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酷刑
    胖子这时候幸灾乐祸地给我拍着背说:“小哥,这下你明白胖爷为什么说恶心了吧?行了,吐吐就差不多了,当心这里的空气有问题,快把防毒面具戴上。”

    我摇着手说:“不行,戴上小爷会吐在防毒面具里的,呃……”

    折腾了好一阵子,终于呕吐声才停止,但是我戴上防毒面具胃里还是翻腾的不行,只能用手摁着胃部的地方。

    佝偻着身子不去看棺材里边的惨状,我说:“别再这里待着了,我们赶快往前走吧,这地方太变态了。”

    霍子枫背上的红龙说:“先等一下,这好像是一种酷刑。”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支吾道:“你说这是满清十大酷刑?”

    红龙说:“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十大酷刑,但这就是一种惩罚女人不守妇道的一种惩罚,类似民间传说骑木驴那样的,专门对付女人。”

    阿红皱着眉头说:“这些女人也太可怜了,我们要不要把她们的尸体捞出来,找个地方给葬了?”

    一时间,我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阿红,这光看看就恶心的不得了,要是捞出来那还不得被三年前吃的东西连同肠子都吐出来。

    不等我们这些男人说话,几个女人便是相继同意,仿佛那是一种看到和自己一样的女人,即便死了还要这样直白的暴露着,所以她们就忍不住想要去救这些女人。

    我的心比女人的还软,要不是因为真的从视觉和嗅觉上都觉得无比恶心,我是会第一个提出这样的做法,但是现在我迟疑了。

    盲天女看着我们说:“看你们一个个大男人那样,一定同情心都没有,这些一定是宫女,可能一生只被帝王临幸一次,而帝王死的时候她们却要陪葬,十六个都是可怜的女人。”

    我干咳一声说:“大姐啊,我们毕竟是男女有别,那样岂不是冒犯她们,还是你们女人来吧,我们到殉葬渠里边刨一个大坑,等一下给她们来个合葬。”

    霍子枫提醒道:“你们小心点,那些白色液体可能有毒,不要用手直接去触碰。”

    “切,我们知道!”菊兰不屑地说道。

    看着黄妙灵她们六个女人用绳子开始打捞棺材里边的尸体。

    在拉起来一具的时候,那白色的液体就和胶漆似的,还拉成了无数根根白色的丝,就放佛咬了一口披萨拉出的奶酪似的,我发誓再也不会吃披萨和奶酪了。

    第一具被捞出来的女尸,五官已经模糊一片,身体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但是不难看出表皮已经大面积腐烂,也就是因为有那些液体包裹了一层,要不然立马就会掉下了一张人皮。

    胖子看着摇头骂道:“惨,太他娘的惨了,这墓主人还有成仙,我看下一百次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

    说着,他就四周乱照,等他发现在十六口棺材后面放置着大量的绫罗绸缎,便跑过去抱回来几卷,将外表严重腐烂的拿掉,里边的抽出来盖在了女尸的身上。

    不出一会儿,十六具女尸都被打捞出棺材,然后整齐地肩并肩放在空地上,所有的惨状都和第一具差不多,隐约还看到有些尸体的脖子上戴着项链。

    但是由于太恶心和太可怜,就连胖子这次都没有伸手去摸,我们用绸缎打包好,然后把女尸逐一抬到外面,抛了个大坑埋掉。

    做完这一切,我们在外面休息了起来,每个人都提不起什么兴致谈论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各自都在心里想着刚从亲眼目睹的事情,久久不能释怀。

    过了一会儿,胖子对我说:“小哥,一会儿我把墓主人的遗体放进那十六口棺材的其中一个,你不反对吧?”

    我苦笑道:“算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风水说法,但是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地这样做,毕竟对墓主人自身也不好。”

    霍子枫说:“我师弟说的没错,那十六口棺材的摆放顺序明显有讲究,也许这里不适合墓主人的生辰八字,但却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宝穴,所以才有这样的办法去改动。”

    阿红说:“不管怎么样,这都有伤天合,古人的想法真是难以猜测。”

    韩雨露忽然开口说:“这是在养尸。”

    我们都是一愣,旋即看向了韩雨露,胖子问她这样说有什么依据吗?

    韩雨露告诉我们,墓中终年不见阳光本就阴,加上女人又是极阴之体,而且很有可能这十六个女尸都是阴年阴月阴日所生,那么就形成了一个极阴之地,用来养尸再好不过。

    我诧异地看着韩雨露,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墓的尸体只要看到一具,那就基本可能会尸变,也就是说本来这里是个葬人的好穴。

    但是,因为这么一改动,就变了一个超越了自然中存在的那种养尸地,专业术语叫风水养尸地,也就是人造的养尸地。

    其实大多宝穴都可以称之为养尸之地,只要像我们这类的风水先生稍加改动,不出十年里边的尸体不腐不化,再加上病毒和细菌的滋生,那么尸体完全是可以尸变成粽子的。

    我回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些瓷器瓶中的尸体已经各个部位,也许水银只是一部分的原因,这个遭天谴的布阵,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所以才导致和人刚死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胖子的身子一怔,他缓缓地朝着脚下看去,我也跟着他看去,只见一只白嫩的手从土里伸了出来,此刻已经死死的抓在他的脚踝上,上面还沾满了泥土和瓷器的小碎片。

    “我操,粽子!”

    胖子大叫一声,也管不了别的,拔出腰间的匕首直接刺了上去,一下子匕首就贯穿了那只手的手腕,但是手还没有丝毫松开他的迹象。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的脚踝也被地下伸出的手死死地抓住。

    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可是谁也不能移动一步,只剩下叫声和骂声互相重合着。

    韩雨露拔出钢剑斩断了抓住她脚踝的手,说:“这个地方不能待了,快下去。”

    “我也想啊!”胖子哭丧个脸叫道:“亲姑奶奶救命啊!”

    韩雨露立马闪身到了我们的身边,手里的钢剑不断地挥舞着,不一会儿手起剑落,我们脚腕上都剩下两只微微摆动的手,即便被从手腕斩断,还是死死地抓着我们的脚踝。

    一行人慌乱地跑到了盗洞的入口,身后的土地中已经发出瓷片的破裂声和泥土被顶开的声音,看样子这殉葬渠之下还不知道埋了多少尸体,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在我们一个个地钻进盗洞的时候,我在进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有很多的尸体从土里钻了出来。

    那感觉就好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壮观。

    在所有人都回到了十六口棺材的圆形空间中,身后已经响起“窸窸窣窣”的爬动声音,显然粽子的数量有很多,黄妙灵就指挥我们赶快先把盗洞堵住,以防粽子钻过来。

    我们又是手忙脚乱的一阵折腾,胖子还嘴里抱怨道:“他娘的,让你们几个娘们大发慈悲,这下好了,咱们把这些粽子都得罪了。”

    阿红说:“死胖子,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姑奶奶再给挠挠?”

    胖子缩了缩脖子说:“就会一起欺负胖爷,有本事单挑啊!”

    “单挑就单挑,姑奶奶还怕你?”

    阿红撸起袖子就准备和胖子打,胖子连忙跑到我身后,说什么阿红已经是当家人了,怎么能欺负他一个小小的盗墓贼,况且他和阿红还是一个祖师爷,怎么也让阿红给祖师爷几分薄面。

    阿红无奈,骂道:“你这个摸金的败类,还说什么祖上三代倒斗,难怪你家以前那么穷,这是你的祖上和你自己都没有积德。”

    胖子指着她说:“骂人不带骂祖宗的,有没有常识啊?”

    “行了,别闹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我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吵嘴,对着韩雨露点头,韩雨露立马带着我们穿过了那十六口棺材,越过了那些堆积到墙根的绫罗绸缎,顺着一个宽有五六米的入口走了进去。

    这是一条过道,由于这个陵墓没有按照寻常的墓规格,之前付义给我们的图根本就是狗屁,我们肯定不能按照那个去走。

    我估计那是那个老东西自己随便花的,还说什么已经派人过来看过,典型就是在坑爹嘛!

    这条过道并不长,一直是朝下走的,不过没一会儿又开始朝上走,而且整条过道有明显的曲线,显然这是在围绕着什么而走。

    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我们走下去很有可能就是绕到了那个鹰图腾墙壁的后面。

    如果非说这样设计有一定的道理,那就是为了防盗。

    这也幸好当时就是霍子枫一个扳动那个机括,要是当时我们都在的话,那能活的也只有一两个命大的,其他的都的效仿红龙,到时候我们可没有人救,只能埋在下面等死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等到我们出了过道,我们又看到了一面在我们左手边的岩墙,上面也有着一个和之前所见一样的鹰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