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帝陵最后一重
    这也就是说,中了这种怪物的毒,那会很快就尸变了,除非有我身体里边流淌的血液,才可以杀死这种尸变,而且还能把人救活,说起来我觉得自己比那种怪物更加的怪物。

    二叔,说:“现在我们处于第五重,只要找到下一重的入口,那我们就能看到冥殿,也就是到达了最后。”

    胖子松了口气,说:“二爷,咱终于他娘的要到了,这比胖爷预计要快那么一点儿,不过总比慢容易接受。倒斗嘛,就是白天确定目标,晚上挖盗洞进斗,不等鸡鸣就满载而归,这才是倒斗的真谛啊!”

    我苦笑道:“摸金倒斗确实有着夜半下斗,鸡鸣出斗的规矩,可是咱们倒的都是一些皇陵大斗,所以那一套已经不适用了。”

    周四说:“难怪你们能把成吉思汗陵盗了,看来你们是非皇陵不盗啊!”

    胖子立马牛气起来,说:“那是必须的嘛,胖爷是什么身份,普通的斗根本就瞧不上眼,每次出没的地方那都是龙脉和风水宝地,要不然也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名声显赫,连这个混血的大妹子都知道胖爷的名号。”

    “谁是混血?”我愣了愣,问他。

    胖子用眼神示意忆莲,说:“就她,你看她的头发是亚麻色的。”

    “我操!”我没好气地骂道:“人家那是染的,你个白痴。”

    “哎呦我去,白痴居然骂别人是白痴,那是真正的白痴啊!”

    胖子笑骂完,为了防止我踢他,一溜烟就跑到了前边,去和黄妙灵开路了。

    这下,霍子枫跟我成了前后脚,他轻声说:“师弟,你相信这几个人吗?”

    我悄声回答:“他们能说出很多七雄的东西,有些连我都是第一次听到,我想除了七雄门人之外,应该不可能有人会知道的这么详细了,毕竟我们七雄也比其他势力更加低调的多,所以知道的人应该不会太多的。”

    霍子枫说:“这可不一定,以前七雄确实属于盗墓门派中最神秘的,可是我们在北京城这么多年,知道我们底细的人也多了起来,所以我们还是要提防一些才对。”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饕餮盒,就把经过和霍子枫三言两句说了,霍子枫微微皱眉,说:“难怪那些怪物都跑的没了影,看来这些人还真有几把刷子,这事只要见了大哥,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点头,说:“不过师兄你说的没错,咱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几个人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我亲眼看到他们杀了四个汗卫军。”

    霍子枫苦笑道:“这么看来,差不多就是真的了,不是变态杀人狂,不会轻易要人性命,除非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咱们和汗卫军的事情也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的,你又心软了吧?”

    我叹了口气说:“肯定的,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个毛病,看不得别人死亡,即便是对手也下不去狠心,这是我最大的弱点吧!”

    霍子枫说:“也许这也是大哥看中你的地方,因为你有一颗普通人有的赤子之心,在这个行业里边几乎已经绝迹了,但我希望你一直能洁身自好,不要被这个圈子所感染了。”

    我说:“死胖子常说这是我最致命的地方,现在让你这么一说,反而我还是出淤泥而不染呢,说到底我也是一个盗墓贼,总归脱不掉这个‘贼’字。”

    走在我前面的阿红转头说:“小哥,其实霍子枫说的没错。”

    “换句话来说,你是一个另类,本不应该属于这个行业,可你偏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真不知道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你自己的悲哀。”

    我怔怔地看着阿红继续往前走的背影,总觉得虽然她已经说完了,可是却有一种话里有话的感觉。

    我从来不反对胖子跟我说的这类事情,可是她为什么又这样说呢?真是搞不懂!

    走在陵墓内,那就等同于走在人间的地狱之中,这里是最接近地府的地方,这里有外界罕见的东西,甚至可以说这里是另外一个空间。

    而我们则是一种可以穿越这两个空间中的特殊人群。

    在别人眼睛中,当我们千辛万苦摸到的冥器,可以说是用命换的钱,而且还是一种违法行为,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但是,有人偏偏不喜欢过着美好童话的生活,反而喜欢从这种不正当行业的行径中,探寻未知的过去,获得古人留下的财富。

    到了!

    我们到了第五重进入第六重的入口,这是一个真正的入口,因为在门上的一块被精心雕刻过的石头匾额写着:“六重帝王陵墓。”

    那六个苍劲有力的古字,是这次倒斗中第一次让我们如此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入口。

    只要进入里边就是这次倒斗的终点,但或许却是我,甚至是我们的起点。

    人性有很多的弱点,每个人的都不同,也就是这些弱点让我们变得优柔寡断,有时候还有以另一种形态来表示,那就是思维惯性。

    就好比那些扒皮怪一样,它们就是因为这种惯性,所以才会在我们离开手电光圈之后,依旧在那里徘徊好一段时间,以为我们还在那里。

    而我们,经过之前五重找寻入口的经历,此刻入口就这样写在匾额上,而我们反而觉得这不应该是最后一重的入口,反倒是想着可能是设计者的又一个手段,让我们误以为找到了,但一进去就会出动整个陵墓中最为强悍的机关。

    当然,虽然我有那种想法,但是也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无法确定这是否真的是入口,万一我说了,到时候别说是有人死亡,就是有人受伤我心里也会有愧疚感。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应该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我们在入口前开始了踌躇,一时间也没有人敢进入。

    胖子非常会找人,他对周四他们说:“哎,你们不是七雄的高手嘛,这次就有劳你们带头进去,如果有什么阵法机关的,那好提前发现,那样我们就能想办法破解了。”

    周四说:“我们对阵法确实有些研究,但是机关不是我们的强项,普通的还能注意到,一旦隐藏的很深的,那我们也不敢冒这个险。”

    胖子撇着嘴说:“还说什么七雄的嫡系,连这么点本事都没有,以后可千万别在胖爷面前吹牛,胖爷最怕这种人。”

    我原本以为胖子的激将法不可能起到效果,毕竟看周四的做事手法,他是有一定的原则性的,可是自己却忽略了其他人。

    那个虎子年少气盛,被胖子这么一挤兑,立马就脸红起来,并且怒目盯着胖子。

    胖子看了虎子一眼,冷笑着:“看什么看,不行就和胖爷一样承认自己本事,瞪大眼珠子谁不会,这可不算本事,胖爷也会。”说着,胖子极力地睁大他那双小眼睛,反向虎子挑衅地盯着。

    不管怎么说,虎子还是不满二十岁,胖子这样的做法欠妥,如果里边真的有危险,那不是让这孩子去送命了。

    所以,我就心中一软就踢了胖子一脚,说:“死胖子,你他娘的别没事出什么幺蛾子。”

    胖子嘿嘿怪笑,没有说话,但是这一下更加激怒了虎子,他可能把我的善意理解成更深层次的笑话他们这些身在异国他乡的盗墓贼没本事,立马红着脸说:“我来带头。”

    “虎子,别听这个死胖子的话,他想害你。”忆莲狠狠地剜了胖子一眼,说道。

    虎子有股倔脾气,即便脸上已经有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但还是摇头说:“莲姐,没事的,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嘛,就给他们露两手看看。”

    周四也连忙劝阻说:“虎子,这事轮不到你,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回去怎么和你爸交代。”

    “交代?交代个屁你交代!”

    胖子继续煽风点火道:“做咱们这一行不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嘛,年轻人想要出头,你就让他出头,要不然我们只能把他当个孩子看。”

    或许这句话是真的刺激到了虎子,这就好比小的时候,总是怕别人说自己是黄口小儿,而老的时候又会反感别人说自己老了不中用了。

    所以,虎子看似麻利地整理了一下装备,把手电插到了他的肩头上,双手端着一把步枪,作势要带头进去。

    一看是劝不住了,忆莲说让他等等,慌忙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块长满了黑毛的环状东西,交在了虎子的手上说:“一定要小心,姐在后面跟着你。”

    “恩!”

    虎子重重地点头,一手拿着那块黑毛物品,另一手单手枪,把枪托顶在了他的胸口,以以应付突如起来的变故。

    我们面面相觑,都没好气地看着胖子,这家伙是典型在教唆别人替我们去趟雷,那心眼真是大大地坏透了,而他却不以为然,仿佛只要有人能进去试试,他的脸皮不要都没问题。

    在虎子带头,周四等人跟着,接着就是黄妙灵和我们。

    毕竟我们当中还有两个重伤员,需要别人背着,也就等同于剩下的这十五个人,只有十一个人拥有战斗力,殿后的自然是霍子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