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守陵女人
    塑像坐着便高有三米,穿着金黄的龙袍,上面是好几条绣龙,从正面或背面单独看时,所看见的都是五龙,与九五之数正好相吻合。

    另外,龙袍的下摆,斜向排列着许多弯曲的线条,名谓水脚。

    水脚之上,还有许多波浪翻滚的水浪,水浪之上,又立有山石宝物,俗称“海水江涯”,它除了表示绵延不断的吉祥含意之外,还有“一统山河”和“万世升平”的寓意。

    头戴一顶红色的大帽子,顶部是一串类似佛塔的珠子,正中间是一尊金色的佛像,脖子上还挂着一百零八颗佛珠串,而坐在一张金色的龙椅之上。

    “这,这是谁?”胖子下意识地问道。

    我看着这是一个男性的人物塑像,通过服装、打扮来看,那必须是清朝的帝王,也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所做这座陵墓中墓主人的泥塑。

    一股皇家之威迎面而来,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在塑像之前,摆放着一个香案,上面有一些祭祀品,其中当属香炉和左右的两个烛台最为醒目,香炉里边还有没有烧完的香,烛台上也有两根少半截的白烛。

    但是,我最吸引我注意力的不是这些,而是正中间放置的那块灵牌,上面还依稀刻着很多的漆金小字,显然这里并不是什么祭祀坛,而是一个陵墓中灵堂。

    我走上前看了看灵牌上的字迹,发现写着是:“谥协天翊运执中垂谟懋德振武圣孝渊恭端仁宽敏庄俭显皇帝。”

    瞬间,我就彻底明白了,没错这就是咸丰帝的墓,根据记载这就是他的谥号,瞬间心头一直不敢肯定这是不是咸丰帝的陵墓的问题,便是迎刃而解。

    只是现在新的问题又来了,按理说墓中不该有设置灵堂这种事情,不管是从我这个半吊子风水先生来讲,还是其他盗墓高手而言,大家都没有见过,风水理论上也不会存在。

    因为灵堂是亲人为了缅怀故者而设立的作为寄托思念的殿堂。

    绝多大数都是灵堂的正中摆放灵柩,前面设牌位、香案、蜡烛、三牲及供品等,两边是鲜花与花篮,后方高悬横幅,为该仙逝者治丧,前部边上是演奏哀乐的乐队与守灵人。

    这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是墓主人在死后几天内临时建造起的殿堂,要出现也应该出现在紫禁城里边,那也要比出现在这里更靠谱。

    我非常的费解,其他人因为也没有在斗里见过这样的建造,所以也是一头雾水,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胖子忽然开口说道:“小哥,你知道守灵人吗?”

    我点头,问他:“知道,怎么了?”

    胖子说:“在《水浒传》里边,宋江不就叫孝义黑三郎嘛,他为他娘就守灵三年,你说他是守在什么地方?难道是他娘的坟头前?”

    我苦笑道:“你看书就不能看点正版的,宋江叫孝义黑三郎那是因为他比较矮而且皮肤很黑,在家排行老三,做人有情有义,所以江湖上人才称他是孝义黑三郎,哪里跑出来守灵三年这么一说了?”

    胖子挠着头,说:“他娘的,这次胖爷可不是看的书,是无聊的时候去那种评书馆里听一个老头儿嘚吧嘚吧讲的,没想到居然忽悠人,回去胖爷砸了他的评书馆。”

    二叔说:“胖子所说的也不是没有参考性,古人守灵是在家中的灵位前守灵,有钱的地主老财则就是在坟墓旁边搭建一个棚子,让孝子在其中守孝一般都是三年,至于皇家守灵是怎么样的,那还真就不知道了,也许就是在陵墓里边。”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守灵嘛!”

    胖子本来词穷无语,但是在二叔这么一说,他立马又牛气了起来,还把手搭在了后者的肩头上,看起来有一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这时候,黄妙灵忽然叫了一声,我们都被这声吓得呈现出了攻击的姿态,这才发现黄妙灵已经从塑像的一层绕过,此刻正直直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怎么了?”

    在我询问的时候,我也冲了过去,当我看到塑像后面的东西,也差点叫出来,也就是因为黄妙灵先发现了,我心里多少有些准备,但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塑像之后,有着一个背对而战的身影,从长发和身材以及穿着的红衣来看,那必然就是一个女人。

    即便黄妙灵发出那么高的叫声,红衣女人依旧还保持着原本的姿态,仿佛也是一座雕塑似的。

    在墓中碰到一个红衣女子,那不用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由于看不到她的正脸,只能凭借身材和长发断定这是一个女人,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已经到达臀部,再看那一双脚,愕然就会发现是一双三寸金莲,穿着一双绣花鞋。

    胖子看到之后吞了吞口水,问我:“小哥,你说这是鬼还是粽子啊?”

    我端着枪瞄着,说:“小爷看是粽子的可能性要大,人家不都说鬼是双脚离地的,你看她的脚还踩在地上,应该是个粽子。”

    “喂,你到底是人是粽子?要是人你就慢慢转过来,要是胖爷数到三你不转过来,那可别怪胖爷的手下无情了。”胖子对着那红衣女人的背影叫了起来。

    可是,红衣女人丝毫没有动静,胖子也就开始数数了。

    可是当他数到三之后,那红衣女人依旧没有动静,胖子已经把扳机扣动到一半了,我连忙摁住他的枪口,说:“先等等。”

    其他人都诧异地看着我,而胖子也是一愣,问我:“怎么了?”

    我说:“是人是粽子还不知道,不能胡乱开枪,完全真的是个女人中了什么算计,你这一枪不就要了她的命了?”

    胖子挠了挠头问:“那该怎么办?万一我们走到正面一看,是一张无比狰狞的脸,这女子粽子身穿红衣,那可是个狠角色。”

    蓝莲就奇怪地问胖子:“胖爷,听说过人是穿红衣,死后变厉鬼,可没听说过粽子穿红衣有什么厉害的!”

    “想当年我们跟着王老爷子下过一个斗,里边可是七个身穿七彩衣服的女粽子,也没见有多凶啊!”

    我听蓝莲这么一说,就忍不住问他:“你说的身穿七彩衣服女尸,那是不是一个阵法?”

    蓝莲眼睛一亮,忙点头说:“对对对,王老爷子也说那是一个阵法,事隔多年我也想不起来叫做什么阵法了,只记得破解起来就连王老爷子都有些棘手,不过也没见多么厉害啊!”

    我说:“我想老王头一定是用了非常暴力的手段,你们没有和那七只女粽子交上手对吧?”

    蓝莲挠着头,说:“怎么什么都瞒不住小哥,不愧是七雄的新当家人,当时王老爷子把几包炸药用竹竿挂在粽子的身上,然后拉了很长的引线,在点燃之后我们就跑了出去,一直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才进去。”

    胖子说:“废话,当时如果你们在,那还不被粽子身上的毒气给活活熏死!”

    我用手电照了照很深处,发现这个房子的入深也就是六米不到,一下子就能看到了墙壁,显然除了这个红衣女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说实话,我们能够站在这里不跑,足以证明我的贼胆有多大,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准备,大家都把枪口对准了红衣女人的后背。

    同时有人摸出了黑驴蹄子,不管是否真的管用,老祖宗留下的一下东西,还是要保留下来的,毕竟很可能是有一定道理的。

    阿红说:“不管是人还是粽子,一直站着不动就不对劲了,不是受到了什么牵制,那就是一尊塑像,我看我们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胖子白了她一眼,说:“有本事你去啊!”

    阿红冷哼道:“胆小鬼,老娘去就老娘去,都说胖子胆子小,果然是这样。”

    “放屁,胖爷这不是胆子小,是他娘的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懂吗?”

    胖子说着,已经开始找地方藏了,但是阿红这次并没有和他打闹,显然当家人的她,面临这种情况也非常谨慎,这说明她更加的成熟老练了。

    “你给老娘等着。”阿红只是放了句狠话,然后跨步朝着红衣女人走了过去。

    刚走了两步,忽然她的肩头就出现了一只纤细手,这可把阿红吓了一跳,她正转头要骂人,可是发现这只手的主人居然是韩雨露,但还是不悦地皱眉问道:“怎么了?”

    韩雨露说:“不能去看她的脸,要不然你就活着走不出这个墓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无形的炮弹,瞬间在我们中间炸开,我们吓得都连连后退,最后跟着韩雨露小心翼翼地退出了这个灵堂。

    而胖子想要摸香炉和烛台的时候,也被韩雨露阻止了,他虽然心里非常不痛快,但是也不敢反驳韩雨露的话,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我们走了出来。

    在我们把灵堂的门重新关好之后,我忍不住心里的疑惑问韩雨露:“那红衣女人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能看她的脸?难道还有你不敢招惹的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