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特殊能力
    我去看红龙的时候,发现俏媚正一边哭一边照顾红龙,我知道那是因为肖南出事了,她才会这样,虽然这事也不能怪我,但是多少还和我有些原因,我拍了拍俏媚的肩膀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请节哀顺变。”

    俏媚梨花带雨地看着我,说:“小哥,这不怪你,都是小南自己冲的太靠前了,才会把尸妖咬死,或许这就是盗墓贼迟早的宿命。”

    我为了转移话题,免得俏媚继续伤心就问她:“老龙怎么样了?”

    俏媚擦了擦泪水说:“挣开的伤口已经重新包扎了,从外表看还是那样,只是不知道内伤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了。”

    我“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就过去看霍子枫和三个女人,他们都是脱力而导致的昏迷,虽然短时间来说等到休息过来就好了,但放长远来说他们是在燃烧自己的寿命来救了我的命。

    逐一摸了四个人的额头,发现烫手的厉害,这是我以前从未注意过得,也不知道是一直都是这样,还是因为使用那种手段太多导致的后遗症,这点只能等他们醒了问他们自己了。

    胖子饶有兴致地问我:“小哥,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他是在问尸妖的事情,便说肯定尸妖是从另一边走出来的,而他们正好走到了塑像的后面,还是红龙提醒的我等等的大体细节。

    胖子摇头说:“不是不是,胖爷是问你的脸上、手上怎么都出现了鳞片那种东西,那是怎么回事?”

    我这才明白他问的是这件事情,其实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奇遇,曾经在西沙倒沈家的富斗遇到过一条鬼船,我在上面发现了一卷竹简。

    竹简里边记载的是“角甲术”,自己回去也仔细研究了,也按照上面的炼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后来就觉得那是瞎扯放弃了,可没想到刚才砸情急之下居然成功了。

    胖子点着头对着我伸出大拇指,表示非常的佩服我也是有一技之长的人了,而我环顾这里问他:“这是什么地方?”

    关于我的问题,胖子先是用手电大概照了一圈四周,故作深沉地说“根据胖爷和几位领导的谈论,最后我们一致认为,这里是‘六重帝王陵’的第三重,不知道小哥领导有没有其他的见解?”

    我无奈苦笑,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阴阳怪气地说话的,估计也就是胖子了。

    不知道是因为死的不是熟悉的人,还是因为胖子已经适应了这种生生死死的事情,早已经看淡了。

    通过胖子的手电的照射下,我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四周的墙壁没有任何的雕刻绘画,却是人工挖出了一个个拳头大的孔洞。

    孔洞和孔洞之间也就是两拳的距离,不论是墙壁、脚下还是顶部,全是这样的设计。

    乍一看我们好像并不是在墓道中,反而有些像是在蜂巢之内。

    二叔说他已经仔细地观察过这些孔洞,里边只有半臂深,不过在底部又有一些指头肚大的密集小孔,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些洞不通往外界,因为没有丝毫的风进来。

    我不是不相信他说的,只是自己想要再研究研究,生怕这些孔洞里边住着某种毒虫之类的东西,早发现能够早想办法解决,也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

    观察了几个之后,我便知道二叔说的没错,而且出于小心谨慎的,我让菊兰在里边点了一支胖子用来防止鬼吹灯的蜡烛。

    蜡烛被折断成了几段,点在了好几个孔洞之内,如果里边有什么,肯定会因为温度或者直接被熏出来。

    等一会儿,里边并没有什么异常,胖子说我这是小心过头了,我跟他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又问他那个尸妖最后怎么样了。

    胖子说:“别提了,别看长得跟天仙似的,那可是真正的钢筋铁骨,不管是什么手段还是子弹,只是把它的衣服打烂了,身上一点事都没有,这可比练了金钟罩、铁布衫还他娘的厉害啊!”

    “后来呢?”我问。

    胖子叹了口气说:“我们就顺着打开的机关进入这里,那家伙被关在外面了,可怜胖爷还想着跟她来一场风花雪月的倒斗侠侣,就像是你师傅常说的那样,没想到她他娘的不是一个女人,而且连人都算不上。”

    说着,胖子偷偷地用余光瞄了一下韩雨露,轻声跟我说:“看来这世界上,也就是咱家姑奶奶那么一个有思想的粽子,其他的都他娘的是扯淡。”

    听着胖子一个劲在我耳边叨叨个没完没了,我就被他说的有些迷糊,也可能是刚才被尸妖掐的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趁着现在队伍无法继续前进,我就借助这个机会找地方眯一会儿,也好补充一下自己的体内和缓解缓解紧绷的神经。

    胖子听说我要睡觉,他立马拍着胸口说让我放心去睡,即便所有人都睡了也没关系,他来给我们站岗放哨,保证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我随便应了一声,但根本没想过胖子会靠谱,不过现在安然无恙的还是一半人。

    这里看样子除了这些孔洞又没有什么别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便随便找了个地方,枕着自己的背包去休息。

    地面也全是那种孔洞,所以睡起来也不怎么舒服,有些好像睡在没有完工的施工现场一样,硌的身体非常的不舒服,也没有完全睡着。

    只是想着自己之前身上出现的那些鳞片,由于当时的情况太过危机,我都没有来得及仔细去感受那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根据所得的那卷《角甲术》记载,上面说必须要闭住呼吸一分钟以上,同时心里默念着竹简上的口诀。

    可是我当时哪里顾得上念上面口诀,快断气倒是真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功了,想想还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之前因为自己也打算长点心,也就留一手,没向霍子枫他们四个人请教,而见到盲天官的时候不是在斗里,就是在医院里,根本没有单独的时间。

    所以,也就没有机会知道其他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根本就研究不出什么。

    想着这些,我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那应该是霍子枫他们已经在吃东西的时候,就连红龙也从昏迷中醒来,看到我就打招呼,不过他还是非常虚脱。

    我问红龙:“现在感觉怎么样?”

    红龙叹了口气说:“老板,我老龙又成了你们的累赘了,其实你们见我受了伤,应该把我留下一个地方,等你们回来的时候再把我接上,这样也不会给你们添负担。”

    我苦笑道:“说什么呢你,倒斗进来的时候是一个地方,出去的时候说不定又是一个地方,有时候还要打盗洞逃生,万一出现了状况我们不能回来,那你不是活活地困死在斗里了。”

    红龙点头道:“也是。唉,那只能麻烦你们了,其实我老龙最怕就是拖累别人,可是不知道和你们在一起什么回事,每次都是我受伤,说来真他娘的晦气。”

    胖子说:“行了吧你老龙,扯这个有个毛线用,你和我们下地一直都是打前锋,有什么危险自然会先到你身上。”

    “胖爷说句公道话,也是掏良心的话,这不是你的手艺不精,也不是运气,常在河边走哪里有不湿鞋的,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嘛!”

    红龙立马对胖子刮目相看,说:“想不到你这个死胖子还有良心,老子还以为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一天到晚只记得冥器,真是难得啊!”

    “放屁,你的良心才让狗吃了。”

    胖子翻了翻白眼,说:“那是胖爷以利益为主,倒斗又不是下来做义工,不多摸点冥器亏的还不是自己。”

    我听到他们两个的扯皮,虽然没有插话,但是心里放松了不少,就过去问了问霍子枫他们的情况。

    霍子枫依然跟没事人似的,只是盲天女由于肖南的死,显得有些憔悴,毕竟那可是她势力中流砥柱,死一个就少一个,再培养又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

    看了看韩雨露,她的胳膊已经包扎好了,从脸色来看没有中毒的迹象,显然我的血确实是非常管用的。

    这也就是说我不再是只会寻求保护的盗墓贼,而是有着自己的作用,再加上现在也有了属于自己手段,最起码自保已经不是问题了,不再是累赘了。

    大家已经开始准备继续前行了,而我拉着霍子枫到前面探路,顺便也问问他关于特异功能的事情。

    我探路倒是挺稀奇的,所以大部分人都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他们即便知道我有别的打算,但可能猜不到我就是问问秘术。

    顺着这条宽五米多的墓道往前走,并没有什么岔路之类的,霍子枫说这应该就是第三重了。

    这也就是说,我们过了这一重,接下来还有两重,最后那一重自然是冥殿所在,也就是我们这次倒斗的终点站。

    霍子枫问我:“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还没等我回答是与不是,他“哦”一声,说:“对了,在尸妖掐着你脖子的时候,我见你手和脸上都是鳞片,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