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百般劳累
    原本这就是一个碰运气的事情,以为还有七分之一的机会,可没想到我们几个懂这个“螭龙帝王锁”的人,也忘记了还有这么一茬。

    仔细想来虽然不会超过一百种,但是这可不是两块钱买张彩票,不中也没关系,这可是拿在命赌啊!

    一时间,情况又陷入了僵局之中,不过我并没有气馁,因为盲天官曾经在酒桌上告诉我,这天下就没有破不开的机关,只是没掌握其中的方法和窍门。

    这说的通俗一点就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这么一个情况。

    胖子一屁股重新坐在地上说:“得,这让姑奶奶一句话给搅合的,说不定小哥说的就是对的,现在一想还他娘的有这么多的可能性,现在该怎么办呢?”

    他环顾了我们一圈,尤其是在我和霍子枫、黄妙灵以及韩雨露身上特别的多停留了几秒,意思就是在问我们。

    但是我们现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回忆一下螭龙帝王锁这个机关锁是怎么做的,也许反其道而行之方才能破解。

    我对所有人说:“大家不要急躁,这里又没有什么危险,就算是夜晚也强过露天营地百倍,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让黄妙灵给大家解释一下,这螭龙帝王锁究竟是怎么个结构。”

    见我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她,黄妙灵叹了口气说:“螭龙帝王锁,又名七螭帝王锁,这个为什么加一个‘七’,我想大家都明白,其实还有简单的有一、三、六,最难的则是九……”

    话还说完胖子就忍不住插嘴叫道:“我靠,这还不算难?那要是九螭帝王锁,那打开的破密岂不是更加繁琐?”

    黄妙灵点头说:“确实就是这样,我们就拿螭龙的条数来说,也就是一座神兽雕像的一螭龙来做参考,这也就是复杂之中最为简单的。”

    顿了顿,她继续说:“这是为了守护极为重要的,小了它就是一把精密无比的锁,大了就是向类似这个机关。”

    “以这个陵墓的入口为例子,假设这里只需要放置一座螭龙雕像,那么在封闭陵墓的时候,就必须先在下面设计机关,这七个螭龙便连通了整个陵墓中的自毁机关。”

    对于这种理论性的东西,其他人听得都是一个比一个脑袋大。

    总结黄妙灵的话就是,利用空气压力差的原理,在螭龙的嘴巴内设置一个触动的机括,用嗓子眼连同,不能强行破坏,也不能用什么投机取巧的办法,只能依靠现代我们嘴里所说的密码。

    这种密码只有设计者和少数几个核心人物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

    可是现如今科技这么发达,我们盗墓贼所使用的装备和工具也与时俱进,我想的是怎么利用超越那个时代的东西,来看到超越那个时代的设计。

    在清朝时期,西方结合古四国的文化和手艺,将其演变成更为先进技术的,再传入中国,被当时的能工巧匠所掌握,再结合一些传统的设计,就出现了这种极为复杂的机关锁。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已经将机关发挥的是淋漓尽致。

    根据风水对螭龙帝王锁的记载,虽说笼统,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可利用的价值的,上面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对付这种锁的一种办法,那就是用“水”。

    当然上面没想到会把螭龙帝王锁这么辅助的机关术,利用在封盖陵墓的入口上,所以用的水最多一洗脸盆就够了。

    可是这七条螭龙雕像,光它们的体格就不止一洗脸盆水能塞满的,更不要说是连通着整个陵墓。

    估计要是这里有一条河,再有一台抽水机,说不定十天半个月能灌满,可是那样里边的冥器也就泡汤了。

    众所周知,清朝帝王除了有一些金玉瓷器之类,还有一些书法字画等,后者现如今的价格不都是按照平尺来计算钱的,一些大家的作品,那可不亚于一件青铜器。

    当然这都是废话,因为我们无法利用这个灌水开锁的办法。

    左思右想,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韩雨露开口提出了一个办法,虽然非常的耗费时间,而且操作起来也特别的繁琐,但是只能用这个办法。

    那就是先似的在地面挖洞,等到挖出覆盖上陵墓上的石板再做定做,因为这不就是用气压原理,既然我们不知道密码,也不敢轻易去胡乱猜,那我们就来破坏这个空气的压力差。

    只要有机会再石板上开一些孔洞出来,那么里边就失去了原本的能力,至少就算是我们无法打开这个螭龙帝王锁,但也不至于触碰机括,让整个陵墓开启自毁模式。

    说干就干,六个人开始在七条螭龙之间的空格开始挖洞,剩余的十一个人中的六个再准备一班等第一班累了换岗的。

    还有五个人则是负责看篝火,出去寻找猎物和水源以及警戒,我们需要打一个长久战。

    倒斗就是这样,盗墓贼是想要进入斗里摸出冥器,而墓主人在身前千方百计不想让自己的陵墓被盗。

    从宏观方面来说,也就是不希望墓中的风水被破坏掉,两者之间已经相斗了好几千,并不是一天两天了。

    螭龙之间的间隔处,先是有着一层浇筑了水之后的石灰,现在基本就是一整块的石板。

    不过我们所带的装备中有石工锤和杵子,可以慢慢地一层层地掀开,一直把下面的泥土挖出来。

    在一天之后,像我们这样大男人的手掌手都有茧子,更不要说那几个女人,她们个个细皮嫩肉的,每个人的小手都打起了水泡,看的让人都心疼。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要光看贼吃肉,却看不到贼挨打,干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不做一行不知道一行的难啊!

    晚上休息一晚,第二天又接着砸,期间真是苦不堪言。

    胖子说他都有心找个地方买几把电动钻头,说不好比这个也快的多,我让他别废话了,这里荒山野岭的,最近的地方比横穿整个北京城走一圈远,这一来一回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不过,这一层石灰还是在第二天的下午拿掉了,露出了下面的泥土,我们顿时信心百倍,开始换成了各种铲子采用挖盗洞的方法挖,一直挖到了晚上八点,然后就全员休息了。

    因为不休息不行了,每个人的体力透支的相当厉害,加上挖了不到两米之后,下面就开始出现沙子和石子,下面还有镶嵌在泥土之中的大石头,别石板还没有挖到,人才累死了。

    然后又是一个星期陆陆续续的操作,我都怀疑我们不是盗墓贼,更像是在人工开矿,而且还是不能用炸药的那种。

    越到后来越难挖,有时候一天两米都挖不下去,每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也幸好都是这行业中的高手,换做像以前我那样的半吊子,早他娘的就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在晚上休息的时候,胖子用他的小命发誓,如果这个陵墓里边不出几件无价之宝,就算不触动墓中的自毁机关,他也想办法炸塌这个陵墓,以泄他的私愤。

    在第十天的时候,终于我们挖到了地面,而此刻距离地面也就是十二米深,这也是因为陵墓的入口在这山体之下,要是换做泥土里,就以我们这样的挖法,估计早就挖到地心去欣赏岩浆了。

    一边清理着石板上的沙石泥土,我一边看着一直顺着那七条螭龙雕像延深下来的瓷器管道,这可是碰都不能碰的,要是不小心碰断了,那么我们这功夫都白费了。

    而且从地下的结构来看,塌陷起来不亚于在海洋中遇到庞大无比巨型漩涡,人瞬间就被吞噬了。

    石板是青石的,显然不属于附近的产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运来的,上面非常的平滑,几乎没有什么凹凸,坐上去就好像坐在地板砖上似的。

    只不过每一块的直径特别大,即便我们的盗洞直径不小,但也只能看到一块半,六个盗洞连一个能看到的两块的都没有。

    我和霍子枫坐在盗洞的石板上,一边休息一边开始两块石板之间的缝隙,那最多就能塞一个装潢刀刀片进入。

    而且还用搅拌后的石灰灌了缝,一点儿也不比现代的工匠的手艺差,几乎都能和金字塔石头和石头之间的宽度媲美了。

    霍子枫把钻头刀安装在螺纹钢管之上,开始顺着缝隙往下钻,他钻了一会儿就换我,其实就是坐在那里用手摇,这可比之前挖石头省劲的多了。

    挖了一段,我把钻头刀拔了出来,看了看上面粘的石灰,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闻过之后基本可以确定,这些石板的厚度在一米以上,这可真是太厚了,我看就是少量的炸药来炸,都不一定能炸的开啊!

    霍子枫又钻了一会儿,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力道一变,就知道是转通了,而他也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开始把缝隙一直拓宽,拓到了我们的盗洞整个直径。

    等到完成这一切之后,我们两个顺着绳子爬上了地面,此刻正好看到韩雨露也从一个盗洞里边爬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