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毒发身亡
    我跟周四走回去之后,发现哈呜德四个汗卫军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全部都是眉心中枪,每个人在临死时候都保持着一种愤怒的姿态。

    胖子咽了咽口水,问我:“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憋着一口恶气说:“七雄的人。”

    然后,我看向周四问他:“你这是干什么?他们可是小爷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你就这样把他们给杀了?”

    周四不以为然地说:“今天我不杀他们,也许有机会他们就会杀我们,七雄和汗卫军的血债已经堆积如山,慢慢你就知道了。”

    阿红皱着眉头问我:“小哥,你说他们是七雄的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叹了口气,大概把事情的真相和他们说了一遍。

    一听到我要去欧洲出任七雄的当家人,胖子立马说:“小哥,这一次一定要带胖爷去,听说那边的女人都很漂亮,很性感,也很奔放的,说不定胖爷的另一半就会在这次偶遇。”

    “滚滚,什么都有你的事!”我骂着胖子,同时给了他个眼神。

    胖子也很快明白我的意思,就低声骂了我几句,但是我看到这家伙的眼珠子开始在眼眶里边转悠,也不知道是想什么鬼主意。

    在准备离开这间陪葬室的时候,我有些可怜地看着哈呜德四人的尸体,或许我当时就不该救他们,要不然也不会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这里。

    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怀疑哈呜德他们知道我是七雄的当家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就当是因祸得福吧!

    菊兰说:“那些怪物也许还在外面,要是我们一开门,再发生那样的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周四将一块口香糖丢进嘴里说:“放心,我们来处理。

    打开墓室门的一瞬间,我看到周四队伍中的那个女人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青铜盒子,上面雕刻的是一只脑袋出奇大的,几乎没什么身子。

    仔细观察,还在张大嘴巴的凶兽,不过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现代工艺品。

    但是在她轻轻一拨动侧身的一个机括,顿时就听到一阵阵非常奇怪的声音,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特别的令人毛骨悚然,就仿佛一只凶兽在很远的地方怒吼一般。

    瞬间,那些黑色扒皮怪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全部朝着通道的两边逃窜,同时也发出了一种带着颤抖的叫声。

    看着那些扒皮怪的离开,胖子一脸好奇地指着那个青铜盒子,问:“这东西是什么?居然能降的住那些怪物!”

    女人白了胖子一眼,却没有搭话,而是把盒子塞回了她的背包中。

    我们边走,周四说:“你没注意到上面的那只凶兽吗?《吕氏春秋,先识》中讲:‘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

    “其实,就是因为里边有一个小阵法,模仿饕餮发出吼叫,可以吓退很多陵墓中飞行的怪物,这是我们七雄近年的新发明,不错吧?”

    胖子狂点头说:“真是太牛了,你们那边搞批发不?胖爷要是能进一批这东西,保管同行要争抢购买,那样胖爷就发达了。”

    女人终于忍不住骂道:“你个死胖子,这东西一共就制作出两个,是千金难求的宝物,你还搞什么批发,也亏你想的出。”

    胖子见自己的耍宝见效,就问:“大妹子,怎么称呼?”

    女人说:“你管不着。”

    “有性格,胖爷就喜欢和有性格的人做朋友。”胖子灿灿地笑着说。

    阿红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说:“喜新厌旧,老娘最看不起你这种人。”

    胖子不以为然地说:“一直就是咱们几个倒斗,难得有个新鲜的妹子出现,胖爷就是喜欢新鲜的,谁像你……”

    本来胖子是要说阿红胖的,但是看到后者入刀的眼神,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只得尴尬地笑了起来。

    周四看着阿红问:“这位应该就是摸金一派的新任当家人吧?”

    阿红点头,反问他:“你知道我?”

    周四说:“当然,不要看我们身在异乡,但是国内情报方面还是做的很不错的,尤其是得知了你们盗了成吉思汗陵之后,那肯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所有和张文有关的人和事,那都是我们要调查的。”

    “四哥,你的话太多了!”女人无奈地说。

    周四说:“叫我周哥,再有个四,我就成鸟了。”

    胖子笑道:“周哥还是明星呢,叫你老周吧!”

    我看他们越说越没边了,而且速度还放慢了,就说:“行了你们,我们还有正事要做的,如果觉得有缘,那就等出了斗之后,找个饭店好好说。”

    “小哥说的是,对吧大妹子。”

    胖子恶心地朝着女人翻了翻白眼,却遭到了后者的冷眼一瞥,一脸吃瘪地点起了一支烟,算是化解尬尴的气氛。

    在沿路往回返的过程,从周四的嘴里才知道那个女人叫忆莲,当胖子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差点就笑喷了,因为现如今哪里还有叫这么有年代感的名字,可就算是个代号也未免太老了。

    周四还介绍了其他人,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名叫虎子的人。

    虎子是个个非常年轻男子,也许还不到二十,是我所见过盗墓贼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不过,从周四的嘴中得知,这个虎子的父亲可是大有来头,属于欧洲七雄四大堂口之一的堂主。

    虎子非常的稚嫩,再加上他属于同龄人中面嫩的,所以说他是个未成年都有人相信,不过周四说他已经十九岁了。

    这次虎子跟着其他人过来是第一次倒斗,也是对我这个能够带队盗得成吉思汗陵的张文有兴趣。

    我们到了那条岔道口,走进了另一条墓道之中,没几步就发现了脚印。

    看样子是我们的方向有误,要不是这样哈呜德四人也不会死,也许我们早已经和黄妙灵、霍子枫等人汇合了。

    在我们和霍子枫他们碰头之前,再也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事件,也没有遇到什么机关,这样反而让我一路心神不宁,也不知道是因为周四等人的加入,还是这里本身就没有什么。

    当霍子枫他们看到周四等人,就非常的奇怪,然后就由胖子呼啦啦地把他们的身份说了出来。

    而且,胖子还郑重其事地介绍霍子枫说:“这位就是七雄当中的老七,本来七雄当家人应该是他的,但是官爷非要按在小哥的头上,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事,搞得跟皇阿玛传位一样。”

    霍子枫打量着周四等人,他伸出手说:“我曾经听我大哥提过一嘴,当时以为他是酒话,想不到还真的有其他的七雄的同门。”

    周四笑着说:“七雄门人遍布五湖四海,世界各地都有咱们的身影,只是因为身份保密,所以你们不知道罢了,说不准你们当中某个人也可能是哦!”

    阿红则是让黄妙灵帮助老魁检查伤势。

    看了一会儿,黄妙灵说:“还好得到了及时的治疗,否则就会像他一样。”她带着悲伤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

    我定睛一看,那是黄妙灵带来的老姜,这家伙的脖子被撕扯下来很大一块皮,现在整个人已经僵硬,并且皮肤呈现出灰色,就仿佛穿了一套灰毛衣服似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自责地说道:“要是我能早些过来,也许他就不会死了。”

    盲天女说:“他已经死了有一个小时了,我估计就是一个小时前你们应该还在躲避那些怪物吧?”

    我把我们的经过和他们大体说了一遍,而盲天女也把他们的经过说了一遍。

    在盲天女等人发现霍子枫和韩雨露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像蛤蟆似的爬在了地上,两个人一直盯着半空,每次都在惊险之中化解危机。

    在盲天女她们加入之后,顿时两人就不再那么累了,而且经过几次的“空袭”之后,我二叔便看破了其中的规律。

    但就在这几次之中,老姜已经中招了,所以他们就把手电丢下,只是带了两只逃命。

    他们逃的地方是洞,类似狗洞那么大,但是很深,完全可以让他们全部钻进去。

    在所有人进去之后,韩雨露负责堵在洞口,那真是一女当关万怪莫入,只要有飞进去的,就会被她挥剑斩成两段。

    毕竟洞不大,那些扒皮怪无法一拥而上,就是这样苦苦支撑了很久。

    就是一个小时前,拥有一身盗墓本领的老姜断了气,黄妙灵说他是因为心脏衰竭而死,也可以说是因为毒液进入了血液中,导致了供血不足,总的来说就是中毒而死。

    现在再去仔细看老姜,就会发现他的身体和正常死亡不同,因为已经有了要尸变的迹象,看来改变风水格局是一部分的原因,另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些扒皮怪物。

    这种扒皮怪,也许就类似港片中被僵硬咬死的人一样。

    在血液被吸干之后就会尸变,但是从风水玄学和实际来说,这完全是不成立的。

    因为尸体要经历一个尸变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可是这种怪物完全打破了这个理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