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飞行怪物
    “怎么了?”我们都紧张地问道,同时见菊兰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煞白起来。

    我凑过去一看,就发现在老魁的头上,出现了一块血肉模糊的伤口,那显然是他的头发连同头皮被硬生生地撕掉了一块,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骇人。

    阿红问他:“老魁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没……”老魁只是连续说出两个字,忽然一头就栽倒在地。

    这一下子可把我们震惊了,因为从他受伤到晕倒,前后连半分钟都没有,估计也就是被毒蛇咬中,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由于黄妙灵并没有在身边,所以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是瞬间的恐惧感笼罩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同时低头去照地上那个被踩扁的东西。

    那个东西没有看到利爪,也没有看到獠牙,所以就不知道是什么能够把老魁的头皮撕下来,只不过这个东西已经浑身是血,也不知道是老魁,还是它自身的。

    胖子吞着口水问我:“小,小哥,这到底是他娘的什么东西?”

    我说:“我也不知道,小爷从未见过这种生物。”

    胖子问阿红:“你的人怎么样了?”

    蹲在地上的阿红,说:“深度昏迷,而且还有发高烧的迹象。小哥,能不能喂他点你的血,我觉得这东西有毒。”

    我忙点头,但是胖子却说:“我们家小哥又不是无限免费供血的机器,这可是要收费的。”

    我踢了胖子一脚,说:“都他娘的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说完,我撕开了之前被自己割破了手指,往老魁的嘴里滴了几滴,然后再包扎起来。

    “又来了!”

    哈呜德沉声说完,立马甩手就是一枪,别看他使用的是自制的猎枪,但是枪法可相当的犀利,一下子就把带头的飞过的一只怪东西打了下来。

    这又是一只类似老魁踩死的那种东西,只是这一只的翅膀却是黑色的,而不再是那种透明的,看起来黑漆漆的,有些类似一些国外科幻片里边的缩小版的堕落天使。

    紧接着,又是一群那种东西从头顶掠过,我们在开枪的同时,也用背包护住了自己的头部,生怕再重蹈老魁的覆辙,但是这一次却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也没有再有人被撕掉头皮。

    胖子奇怪地伸长脖子说:“这些东西怎么不攻击,难道是在向我们示威,吓唬我们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但我想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不是这些手电光,我估计我们会被群而攻之。”

    胖子说:“胖爷真想试试站到手电光之外,看看会不会攻击。”

    我说:“死胖子,你可千万别试,万一试出事情来,小爷可真的会把你的尸体丢在这里,不信你试试。”

    又是一连串的口哨声,只不过这一次有些吵杂吵闹,正是在那群怪物飞过的方向。

    我们都把枪口对准那一边,不一会儿又有一只带头飞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高度紧张,还是这种东西带来的莫名恐惧,哈呜德这一枪居然没有打中,而我们更是没有他那么准的枪法,带头的那只怪物便已经消失了。

    不出意料的,那一群怪物又从我们的头顶掠过,我们开始快速扣动扳机,可这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头上落了什么东西。

    顿时,我的头皮就开始发麻,因为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情急之中,我整个人都感觉身体一僵,接着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非常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

    我连忙用手去打,一个东西被我拍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尖叫,正要重新飞起来的时候,却被眼疾手快的胖子一脚踩死。

    又是一只拥有蝉翼般的小人怪,已经被胖子踩成了肉泥,他连忙问我:“小哥,怎么样了?没有要晕的迹象吧?”

    我摇头说:“小爷刚才用了手段,头顶出现了角质,只是被扯掉了几根头发,没事。”

    “这么厉害?”

    胖子瞪大眼睛看着我,说:“要不这样,小哥,你站在胖爷的肩膀上,那样胖爷就不用担心被这些怪物扯头皮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小爷也是在情急之下才能使用那种能力,完全站得高了会被所有的那种怪物攻击,那样小爷就会被活活地剥了皮。”

    胖子“呸”一口,说:“他娘的,这种扒皮怪,最好别让胖爷知道它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要不然胖爷非给它点一把火。”

    脸色煞白的菊兰,颤抖地说:“那些东西又来了。”

    作为倒斗高手,并不意味着胆子有多大,其实就是一个日久麻木的过程,那就好像你每天上班一样,做着重复的工作,没有人第一天上班就会特别淡定。

    除非是有工作经验的,要不然肯定会心存忐忑,担心自己这个不会那个也不会的。

    就拿脸色惨白的菊兰来说,我看她见到棺材,看到尸体,即便是看到粽子,都没有如此的表现,可见人对于未知东西的恐怖,那是写入血液之中的。

    其实在菊兰说那些东西又来之前,我们还是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吵杂声,而我也开始渐渐明白这是为什么。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种胖子所说的扒皮怪,它们的扑食方式非常的特殊,几乎和蝙蝠等夜晚捕食者一样,它们很怕强光,那样可能会导致它们对于目标的准确性有失误的情况。

    所以,我们站在一圈手电包围之下,它们并不会群而攻之,我想如果我们有一台强光探照灯的话,它们应该会对我们避而远之。

    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夜里九点多,也就是说正是夜行动物刚刚扑食一段时间,这也是它们为什么现在会向我们发起攻击的原因。

    话又说回来了,正是因为手电光的原因,它们虽然不敢大规模进攻,但是却很有协同捕猎意识。

    比如说,让带头的一只确定我的方位,然后其他的来干扰我们的视线,让攻击者从中寻找撕扯猎物的机会。

    也可以说,带头的那只是观测手,但从和其他的稍有不同来看,那只一定是这一群扒皮怪的头领,也就是为什么在哈呜德打死那一只之后的那次,我们没有受到攻击的原因。

    多数的扒皮怪就是干扰手,如果是其他的生物,断然不会像我们能用枪攻击,所以它们也就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然如果不是手电光,我想所有的干扰手,都可能变成攻击手。

    在有强光之前,怪物会很快选出一只最为敏捷的同类做攻击手。

    这个攻击手隐藏在安全的地方,是一般的伤害都很难伤害到的,它在接受了观测手的信号之后,便会向锁定的目标攻击。

    甚至,我都可以认为这些扒皮怪是有智商的,绝对不是蚂蚁那样的生物本能,因为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好像是有个聪明的人在排兵布阵。

    说到有智商,那么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种人类,就类似美人鱼那样。

    在地球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人类的大多数祖先选择了穴居,而美人鱼则是潜入海中,那如果有一种人类进入了洞穴的更深处,在环境的影响之下,就会变成现在我们所见的这种扒皮怪。

    只不过,这种扒皮怪隐藏的非常之深,即便在历史中有人有幸见到,那也化作它们的食物,所以在一些古典古籍中才没有记载,这也变向说明了它们是非常聪明的。

    又一次的同样的进攻,还是一只扒皮怪带头掠过,我心中的已经有了这也的想法,就在感觉它可能出现的时候连续扣动了扳机,也是我运气好,这次居然把它打掉了。

    结果,正如我想的那样,这一次它们只是从头顶掠过,丢下了被胖子等人打落的尸体,然后就融入了黑暗之中,又开始了一阵的吵杂。

    在这期间,我快速地把想到的这些东西跟胖子他们一说,也不管他们是否能够完全领会我的意思,但是只要他们知道,我们一旦能打中带头的那只,那就会减少一次的攻击。

    胖子擦着额头的汗说:“小哥,就算你说的全对,可这些扒皮怪的数量那么多,它们一直像是搞车轮战似的,一旦我们的子弹耗光,那不就是任这些畜生宰割了吗?”

    我说:“你说的也对。现在我们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一直瞄着带头那个打,只要坚持到天亮我想这些东西就会去休息,另一个就是跑,跑到能够隔绝它们的地方。”

    阿红说:“我看霍子枫他们就是选择的第二种办法,只是又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拿着手电跑呢?或者说用手电一边照着这些家伙,一边撤退。”

    我说:“虽然我觉得它们可能是另外一种人类,但也不排除它们就是简单而没有被发现的生物,这一切都是它们的本能,也可以说是特殊的高级本能。”

    看着那些手电,我说:“之所以没有把手电拿走,我想我师兄他们也是有人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这些怪物会思维定式。”

    咽了口唾沫,我继续说:“它们一直认为猎物,也就是我们还在这个光圈之内,就会一直重复着那种事情,这就是他们把手电丢下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