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冤家路窄
    那非常明显的鞋印就在距离我们宿营地的一百米之外,虽说比上次远了五十多米。

    我想那是因为我们比之前的警惕性高了很多的原因,不过从这里想要看到我们的地方,还是需要望远镜,而且还是夜视的那种。

    通过这些的线索,我现在觉得原本红龙说的不怎么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了。

    对方应该就是军人,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先进的装备,就连我们的携带的望远镜,那也是普通的那种,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胖子摇着头说:“小哥,照你说的虽然很有可能,但是没有亲眼见到,胖爷还是觉得有蹊跷,我看不如咱们把鱼钓出水面来看看,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我皱起眉头问他:“怎么钓?”

    胖子笑道:“小哥,人家长脑子是用来想办法的,你丫的脑子连个摆设都算不上,就是一个u盘,知道的东西都刻在你的脑子你,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懂。”

    我被说的有些无奈,没好气地骂他:“别你娘的废话,有屁都快放。”

    “他们继续能用跟踪器跟踪我们,那我们就能让他们现身。”

    胖子向我挑了挑眉毛,说:“即便要把他们带到这大兴安岭任何地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说:“这些人的存在始终是个隐患,以小爷看还是把他们引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来头。”

    胖子问我:“如果是敌人怎么办?你忍心痛下杀手吗?”

    我犹豫了一下,苦笑道:“不是还有你们呢嘛,再说如果不是特别必要的情况下,让他们别再跟着我们就是了,犯不着打打杀杀的。”

    胖子一笑不再说话,我们两个人并肩走回了营地,发现一切已经打点好了,这也预示着我们又要出发了。

    但是,胖子你们提议抓那些人,虽然我认为这是一个馊主意,对方肯定也不怎么好惹,到时候双方一旦交火,谁也无法预料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霍子枫他们可不同于我,这些家伙经历的多了,手上自然也不可能会干净,所以他们便同意胖子的说法。

    而红龙更是想要见识一下对方人中有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连他也会着了道。

    根据那些人的活动规律来看,对方并不直接来犯,而是等到我们松懈的机会,更何况那个跟踪器应该是我们在嫩江县城里边已经就中招了,所以这些人其实一路都在跟着我们。

    我分析他们不是对我们的财物图谋不轨,那就是对队伍中的几个美女。

    还有一个那就是想要跟着我们找斗,那样就不限于嫩江县城里边,很可能是从我们出发地,比如说我们几个是从北京过来的,那对方就是一路从北京跟过来的。

    说不定还是同行,甚至可能认识,知道我们每次出去都是满载而归,他们想要分一杯羹,所以才用了这种方法来跟踪我们。

    总之,不管是什么人,既然大多数人已经决定把这二十多个人找出来,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找出来再说。

    当然我是不希望有人丧命这种事情发生,但也仅仅是自己希望,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

    又是走了一天,我们还是按照以往的习惯,到了太阳西陲边开始找地方宿营,但是这次我们却那枚跟踪器帮在了一只草蚂蚱的身上。

    胖子用绳子拴住蚂蚱的腿,就像是遛狗似的四处溜达,那正是我们做好的陷阱。

    我们也确确实实把帐篷扎在了那里,红龙去四周看了看最好观察我们营地的地点,然后再找了一处最好观察的地方蹲点。

    做了一些伪装,一切就绪之后,我们就回到了营地开始生火做饭。

    袅袅炊烟,不怎么受树木的遮挡,弯弯绕绕地出了树冠。

    这也是我们按照以往的做事方法做的,这都是红龙的主意,我们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吃了饭之后,我们便往篝火里边加了木柴,一直等到后半夜,红龙才带着我到了地方蹲点,从那些人的做事手法来看,他们不是后半夜,那就是天蒙蒙亮的时候。

    夜里非常的寒冷,我们不能抽烟,所以大家又无聊,又是瞌睡,因为我们这里看营地处的视线一般,只是看到韩雨露和老魁在守夜,这也算是一个障眼法。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但是还是没有人来,胖子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一根绳子,那上面拴着一只蚂蚱,蚂蚱上有跟踪器,只是因为距离太远,也就看不到了。

    胖子低声抱怨道:“他娘的,咱们在这里蹲着这么冷,那些家伙难道一晚上就在森林里边转悠?那白天他们还哪里有精力啊!”

    我说:“他们既然有跟踪器,那就犯不着像你说的那么傻,应该就是距离我们有几里的路程,等到他们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会偷偷过来看情况。”

    红龙对我们两个人说:“老板、胖子,你们别说话,我们是在潜伏,让对方发现了,那一切都白费了。”

    我微微点头,胖子则是不服气地撇嘴,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骂人的话,因为声音实在太低,所以没有挺清楚。

    不过,我还是瞪了胖子一眼,让他闭嘴,红龙说的没错,我们不能白白冻一晚上。

    大概是在凌晨的四点左右,我都已经快被冻迷糊了,手脚也有些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背。

    我刚下意识想问怎么了,有人已经把我的嘴巴捂住,让我仔细听。

    我示意自己不会叫,才发现那是霍子枫,仔细一听之后,这才听到寂静的森林中,有人行走带动草木的声音。

    如果这声音不大,那么我一定会以为那是夜行的捕食动物,可是如此密集之下,我也能听出那是人造出的声音,偶尔还有一声声喘息声传来。

    红龙极其小声地说:“他们距离我们这里还有五百米,一会儿可千万别发出任何动静,我们能够听到他们,他们也能够听到我们的。”

    在我们都点了点头,红龙选择声音传来的方向偷偷看去,那些声音并不是聚在一起,而是以环形包围的阵势朝着我们的宿营地靠拢,显然这些人都是丛林跟踪的老手。

    等到他们达到最佳观察我们宿营地的范围之后,顿时我们也看到有几个人影蹲了下来,就是蹲在了红龙预计的地方,很快其他人偷偷地也摸了过去,他们聚在了一起。

    正如红龙说的那样,一共有二十二个人,这些人都戴着帽子,穿着很厚的衣服,手里也端着枪。

    只不过端的是猎枪,和我们这次的装备比起来,他们的枪还真差的太远了,交起火来,他们的猎枪根本就不够自动步枪看的。

    由于有距离,我们也不敢长时间冒出头去看,胖子已经把枪上了膛,准备着随时动手,我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先看看再说,这些人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那二十多人有一个人探出头去眺望我们的营地,但是别看他们的人数比我们还多,但却没有发出更大的动静。

    不管我们是在帐篷里睡觉,还是在外面放哨,那都是不可能发现他们的。

    看了我们的营地片刻,那些人居然往后退了起来,我心说不会吧?这都让你们发现了?那你们也太厉害了,至少要有透视眼才能看到帐篷里边没人吧!

    不过,显然他们并没有我想的这么厉害,而是留下两个人用望远镜观察,其他人缩后了二十多米,然后才听到极为小声的谈话声音。

    那声音实在太小了,我们根本就看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偶尔有个语调高一点,却是什么都听不清楚。

    不过我还是听出他们的言语,不是汉语,也不是英语,而是一口的蒙古话。

    胖子显然也听出来了,他对着我咧嘴,意思是说:“小哥,这些家伙应该是汉军卫的人了,咱们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我只能苦笑算是回应,其实上次也不光是我们七雄自己,可是那些汉军卫只是把我们当成了敌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上次是我们七雄夹喇嘛呢!

    只能看看情况再定夺了,有过上次的教训,让我深刻地体会到,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啊!

    其实,并非我独自一人有这样的感受,其他人也同样脸色微微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当然,如果韩雨露在这边肯定不会有,因为她对于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会有态度的改变,我觉得这也是岳蕴鹏最欣赏他的一点。

    关于“汗军卫”这个组织,我回去也大量查阅了资料,但并没有任何上面提到过只言片语,足以见得这个组织是极具神秘性的。

    如果不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被他们阻拦,想必我这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还有这样一股势力的存在。

    但是,我却查到了关于成吉思汗的铁骑,成吉思汗疑似一位嗜血的异教徒,也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

    传说,成吉思汗手下的铁骑,曾经在一小时屠杀一百七十多万的人,先不论能不能够做到,但足以见识到其的凶残。

    不过,每个朝代的开国君主,那个不是满手鲜血,踏着不计其数的尸体走上帝王之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