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如梦如幻
    由于走的小心翼翼,所以我们也特别的疲惫,这不是身体,而是心乏,这里不比蒙古漠南那样,无尽的沙漠中连个鬼都没有,这里搞不好就会碰到士兵,甚至当地的猎人。

    我们期间休息了一次,我又重新修定了方向,最好就是一次性找到,那样倒是能省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按理说接下来的路应该会好走,但是按照我所定的方向走,越走腐烂的植被越厚,我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更加的吃力。

    在这种地方,我自然要依靠风水中的知识,依靠辨别地形气理,观察偶尔出现的溪流走势。

    只是大白天起了雾,加上没有太阳,也没有能穿透森林的风,所以这雾可能一半天是不可能消散的。

    这真是要了老命了,虽说有雾我们不容易被人发现,但是我们也不容易发现别人,而且隐藏在暗处的危险,我们更加难发现。

    这里有着不小大个头的蚊子,四周都是一片的墨绿色,还有一些这里特有的奇怪藤蔓,只好用砍柴刀开路,其中的艰难真是苦不堪言。

    胖子抱怨道:“他娘的,这算什么狗屁路?这是人走的吗?胖爷的脚都起水泡了。”

    菊兰实在听不下去,因为胖子已经嘟囔一路了,她说:“哎呀,我们这些女人还没抱怨,你这么大个爷们却说个没完,比个女人都婆婆妈妈的麻烦。”

    胖子笑嘿嘿说:“要不然菊兰妹妹把胖爷背上?胖爷答应给你一件一百万以上的冥器,怎么样?”

    “来!”菊兰居然还真的弯曲下膝盖,作势让胖子上她的背。

    “这就是金钱的厉害之处啊!”

    胖子一边感叹,一边要往菊兰的背上爬,我看着他们两个身材的差异,就有些心疼菊兰,别说是这种路,就是阳关大道她也背着胖子走不了几步吧?

    胖子一只手刚搭上菊兰的肩头,菊兰的一双丹凤眼一立,双手抓住胖子的那只手,直接一个过肩摔,把胖子从她的背后摔到了面前,然后“嘻嘻”笑着跑开了,说:“谁看的起你的一百万冥器,姑奶奶自己也会摸。”

    “娘的,唯小人和女人难养也啊!”胖子扶着他的老腰,站了起来。

    走着走着,眼看太阳又要落山了,可是我们还没有走到预计的目的地,看着世界被一层黑纱所遮蔽。

    我们知道又不能继续前进了,只能继续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息,规划着明天该怎么走,究竟明天能不能走到地方。

    甚至,有人对我看罗盘的准头开始怀疑,但也没有办法,这里的昼夜温差有明显的变化,到了晚上蚊虫开始变本加厉地叮咬,即便我们随身携带着驱赶的草药,但在这里也不怎么管用。

    由于我们深入了不少,这里点篝火没问题,所以一堆篝火在我们的帐篷中间亮起。

    胖子说要给我们找些补充体力的野味,便带着蓝莲和老魁离开了。

    我让他们三个小心点,胖子满口答应让我放心,黄妙灵和阿红则是找回水,我们先烧开水放些小包茶叶,一边喝一边休息着。

    不一会儿,胖子他们三个卷着裤管和袖筒回来了,在蓝莲的肩膀上,还多了七八条大马哈鱼,看的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虽说这次我们装备齐全,但是为了赶路,基本很少有吃野味的机会,大多都是吃着随身携带的铁罐罐头和压缩食物,嘴里早就淡的要命。

    我们到远一些的地方烤鱼,担心鱼肉的香味可能吸引来野兽,当我们烤好了之后,便叫营地里的人过来吃。

    可是,我们十几个人分这些鱼,每个人只能吃到半条,但是大马哈这种鱼肥啊,已经能吃七八分饱了,女人们为了身材不再吃了,我们这些男人又吃了一些压缩食物。

    吃完饭之后,我们把鱼骨都埋掉,便开始两人一轮的站岗放哨。

    这里不太可能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我们只要小心野兽就行,但是毕竟身处陌生的坏境,不知道会有什么毒虫猛兽,那也要万般小心才行。

    这一夜,第一班是我和俏媚守夜,这可是黄妙灵分配的,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心理,难不成她还想成人之美,做我们两个人的媒婆不成?

    虽说我对俏媚的感觉不错,但是也不会像对黄妙灵那么有感觉,这人的第一感觉特别影响判断,而且越得不到的东西,我还越想得到,这样反而让我有些心里不痛快。

    刚开始我还和俏媚聊几句,但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也就兴趣缺缺起来,检查了弹夹之后,往火里添加了一些木柴。

    俏媚居然要求我给她唱个歌,我也就朝着自己五音不全的嗓子,给她哼了起来,但是全身戒备着周围黑暗中的情况。

    渐渐地,大概是我属于男低音的关系,俏媚居然被我唱的困了,她就说要借我的肩膀靠靠,可是靠了没有十几秒,她居然睡着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点起烟观察周围的情况,在我对面是一颗非常粗壮的红松,差不多有三十米高。

    这种树高达四十米,我从下往上看着,那和看摩天大楼差不多的感觉,偶尔还能看到一个小黑影一闪而过,想来那是出来吃松果的小松鼠吧!

    我心说,这么高的树木,那要长多少年才行呢?怎么也得上百年吧!

    这里不愧是外兴安岭,真是植物的宝库啊,难怪被人觊觎,只可惜现在这里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国家了。

    这时候,忽然一个帐篷打开,黄妙灵从里边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我和俏媚的暧昧姿势,又看了看我眼中的那颗树,说:“木秀必被风毁之,人也是一样,早晚会物是人非,只不过时间不回停止,新人哪里听到旧人心里的哭泣呢?”

    吃醋了?!

    我没由来的心中一喜,黄妙灵吃醋至少证明她还在乎我,便将俏媚推醒,让她去帐篷里边睡,我告诉她自己要和黄妙灵有话说,俏媚也没有迟疑,起身扭着屁股便钻进了帐篷中。

    “你怎么还不休息?难道怕我和俏媚发生点什么?”我估计激黄妙灵,反正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黄妙灵说:“跟你没关系,这次是我带队,而且带着还是这么多好手的队伍,又来异国他乡倒斗,心里多少有些没着没落的。”

    我呵呵地笑着说:“你又不是第一次带队,再说上次去蒙古倒斗,那还是我带的队,你见我什么时候睡不着过,还老是觉得不够睡呢!”

    黄妙灵坐在了我的旁边,猛地拉过我的胳膊,她熟练地靠在了上面说:“这里只能我靠,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让别人靠,我就把你的胳膊卸下来。”

    “我靠,没这个必要吧?”

    我诧异地看着黄妙灵,又一次闻到了她头发淡淡的洗发水味道,问她:“你又不肯做我女朋友,你总不能让我打光棍吧?”

    黄妙灵说:“那是两码事,除非你别让我看到。”

    我慢慢地伸长胳膊搂住她的芊芊细腰,说:“好吧,不说这个了,只要你心里有我,你不嫁我就不娶。”

    “不说这个,那说什么?”黄妙灵问我。

    我说:“说说九龙宝剑吧,你师傅找它做什么,准备练剑啊?他不是已经够贱的了吗?”

    “别那样说他,他是我师傅。”

    黄妙灵在我腰间捏了一把,疼的我龇牙咧嘴她才松开,说:“九龙宝剑乃是阴物,据说逝者将其放置在自己的棺材中,在死了之后,可以凭借此剑在阴间称雄,所以我才来找它。”

    我皱起眉头,说:“照你这么说,我们这次是来给付义找陪葬品来了?你还怕他死了被鬼欺负不成?”

    黄妙灵说:“小哥,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的经历也是千万种,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的。”

    我问她:“我怎么了?”

    “唉,你善良、心软,从来没有害人的想法,但是我师傅的手上并不干净,要不然他后半生也不会吃斋念佛,只是为了洗刷自己的罪孽。”黄妙灵叹了口气说。

    我愤愤不平地说:“你师傅即便大限将至,还想着‘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他这种人应该把十八层地狱下一遍才行,还找什么九龙宝剑。”

    黄妙灵说:“我都说了,不许再这样说他,怎么说他都是我师傅,要是你还说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黄妙灵抱的紧了一些,说:“放心吧,他走了之后,我会照顾你的,我说真的。”

    “小哥……”

    听到有人叫我,我忽然一个机灵,这时候才发现在我怀里的是俏媚,而我刚从睡着的居然是我自己,黄妙灵也没有出来,一切都是一个梦。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幸亏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不然我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所有信任我的人。

    不过,我守夜还从未有过睡着的现象,今天真是奇了怪了。

    俏媚面色羞红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小哥,我刚刚也睡着了。”第346章如梦如幻

    由于走的小心翼翼,所以我们也特别的疲惫,这不是身体,而是心乏,这里不比蒙古漠南那样,无尽的沙漠中连个鬼都没有,这里搞不好就会碰到士兵,甚至当地的猎人。

    我们期间休息了一次,我又重新修定了方向,最好就是一次性找到,那样倒是能省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按理说接下来的路应该会好走,但是按照我所定的方向走,越走腐烂的植被越厚,我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更加的吃力。

    在这种地方,我自然要依靠风水中的知识,依靠辨别地形气理,观察偶尔出现的溪流走势。

    只是大白天起了雾,加上没有太阳,也没有能穿透森林的风,所以这雾可能一半天是不可能消散的。

    这真是要了老命了,虽说有雾我们不容易被人发现,但是我们也不容易发现别人,而且隐藏在暗处的危险,我们更加难发现。

    这里有着不小大个头的蚊子,四周都是一片的墨绿色,还有一些这里特有的奇怪藤蔓,只好用砍柴刀开路,其中的艰难真是苦不堪言。

    胖子抱怨道:“他娘的,这算什么狗屁路?这是人走的吗?胖爷的脚都起水泡了。”

    菊兰实在听不下去,因为胖子已经嘟囔一路了,她说:“哎呀,我们这些女人还没抱怨,你这么大个爷们却说个没完,比个女人都婆婆妈妈的麻烦。”

    胖子笑嘿嘿说:“要不然菊兰妹妹把胖爷背上?胖爷答应给你一件一百万以上的冥器,怎么样?”

    “来!”菊兰居然还真的弯曲下膝盖,作势让胖子上她的背。

    “这就是金钱的厉害之处啊!”

    胖子一边感叹,一边要往菊兰的背上爬,我看着他们两个身材的差异,就有些心疼菊兰,别说是这种路,就是阳关大道她也背着胖子走不了几步吧?

    胖子一只手刚搭上菊兰的肩头,菊兰的一双丹凤眼一立,双手抓住胖子的那只手,直接一个过肩摔,把胖子从她的背后摔到了面前,然后“嘻嘻”笑着跑开了,说:“谁看的起你的一百万冥器,姑奶奶自己也会摸。”

    “娘的,唯小人和女人难养也啊!”胖子扶着他的老腰,站了起来。

    走着走着,眼看太阳又要落山了,可是我们还没有走到预计的目的地,看着世界被一层黑纱所遮蔽。

    我们知道又不能继续前进了,只能继续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息,规划着明天该怎么走,究竟明天能不能走到地方。

    甚至,有人对我看罗盘的准头开始怀疑,但也没有办法,这里的昼夜温差有明显的变化,到了晚上蚊虫开始变本加厉地叮咬,即便我们随身携带着驱赶的草药,但在这里也不怎么管用。

    由于我们深入了不少,这里点篝火没问题,所以一堆篝火在我们的帐篷中间亮起。

    胖子说要给我们找些补充体力的野味,便带着蓝莲和老魁离开了。

    我让他们三个小心点,胖子满口答应让我放心,黄妙灵和阿红则是找回水,我们先烧开水放些小包茶叶,一边喝一边休息着。

    不一会儿,胖子他们三个卷着裤管和袖筒回来了,在蓝莲的肩膀上,还多了七八条大马哈鱼,看的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虽说这次我们装备齐全,但是为了赶路,基本很少有吃野味的机会,大多都是吃着随身携带的铁罐罐头和压缩食物,嘴里早就淡的要命。

    我们到远一些的地方烤鱼,担心鱼肉的香味可能吸引来野兽,当我们烤好了之后,便叫营地里的人过来吃。

    可是,我们十几个人分这些鱼,每个人只能吃到半条,但是大马哈这种鱼肥啊,已经能吃七八分饱了,女人们为了身材不再吃了,我们这些男人又吃了一些压缩食物。

    吃完饭之后,我们把鱼骨都埋掉,便开始两人一轮的站岗放哨。

    这里不太可能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我们只要小心野兽就行,但是毕竟身处陌生的坏境,不知道会有什么毒虫猛兽,那也要万般小心才行。

    这一夜,第一班是我和俏媚守夜,这可是黄妙灵分配的,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心理,难不成她还想成人之美,做我们两个人的媒婆不成?

    虽说我对俏媚的感觉不错,但是也不会像对黄妙灵那么有感觉,这人的第一感觉特别影响判断,而且越得不到的东西,我还越想得到,这样反而让我有些心里不痛快。

    刚开始我还和俏媚聊几句,但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也就兴趣缺缺起来,检查了弹夹之后,往火里添加了一些木柴。

    俏媚居然要求我给她唱个歌,我也就朝着自己五音不全的嗓子,给她哼了起来,但是全身戒备着周围黑暗中的情况。

    渐渐地,大概是我属于男低音的关系,俏媚居然被我唱的困了,她就说要借我的肩膀靠靠,可是靠了没有十几秒,她居然睡着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点起烟观察周围的情况,在我对面是一颗非常粗壮的红松,差不多有三十米高。

    这种树高达四十米,我从下往上看着,那和看摩天大楼差不多的感觉,偶尔还能看到一个小黑影一闪而过,想来那是出来吃松果的小松鼠吧!

    我心说,这么高的树木,那要长多少年才行呢?怎么也得上百年吧!

    这里不愧是外兴安岭,真是植物的宝库啊,难怪被人觊觎,只可惜现在这里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国家了。

    这时候,忽然一个帐篷打开,黄妙灵从里边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我和俏媚的暧昧姿势,又看了看我眼中的那颗树,说:“木秀必被风毁之,人也是一样,早晚会物是人非,只不过时间不回停止,新人哪里听到旧人心里的哭泣呢?”

    吃醋了?!

    我没由来的心中一喜,黄妙灵吃醋至少证明她还在乎我,便将俏媚推醒,让她去帐篷里边睡,我告诉她自己要和黄妙灵有话说,俏媚也没有迟疑,起身扭着屁股便钻进了帐篷中。

    “你怎么还不休息?难道怕我和俏媚发生点什么?”我估计激黄妙灵,反正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黄妙灵说:“跟你没关系,这次是我带队,而且带着还是这么多好手的队伍,又来异国他乡倒斗,心里多少有些没着没落的。”

    我呵呵地笑着说:“你又不是第一次带队,再说上次去蒙古倒斗,那还是我带的队,你见我什么时候睡不着过,还老是觉得不够睡呢!”

    黄妙灵坐在了我的旁边,猛地拉过我的胳膊,她熟练地靠在了上面说:“这里只能我靠,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让别人靠,我就把你的胳膊卸下来。”

    “我靠,没这个必要吧?”

    我诧异地看着黄妙灵,又一次闻到了她头发淡淡的洗发水味道,问她:“你又不肯做我女朋友,你总不能让我打光棍吧?”

    黄妙灵说:“那是两码事,除非你别让我看到。”

    我慢慢地伸长胳膊搂住她的芊芊细腰,说:“好吧,不说这个了,只要你心里有我,你不嫁我就不娶。”

    “不说这个,那说什么?”黄妙灵问我。

    我说:“说说九龙宝剑吧,你师傅找它做什么,准备练剑啊?他不是已经够贱的了吗?”

    “别那样说他,他是我师傅。”

    黄妙灵在我腰间捏了一把,疼的我龇牙咧嘴她才松开,说:“九龙宝剑乃是阴物,据说逝者将其放置在自己的棺材中,在死了之后,可以凭借此剑在阴间称雄,所以我才来找它。”

    我皱起眉头,说:“照你这么说,我们这次是来给付义找陪葬品来了?你还怕他死了被鬼欺负不成?”

    黄妙灵说:“小哥,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的经历也是千万种,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的。”

    我问她:“我怎么了?”

    “唉,你善良、心软,从来没有害人的想法,但是我师傅的手上并不干净,要不然他后半生也不会吃斋念佛,只是为了洗刷自己的罪孽。”黄妙灵叹了口气说。

    我愤愤不平地说:“你师傅即便大限将至,还想着‘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他这种人应该把十八层地狱下一遍才行,还找什么九龙宝剑。”

    黄妙灵说:“我都说了,不许再这样说他,怎么说他都是我师傅,要是你还说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黄妙灵抱的紧了一些,说:“放心吧,他走了之后,我会照顾你的,我说真的。”

    “小哥……”

    听到有人叫我,我忽然一个机灵,这时候才发现在我怀里的是俏媚,而我刚从睡着的居然是我自己,黄妙灵也没有出来,一切都是一个梦。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幸亏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不然我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所有信任我的人。

    不过,我守夜还从未有过睡着的现象,今天真是奇了怪了。

    俏媚面色羞红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小哥,我刚刚也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