们一个个的,就是不听胖爷的,早点出去不就没事了,现在是真的要被冻死了。”

    我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的现在说这话有个屁用,这种马后炮小爷不想听,你鬼点子最多,赶快想办法逃出去。”

    “逃?逃个屁,这么大个棺盖,就是神也顶不动,前面那都是万年的玄冰,你刚才不是也试了,一工兵铲下去连个痕迹都没有,这些可真的要被活活冻死了。”胖子一脸委屈和沮丧,整个人好像都到了奔溃的边缘。

    以往我们也遇到过太多这样的困境,但是我从没有见过胖子会这样,看情况他在内心里边已经想到我们这次是真的出不去了,所以才会大发雷霆。

    阿红不耐烦地说:“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出去,而不是怪这个怪那个,要是怪谁有用,那我们也不会被困在这里。”

    盲天女说:“对啊,现在是想办法,不是斗嘴,我看这么的环境下,我们不出一个小时就冻僵了,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我们就会死在这里,和那些冰雕人一样。”

    霍子枫和黄妙灵更是着急,因为他们知道红龙和老魁就在外面,可能已经遇害了,也可能即将被害,所以他们迫不及待开始四周转悠,希望能够找到可能存在的机关锁破绽。

    胖子平静一下,说:“对了,我们还没有去另一边看呢,说不定那边还能逃出去的办法。”

    韩雨露从寒气中走了出来,说:“我刚过去看了,也是大量的万年玄冰。”

    我也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我们是现代人,我们身上有着不少装备,还有炸药和霍子枫他们四个人的特殊能力。

    当然,如果忆莲还有强效腐石液那就更好了,也就是我们要比里边困死的那些工匠强太多了。

    让所有人先稍安勿躁,我把自己想到的和他们一说,还不等忆莲说话,年龄最小的虎子都颤抖着嘴唇,一脸痛苦地说:“小哥,没了,之前已经用光了!”

    忆莲也把那个瓶子掏了出来,也没有再打开盖子这种动作,直接就甩在了棺壁之上,里边残余的强效腐石液,只是将棺壁和地面滴出了几个小坑。

    霍子枫也是摇头,说:“不行,我们的能力虽然能够增强自己许多,但是这里的环境非常特俗,比我们那次遇到的透明墙还有牢固,即便四个合力一击,估计也不会破掉这个陪葬棺的。”

    胖子抢着说:“炸药呢,快把大家的炸药都集中起来,看看能不能炸开一个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